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者文库 >> 毛寿龙
学者介绍
毛寿龙,浙江奉化人,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公共政策与安全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毛寿龙
特朗普执政危机背后是秩序的冲突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毛寿龙 点击:145次 时间:2017-02-25 19:54:14

  特朗普总统不喜欢看大部头的书,也不喜欢看文件,但他喜欢看报纸,看电视新闻,还喜欢签署文件。

   

一、不喜欢看不喜欢看文件的随性特朗普

   他不喜欢书,使得他和知识界在原始秩序维度有很大的隔阂。当然,很多总统,也不看书,如里根总统,就承认,他没有看过那么多大部头的保守主义著作,也不怎么看书,但他喜欢书里的思想,对学者充满敬意,自然里根身边有一大批保守主义的经济学家给他当顾问,这使得里根总统和学者在原始秩序上有很强的亲近感。但特朗普不喜欢书,不喜欢学者的思想,当然也不喜欢学者,使得他在原始秩序的维度,与知识界埋下了秩序冲突的种子。在美国,知识界一方面给总统当顾问,另一方面也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给政府各大行政部门出主意,特朗普排除了知识界给他直接当顾问,他无法阻止知识界与政府各个行政部门的关系,但不喜欢咨询政府的专业人士,自然也埋下了与政府部门及其与之关系密切的知识界在原始秩序维度冲突的种子。

   他不喜欢看文件,作为企业家,更不喜欢一大堆来自政府部门的管制性文件,所以他发誓要控制政府各大部门的文件,要求增加一个文件,就要减少两个文件。而且他一上任,就要求冻结除了军队之外的所有政府部门的人事招聘。这对于主张小政府的学者和部分知识分子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这也使得他直接与政府行政部门在原始的秩序维度以及专业的知识维度相冲突,再加上他不主张自由贸易、而主张控制劳动力市场等实际上是大政府的政策,也使得他与主张小政府的保守主义思想和学者充满着原始秩序的隔阂,其结果是他基本上得不到来自专业知识的咨询。

   

二、实践优先、分清敌我的习惯与美国多样性文化的冲突

   当然,他身边有很多来自实践部门的坚强的实践家,他们来自金融部门,也来自实体经济部门,更来自一线的战场和习惯于用敌我思维来观察和思考问题的情报部门的前官员。这些人的特点,基本上和他类似,往往是解决问题优先分清敌我,喜欢对世界的掌控感,喜欢创造事实而不是为事实所束缚。这种实践优先、分清敌我的习惯,使得他们与美国的多样性的文化和利益,乃至多样化的种族状况存在原始秩序的冲突元素。也使得他们与兼容多样化、兼容多元化思想和利益的美国法治、美国联邦制、美国三权分立的宪政体制存在原始秩序维度的冲突。在他们眼里,这种多元化、多样化的格局,是混乱,是问题,就是烂摊子。

   这一切原始秩序维度的潜在冲突,在选战和当选后权力过渡时期,只是口头上的,而不是实质性的。但一旦特朗普进入了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开始签发需要执行的行政命令的时候,这一原始秩序维度的冲突,开始表面化,而且深知开始白热化,并使得特朗普总统的执政进入冲突和危机模式。在总统执政第一周,总统充满着热情,但也开始面对种种秩序维度的冲突,而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了,他的执政已经进入了危机时期。

   

三、执政第一个危机移民禁令失败

   他的移民禁令,不仅在美国各大机场引起了混乱,而且还引发了国际上和国内的普遍反对。其结果是引起了众多的司法审查。先是过渡时期的临时总检察长不给予法律支持,并且要求司法系统不给予法律支持,其结果是特朗普不得不解雇她,并紧急任命总检察长。然后是联邦的地方法官给予其拘捕暂缓执行的裁决,接着是联邦法官全面停止执行其行政命令的裁决。特朗普虽然强烈指责法官的裁决非常不妥,而且要求如果出事法官要承担责任,还要坚持打官司到最高法院,但面对法官的裁决他实际上毫无办法,最后在知道即使到最高法院也未必能赢得官司的情况下,不得不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说要另外起草一个行政命令。

   移民禁令的失败,只是特朗普执政危机的第一个失败,但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弗林德辞职。弗林在特朗普还没有正式任职的时候,就与俄罗斯驻美大使有5次电话联系,而且谈到了美对俄的制裁问题。但他一直拒绝承认谈到了这个问题。在后来有充分证据表明他谈到了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又改口说他忘了,或者只给副总统彭斯提供了不完整的信息,从而误导了副总统等一干人。这使得特朗普不得不要求弗林辞职。

   

四、执政第二个危机弗林辞职,舍卒保车?

   弗林辞职,看起来是舍卒保车,现在看舍卒已经成为事实,是否能够保车,还要看形势的进一步发展。现在很多人已经把特朗普安全事务顾问弗林辞职,看作是当年尼克松的水门事件。因为尼克松当年面临的问题是,“总统知道什么?什么时候知道的?”因为这一问题,最后尼克松面对可能的弹劾而黯然辞职。现在特朗普爷面临同样的问题:“总统知道什么?什么时候知道的?”

   这个问题,弗林案主角《华盛顿邮报》认为,是一个很难知道真正答案的问题,就像“你不再打你的老婆了吗?”这个问题一样。不过答案虽然很难知道,但人们的猜测依然是非常清晰的:

   如果弗林和俄罗斯驻美大使通话商讨美对俄制裁内容,不仅副总统彭斯不知道,而且连特朗普也不知道,那就意味着特朗普总统也是“受骗的人”。如果他事先早就知道了,那么就意味着总统在隐藏什么。尼克松当年就是因为有他自己随时录音的习惯保留了证据,说明他早就知道,而且一直在隐瞒,于是黯然辞职。

   因此,现在虽然弗林辞职了,但特朗普及其团队一直在说,弗林是一个很棒的人,他与俄驻美大使通话,是合法的,没有错。错的是,他没有向总统报告所有的信息,从而失去了总统的信任。特朗普认为,现在大家应该关心的是,情报部门的保密信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他将要彻查这个问题。这看起来他似乎不知道,但从态度上看,他似乎早就知道。于是,特朗普的弗林事件,就变成了尼克松的“水门事件”。

   

五、弗林事件演变成尼克松“水门事件”?

   弗林事件,只是特朗普的水门事件的一部分。因为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情报部门对俄外交官日常监控得到的证据表明,特朗普竞选团队高层人员,与俄罗斯有联系。当然,特朗普自己坚决否认:他们没有去过俄国,也没有联系过俄国的官员。他认为,美国情报部门的泄密是严重的犯罪行为,他要彻查并给予惩罚。而美国现在是一个烂摊子,世界是个烂摊子,到处都是问题,他将努力解决这些问题。媒体很不负责任,乱报道不实消息。他将越过媒体,直接和美国人民对话,直接把信息告知美国老百姓。

   不过,这些消息,已经足以让参议院和众议院打起精神,来承担起制约特朗普总统的责任。现在参众两院都是共和党占多数,这使得民主党议员有些弱势,而参众两院共和党参议员和众议员,很多人都靠特朗普的势头获得了当选,尤其是众议员,两年内就会再次面临选举的压力,面对的特立独行、无法无天的特朗普显得有点“吃人家的嘴软”。但这些事情,使得参众两院的情报委员会开始了对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关系的调查。如果问题严重的话,也就是如果特朗普和尼克松那样,事先知道了什么,而又一直在隐瞒的话,同时如果进一步调查还有什么私人利益冲突的话,对特朗普的弹劾,很可能进入议事日程。而特朗普的执政也将由到处出击积极进取型转而变成四面楚歌被动防御型。

   

六、执政危机背后是秩序的冲突

   这一切的背后,其实依然是特朗普原始秩序维度和各个方面原始秩序维度的冲突。特朗普的问题是,他没有把握好自己团队的原始秩序维度如何转型为适应扩展的国家秩序维度、扩展的国际秩序维度的原始秩序,从而和各个方面的原始秩序减少冲突,多交朋友,在形成良好合作框架的情况下,争取到更多的支持,从而更顺利地实现其自身的政策主张。

   现在冲突已经开始,国际上他怒挂澳大利亚总理的电话,取消和邻居盟友墨西哥总统的会面,特朗普团队也开始尝到苦果:移民禁令被法官废止,团队核心成员弗林辞职,劳工部长候选人黯然退出,拟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第一候选人也表示因为家庭和财务原因(其实是认为在特朗普系统里很难独立掌管情报部门)而拒绝出任。

   一个月里,一个看起来很强势的总统,就开始四面碰壁,举步维艰,让人叹为观止。从秩序维度来看,这并不令人惊奇。这种跌跌撞撞,对特朗普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过去做生意的时候,就起起落落。在竞选期间,更是惊险连连,最后还是险胜。如果了解了他的过去,我们就可以理解现在,当然也可以预测未来:特朗普在执政第一个月之后,依然将面临跌宕起伏。当然,特朗普的命运如何,是否能够胜出,是否能够改变这个充满原始冲突的世界,能否就此改变这个需要扩展秩序支撑才能保持实现脆弱和平的世界,还要继续看未来的秩序维度的冲突。

   

   写于2017年2月18日

共[1]页

上一篇: 没有数据! 下一篇:没有数据!
相关推荐:·特朗普执政危机背后是…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