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者文库 >> 李毅
学者介绍
李毅:1961年11月8日生于西安。1978年考入中国西北大学中文系。获中国西北大学文学学士、 美国密苏立大学社会学硕士、美国伊利诺大学社会学博士。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李毅
创建世界一流社会学——《社会学概论》代后记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李毅 点击:8137次 时间:2012-02-21 01:30:24
  三十年前,中国是美苏中大三角的一极。中国意识形态、中国社会思想理论在世界上也是大三角的一极。中国社会学30年来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有了好几个社会学刊物,有了上百个社会学院、系、所、专业,有几十个硕士点,有十几个博士点,研究员、教授、博士数以千计。但是,在当今世界社会学界,没有中国社会学流派,没有中国社会学思想,没有中国社会学大师。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超过日本,将要在十五年左右超过美国,当今中国社会学在国际上的地位,与今日中国的国力,极不相称。这里就如何建立与中国国力相称的世界一流社会学,提一点很不成熟的看法,供参考。
    古代中国领先世界近两千年,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中国有一个先进的社会思想体系。建立中国自己的社会学,不能不继承这个传统。由于鸦片战争之后百年国耻,人们误以为中国社会思想传统不好,这是误解。和美日欧五百年前、一千年前、两千年前的社会思想传统相比,中国社会思想传统要好得多、高明得多。毛泽东社会思想,更是中国社会思想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建立世界一流的中国社会学,要继承和发展中国社会思想传统,要继承和发展毛泽东社会思想,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自主创新。
    一般认为,新中国成立前中国社会学有学院社会学、乡村建设社会学、革命社会学这三大流派。对学院派,当然要肯定,当然要学习。孙本文的《社会学概论》,就是写得好,今天我们也没有超过,真是汗颜。当时中国社会学在世界上的地位,比今天要高得多。“可以断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除了北美和西欧,至少就其思想质量而言,中国是世界上最繁荣的社会学所在地。”[1]抗日战争时期,日军从东北一直打到离重庆90公里的地方,可是日本东京大学、帝国大学的社会学系,还一直参考使用中国教育部颁发的社会学教材。对乡村建设派也一样,当然要肯定,当然要学习。乡村建设派是大知识分子,为国为民,到农村去,脚踏实地,艰苦奋斗,追寻改造中国农村的办法。
    但是,毋庸讳言,学院派和乡村建设派对中国革命的成功,对结束百年国耻,对中国人重新站立起来,没有起到任何实质作用。对这一点,1979年之后,费孝通先生始终是承认的,始终没有翻过案。再版解放前学术旧作的时候,凡是有关中国应该向何处去的大政方针方面的旧作,费孝通先生建议不予再版,这是非常明智的。无论是学院派还是乡村建设派,对旧中国向何处去,都没有提出任何有用的好主意。对照费孝通的《江村经济》和毛泽东的《寻乌调查》就一目了然。费孝通的《江村经济》,对思考旧中国向何处去,一点用处都没有。学院派和乡村建设派为什么在这个最重要的历史使命上彻底失败了,这个经验教训,应认真总结。
    唯一成功的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革命社会学。革命社会学是从大量艰苦细致的社会调查中来的。长征之前就广泛做社会调查,到陕北后更是大量做。从毛泽东的《寻乌调查》这个代表作就可以看出,革命派的社会调查深入、细致、广泛、深刻。革命派不是为调查而调查,更不是为发文章评职称而调查,而是从一开始就为建立宏观社会理论而调查。从当今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到实践论、矛盾论,到中国革命的战略问题,到新民主主义论,革命社会学自始至终都在建构宏观社会理论和中观社会理论,高屋建瓴,大气磅礴。
    最伟大之处在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革命派,革命理论一经在手,立即实践,在反复实践中不断完善理论,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牺牲了无数革命烈士,尸积成山,血流成河,幸存者们终于取得了中国革命的胜利,结束了百年国耻,使中国人重新站立起来,最终使新中国今天得以超日赶美。从社会调查,到社会理论,再到社会实践,为中国重回世界第一并长期保持世界第一奠定了坚实的社会思想基础。这是中国建立世界一流社会学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中国社会学后人,一定要不负先人,建立与中国国力相称的世界一流社会学。
    目前中国社会学的理论、方法论、主要分支社会学都严重依附西方社会学,特别是美国社会学。人类社会、亚洲社会,中国社会的过去、现在、将来是个什么样子,有什么规律,不管对不对,美欧日都有自己的看法。中国现在没看法,或者脑子里面有,不说出来,人家以为没有,所以人家以为中国社会学没有理论。既然没有理论,那自然也就没有研究理论的方法论。既然没有理论和方法论,那就得用西方,特别是美国的理论和方法论来研究中国、研究亚洲、研究世界,那无论怎么研究,中国社会学都成了美国社会学的中国分支。实际上,从周公、孔子、司马迁到毛泽东,中国人都有理论、有方法、有观点,现在也不难有新理论、新方法、新观点。社会学有近20个主要分支:社会学理论、国际社会学、社会研究方法、分层社会学、组织社会学、城市社会学和农村社会学等等。在每个分支社会学领域,世界上都有几个活着的名人,每个人都有名著,30年了,对这几个人是谁、有哪几本书,国内社会学业内人士都是很清楚的,其中有不少也翻译出版了中文版。这些书都是好书,但没有一本是中国人可望而不可即的,相反,都是中国人努力奋斗可以做出来的。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只要中国社会学能够集中协调现有的人力、物力、财力,组建中国社会学军团,发愤图强,自主创新,立足中国社会发展和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创立中国社会学自己的理论、方法和观点,只要有十年左右时间,在所有二十个分支社会学都能赶上社会学世界先进水平。《民族社会学》[2]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体例上,与国际社会学接轨,在容量上,也不输于国际同行。只要集中人力、物力和财力,下决心十年磨一剑,《民族社会学》能做到的,中国二十个分支社会学都可以做到。事在人为,与经济发展、军事发展相比,社会科学发展虽然也要钱,但更需要人的主观能动性,更需要能够调动人的主观能动性的战略、制度、路线、方针、政策,正因为如此,中国建立世界一流社会学的步伐完全可以更高、更快、更强。
    中国要建立世界一流社会学,除了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更要从当今中国、当今世界的社会学理论竞争中,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自主创新。至少有两条途径。第一,要尽快与国际同行接轨、争鸣、竞赛、竞争。在竞赛、争鸣、竞争中,产生中国思想、中国学派、中国大师。在任何事情上,美日欧出于各自的国家利益,都有自己的说法。中国出于自己的国家利益,也自然有自己的说法。中国要敢于为全世界大多数人民说话,要敢于说实话,要敢于为世界上被压迫、被剥削、被侮辱的人说话,要仗义执言,要言人所不敢言。如果这样做,自然而然,中国的社会思想、社会学理论,就在世界上站立起来了。第二,更重要的,要在国内的思想理论竞争中,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自主创新。产生思想、学派、大师。特别是要关注新自由主义和新“左派”的激烈争论。当今中国这两大社会思潮,在经济、金融、政治、军事、外交、历史、科学、教育、卫生、文化、体育等所有重大方面,都有针锋相对的严重分歧,都有激烈的思想交锋。观察分析这两个社会思潮的激烈论争,从中国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出发,用中国的实践检验双方,用大国兴衰的经验教训检验双方,在对立统一中自主创新,或许是建立和发展中国社会思想、中国社会学流派、中国社会学大师队伍的捷径。
      
    参考文献:
    1 陆学艺、王处辉主编:《中国社会思想史资料选辑》(共六卷),广西人民出版社,2005—2007年。
    2李培林:《中国社会学经典导读》,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年。
    3谢立中:《中国社会学经典读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
    4曾亦:《中国社会思想史读本》,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
    5郑杭生、江立华主编:《中国社会思想史新编》,2010年。
    6王处辉:《中国社会思想史》,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年。
    7池子华主编:《中国社会史教程》,安徽人民出版社,2009年。
    8陈定闳:《中国社会思想史》,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
    9谢遐龄:《中国社会思想史》,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年。
    10万江红:《中国历代社会思想》,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年。
    11黄忠晶:《中国社会思想研究》,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7年。
    12吴根友:《中国社会思想史》,武汉大学出版社,1997年。
    13郑杭生、李迎生:《中国社会学史新编》,高等教育出版社,2001年。
    14刘少杰:《中国社会学的发端与扩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
    15姚纯安:《社会学在近代中国的进程1895—1919》,三联书店,2006年。
    16杨雅斌:《近代中国社会学》(上、下卷),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
    17阎明:《一门学科与一个时代—社会学在中国》,清华大学出版社,2004年。
    18郑杭生:《中国社会学30年(1978—2008)》,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
    --------------------------------------------------------------------------------
    [1]复旦大学分校社会学系:《社会学文选》,浙江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207页。
    [2]马戎:《民族社会学——社会学的族群关系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

共[1]页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