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者文库 >> 盛邦和
学者介绍
男,1949年1月生,江苏靖江人,历史学博士,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著有《黄遵宪史学研究》、《内核与外缘——中日文化论》、《东亚新儒学与新儒学区》(日文),主编《东亚学研究》《东亚书院记要》等。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盛邦和
要不要将“世界总量第一”定为中国目标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盛邦和 点击:20096次 时间:2015-03-30 20:21:37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

   

   提要:中国经济已经成为“世界总量第一”了吗?发展经济如同平地起楼,地基不稳,起楼再高,会否是座“危楼”?千万不可去玩桌上堆蛋的游戏,“总量”越高,越让人发生“危如累卵”的惊慌。我们已经改变思维,不再追求GDP的“总量”,而去关注“总量”后的“质量”,关心如何通过坚忍不拔的改革、持久不懈的反腐、提高“质量”。历史将会证明:宁可增速慢一点,但要质量好一点,这是中国发展应有的正常姿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WEO)表明:若以“购买力平价”计算,2014年中国GDP为17.6万亿美元,美国为17.4万亿美元,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1872年开始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如今这个记录被中国打破。据说14世纪以后的三百多年,中国也做过世界的龙头老大,如今荣光再现。

   前不久,《瑞典日报》已抢先报道同样的消息,世界舆论跟着大哗:中国再次“夺冕”将促使世界权力砝码的移动。经济实力带来政治影响。中国对于国际权力制衡和话语权的分配势将举足轻重。然而,“购买力平价”算法毕竟繁琐复杂,尚处在研究试行的阶段,并未通行于世。将此“世界总量第一”的桂冠套在中国人的头上,算不算数?现实的情况是:中国人听闻“喜讯”,举国平淡,未见喜上眉梢,倒是忧添心头。人们再三自问:中国要不要将“世界总量第一”定为奋斗的目标?

   高“总量”背后的低“质量”

   日本一名经济学教授,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回去说:中日差距5O年是夸张,10年是保守,比较准确的估计是30年。一个国家的经济水平,不仅看GDP,更不仅看综合GDP,而是对贫困、失业及农业人口所占比例、贫富、城乡差距、国家科技水平及市场竞争力等多项指标综合考量得出的结论。值得重点提出的还有作为新兴国家,在对外开放前提下,市场改革的成效与市场成熟的程度。

   其实,即使哪一天中国“经济总量”真的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又将怎样?《中国不必为成第一经济大国沾沾自喜》、《中国要赶超美国需要多少年?》、《中日差距到底有多大》等文都在讨论什么是“总量”背后的“质量。经济总量,说的是数量,在其背后体现的是质量。总量,有高质量的总量与低质量的总量。高质量的总量是“强大”,低质量的总量是纸糊的灯笼,“大”而不“强”。既往“大清”,“经济总量”不在小数,鸦片战争一击即溃,就是明证。

   假如采用现实的目光去看一个现实的中国,就不会被许多假象所迷惑,沾沾自喜,忘乎所以,浑浑噩噩地栽倒“世界总量第一”的迷雾中。相对于世界上发达富裕的国家,中国还是一个游民、贫民、农民数量庞大的“待脱贫”的国家、一个低技术、“拼血汗”的国家、一个体制不全、改革攻坚中的“半市场”国家。

   游民、贫民、农民数量庞大与“待脱贫”

   中国原本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通过改革开放,取得历史性进步,经济总量已经跃升到世界第二位,无疑是值得骄傲和自豪的。然而,中国要真正成为世界发达国家还有很长的路途要走。中国农村“富余劳动力”近2亿名,占农村劳动力总数的1/3。几年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2008年中国城镇失业率是4.2%。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出来反对:这个数字“学者们不相信,国外研究机构不相信,群众不相信”。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蓝皮书》则称:2008年中国城镇失业率实际高达9.4%。 (《中国失业人口到底是多少?》)

   来自“央广网财经北京”的消息说,2013年号称“史上最难就业年”,而2014年全国高校毕业生总人数727万,超过去年28万。就业形势日益艰难,为此国家外汇管理局前官员、博道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孙明春预测:2016至2020年,我国将新增6000万失业人口。

   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经济“总量”靠前,与人口聚合效应有关。“总量”浩然大海,“分量”涓涓细流。庞大的数字,摊到每个人的头上,所得不多。中国13亿多人口,超越仅为中国1/10人口的日本意义不大,超越3亿多人口的美国,意义也不大。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消息,2013年美国人均GDP(IMF)为53,101美元,而中国人均GDP为6,747美元,近中国8倍;日本为38,491美元,是中国的近6倍。中国综合国力在世界第2位,而人均GTP排名却在80名前后。按世界银行标准,中国还有2亿人口处在贫困线之下,这几乎是法国、德国、英国人口的总和。

   低技术、卖体力与“拼血汗”

   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在一次论坛上表示,中国经济规模虽然不断扩大,然而自主创新缺少,成为中国持续发展的一大瓶颈。全球有100家最具创新意识和能力的公司,这其中美国占45席,而中国是零。中国的高科技数码技术,不但远远地落后于美国、日本和西方许多国家,也被韩国远远地抛在后面。三星、苹果、索尼等等,凡高端电子、电脑和数码市场皆为被美、日、欧洲和韩国主宰垄断。但见白银滚滚流,欢笑邻家收囊中。

   从表象看,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然而日本技术领先,站在世界产业链高端,与出卖廉价劳动力及提供矿产资源的中国形成鲜明对照。世界经济以国际分工的方式维持运转,中国因处在世界产业链的末端,成为日本跨国公司的倾销市场与血汗工仔。有一份报告指出,中国人均GDP翻一番,达到1.3万美元前后,才可能实现生产方式的高端转型。不确定的是一旦出现人口爆炸那样的事,就必须首先忙于消化厐大的失业人群,高端转型的可能性将大大降低。

   体制不全、改革攻坚与“半市场”

   学者郑永年说过:所有的以前的国家,崛起中的大国,都是因为它内部的国家制度的健全。所谓的一个国家的外部的崛起,实际上是它内部力量的一个外延。在一个内部,自己的国家制度还没有健全的情况下,就很难成为一个大国。即使成为一个大国呢,是不是sustainable,不是可持续的。是的,中国当务之急是体制的改革。开放前提下的市场化改革正在途中,而且遇到了攻坚战。

   中国大陆91家企业进入《财富》世界500强,其中中央国企(央企)47家,地方国企37家,民企只有7家。 人民网刊出题为《政府补贴上市公司资金连年暴增,多为国企》的文章报道:2013年世界500强公司,亏损公司50家,中国大陆占其中16家,亏损总额高达人民币377亿元。这16家公司全是国企。

   另有《上半年2030家上市公司获政府补贴,中石油蝉联补贴王》的文章报道:截至2014年4月3日,国内1934家上市公司公布2013年报,其中1350家获得政府补贴,比例高达70%,补贴总额为716亿元。补贴最多的“补贴王”,绝大多数为国企。2013年政府补贴额前10名,国企占7家。2012年A股十大“补贴王”中,国企占8家。(引新华网)

   吸引眼球的是中石油获51.74亿元补贴,占为“十大补贴榜”头名,中石化以7.9亿元,位居第四。近十年来,“两桶油”共获得政府补贴1258.83亿元。更有甚者,政府对上市公司的补贴数额年年递增,增速达20%。2010年为400亿元,2011年补贴总额为470亿元,2012年总额为564亿元,2013年为716亿元。(新华网)

   经济领域有三大排行榜:1、世界500强亏损排行榜;2、中国500强亏损排行榜;3、中国补贴王排行榜。观看三大排行榜给人的突出印象如下:1、“世界500强亏损排行榜”中,中国国企名列前茅。2、“中国500强亏损排行榜”中,中国国企名列前茅。3、“中国补贴王排行榜”中,还是中国国企名列前茅。与中国情况不同,2014年美国跻身世界500强的128企业,有24家跻身世界利润50强行列,总利润达到7987亿美元,占世界500强利润总额的40%。

   艰险的前程、清醒的战略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认为,中国在环境、资源、社会等领域遭遇的瓶颈,日本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经济腾飞时已开始跨越。在全球化时代,人口多、底子薄的中国所处的发展环境更加复杂,还遭遇未富先老、内需不振等新困扰,解决问题的难度不言自明。

   中国外交部政策司参赞朱宏海指出:当前中国面临9大困境:人均收入较低、资源匮乏、农业和贫困人口比重大、生产力水平较低、经济结构性问题突出、社会发展仍处于现代化中期、公共福利事业有待发展和完善、国际核心竞争力不强和产业处于全球产业链低端。

   中国改革艰难爬坡,白岩松为此忧心。他说:我觉得中国短时期内很难成为一个新的稳定结构。我做过一个比喻中国像一辆自行车,只有骑着向前,它才不倒;只要停,一定倒。

   中国的体制改革还在途中,中国还不是完全的市场国家。腐败是“标”,体制是“本”,当中国还没有建立起健全的经济体制,腐败难以根绝。中国要持续有效的发展,必须从“半市场”国家进步到成熟的市场国家。没有听说过一个国家,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市场国家,这个国家的能够持续发展,能够让人真正放下心来,

   假如一味地去追求GDP的“总量”,坚持GDP第一,会不会“总量”越大,GDP越高,雾霾越来越来越重,环境破坏的倒帐越来越高;会不会富者越富,穷者越穷,“阶级斗争”真地到来,社会安定受到威胁;会不会“改革”遭遇挫折,“文革”不期而至;会不会腐败抑而又起,国家公信受挫。会不会重演上世纪“大跃进”的悲剧。那时候赶英超美,大炼钢铁,结果“炼出大量的废铁,造成极大的浪费”,而今为争“世界第一”,“炼”出无质量的“总量”。

   发展经济如同平地起楼,地基不稳,起楼再高,会否是座危楼?千万不可去玩桌上堆蛋的游戏,“总量”越高,越让人发生“危如累卵”的惊慌。我们已经改变思维,不再追求GDP的“总量”,而去关注“总量”后的“质量”,关心如何通过坚忍不拔的改革、持久不懈的反腐、提高“质量”。历史将会证明:宁可增速慢一点,但要质量好一点,这是中国发展应有的正常姿态。基于如上的情况,我们要理直气壮地大声说:“世界总量第一”不是目标!

共[1]页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