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者文库 >> 许章润
学者介绍
许章润,安徽庐江人,先后就读于西南政法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和墨尔本大学,获法学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现任教于清华大学法学院。研究领域:刑事法学,法律哲学,比较法学与宪政。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许章润
以政治接应政治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许章润 点击:15031次 时间:2013-02-13 20:50:09
年年期许,今又期许;仿佛有梦,梦醒无痕。今年梦境略有不同,是因为恰逢“换届”,而每逢此刻,多少有些新政意味,遂至希望再度朦胧升腾,人人雀跃。可惜,政治蜜月未完,而似乎花已凋落。故尔,此时此刻,期待依旧,袭涌心头的却更多地不过是一缕忐忑、无奈与惆怅罢了。
  晚近中国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是鸦片战争后中国文明超逾一个半世纪的社会历史文化转型的又一时段,也是春秋秦汉大转型之后,三千年来又一最为伟大而艰巨的转型,此刻正在步入“收尾阶段”。长程跋涉的收尾阶段,通常也就是所谓的“攻坚阶段”,则危险和机运,总是联袂登场。就刻下中国而言,“政体转换”,堪为核心,而蔚为众生心向往之者也。
  因此,所愿非他,但愿真正启动政体转换进程,以具体政制措置和法制安排,坐实宪政,兑现立宪民主、人民共和的政治承诺,在释放政治善意中换取亿万人民基于承认政治的“拥护”善意。
  
  一
  
  首先,期望政治当局避免市侩机巧与政治短视,制订政体转换和实施宪政的具体“时间表”与“路线图”,并昭示天下,相谕而共守。当年清末变法,曾以九年为期,好歹予人以期望。同时,藉由此径,缓解革命冲击、凝聚最大共识,亦予转型以腾挪余地。虽说人算不如天算,终究垮塌,但究其根源,还是在于清祚初则缺乏正心诚意,继则时不我待,终至有以然哉。民国政体以军政、训政和宪政三期立说,表明自家政治愿景和道义理想,并终于宝岛一方,以兑现而延祚,可谓皆大欢喜,为中华文明开创政治新局。国共之争,概可为两种现代性方案之争,如今大陆??乎世界老二,赢了面子;台岛政体起源于共和国,继之以立宪民主政体,虽说偏安一隅,但从大历史观之,却委实赢了里子。今日大陆要是启动政体转换进程,并善始善终,则面子和里子应有尽有,真正才有历史地位呢!
  过往十多年,刻下政体在政治上无所作为,亦无愿景,精神萎靡;政制上则以拖应变,面对政治统治的正当性危机,玩“击鼓传花”的把戏,毫无新意,大家早已不耐烦。诸如“稳步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法制”,“逐步有序实行民主选举”一类大而无当的空头支票,大家也早已听腻了,听厌了,要的是具体时间和步骤。何年何月,以何种方式,具体分几步走,让中国人民手拿选票,建党建业,才是干货。若谓中国的民主还需三十年,那好,我们合计一下,概分三步,十年一大步,五年一中步,一年一小步,一步步往前挪,一程程往前赶。如此这般,方能说明阁下真心实意,这个政权也才真有政治善意、政治愿景和道德理想,我们芸芸众生,小民百姓,也才感到心服口服,放心而安心,舒心更齐心。否则,骗一天算一天,混一天算一天,拖一天算一天,于人于己,终非善举也!大家又不是傻子,难道就你会玩?!
  或曰,以“修宪”求落实,在落实中求进步。在下虽以法律为业,却以为修宪不是个好办法。任何法律必以政治权力为内核,才有力量,也才能施行,这是一般常识。法律不是限制政治权力,而是防范滥权,将权力导入常态和正道。基此,与其频繁修宪,不如立基于现有宪法框架,以坐实宪法规范而启动政治进程。实际上,现有宪法已然预备了政治框架,提供了伸展空间,端在落实而已。例如,宪法规定公民有结社自由,则据此放宽社团登记(只是说放宽登记,尚未要完全自由登记),由审批制改为备案制,制订符合此项宪法规范的结社法、政党法等等,总是绕不过去的,就看阁下有无诚意了。
  
  二
  
  其次,期望“让人民出场”。未来十年,逐步让人民出场,是纾解政治紧张,表达政治善意的必选项目。通常而言,“我们人民”的出场,不外乎三种方式。一是革命。一旦风起云涌,则摧枯拉朽,而且,历史诉诸暴力,谁也无法保证是什么结果。今天,猜想谁也不愿看到神州大地再度出现这种玉石俱焚的出场方式。二是大选。各种、各层选举,不仅在于表达政治意愿,而且有利于释放政治和社会紧张,其实是实现政治稳定的最佳手段。下面将要谈到的“政权的永久正当性”与“政府的周期合法性”,所赖在此,机巧而周至。三是公民基于横向联合,以集体性的社会参与方式,表达自己的政治存在。通常所说的结社集会、游行示威,凡此自我组织化生存,均为这一和平出场方式也。以此种高频度、低强度的人民出场,释放、抵消低频度、高强度的革命式人民出场,总是划算的。毕竟,前者即便“出事”了,也就是治安与行政问题,后者要是“出事”了,可就是天塌地陷的大纰漏了。
  刻下中国,革命不是好选项。十年之内,大选似乎无望。从而,退而求其次,以最低限度的游行示威、结社静坐集会这些方式兑现“人民出场”,可能而可欲。——人民真的很想、很迫切此种“出场”方式,别堵了吧!实际上,通过“散步”等杰出创造,人民已然悄不溜地登场了;藉由“乌坎”,大声喧哗地上台了。因此,在此,未雨绸缪,左右支应,一要放开社会,培育社会,以结社自由和集体行动权能,落实人民出场的机会和能力,在所谓和平、理性的间架中,大家好说好散。二是实现宪法的可诉性,换言之,使得违宪案件进入诉讼,同时并得征引具体宪法条文于一般案件,由此将散步的冲动引向幽冥的法庭也。
  宪法高高悬置,无法应用于法庭,则等于具文。究其原因,不仅在于政治力量有意为之,而且在于相应配套立法衔接之阙如。宪法作为根本政治立法,需要一系列具体政治立法衔接配套,蔚为法律体系。它们如同老虎的牙齿,是王者之利器。老虎有牙,才是真权威。诸如结社法、游行示威法、政党组织法、社团登记法,凡此配套性政治立法,拖不得,最近十年里的“时间表”和“行动图”,为何不能将它们含括其中呢?!
  说到放开社会、培育社会,在下身役教书匠,有一个深切的感受,一个痛切的感受,借此机会“吐嘈”,谅必在座各位亦且多有同感和痛感。当今中国,大学里有不少吃闲饭的,除开“单位”体制下依然享受大锅饭的一干人马,其之大端,非各级党团组织及其成员莫属。它们和他们不仅坐吃闲饭,而且,就学术和教学而言,还滋事生非,适足以徒增麻烦。不仅污染了学府生态,而且,对于立基于宪法精神的学术自由、思想独立,构成了最大的讽刺。未来十年,各位肉食者,可否逐步取消高校的党团组织建制,让它们以纯粹社团活动,而非高高在上的压迫者。说是它们,而非它,意思是说党团总是复数才好,才有竞争力,也才有生命力。台岛早于三十多年前就已取消高校党团建制,大陆中国天天在嚷嚷“国际接轨”,又是“代表先进文明”啥的,不能甘落人后。要说“社会”一时放不开,也不愿放,可否先为大学松绑,而松绑自解构大学党团组织的建制化、接轨现代大学制度起步。
  
  三
  
  期望真正奉守“人民主权”,以“政府的周期性合法性”,实现“政权的永久性正当性”。当今世界,“立宪民主,人民共和”,蔚为普世治道,也是一般政道。它们源自“主权在民”理念,同时,将其演绎为政道和治道的具体制度安排,形诸程序化的法权实践。“主权在民”,始有政权的永久性正当性;“治权在贤”,将具体打理委诸政府,而政府由政党组织,政党是公民组织化生存的最高形态。在此,笼统的“公务员”或者“干部队伍”,早已不敷现代政制之用,毋宁,以政务官和事务官两套班子,既形影不离,又各有位格,来组织政府,运作政制。由此,政权为主,政府为客。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政府就是看家护院的兵丁也。大家心里有气朝它出,实在不行就倒台,那边厢,让政权无恙安泰矣!
  因为,此间吊诡在于,政权之享有永久性的正当性,恰恰正在于政府仅仅获享周期性的合法性。平常时日,“人民”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相反,他们化身为千千万万的市民和国民,在工农商学兵的具体岗位上,为一己生存而打拼,而挣扎。就是说,所谓的主权在民、人民当家作主,虽说不证自明,但是,至多也就是在“人民出场”之际,特别是在他们化身递进为“选民”之际,才能翻转自证。因而,启动大选这一政治周期性进程,对于政府的周期性授权,对于各级政府的周期性授权,恰恰是体现人民主权、落实主权在民的必要程序。否则,所谓的人民只是符号,没有什么实质意义,而组成人民的万千市民与国民,不仅毫无力量可言,甚至是任人宰割的俎上鱼肉矣!因此,政府的周期性合法性,依恃于政权的永久性正当性,而政权的永久性正当性,却来源于人民授权组成政府之定期出场。其间道理如此,原本简单,就看真玩假玩了。为天下计,为苍生计,为大家的饭碗计,真心希望当局表达政治诚意,尽快兑现人民的选举权。
  “君权神授,奉天承运”,或者,“老子牺牲了两千万人头换得了江山”如何如何,凡此古典正当性或者革命丛林规则,早已丧失了政治正当性。今天固然无人以君权神授自相标榜,但后者却还存在于一些人的口中心中,隐秘不宣而已,实在可怕。死抱着列宁式政党理念和威权主义党国一体体制,绝对没出路。倘若观念一直如此,势必两相抵触,抵到头,走入僵局,则只能以革命破局。因而,今日重申人民主权,是想导入选举政治,避免社会革命,迎接政治革命,各位看官,不可不察。
  
  四
  
  如前所说,过去十多年,中国在政治上无所作为,似乎亦无愿景,更谈不上浩远博大的道德理想和刚健强劲的政治精神。充盈政坛的,是市侩机巧与政治短视。小模小样,假模假式。所谓小康社会、科学发展观,例皆粗陋浅薄的工科思维的产物,毫无道德理想和政治精神,无法凝聚全民共识,更不可能成为民族的精神指南和社会的核心价值。所谓的“讲政治”,恰恰是取消政治,反政治。置此情形下,举国一统政制,却无政治,当然无高瞻远瞩、深具历史感和道义担当的政治家了。至多,有一些行政干才,也是磕磕碰碰。由此,遂成一闷局,进成一僵局。总之,基本特点是无政治,取消政治,回避政治,反政治,不政治。著名的“五不搞”,堪为此种思路的典型。为此,以民生接应政治,以行政吸纳政治,用治安对付政治,藉政制反制政治,为其四大基本手段。
  时至今日,大家不仅要民生,而且要政治,“讲政治”,因此,以政治接应政治,以政制改良政制,以治安对付治安,以民生打理民生,方为正道,就是最大的政治。最近宣布可能废止劳教制度,算是以政制改良政制,接近于以政治接应政治了,可喜,致意!而对政府官员实行财产阳光法案迟迟不敢表态,却以“加大反腐力度”来撒娇和搪塞,说明政制改良未曾进境于政治。至于不铺红地毯,绝对是好事,做比不做好,但在以政治接应政治面前,也只能说是花絮罢了,噫嘻。此外,如何掐紧钱袋子,于人大把关预算和决算,缔造真正的公共财政,更是火烧眉毛。至于坊间嘈嘈切切之“以司法改革为突破口”云云,在下不看好也。因为,政治观念未曾转变,那玩意儿都是“枪杆子”“刀把子”,能容你玩吗!
  总之,未来十年,着眼于历史大视野,倘若有所建树,不在别处,就在如何以政治接应政治,而为引领民主落地创造条件。是为心愿,期期所盼者也。
  
  (许章润,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本文为作者2013年1月10日在天则研究所/中评网主办的“2013「新年期许」论坛”的发言修订稿。)

共[1]页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