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者文库 >> 许章润
学者介绍
许章润,安徽庐江人,先后就读于西南政法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和墨尔本大学,获法学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现任教于清华大学法学院。研究领域:刑事法学,法律哲学,比较法学与宪政。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许章润
宪政和王道政治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许章润 点击:7800次 时间:2014-07-31 15:53:50

 2014年6月21日,许纪霖、卢雪昆、许章润、秋风齐聚凤凰大学问沙龙第四期,以"儒家思想对中国现代化转型能发挥何等功用?"为主题,探讨新儒学能否帮助中国实现现代化转型?儒学应该作为政治学说还是仅限定于人文伦理?

   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以《宪政和王道政治》为主题发表演讲,认为"主权在民,治权在贤,政权为主,政府为客,授受以公,临治以仁",这样一种政治统治,才能走上真正的有正当性的这样一个政治统治。

   许章润认为,立宪民主、人民共和就是现代的王道政治。他从六个方面分析了,王道政治与立宪民主、人民共和有相通之处,从而能够为当下的政治破局,建立立宪民主人民共和能够提供传统的文明资源。

   以下为演讲全文:

   

   各位下午好,今天其他三位都是儒学专家或者思想史家,参与这样一个论题可谓行家里手,而我在法学院讨饭吃,连票友的资格都不算,我想主持者之所以叫我来讲,可能是考虑到纪霖兄所说的儒家义理如何肉身化,而法学家作为一个,法学家类似于工科师傅,主要做制度嫁接,所以我今天做一点这个作业。

   各位任何问题的提出,既是基于一种知识脉络,同时更主要的是基于当下问题困境,基于这个时代它所需要解决什么样的核心问题。

   儒家王道政治可以成为立宪民主的资源

   今天中国,一个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如何在经历了一百多年的转型之后,我们在今天解决中国政治上轨道的问题。换言之,一百多年来的中国,其实是一个政治建国的历程,是一个"立国、立教、立宪、立人"四位一体的进程,也是一个如何使中国在政治上走向政治成熟的问题。

   因为今天的中国,是要使中国的政治上轨道,各位一种政治体制它一定要获得这个社会多数人的认同,然后行得通,我们才能说这个政治享有正当性与合法性。

   所以建立主权、提供秩序、区分敌我、分别公私,这样一种权力安排,我觉得是真正的政治,如果在这一方面能够有所进展,而为多数人接受行得通,则说明这一种政治,具有正当性与合法性。

   我想在今天无论是儒家研究者、信奉者,还是自由主义这一脉,有一条我想是一个分享的理念,那就是如何在中国的今天,使得立宪民主与人民共和成为我们政治体制的核心。

   因此如何使中华民族的政治,通过政治建国走向政治成熟,而实现立宪民主、人民共和。眼前的情况是不尽如人意,那么问题何在?各位知道我们梳理中国古代的政治智慧,疏理华夏文明,可以有多种角度入手。我觉得经史、义理、诗礼、文教、伦理纲常、王道政治和家国天下的情怀、气度与格局,是中国文明的一大特色所在。

   其中就王道与王道政治而言,可能在某些程度上可以给我们提供关于立宪民主一些有益的制度资源和价值资源。因为今天的中国,是要使中国的政治上轨道,各位一种政治体制它一定要获得这个社会多数人的认同,然后行得通,我们才能说这个政治享有正当性与合法性。如果这个政治与体制在当下虽然潇潇乎,但是一般的多数人并不认同,就说明这个政治制度没有正当性与合法性,因此他引导我们思考什么是政治这样一个问题。

   我想我们所讲的政治是指的是如何建立主权,如何提供秩序,如何分清敌我,如何划分公与私。在这样一个维度上,围绕着公共权力而展开,这种东西、这种活动我觉得才叫政治。所以建立主权、提供秩序、区分敌我、分别公私,这样一种权力安排,我觉得是真正的政治,如果在这一方面能够有所进展,而为多数人接受行得通,则说明这一种政治,具有正当性与合法性。

   

   王道政治与立宪民主有六大相通之处

   中国的传统政治中间,我想王道政治作为一种政治理想,作为一种关于如何统治,什么样的政治都为善好的、可遇的,可能为我们所能够接受的这样一种政治体制安排,这种政治哲学理想,可能在今天需要我们重新解释。我疏理了一下,我觉得在下述六个方面,王道政治与立宪民主、人民共和有相通之处,从而能够为当下的政治破局,建立立宪民主人民共和能够提供传统的文明资源。

   第一点,王道政治建立于天地人心与天道和德,这样一种天人关系基础之上,所谓王道通天,天财共生。实际上,它等于在中国文明的这样一个谱系里面,高质标立了一种卓越的德行的超越性,这种德行的超越性,它表现为政治体制,表现为政治理念,就是一种中国式的政治正义论,也是中国式的正当法的观念来源。

   我们知道一种政治体制一定要有自己的政治正义论和正当法的观念,这个政治体制才能够立得起来。而能够使一个政治体制具有政治正义论和正当法的观念的前提,是要具有自己德行的超越性。所以王道政治其实上立基于一个天地人,一以贯之,这样一个基本理念。

   因此他使得政治具有了道德基础,而且我的体认是王道政治之所以讲天地人一以贯之,王道通天,其实蕴含了使中国古人对于人性的这种不信任。虽然对于人性不信任,但是对于人心是具有理性,这一点却又满怀希望,所以在普遍的这一种不信任人性,这样一个悲观的基本的人性论基础之上,对于人心能够发蒙启蒙,从而能够体认到这样一种德性的超越性,还是蛮有希望。所以这一切使得政治、体制建立在德性的超越性基础之上。我想这一条它所提供的政治正义论与正当法的观念,为宪政民主的嫁接有一个基础。由此这样一个王道通天的德性超越性,它讲的是法天而治的这样一个自然法观念,并且推崇圣人政治这样一个传统的神圣政治观念。

   各位自然法观念要求人间统治者,你要依照自然法而治,那么传统的神圣政治观念,其实讲了一个贤愚之分,它契合于如今我们所讲的,大众民主与政治精英这样一个两分法。而且它更主要的,我觉得在于他意味着天人之分,不仅划分出德与位的各自的界限,而位永远不能够超越于德,人间的权势不能够超越于德行。更在于它肯认了世俗的政权,任何世俗政权,任何世俗的法律,他不能够超越于天道天理,不能够超越于这样一个自然法的理念。因此从神圣正义,政治正当性到自然法,到人间的世俗法律这是一个森然有别的位阶,你不要以你自家的意思冒充自然法,更不能将你的这一种世俗的人间统治,打扮为神圣统治。

   所以它实际上意味着对于世俗权力及其统治者的道德约束,而有一个天命观蕴含其中,这种天命观讲天命有常,但是流转不息,你要能够符合这样一个政治正义论,这样一个自然法的天道天理天德的统治常序,否则你可能会是一个短命的统治,或者说你治下的人民有权推翻你。我想这一条与现代政治,与现代立宪民主所讲的宪法之上,法律统治之上,法律统治它所确立的法律权威,具有永恒高于世俗权力的这样一个位阶,这一条可以相契合,这是第一点。

   那么第二点,我觉得它实际上意味着王道政治讲,一切统治都要奠定于同意的基础之上,各位有同意才会有服从,有同意则意味着一种契约精神。所以王道政治讲的是以理服人,实际上意味着要大家同意,这个统治才会有效。因此既然是在大家一致同意的基础之上,才可能谈到政治的正当性,那么它可能引申出来的一个含义就是之所以能够统治,是因为人民的赋权。因此他与权为民所赋的主权在民,这样一个现代理念可以挂起钩来,如果说德行在天的话,那么主权在民,这二者相结合,将德行的超越性与主权在民的这样一个主权观念,政治正当性观念结合起来,可以解决我们当下所面临的世俗政权的正当性危机,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王道政治意味着一切政治秩序是天地人和谐的体现,因此和平文化和以道义立国,而不是以一部分人统治一部分人的专政霸道立国,才是真正的立国之道。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讲,王道政治意味着讲理的精神,刚才卢先生讲到,中华文明是一种华夏理性文明。我记得梁漱溟先生过去也写过这方面的文章,叫做"中国一个理性之国",实际上都讲的是中国人,以讲理不讲理作为有没有正当性的这样一个判断标准。如果不讲理,而诉诸于一部分对另一部分人的专政,这种霸道,这样的体制不具合法性。

   在当今中国,各位最大的道理是法律至上,是宪法至上。我想这条可以作为全体公民政治上和平共处的一个公约数,也是不论各党各派、各家各说能够分享的这样一个世俗层面的一个公共和平的准则。因此它实际上汲取了这样一个德行超越性及理性的自我立法这样一个命题,由此往下延伸。各位,中国的今天,保卫和平才有法制,保卫和平才有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实际上讲的是,在立宪民主人民共和的国家,没有敌我的区分,只有守法者与违法者的区别。如果这个国家不是以全体人民政治上的和平共处,作为一个政治正当性的这样一个追求,而诉诸于敌我思维,诉诸于一部分人对于另一部分人的专政,这样一个阶级划分的基础之上的这种统治体系。各位,那说明这样的体系,这样的政治还不足以称之为一个讲理的这样一个体系,换言之它没有建立在同意的基础之上。

   第四,由此往前推,那么诗礼文教,谓为国本,则通过诗礼文教治国,意味着一切政治包括立宪民主一定要担当起自己的文化主权,要有传承和弘扬本国族文明的责任。

   第五点,王道政治同时还意味着普天之下应当如孟子所讲,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则无冻累,无饥饿,无贫穷,这样一种理想的人间秩序,应当提上日程。各位,这也不就是立宪民主人民共和所要追求的这样一种社会景象吗?

   第六,王道政治同时意味着家国天下的世界精神与天下情怀,这样一种四海一家全球正义,这样一种格局。所以刚才纪霖兄讲的,公德天下观可以作为一个总结。它同时意味着各位天下如一人,四海为一家,但是不等于排除在国家间,政治中间有敌我之划分。而这种敌我之划分,如果用中国的话来讲,那就是文野之别,华夷之别。换言之是不是遵守当代世界文明的主流,这样一种人类普世的价值,成为我们划分敌友的标准。

   

   立宪民主、人民共和就是现代的王道政治

   这是我讲的六个方面,从王道政治的传统资源里面寻找解决当下政治正当性的一些因素。那么讲到这个地方,我想说的是,现在政治的优良的版本,在我这个教法律的人看来,就是如我刚才所言,立宪民主、人民共和。也可以说立宪民主人民共和就是现代的王道政治。所以王道政治,刚才我所讲的,上述六个文化资源,恰恰可以作为立宪民主人民共和在中国今天落地的这样一个经营的资源。所以总括来讲,它们可以用这样六句话来表达,叫做"主权在民,治权在贤,政权为主,政府为客,授受以公,临治以仁",这样一种政治统治,才能走上真正的有正当性的这样一个政治统治。

   最后我想说一点的是,中国的转型已经进行了170多年,这是承接现代早期地中海文明以来的这样一拨世界文明大转型的结果。所以中国今天需要要为中国的转型做一个手术,换言之,我们走到了一个即将结束的开始。用什么来手术,我想用立宪民主和人民共和来为我们的政治体制手术,从而结束这一波现代文明在中国落地生根的这样一百年的历程。

   而王道政治讲道理,讲和平,讲理性,诉诸人心,与动不动就靠武力镇压的这种专政意识,敌我区分的这种思维,不搞这一套才能为这一波手术,从而使中国政治走上正轨,从而建立起现代文明体系下的中国的政治。在主权,在提供秩序,在区分敌我,分别公私方面,为中华文明的政治转型和最后的文明转型的完成,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共[1]页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