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者文库 >> 徐开来
学者介绍
徐开来:男,1955年生,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博士,教授,硕士生导师。现任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党委书记,教育部全国高校哲学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华全国外国哲学史学会常务理事,四川省哲学学会常务副会长,四川省吴玉章研究会常务理事等。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徐开来
李学勤先生评议书-徐开来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徐开来 点击:18516次 时间:2013-09-26 12:57:12
“汉语人文学术写作终身成就奖”推荐评语
 
四川大学哲学系教授 徐开来
 
我之所以乐意推荐李学勤先生为“汉语人文学术写作终生成就奖”唯一的首届获奖人,主要基于以下三方面的理由。
第一,堪称丰硕的研究成果。这里所谓的“丰硕”,固然有“量”的统计,但更多的是“质”的赞许。不象现在有些所谓的专家学者为量而量,尽管出版或发表了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字数的著述,但仔细一看,多为制造出来的文字垃圾。李先生不是这样,他的成果是既多又精。从1955年与人合作的《殷虚文字缀合》,到2010年在商务印书馆出版《通向文明之路》,整整55年,李先生笔耕不辍,在历史学、古文字学、考古学、文献学、甲骨学、简帛学、年代学等人文学术领域,为学界奉献了几十部学术著作和500多篇学术论文。虽然也不可能字字珠玑,但在所涉及的每一个领域,他提出的不少观点和结论,或引起国内外强烈反响和广泛争议,或被学界普遍接受,渐成定论。一位学者的研究成果,能够产生如此巨大和久远的影响,至少在当代的汉语学界,并不多见。如果从研究领域的广泛深入,学术功底的扎实深厚,相关知识的丰富精专,所获成果的实际价值和所涉领域的巨大影响等诸多方面来综合评判,我们完全同意李学勤先生是当世“大陆学界第一人”(李泽厚语)的结论。
第二,“两个结合”的研究方法。无论对于任何学术的研究,方法都是至关重要的。我以为,李学勤先生之所以能取得如此丰硕的成果,除了刻苦勤奋(犹如他“学勤”的名字一样)、持之以恒的献身精神之外,值得我们认真总结和借鉴的,是他一贯坚持的研究方法。根据他本人在不同著作和不同场合的自述,我将之概括为两个结合。一是“实”、“虚”结合(《李学勤文集·自序》)。“实”是对考古发掘的甲骨、竹编、简帛、青铜器等的实际材料进行实实在在的考辨,作出老老实实的结论,这是研究的基础;“虚”则指理论或观点,这是研究的“指引”(李先生语)。只有实虚结合,才既可高屋建瓴,又不妄作臆断。假如李先生没有长期、艰苦、坚实的“实”的经历和工夫,没有“走出疑古时代”、“重新估价中国古代文明”、“对古书的第二次反思”、“重写学术史”等豪迈自信的“虚”的理念,没有很好地将二者结合起来,以“实”为基,以“虚”为引,是不可能成就今日辉煌的。二是多学科或多方面研究的结合。譬如,在他的整个治学过程中,注重文献学与考古学、古文字学成果的结合;在青铜器研究中,以考古为基础和以传世品为补充的结合,而在考古中,又把形制、纹饰、铭文、功能、工艺等五个方面结合起来判定;在“夏商周断代工程”这一浩大的国家工程项目中,则坚持系统原理,贯彻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相结合的方法。这种宏观理念的“实”、“虚”结合,微观研究的多学科、多方面结合的研究方法,正是我们一些同仁(当然也包括我自己)甚为缺乏的。
第三,贵为人师的治学品格。作为老一代学界泰斗,李先生献给汉语学术界的,除了令后生景仰的等身著述和给来者启迪的研究方法外,我以为最最宝贵的,是他堪为楷模的治学品格。限于篇幅和本人的学识,我仅简单列举三点。其一,破门户之见,纳不同见解的大家风范。早在1994年的《走出疑古时代》里,他就响亮提出“讲门户实在要不得”的口号,并在郭店楚简《老子》的争论、如何重估中国古代文明、夏商周断代等诸多问题上,力行破门户理念,理性对待不同看法,还多次主持专门会议听取不同意见。在素有门户之见、派系之争传统的中国学界,尤其需要大力倡导这种观念,否则,建立创新国家的愿望,永远只能是一枕黄粱。其二,不求功利,甘守清贫的敬业精神。李先生的求学和治学经历,从哲学到考古再到历史,确实比一般人奇特,但他始终坚守的,是内在兴趣,勤奋学习和不断创造,而不是赚钱等功利目的。相反,即使在他小时候家里经济不宽裕时,他有时不吃饭也要买书。他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们:如果有功利目的,就不会在科学上做出成绩。他最为担忧的事情之一,就是现在小孩从幼儿园开始就培养了功利化思想。我想,李先生的这种担忧,与钱学森之问是异曲同工的,确实击中了当代中国人的普遍心态,道出了民族的悲哀。其三,简明扼要、明白易晓的朴实文风。李先生研究的问题,大多具有很强的专业性甚至技术性,一般人很难读懂。但他从文风不仅是文字技巧,而是与生活、群众相结合的问题这一认识高度出发,坚持面向广大学术界和人民群众的原则,尽量用朴实易懂的文字撰写自己的学术著述。这一点,与当下流行的我们有些学者故弄虚玄,靠长句子、怪句式、仿古仿洋的概念词句来装点门面,“深奥”内容的做法,无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或许仅仅是巧合,或许真的就是天注定:今年是李先生80大寿,如果先生最后能获此大奖,那就喜上加喜,更为可贺了!我愿以自己这张选票,作为献给先生的贺礼,衷心祝愿李先生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共[1]页

上一篇: 没有数据! 下一篇:没有数据!
相关推荐:·李学勤先生评议书-徐…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