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者文库 >> 朱中原
学者介绍
朱中原,男,四川内江市人。学者、批评家,专栏作家,主要研究当代中国的宪政转型、体制改革、土地制度、艺术批评等。,著有《中国艺术品市场与投资战略研究》等。现任职于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中国改革》杂志社。
点击排行
当前没有记录!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朱中原
红黑敛财与记者闭嘴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白志强 点击:2059次 时间:2017-11-17 01:22:15

 近日郭振玺一案经曝光,只是稍一查,这个小干部敛财二十亿?

   这有点吓人,但他背后的大树荫凉太大,是央视。这是媒体人被中纪委网进去的一个小萝卜头。后面还有没有大家伙,谁知道?

   央视这样的垄断媒体,在我们近期结束的中国编剧会议上,有一位著名导演咬牙切齿地说,他们(指电视台)已经进入了生死场。而这位著名导演六十岁了,竟然读了研究生,他的论文标题为:传统媒体的生死场。他预期十年之内,新生的网络媒体会战胜传统媒体电视台。但这样的观点及论文内核是否成立,另说。此为学术问题,不讨论。但是我从一位著名导演的主题发言中听出了他对垄断媒体的痛恨。这是我得鼓掌的。他已经举例说到了他的一部剧集在十年前的央视一套黄金时段播出,收视率为22%。但是现在央视一黄播出的剧目却是最高收视率为1.59%。十年之间,一家垄断最大媒体,收视率降低了十倍,这已经说明了问题所在。

   央视在国内是绝对的垄断地位。就只说它养活的人数,据说是上万名在职及聘用干部员工。一家电视台用了如此众多的人员,这是可怕的。在这里当然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

   业内人士对央视恨之者,咬牙切齿;爱之者,能够突然得到天下掉下来的成麻袋的钱财、且是源源不断的财源滚滚。

   全国各省市领导为了让自己的工农业产品及文化商品登上央视的屏幕,那是政绩,于是可以屈尊来京听一位级别比他们低数级的干部“讲经布道”。真遇见了高人,政绩就上去了。但是遇见了骗子,鬼子,败类,流氓无赖,那也只能忍气吞声,不敢发作。再或者自认倒霉,三缄其口。

   于是央视会出现郭振玺这样的八面来风、四处逢源、长袖善舞、收放自如的人物。

   此人物在央视工作二十二年,敛财二十亿,平均折算一年一个亿?要是从他进入央视起,那真正是小人物,他绝对不敢敛财,恐怕还得放水。他是一直“奋斗”下来,成了央视的老人儿,能够在这样一个复杂地盘上混了二十二年,那一定得有本事;且能够步步高升,那一定得有靠山;又能够在最后的数年间,年年贪腐巨额财富,那一定得有人脉资源网络;也能够当一个不倒翁,让中国众多风云人物对他恨之入骨,暗中过招数年,那一定得有阳刚及阴柔之术;打住,才看到了新闻,不让如此批评人,是才发下来的官方文件。但那样的文件是针对新闻记者们的。

   作家不在内。对写作随笔时评及小说戏剧的人们,应该不在内。

   我和央视合作过。是十五六年前。一九九八年的夏季。我经历过龌龊,痛苦,但也遇见过真诚的高人。如仲呈祥这样的前辈和老师,大气度,说话有分寸感。当我遇到了剧本改不动的时候,请教这位老师和领导,他说过这么一段话我记忆犹新,为:有些官员的话可听可不听。因为官员只能坐在官员的椅子上说话。但是,我要讲的是,我是个官员,还是个艺术家。我半个屁股坐在官员的椅子上,半个屁股坐在艺术家的椅子上,我很理解作家的痛苦和修改剧本时的痉挛式的感觉。不能急,如果剧本改不动了,绕着圈子走一下,试试看?而这样的话是当时我如坐针毡时,仲老师说的。我一时激动快速做记录,手有些抖,把我一杆极好的钢笔也是用了十几年的好笔,掉地上踩碎了。仲老师笑了,说,敢把笔踩碎的人,这剧本能改出来了。要不了,把我的好钢笔送给你?

   我当时很激动。而当时在场听剧本意见的有我的责编王浩先生,当时的央视影视部主任高健民先生。这两位同仁还是领导的制片人,当时全在闭目养神,他们对我似乎已经失望。但是,后来这部剧还是改完了,也拍摄完成在央视播出。这不是我一生最满意的作品,她有太多的遗憾。但央视的要求也太复杂,谁的意见全得听,谁的意见也不敢忽视,那伙子审查官,不把作者、导演逼疯,轻易不会罢休的。我想太多的业内同仁和央视合作过一次,那会掉层皮、瘦上二十斤肉。

   当然仲老师不记得当时的情景。但是我一生坚持记日记,我当晚的日记就写了这一景,也记录了仲老师的原话。

   

   而上个月在外经贸大学又听了仲老师的课。他嗓子发炎,喝着胖大海泡的水,一口气讲了三个小时,他只看着他的几页纸提纲,讲得声情并茂,是大气场,大思路。他一生在追求艺术家的责任和担当。我坐在研究生楼一间极高雅舒适的教室里的前二排,紧着记录了仲老师的课堂讲授重点内容,回家了就整理归档,存入名师讲课内容的文档中。

   仲老师也是央视的干部。央视真有太多的好干部,他们一生兢兢业业,也有的干部和我一生是好友。

   再比照一下郭振玺这样的央视“人才”,不得不让人感叹。他实在玩得好,郭某人充其量只是央视的一个中高层干部,不是主要领导,他竟然混得入鱼得水,在央视这样的全国人民众目睽睽之下,敢如此放肆地捞钱,这实在得让人深思。

   而郭振玺的本事是一红一黑。他控制了“315”消费者日晚会,那样的晚会是曝光会,同时也是表彰会。只看谁给钱,谁不给钱。送大钱的,他来红的,表彰;不给钱的,来黑的,曝光。而央视要想让一家大企业死去,只要曝光,这家企业立即倒闭或者是销售量急剧下滑;同样,如果想让哪家企业出名,表彰之后,恭喜发财。

   这很可怕。央视竟然是魔法世界?那还让人们信任哪家媒体?

   但是,这只是媒体的一个老鼠,不能坏了一锅汤吧?

   于是联想到了对刚刚出台的新闻记者们的制约,这玩的又是哪一出?舆论监督本来是一种社会力量,她的力量是社会走向正常的一类手段,不能因为出了一个郭振玺,就把全国的媒体一刀问斩,让全国所有的记者们全体闭嘴吧?

   点到为止。我怕我也得闭嘴。

   呼吁我们的新闻法赶紧出台。

共[1]页

上一篇: 没有数据! 下一篇:没有数据!
相关推荐:·红黑敛财与记者闭嘴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