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者文库 >> 高全喜
学者介绍
高全喜,1962年10月2日生于江苏省徐州市。汉族。无党派。1983年7月毕业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同年考取吉林大学哲学系西方哲学硕士研究生,1988年12月获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博士学位。现供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领域为西方政治哲学、法哲学和宪政理论。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高全喜
哈耶克与我们的时代病症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高全喜 点击:7702次 时间:2013-09-12 20:28:27

很高兴今天能够到天津参加哈耶克的第九次年会,我的发言题目是“哈耶克与我们的时代病症”。

  为什么我要提交这样的发言?因为大家知道哈耶克的思想和理论在中国的传播已经有了20多年的历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自由主义的经济理论、法治理论与政治理论作为一个比较系统的理论,在民国时期是没有的,在49年后的中国也是没有的,在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基本上处于自发的状态,还没有形成真正系统的理论。应该指出,中国自由主义的真正系统的理论是伴随着哈耶克思想在中国的传播才开始的,中国思想界的自由主义者们是通过吸收哈耶克思想理论的遗产来分析解决中国自身的问题的。

  20年来,哈耶克思想对中国的思想领域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大致在5年前我提出了“中国的哈耶克主义”这样一个概念,用来分析中国改革开放25年左右的经济社会与法律政治的问题。随着近些年中国思想理论的演进和花样翻新,似乎现在有一种“哈耶克已经过时了”的感觉,我们有更新、更高的理论,似乎将要取代哈耶克。固然我也认为哈耶克思想不是一个完美的理论,有各式各样的问题,尤其是他对福利政策、平等权利的批判性置疑,引来很多人对哈耶克思想的诟病,我认为重新评估也是必要的。

  但是,我今天所做的演讲,想要强调指出的是,直面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状态,尤其是在十八大前后中国现实状态的曲折波动,我们需要回头从理论上梳理,我们的时代究竟患了什么病症,我们要如何诊治病症和如何走向健康的道路。不客气地说,这些年来我也大致盘点了中国学界盛行的各式各样的学说,我觉得有必要重新恢复哈耶克的思想,它给予我们的理论教益可能远比其他的任何理论,都更切合我们当今中国时代的问题。在今天重新谈论哈耶克并非不合时宜。学界很多人认为,哈耶克已经过时了,在西方世界和中国社会都失去了理论的有效性,今天的中国与世界,都翻开了新的一页,我们需要理论创新,需要炮制思想神话。对此,我并不认同,尽管我也承认哈耶克的思想理论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哈耶克的思想语境在今日中国并没有过时,尤其是针对中国社会的时代病症,我觉得我们并没有翻开新的一页,哈耶克的理论锋芒,对于我们的社会问题,格外显得尖锐和切中时弊。

  下面我就从哈耶克思想理论的四个基本层面,来展开我的论述,我们看到,哈耶克的理论主张与中国的根本问题具有重大的相关性,由此表明,他的理论非但远没有过时,而且更能准确地诊治我们时代的病症,为我们走向正确的道路提供借鉴。

  

  一、经济领域:倡导自由市场经济秩序

  

  大家知道哈耶克是经济学家,他在经济上的主要观点就是反对计划经济,提倡市场经济。他倡言自生自发的自由市场经济秩序。

  表面看上去,中国似乎实现了市场经济,经济体的活动都以市场和利益为目标,以营利为宗旨,由此造成了所谓中国经济的繁荣,以及只认赚钱的经济秩序,并产生了极端的社会财富的不平等,很多人由此诟病以哈耶克为代表的市场主义经济学派。其实,这里隐含着一个最大的误读,即中国目前所谓的市场经济,是假的虚伪的市场经济,市场只是在一个有限度的范围内持续存在,它们是被政治威权约束、管制乃至扭曲、败坏的市场经济,其秩序的底色仍然是计划和强权,只不过,这里的计划不再事无巨细地管制企业,但根子还是要纳入到国家权力的行政规划和国有统制之中。每个人和每个经济体并没有自由,尤其是没有法治下的自由,所以,根本就不是哈耶克所定义的自由经济秩序。在中国的经济领域,离自由的市场经济还很遥远,尤其是最近十年不断加深的“国进民退”现象,哈耶克提出的反对计划经济的市场经济原则依然没有过时,只是我们现在的计划经济与30年前的计划经济表现不同了,现在是一个升级版的计划经济秩序,是党国权贵垄断控制的计划经济,在此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市场经济秩序,为此,我们应该用一种升级版的哈耶克式自由市场经济予以抵制与反抗。

  

  二、政治领域:反对国家主义的自由政体

  

  哈耶克有一部《自由宪章》,论证的便是政治体制上的一个自由政体。在哈耶克的视野下,我们才能看清一个极权国家的本质特性。即一种党国体制统治着这个政治体的方方面面,政治成为统治者的禁脔。政治不再具有古典时代的德性,而是沦为赤裸裸的暴力,枪杆子的蛮横无道的暴虐,和指鹿为马的笔杆子的谎言与无耻。剩下的一点政治又被行政体制所吸纳,而行政,则堕落为形式主义、工具主义和文牍主义,加上假大空的末世浮华。所谓的改革噱头,仅被局限在这类形式主义的行政领域,但也寸步难行,不是被从内部瓦解就是被从外部注销。我们看到,现代中国的政治,就被封闭在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嚣张和梦呓之中,其暴虐性在维稳的党国大业中一展无遗。

  在当今中国,我们面前树立的就是这样一个稻草人,所有的问题都归结于这个稻草人,但它又是强有力的,无孔不入的。怎么办?其实还是要回到哈耶克的命题,他理论的中心就是建立一个宪政制度,就是一个自由秩序的构建问题,所以,哈耶克意义上的反抗国家主义与极权体制的政治理论,我认为依然是中国一切问题的正解。

  

  三、法治领域:普通法的法治国的法治路径

  

  在法治领域,中国时下的反宪政逆流,不过是从方面证实了哈耶克宪政与法治思想的生命力。一切极权体制,都必然是反宪政的,这一点无须多言。哈耶克之所以在晚年强调宪政与法治,撰写《法、立法与自由》,说到底是为了市场经济秩序和自由政治秩序的落实,没有法治,没有宪政,自由经济与自由社会根本是一场空梦。法治与宪政的根本在于自由,守护自由,实施正义的规则,才能获得平等与效益,才能获得人的尊严。人的权利固然重要,但需要法治与宪政的维护,它们是对抗极权体制的最有效、最正义的武器,因为来自人性的自由诉求,来自正义的规则体系。中国人很热心平等的权利,但应该指出,当前中国最大的不平等,不是经济上的,而是政治上的不平等,要铲除政治奴役,迫切需要法治与宪政。需要自由。只有自由秩序的创建,才会有市场经济秩序以及权利体系的维护。

  哈耶克结合英美与欧陆的宪政法治经验,提出了一套普通法的法治国路径。在中国,我认为关键就是重新立宪,立宪革命是一场人民出场的重铸共和国的宪章运动。

  

  四、社会领域:培育公共社会的道德基础

  

  在社会领域,哈耶克提出了一套自由扩展秩序的开放社会图景,并且诉求苏格兰的道德思想予以提供精神资源。为此,他撰写了《致命的自负》。

  我认为,当前的中国社会,迫切需要诉求苏格兰启蒙思想意义上的道德哲学以及历史哲学,我们要从政治、经济与法治的制度体系中寻找人性思想的根源,否则,就只有“逻辑”与“中国逻辑”的撕裂与隔阂。其实,开放社会不是这样的,开放社会的演进不是这样的,这里没有古今中西的截然对立,而是文化或文明演进,像苏格兰的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的交融与演进,把欧洲社会推向一个新的路径。中国当今的社会变革也是如此,我们在抵抗极权政制的努力中,构建社会进程表,中国当前的公民社会就是哈耶克所谓的扩展与开放社会,是诉求自由民主的社会。

  上面我分别从经济、政治、法治、和社会四个领域,对哈耶克的思想理论的要点给予了扼要的分析,给出了一系列判断中国时代状况的指针,我们据此可以发问:当今的中国社会是一个自由的经济社会吗?是一个宪政体制吗?是一个法治秩序吗?是一个有道德的社会吗?而我们恰恰迫切需要建立的便是上述的经济、宪政、法治与道德的社会。

  我认为哈耶克与我们的时代病症属于一种诊断与医治的关系。尽管中国当前的问题千头万绪,但哈耶克在上述四个方面的思想理论,使得我们可以很清楚地厘清我们面临的问题。那就是反抗各种形式的极权体制以及意识形态话语,重铸败坏的自由市场经济,构建自由宪政制度,培育公民社会及其道德。只有诉求自由的信念,才能确保我们对于民主、平等、法治和财富的渴望,自由秩序是一切美好生活的底线,没有自由秩序,一切都将会被腐蚀和反噬。哈耶克的旗帜就是自由的旗帜,就是宪政的旗帜,就是市场经济的旗帜,就是富有人性尊严的生活的旗帜。由此可见,我们现在还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与社会,我们依然要为此而奋斗。

  我的演讲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共[1]页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