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者文库 >> 韩水法
学者介绍
韩水法,男,1958年7月18日生于浙江省余杭县。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工作领域:康德哲学暨德国哲学;政治哲学;社会理论暨韦伯研究;当代中国思想。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韩水法
汉语哲学的使命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韩水法 点击:2278次 时间:2016-11-21 20:54:40

  哲学的当代状况

   

   十九世纪、二十世纪之交,哲学的重大转折再次在欧洲首先发生,一大批眼界开阔抱负远大的哲学家涌现出来,他们或要挽救科学于危机之中,寻找真理的哲学根据,或要重估一切价值,重振疲弱的人类精神,或要发起哲学革命,摧毁陈旧的形而上学,将哲学建立在精确的语言和实证的基础之上。在十九世纪末,尼采发表了他的一系列震撼人心的著作;弗雷格转向语言哲学并开分析哲学的先河;1900年,胡塞尔发表《逻辑研究》,肇始了二十世纪的现象学运动和存在主义思潮;20世纪初,罗素转向实在主义,提出分析哲学的初步思想,20年代维也纳小组建立,维特根斯坦完成他的《逻辑哲学论》,分析哲学的革命事业扬帆出海。整个二十世纪重要的哲学观念、理论和方法就在这一时刻奠定,哲学的重大转向就在这一时期发生。

   

   时至二十至二十一世纪之交,经过了几十年可谓波澜壮阔的发展之后的世界哲学,进入沉寂的低潮状态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伟大的哲学家都已逝去,新的哲学先知尚未出现。整个哲学界,除了政治哲学之外,越来越陷于琐碎、精致而主题变易迅速的学院式的专业化研究,大有沦为技术工作的趋势。哲学离自然科学——当代人类知识的基础和背景——似乎越来越远,而这也意谓哲学越来越远离自己的主要根源。在整个社会生活中,哲学也越来越处于边缘的地位。在这个时代,没有什么人物有足够的精神力量发现和直面攸关人类存在和特征的基本问题,也无法提出与之相应的重要的观念和和思想。

   

   事实上,当代的人类所面临的问题比以往不仅更多,亦更分明、尖锐和迫切,对此哲学也就自然而然地承接了其无可回避的担当和责任。即便在哲学自身的领域,它也面临一系列重大的问题,在形而上学和认识论方面,在语言哲学和心灵哲学方面,人类精神都透露出突破的有力冲动,而在政治哲学、伦理学和美学等领域,哲学面临因人类生活的巨大变化而提出全新观念和理论的巨大压力,新的观念或许正在酝酿和萌芽之中,但内容和方向并不明朗。

   

   汉语哲学登场

   

   在这样一种局面之下,汉语哲学经过长期的学习、模仿和准备,已经展示出独立出场的欲望和能力。它不是作为一种特定语言的哲学,而是作为世界哲学的一种新生力量而出现的。哲学早就运思于汉语之中,但是在此之前,由于汉语哲学所关切的对象的局限,其与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隔膜,交通的困难,亦由于语言的障碍,汉语哲学对于非汉语圈的其他思想所产生的影响微乎其微。现在,汉语哲学已经开始着手思考所有哲学的基础问题,直接思考由现代科学和社会生活提出的各种疑问,并且由于其本身语言和角度的独特性,可以说,汉语哲学不仅有其独特性,而且具有比其西方的同道要更为广阔的视野。尽管现在汉语哲学整体崛起的势头在许多人看来并不明显,但汉语哲学的内在燥动却预示它即将活的勃发,而这也正是我们提倡和促进汉语哲学的有力理由。下面我对这些理由予以稍微具体的阐述——于是,读者就要适当区分下面文字中一般意义的汉语哲学与作为本文论述话题的“汉语哲学”。

   

   1、汉语哲学的意义、问题和可能发展

   

   汉语哲学在今天存在着多重意义,这是由汉语哲学的历史、现实和独特性所造就的。

   

   (1)汉语哲学首先是指用汉语作为思维和表达工具的哲学活动,在这层意义上,汉语哲学与使用其他任何语言思维和表达的哲学,除了语言的特殊性之外,拥有共同的对象和问题,这些无疑是汉语哲学的主题,也是汉语哲学这一题目所要研究和考察的主要对象。黑格尔等一些西方哲学家提出过这样的观点:有些语言适合于哲学思考,有些则不行。因此,我们思考“汉语哲学”的话题时,就要研究和考察汉语与哲学基础问题研究之间的关系。而在另一方面,我们自然也要考察如下一点:由不同语言思考和表达的哲学真的完全一致吗?至少在今天,多数人还是认为,不同语言表达出来的哲学确实从总体上表现出不同的特征,比如,当代法国哲学与德国哲学之间的差异,以及英美分析哲学与大陆哲学之间的差异。不同语言的哲学的共同问题以及可能的不同的表达方式,就是人们需要思考和研究的问题。

   

   (2)传统的汉语哲学就是一般所谓的中国哲学。由于语言和文明的近缘关系,它在一定的范围内也包括古代的日本哲学、朝鲜哲学和越南哲学。这个曾经的汉语哲学主体,体现了古代中国人关于世界、知识、道德、审美和社会等基本原则的思考,它在自身的发展过程中接受和融汇了佛教学说,但随后又与之一起自成体系地发展。在现代,这个哲学体系受到多重的冲击,面临变革的巨大压力。中国传统哲学是一个综合的思想,与各种其他思想和学说混合在一起。但这并不是汉语哲学的特点,而是古代思想的一般特点,即使在西方,情况也是一样,只是不同的古代哲学与其他思想学说的结合在内容上和方式上各有差异。现代哲学和学术的发展就是持续分化和再综合的过程。中国传统汉语哲学研究在今天所面临的困境乃是,它从其他思想中分离出来因而专业化的过程尚未完成,却又面临新的综合的压力,因此在面对人类的新的问题时,这个领域的一些学者只能以现代汉语来重述旧有的观念和形式。

   

   (3)相对于前一主题,汉语语言哲学就更具独特性。它是对汉语的语言哲学研究。这种研究刚刚开始,其重要性还尚未被人清楚地意识到。甚至这种研究本身的滥觞不是出现在哲学领域。但是,它无疑会在形而上学、语言哲学和心灵哲学等领域会产生重要的成果。语言哲学的共性和个性会因汉语哲学的研究以更大的丰富性展现出来。

   

   (4)哲学的汉语翻译,这是汉语哲学在现代转向中无可回避的一项宏大工作,这项工作的成就颇为突出,其本身就是汉语哲学现代转向的重要部分。汉语哲学翻译出于语言的独特性而遭遇的各种问题,究竟是哲学本身的问题,抑或仅仅语言的问题?相关的思考和研究不仅会大大促进哲学思考,对人们理解语言的功能和性质也是一个极好的切入点。比如,从汉语表达的角度来看,许多由印-欧语系to be形式引起的问题,可能并没有那么广泛的哲学意义。到现在为止,虽然人们就这个系词及其各种变化形式的译法产生了许多争论,却很少有人质疑这些问题的真伪、普遍性以及意义,或者如果有意义,那么这些意义究竟体现在什么层面和领域?

   

   汉语哲学曾经从翻译中吸收了现代之前最大的一次外来思想的冲击、滋润和营养,这就是佛经翻译,它说明,汉语足以胜任极其抽象和思辨的表达。但是,它同样也提供了思辨倒退的反例。

   

   2、汉语哲学的特征

   

   当代汉语哲学具有三大知识来源和基础:即传统汉语哲学、西方及其他地区经翻译而传入的哲学与当代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它的背景乃是当代世界和中国的现实生活。

   

   传统汉语哲学由于它的单纯性和相对的封闭性,发展出独特的思想体系,而其中的思想宝藏及其现实意义,也要在多种视野、多种方法之下来研究,才有可能发掘出来。几年前发生的所谓“中国哲学合法性”的争论,虽然不乏意义,但是,这个话题如果不是假命题,也是含混不清的。汉语哲学,无论传统,还是现代,都具有正当性。人类思维的哲学性质在于问题本身和处理它们的方法,而不在其他方面。

   

   汉语哲学在现代转向之际,尤其在逐渐开始研究和思考现代科学和现代社会之时,曾经受到陈旧的教条和意识形态的约束和限制,一度畸形发展。现在,汉语哲学已有能力从这种束阨之中挣脱出来,其强大的潜力虽然不一望而知的,但确实也是有迹可寻的。

   

   汉语哲学在直面现代科学技术和社会生活的状态之下,必须正面和全面地进入哲学基本问题,突破一切可能的樊篱。这样的过程,不仅是哲学的汉语思考过程,汉语思考哲学的过程,也是哲学淬炼汉语的过程。

   

   汉语哲学前景

   

   汉语哲学的崛起的障碍,不在于任何其他方面,而在于汉语哲学共同体的观念、视野、方法和态度,此外,就是运用理性的勇气和力量。这些困难使得汉语哲学的兴起迟缓而缺乏效率。它们也就是构成了“汉语哲学”这个话题的主要内容。无疑,勇气和力量主要取决于实践。

   

   汉语哲学共同体应当认识到,倘若先前的汉语哲学由于历史的、政治的和社会的原因而没有在世界哲学界和人类思想领域产生全面的影响,占据应有的地位,那么今天的汉语哲学人就必须为此种状况承担起自己无可逃避的责任:汉语哲学是否能够取得进展和成功完全取决于这个共同体成员的努力和意志。

   

   迄今为止,所有既往的哲学成果,乃是面向所有人类的未来哲学发展的条件和基础。对于汉语哲学共同体的成员来说,情况更是如此。在今天的哲学研究中,哲学运思只有从业者的地域差别,而无思想可能性的地域差别——语言虽然可能在特定的维度形成哲学思考和表达的特殊性,但无关思想本身的可能性。

   

   今天,汉语哲学的成员与世界上所有其他哲学工作者,都处于哲学发展的同样的起跑线上,汉语哲学只有取得成就的基础和任务,而没有任何无所作为的理由。这就是汉语哲学使命。

   

   2013年1月14日草

   2015年12月2日修改于北京圆明园东听风阁

共[1]页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