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者文库 >> 许耀桐
学者介绍
许耀桐,福建福州人。现任国家行政学院科研部主任,教授,院学术委员会委员、高级职称评委会委员,《国家行政学院学报》主编。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兼职教授、政治学理论与方法专业博士生导师。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许耀桐
反腐风暴与政权的巩固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许耀桐 点击:8010次 时间:2015-11-02 15:06:01

  欧立德( Mark. C. Elliott,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主任):下面请许耀桐教授作“反腐运动与政权的巩固”演讲。

   许耀桐:大家好!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在哈佛大学跟各位交流,我要讲的是“反腐风暴与政权的巩固”。腐败,这是目前中国最严重的一个问题。所以,很有必要对它做一些讨论。

   2012年中共召开十八大以后,“老虎、苍蝇一起打”是习近平总书记非常果断地提出来的一个著名口号。在他的主导之下,掀起了席卷全国雷霆万钧的反腐败风暴。

   这里想纠正一下,我演讲的题目是哈佛费正清中心这边给的,刚才欧立德先生说了,叫做“反腐运动与政权的巩固”。而我不用“运动”,把它改为“风暴”了。为什么?因为中共已经不搞运动了,认为运动不好,也不再提“运动”了,虽然现在我们感觉反腐还有点像运动的样子。但是,既然不再提“运动”了,我就改用“风暴”吧,题目叫做“反腐风暴与政权巩固”。我之所以不用“运动”而用“风暴”,最重要的就在于,“运动”不讲法治,搞起群众运动来,想要抓谁就抓谁,贻害无穷。例如,“文革”就是这样,这早已有了定论。“风暴”的特点在于,涉及范围大、打击力度强、影响深度广,尽管目前的反腐也还有一定的瑕疵,但可以通过法治来完善,使“风暴”不断得到形塑。要推动反腐立足于法治、强调法治。我们要掀起的应该是法治的反腐败风暴。

   为什么说现在的反腐败是一个风暴呢?其实,在习之前的二十多年时间里,中国共产党也在不停地反腐败,但是,无论是深度也好,广度也好,强度也好,相比于今天,过去的反腐败只能说是轻飘飘的毛毛雨,算不上什么。这次的反腐败,确实如泰山压顶、措施严厉。这里我想稍微解释一下什么叫“老虎”,什么叫“苍蝇”,大家可能也知道了,我想把它说得更明确一点。所谓“老虎”,就是在中共的行政级别里是副省部级这样的高官,当然有比副省部级更高的,可以叫“大老虎”。因此,“老虎”之中也还有“大老虎”。什么叫“苍蝇”呢?就是行政级别在司(厅)局级以下,司(厅)局级下来还有处级(正处、副处),还有科级(正科、副科、科员),乡镇以下就是这样,这些就叫“苍蝇”。我们这个专家团里面也有一些人有行政职务的,当然他们没达到副省部级,开个玩笑说,他们当中要有人出问题的话,算不上“老虎”,只能算“苍蝇”(笑声)。

   十八大以来两年多的“打老虎、拍苍蝇”,成效还是很大的。根据统计,截止今年3月底,刚好有100只老虎落网了。这100虎里面包括军队的腐败官员(在军级以上)30人。苍蝇就更多了,两年多已拍到9万多只。

   中国著名作家二月河说,现今中国的反腐力度读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这句话一半是赞扬,一半是批评,赞扬的就是说,现在反腐力度是历史上最强的,批评的就是说,也是历史上最腐败的。当然了,对二月河先生这个评价,有的人也不买账,说现在还算不上是历史上最强的反腐,认为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时候才是最强的。但要说是最腐败的,应该没问题。总之,今天我们先不争论这些。

   当前中国的反腐败,我认为不光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或者说某些官员在玩弄他手中权力的问题。中国现在的腐败,实际上正危及着共和国的基础,从根本上动摇着国家的经济基础、政治基础、社会基础、军队和国防基础。如果这四大基础都动摇了的话,国之无本,焉能存之?

   最根本的基础动摇了,这个政权就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反腐败斗争的风暴跟国家政权的巩固,确实是联系在一起的。

   比如说,大家都知道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跟不法商人丁书苗勾结在一起,很多国家铁路建设的重大项目就落入到丁书苗的口袋里去了。当然了,那些重大的项目也都走了招标的程序,但是呢,他们早就串通在一块了,所谓的招标程序不过是走走形式而已。大家可想而知,这样的腐败,破坏了市场经济公平竞争的原则,扰乱了市场经济的秩序,也就摧毁了我们的经济基础。

   比如说,在揭露出来的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等这些国家级大老虎的贪腐罪行里,我们看到了,他们结成了“秘书帮”、“石油帮”、“山西帮”这样的利益集团,任人唯亲、以我划线。属于我的人,哪怕有再坏的劣迹,也要提拔;不是我的人,哪怕再勤恳工作、政绩优秀,也不予使用。这就把国家的政治基础毁坏了。

   又比如说,我们各级政府中的那些腐败官员,跟房地产商、当地的一些村干部勾结在一块,在拆迁征地当中尽量少给农民补偿,给农民盖的安置房也是偷工减料,当然他们自己的房子是盖得最好的。到村庄里看,最好的房子就是那些村干部的。这就激起了民怨沸腾,出现了很多的上访告状。失去了民心,也就从根本上动摇了执政党执政的社会基础。

   再比如说,军队中曾有一个官员花了一千万元去买官,但是他没买成。为什么?因为另一个人花了两千万元(笑声)。如果说我们的军队被这样的硕鼠所腐蚀着,还有战斗力吗?根本没有战斗力。我们知道1894—1895年发生的甲午战争,中国有一个沉痛的教训,贪腐的军队根本没有战斗力。所以,当前存在的腐败又从根本上摧毁了国家的军队和国防基础。

   以上说的这些,经济基础、政治基础、社会基础、军队和国防基础,这四大基础全部都被摧毁了,这个国家该怎么办?因此,我们看到,习近平也好,王岐山也好,他们现在搞的反腐败,我认为是风暴,也就是对这些腐败官员痛下杀手。习近平很清楚,如果不反腐败的话,将亡党亡国,这就跟政权有着根本的关系。王岐山说得更明白一点,他说,反腐败这场战争我们输不起。的确的,如果输掉的话,就要卷铺盖走人了。

   反腐败怎么反呢?大家现在很关心。因为腐败已从根本上动摇了国家制度,使国家政权失去了民心,没有公信力。那么,习近平、王岐山他们究竟怎样为了这个政权的巩固而斗争呢?根据我个人的观察,习、王主要是采取了三个对策来治理腐败。

   第一个对策,重建共产党人崇高的价值理念。因为习和王的父辈都是中共第一代领导人,中共第一代领导人确实是很有理想、很有志气的,他们当官确实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所以,现在“红二代”他们就感觉,所有这些腐败官员出问题的当然就是理想信念没有了。也确实是这样,一个人没有理想信念,不如宗教信徒。因此,习、王要从思想教育上力求对官员再进行很好的信念教育,使他们内心获得自律。

   第二个对策,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这句话是习近平提出来的。怎么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我们知道腐败都是权力腐败,就是发生了权钱交易,或者权物交易,或者权色交易,或者权与权之间的权权交易。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怎么关呢?就是要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透明地运行。这里告诉大家,现在中国各级政府都要求建立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制度。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制度,就是有多少的权力要统统列出来,有什么责任也要列出来。今年,已经要求省一级政府都要完成。

   第三个对策,进行反腐败国家立法。反腐败最终应该依靠制度,要走制度治理腐败的道路。习近平和王岐山的思路比较清楚,他们提出“三个不”,要让所有的官员“不想腐”、“不能腐”、也“不敢腐”,要编织这样的制度笼子。当然,编得到底怎么样,我们也等着看。但是现在有一条,今年的人大已经决定了,要进行反腐败的国家立法,我们将拭目以待。

   我认为,反腐败其实问题并不复杂,就是看是不是真心真意地去反,比如,在反腐败国家立法里应该要有一个公务员财产公开申报的制度,这具有风向标的指标性意义,如果有了这样的制度规定,反腐败的国家法律就长出了“牙齿”,武装到了牙齿。再把它贯彻落实,反腐败就大有希望。

   最后我想说一句话,反腐败是中国沉重的一个话题。我们一方面持有乐观的态度,老百姓看到习近平、王岐山掀起反腐风暴,还是兴高采烈的、打心里拥护的;但是另一方面,究竟能走多远,也还有待于观察。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愿反腐败能够一反到底。

   谢谢大家!

   互动讨论:

   欧立德:谢谢许教授。刚才您提到了二月河,我也很熟悉,因为在研究历史方面,我一直跟他竞争(笑声),虽然我自知在近代史方面我没办法赶上他的。上个礼拜,我在北京的时候还有人问我,你是搞清代历史的,你认为习总是比较像雍正帝?还是比较像乾隆帝?如果我们有时间的话,这个问题也可以讨论一下。说实话,许教授刚才提到了一种悖论,不反腐败,腐败会动摇共和国的基础,但是与此同时,如果你要搞一个很彻底的反腐败,也会动摇共和国的基础。这个问题王岐山也已经提到,在鼓励大家看托克维尔的书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这个反腐败你要反也不要反太快,也不要反太慢。

   许耀桐:同意你这个观点,是因为反腐败也还是要可控的,一下子也不可能搞得“太彻底”了。我们公开的策略是,先治标,再治本,允许有个时间差,要有渐进发展过程。

   欧立德:我们这个题目如果不说“反腐运动”了,不说“运动”说什么呢?

   华  生:刚才许教授发明了一个词叫“风暴”。

   欧立德:反腐风暴和政权的巩固,这个政权的巩固是指的国家制度的巩固吗?还是执政党的巩固?

   许耀桐:这个问题我觉得很清楚,首先就是为了执政党的巩固,其次是为了国家制度的巩固,两者联系在一起。掀起反腐风暴,就是十八大以来党的认识,大家共同的意见是,对于共产党而言,对于国家而言,现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就是腐败。如此规模的腐败,会威胁到这个党、这个国家的生存,所谓亡党亡国,就是这么回事。有人说会亡党,而中国是亡不了的,这个话可以说是对的。但是,这个国家制度确实是可以亡的,就是亡你这个国制,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它的国家制度是共产党建的,如果共产党倒了,国号、国旗、国歌估计都要改,这就是上个世纪末苏联发生的情况。所以,这个话对共产党而言一点也没错,就是亡党的同时也会亡国。

   载《领导者》2015年第4期(此处发表略做改动)

共[1]页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