当前位置:首 页 >> 学者文库 >> 秦晖
学者介绍
秦晖:生于1953年12月,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教授。中国经济史学会理事、中国农民史研究会理事、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特邀研究员。研究领域:农民史(土地制度史与农民战争史)、经济史(主要为古代商品经济史及中外比较经济史)、农民学等。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秦晖
东欧巨变提前发生因统治者放弃执政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秦晖 点击:14508次 时间:2012-12-31 13:23:51
波兰圆桌会议协议工会限权问责不当政
  
  1988年,梅斯内尔的继任者拉科夫斯基又提出“国有企业商业”,其实就是经理私有化和扩大私营经济的方案,并要关闭亏损的格但斯克造船厂。格但斯克造船厂是当时整个东欧最大的造船厂,在当时也是最大的之一,这个造船厂当然是国营的,这个国营的造船厂恰恰是团结工会的摇篮。这样的做法更是激怒了工人,引起了更大的风潮。当局没有办法,到了1989年初,就只好同意与团结工会谈判,召开圆桌会议。其实这种谈判就是在政府不能任意使用权力,但是又推不到掉责任的情况下不得不跟老百姓就他的权力和责任问题进行协商。在圆桌会议召开的时候,当时团结工会根本就没有打算去执政,他们只想通过圆桌会议成为一个合法的压力集团,更有效地对政府进行限权问责。于是,圆桌会议达成的协议是以确保团结工会合法在野,执政党继续执政为原则的。当时他们搞了很有趣的方案设计,他们说现在要搞一些民主,竞选是不能搞的。怎么搞?现在把国会拿出35%的议席用来竞选,就是各方面都可以有候选人,65%的议席是保留给执政党的,这一部分议席是不竞选的,这样的话,执政党是完全可以控制执政的。即使这35%的议席他一票不得,他还是有65%,如果他的竞选表现得不是太差,竞选又得了一部分,那当然就达到百分之七八十。在这样的情况下,执政党是笃定能够实现它的继续执政的。
  
  东欧巨变提前发生因统治者放弃执政
  
  团结工会当时也说,我们其实根本不可能通过这样的一种规则实现政治上的巨变。我们当然有这个诉求,这个诉求只能在第二次、第三次上,现在只能是刚刚开始。但是后来发生的情况很戏剧性,首先35%的自由竞选议席执政党一票都没有得,全都给反对派囊括而去。在自由竞选的议席中,出现执政党席位零的纪录在世界的选举中是很少见的。65%的议席是指定分配给他们的,但是当时有一个规定,虽然这些议席不竞选,但是还要老百姓得投一次票。你是候选人,还是要经过老百姓认可的。结果一投票,这65%的执政党候选人大概有4/5都没有过关。没有过关怎么办?团结工会站出来说,大家还是投他们的票吧,如果不投他们的票,这个圆桌会议协议就没有办法落实,我们还是要落实这个协议的。于是大家响应团结工会的号召,投了共产党的票。但是这种投票方式使得很多当选的议员感到自尊心受到很大的伤害。于是他们当选以后,在短短几个月中,大概有一半的议员宣布退党,离开了执政党。一离开执政党就导致65%有点儿悬空,如果有一半走了,就只剩下百分之三十几。
  在这个时候,波兰最后的一任执政党总理基什查克说,我干脆放弃组阁,你去组阁吧,并不是圆桌会议决定的,圆桌会议并没有要求团结工会组阁。这些人退出执政党,并没有加入团结工会,团结工会也不是多数。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产生僵局。圆桌会议是没有考虑这种情况的。一般情况下,像这种局面就会造成政治僵局,可是波兰的执政者在这方面表现得很大度,他说既然这样,那就干脆你来吧。如果仅仅说他们开明,这是不对的。这是不对的,我前面说过早在十年前他们就不想执政,老百姓对他们的要求是非常严厉的。在基什查克前已经有7位总理辞职,他再辞职又有什么奇怪的呢?在这种情况下,巨变就提前发生了,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情况。
  
  靠票箱掌权要比靠坦克掌权来得更踏实
  
  我再讲一个波兰戏剧性的情况,在这样并不是自由竞选的选举中,团结工会谁也没有想到上台,按照圆桌会议的决定是完全西方式的自由竞选,也就是100%的议席都是自由选举的。当时的团结工会认为,在这一种选举中我们可能会赢。可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团结工会执政四年后,又发生第二次选举,是完全自由西方式的选举,这次选举大败溃输,前共产党人卷土重来,使波兰成了巨变以后整个东欧第一个左派政府。就是原来的执政党在刚才我讲的那样一种情况下居然败选了,但是在纯粹的自由竞选条件下,它反而赢了。为什么?这就是老百姓的选择。
  1993年的选举,左派能够成功地胜选,就是原来的共产党改组成的波兰共和国社会民主党能够重新取得政权,这对于左派的思想解放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一次选举使得波兰的左派知道,靠票箱掌权要比靠坦克掌权更来得踏实。他其实完全可以通过票箱来掌权的,只要他做得好,只要他努力。当然这个事情是后来的事了。
  
  东欧的经济转型并不是西方设计的
  
  我只是说,由于我刚才讲的机制,统治者早就已经不想干了,它和现在的中国有非常鲜明的对比。大家知道,我们中国全社会都想当官,公务员考试之火爆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一个公务员岗位有1000个人去竞争。这种现象在波兰当时是肯定没有的,当时的这些人连总理都不想当。所以,我觉得过去的一种流行说法是完全不对的。这些说法说,后来波兰出现经济转型、出现私有化、出现市场经济化,这些都是西方人给他们设计的。为什么这么干?就是因为他们要防止共产党卷土重来,据说国有企业是共产党的基础。如果把国有企业私有化,共产党就不可能回来。很多宣传都是这么说的。大家觉得这种宣传有一丝一毫的道理吗?世界上哪个共产党掌权是他掌权以前有很多国有企业?中国共产党是这样的吗?苏联共产党是这样的吗?共产党掌权以后办了很多国有企业,这是常见的现象。但是共产党没有掌权的时候,它就在国有企业中崛起,我在全世界是闻所未闻的。俄国共产党有工人党员,这个工人党员都在私人企业中工作,中国共产党大部分党员都是农民党员,我这里指的是掌权以前。有哪个共产党是在国有企业中崛起的?
  
  1988年波兰政府企图加快国企改革来瓦解团结工会
  
  恰恰相反,像波兰这样的反对派运动容易在国有企业中崛起,为什么?理论上讲国有企业应该有工会,国有企业的工会按照当时的体制是官办工会,官办工会一般是不会唱反调的。但是随着老百姓公民意识的觉醒,在适当的气候下,这些工会也会提出他的诉求。而一旦提出这种诉求,这种诉求马上就会政治化。大家知道,工会本来并不是一个政治性很强的团体。如果是私营经济的工会,他反对的对象只是企业本身,只是老板。可是国有企业的工会,老板是谁?老板就是政府。工会跟企业对着干,在国有企业中就是跟政府对着干。因此,国有企业中的工会一旦有自主权,就会成为政治反对派。私营企业倒不见得。我们就会理解,为什么在巨变前的几年波兰的统治者那么热衷于、那么急切地希望波兰经济应该私有化,最好是把波兰的国有企业都变成资本家的,而且资本家又是他们的人,就是所谓的权贵资本主义,都是由各级原来的厂长和经理变成的。他们和工人的对立就会变成民间企业中劳资双方的对立,而政府就可以超然于劳资双方之上,成为双方的仲裁者,他们是很希望这样干的。但是谁不让他们这么做呢?就是波兰的工人。波兰的工人坚决抵制了这种做法。1988年波兰的拉科夫斯基政府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企图以加快国企改革来瓦解团结工会。这个的确是非常有趣的现象。
  
  波兰经济的私有化使得团结工会在非政治化
  
  我们国家的国企改革进行的非常之快,但是并没有出现政权的危机。其实他们也是想走我们的这条路,但是他们没有走得通,团结工会抵制了这种官方私有化,政府才没有得逞。但是巨变以后,波兰的确在民主条件下搞了私有化。果然不出所料,波兰经济的私有化使得团结工会最终在政治舞台上边缘化。因为我刚才讲到,一旦经济变成私营经济,这个工会就非政治化。因为工会谈判的对手理论上讲应该是企业,而私营经济中企业和政府不是一回事。真正的工会跟企业发生博弈,不会跟政府发生博弈的。因此到了巨变以后的民主私有化以后,团结工会的影响每况愈下,到了1998年,它基本上就被边缘化。当时团结工会解散团结工会选举运动,团结工会说现在就回到企业做工会应该做的事。
  我们以前说东欧是休克疗法,他们是一步到位地搞,我们是比较渐进的。其实,这个一步到位对他们来讲基本上只是一个法律游戏,也就是说在巨变以后那种气氛下,通过私有化是很容易的,在议会中很快可以取得多数的决定。但是,这个私有化究竟怎么化法?在民主条件下是非常难的,因为要使各方充分博弈,要考虑很多方面的因素。波兰的很多大中型国企一直到现在都还是国营的,有一些国企像格但斯克造船厂先后5个私有化方案都被工会否决掉了。波兰的科拉克夫钢铁联合企业(原来叫列宁联合企业)从1990年开始提出第一个私有化方案,最终方案得到落实已经到了2007年,也就是说经过了17年的谈判。这里头就提到我讲的一个问题,这些国家的民主或者说这些国家统治者的权力和责任怎么由契约变成不是契约的?其实就是通过我刚才讲的,一方面对他们的权力进行约束,另一方面对他们的责任进行问责。

共[1]页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