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者文库 >> 温铁军
学者介绍
温铁军,男,1951年生。河北昌黎人。管理学博士,政府特殊津贴专家。被媒体称为“用脚做学问的学者”。任中国人民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改革》、《改革内参》杂志社社长兼总编.主要著述有:《中国农村基本经济制度研究》、《三农问题的世纪反思》等。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温铁军
93年:中国的真实经验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温铁军 点击:21596次 时间:2012-05-22 23:22:35
 提要:有没有谁敢质疑一下,不论什么都当做目标的现代化。有谁看到西方的现代化是以过高的代价来维持的?我们有没有人想过,我们支付得起还是支付不起这种代价。其实现代化是发展主 义的目标,发展主义目前是人类走向不可持续的一个最大的问题。
    
    先向刚才采访我的媒体年轻朋友道个歉,刚才他们采访我的时候我对他们说了很不客气的话。我说如果我们被比较二的媒体领着一块去二,那就是2012年。这话说得太损了。
    确实2012年是一个值得大家高度关注的年份,我的话题是从93年讲起。为什么从93年讲起?因为93年对中国来说是一个相当于杠杆的年份。93年我们处在1988—1994大危机之中,它可比较的是 发生在西方1929—1933大危机,也可比较当代这场危机,就是2007年到2012年这场危机。
    如果比较一下我们会知道在90年代中期,中国所遭遇到的危机非常严重,按照综合债务里对GDP的来看,我们综合债务率当年146%,比现在的欧盟平均债务里高很多,并且我们93年三大赤字同 步爆发,外汇严重赤字,只有80多亿的外汇存比,却要支付120多亿的还本付息。财政严重赤字,并且财政赤字透支了银行自由资本金,多吃了80多亿存款,银行变成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资 产为负的银行。
    接着我们看了这三大赤字会知道93年还处在封锁之中,因为89年。那个年代西方的舆论和政治家们众口一词说中国崩溃论,不像今天说中国威胁论,当时中国崩溃论是普遍的舆论。所以无论 从内部遭遇到的危机实际情况,还是从外部环境来说,93年对中国都是一个很重要的年份。
    当我们今天看到欧盟各国遭遇债务危机,他们综合债务率超过百分之百,于是他要求世界来救他,但是在93年中国综合债务率超过140%,因为是中国崩溃论,没有任何人可以救他,于是中国 人只能自救,这就是90年代中期的深化改革。93年三大赤字危机爆发的时候是一个杠杆年份,它很大程度带动了后面一系列的改革。
    94年我们出台了一系列的重大政策。第一叫做汇率并轨一步到位,人民币的名义汇率贬值57%,实际汇率贬值52%左右。第二分税制改革,我们把1984年财政分级承包在94年1月1号改变为分税 制,同期大规模增发货币,中国的货币化是从这个年代开始。就是在同期我们取消了全部的票证供应,一切走到市场。92年中共十四大提出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93年十四届三中全会全面 深入体制改革,同时伴生的是财政、金融、税收和外汇四个方面改革,以及微观领域的另外一项改革,就是下岗分流减员增效,由政府直接出面要求国企裁员。结果是三千万到四千万国企职 工裸体下岗。同期推进的是公共部门的产业化或者叫私有制,教育医疗从那以后就开始变成老百姓不能承受的痛苦。因病致贫,因学致贫比比皆是。
    看那场危机给中国带来的是什么呢?是一种全面紧缩。因为这种全面紧缩而导致中国从93年代经济过热下滑下来以后进入长期的内需不足。这个内需不足又导致因汇率改革而出现的大规模出口 ,从94年以前对外经济依存度不到40%,短短三年时间到97年就上升了70%以上。
    如果我们讲经济危机只是一般规律的话,那么对于危机发生的时段确实值得考究的。我们看美国发生危机的时代是热战时期,中国发生危机最大波动时期是在冷战时期,并不是我们所说的90 年代。中国不同时期经济危机的特征是和它的产业资本发展过程高度相关。我们经济危机发生最剧烈波段时段是产业资本原始积累时期,到90年代我们处在产业资本扩张时期,这个时候危机 波动的幅度已经比过去大幅度收窄了。到中国在货币化达到一定程度升级为金融资本引领经济发展阶段的时候,中国的经济波动波幅几乎烫平了。各位知道最低成本的扩张是金融资本的扩张 ,因为金融资本的扩张它可以对外层级转嫁成本。
    为什么说93年?93年有很大重大的背景。88年发生了一场18.6%的物价指数为代表的通胀危机,因为80年代中期经济过热,因为我们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其中有一项政策是允许机关单位办三产, 于是老子管的原料物料交给儿子去倒。一个配件倒十倒并不稀罕。这种情况下市场秩序严重被扰乱,对应的措施就是放开价格走市场。我们在没有推动价格改革的时候,先由人民日报发表了 我们要价格改革要走市场,等于向全社会宣布大家都可以来炒一把,一炒就把88年的物价指数炒到18.6%,个别月份24%。当物价指数极高的时候接着出现了金融资金价格要不要提高。
    一系列问题发生,接着发生89年生产停止,同期发生的是89年风波。这点跟欧美发生大危机、街头会有街头政治道理差不多。但是它被意识形态表达为另外一种说法,于是有了90年、91年、 92年箫条,93年再度高涨,同期发生了放弃票证,进入市场。同期放开了股票、期货、房地产三大市场。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进入了产业资本扩张的阶段。社会承载的代价是产业资本扩张过程 中有一个现象,当资本集中的同时会带来风险的集中,风险集中一定会带来危机的爆发。
    各位,这就是一个事物的两个面,不可能我只要这一面不要,不要那一面。93年是一个杠杆年份他在高速增长的同时带来了三大赤字同步爆发。这个过程刚才已经提到了,政府采取了一系列 应对危机措施,因为我们是在意识形态话语环境当中,所以这些应对危机的措施都被叫做深化改革。
    接下来我们说由于这些应对经济危机的措施造成了货币化,于是中国在货币大量增发推进货币化的同时也就有了进一步的使银行称之为商业银行推动金融化,以及证券期货股票等等市场开放 之后推进资本化的要求。于是金融化有两个同步的工具,一个是货币化,一个是资本化,都在中国大地上兴起。
    中国在97年当对外依存度高达70%,势必加快纳入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步伐,这就是98年作出加快入世政策决策的背景。这张图给大家指出的是60年代的八次危机,我最近跟东方出版社一些编辑 朋友们在一起商量,想把中国八次危机写出来。告诉大家它是一个常态的经济发展过程,它并不是那么特殊。只不过我们以前被意识形态认为我们是社会主义经济,计划条件不存在危机,其 实危机的波动是周期性。我们说每一次引进外资我们有两次代价转化成的周期性波动,就是经济危机。我们到现在已经有四次外资转化的外债带动了八次周期性经济危机。
    93年这次因为进口扩大导致外汇赤字,就是外债率大幅度增加。接着采取一系列措施调整,比如人民币的民意汇率贬值,税制改革,货币化加快等等一系列宏观政策是危机条件下客观采取的 对策。当然它被冠之改革的名义。
    左边这张图是外债率,93年的外债率接近百分之百,债务率当时非常高,如果把国内的综合负债加上对GDP的比值当时非常高。这是93年94年改革之后发生的变化,因为你的人民币汇率一次性 贬值50%多,所以突然出现一个资金要素价格低谷,出现出口的增加。
    这是货币化加速的曲线非常陡,到2011年年末统计中国海内外金融资产恐怕在一百万亿以上,当然大家觉得这个数字很大,相对于西方的货币体系我们货币总量对应的是实际资产总量,这两 者之间我们的比例是世界上最合理的,比美元、欧元、日元都要合理得多,因为我们不断的扩大建设投资,建设投资所形成都是实质资产,实质资产撑得住你这块庞大的货币资产,这样看中 国的货币体系就目前来说还仍然是世界上相对比较稳定的货币,也因为你稳定,你不开发努力就定义为货币操作国,这个斗争不是什么意识形态,不是谁对谁错,只不过他的泡泡太大,你的 实体很大,你的实体被他泡一回,泡你一回白泡。
    在这个问题上目前中国政府仍然坚持及时入世谈判的时候,大家注意,朱镕基当时主持这项工作坚持了三个基本原则,第一货币不开放,因为货币是一个国家经济主权中的核心主权,我们不 承诺开放时间表。第二朱镕基坚持的是资本市场不开放。第三保险市场不开放。第三个没坚持住,前两个坚持住。现在我们只对个别的比如给香港一个优惠,那是因为回归了。
    中国的货币化意味着用自己的政治强权向自己的信用体系赋权。你的纸币就有了货币化条件。然后你用你的货币去货币化,你的实质资产你就大规模增发货币,你的经济总量就增长了。美国 人用增发货币拿去吹泡泡,继续扩大他的虚拟资产,我们是增发了大量的信用之后用来搞基本建设,因此你注意从99年我们发现我们进入生产过剩以后中国用十年的时间投了十万亿基本上用 在了基本建设领域,因大规模基本建设扩大了实质资产才撑得住我们现在大规模增发的货币。
    这就是货币化过程中必然发生的代价就是高额通胀,我们从92年93年开始加速货币化的同时,94年出现了改革以来的最高通胀。在改革的同时大家注意出现了一个很重要的现象,就是税制改 革过程中导致中央财政占比从原来20%多陡然上升到50%,现在大约在50%以上,很多海外的朋友只要懂点经济的人,跟我们一交流马上明白了,中国不存在意识形态上所说的集中体制。为什么 我们直到94年地方财政占比70%,中央财政占比只有20%,手里没把米叫鸡都不来。在以前中国很多问题是地方化造成的。
    从1957年中央财政占比长期趋势箭图,大家看从1957年中央财政从80%陡然跌到20%,从那以后整个六七十年代被海外批评最严厉的那个年代恰恰是地方化的年代。这些具体的矛盾过程我不讲 了,有兴趣的人可以看我那本书。
    再看这张图标识的是改革以来财政占GDP的比重,世界上一般财政占GDP的比重是30%,我们在90年代特别是93年遭遇三大赤字危机以后,94年95年财政下降只有11%多,连官兵都无法养活,所 以出现了官场的腐败和军队的走私。这个过程是个教训,今天当然又有所回升,就不多讲了。
    这是关于讲完93年以后的思考,有没有谁敢质疑一下被我们一个世纪不论何朝何派,不论什么都当做目标的现代化。有谁看到西方的现代化是以过高的代价来维持的?我们有没有人想过我们支 付得起还是支付不起这种代价。下面给了一些对于这个概念的重新定义,当我们讨论某个问题的时候需要重新定义一下概念,下面给出的是一些基本概念,什么叫现代化,什么叫资本,什么 叫政府,什么叫制度,尤其是要讨论什么叫制度变迁。当然今天没有时间不讨论,只给大家列在这。
    最后一张是请大家注意,其实现代化是发展主义的目标,发展主义目前是人类走向不可持续的一个最大的问题。道理不用多讲,大家只要上网都可以搜得到这些图片。
    注:本文出自人民出版集团举办的“改革的智慧”——东方论坛2012演讲。

共[1]页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