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者文库 >> 单世联
学者介绍
单世联,男,江苏省扬州人,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长期从事美学、思想史和文化研究,先后任多所大学和研究机构兼职教授和特约研究员,2006—2007为英国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访问学人。1985年以来,发表学术思想论文和社会文化评论400多篇。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单世联
《敌基督者》: 尼采对西方文明的“价值重估”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吴增定 点击:2093次 时间:2017-10-03 19:07:40

   《敌基督者》是尼采晚期的一篇文本。确切地说,这是尼采发疯之前写的一部构思比较系统和完整的作品。我想首先从文献的角度,把这个文本的相关背景跟大家简单地介绍一下。

   我们知道,尼采于1889年1月6日突然发疯,并被他的好朋友欧维贝克(Franz Overbeck)接回德国。他在发疯前不久,也就是1888年9月,完成了《敌基督者》的写作。所以,有不少人断定尼采的《敌基督者》是疯言疯语,痴人说梦,完全不值得研究。从行文上看,《敌基督者》确实有一点“疯狂”的痕迹。大家稍微浏览一下就会发现,尼采几乎是通篇从头骂到尾,骂得很激烈,很多骂人的话都是别人学不来的。

   抛开这些修辞性的话语不谈,单从尼采哲学和思想自身的语境来看,《敌基督者》可以说是他后期最重要的著作之一。为了说明这一点,我们不妨把《敌基督者》和其他的文本做一个简单的比较。根据大多数研究者的看法,尼采的思考和写作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悲剧的诞生》到《不合时宜的观察》,这是尼采的早期阶段;第二个阶段是19世纪80年代的前五年,这是尼采思考和创作的巅峰时期。他在这个时期的主要作品包括《人性的、太人性的》(一、二卷)、《曙光》、《快乐的科学》和《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等。这其中,大家最熟悉的应该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它也是尼采本人最看重的一本书。他在《瞧!这个人》中对这本书有过专门的评价。他说《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代表了他的哲学思想的“肯定部分”,也就是他所赞成的观点。《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核心思想就是所谓的“超人”。什么是“超人”呢?用尼采的话说,就是“权力意志”对它自身的“永恒轮回”的无限肯定,说得通俗一些,就是有限的生命对自身的无限肯定。这也是尼采哲学的中心思想。第三个阶段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之后直至发疯之前。尼采在《瞧!这个人》中说,他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之后写的东西都是“否定性的”,都是为了反对某种东西。用他自己的话说,他要进行“价值重估”。什么叫“价值重估”?尼采的意思是,所有被传统道德、形而上学和基督教等认定是善的东西其实都是坏的,而所有被它们贬低、批判为恶的东西都是好的。所以,“价值重估”的目的就是把所有被基督教和传统形而上学颠倒的价值颠倒回去,恢复它原来和固有的秩序。

   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之后,尼采的所有作品都具有“价值重估”的特点。《敌基督者》也不例外。实际上,《敌基督者》的原始标题就是“价值重估”。这话从何说起呢?我们知道,国内以前翻译过一本尼采的书,标题是《权力意志——重估一切价值的尝试》,后来不再出版了。之所以不再出版,是因为大家后来都知道,这本书在西方学界早就被断定是一部伪作。也就是说,它最初是尼采的妹妹伪造的。她把尼采的一些格言和遗稿,按照她自己的想法加以删改、整理和编辑。很多人对尼采的解释、误解和批判,比如说他是法西斯主义和反犹主义等,都是以这本书为根据的。当然,说这本书是伪造的,或许有点过了。因为书中的原话的确是尼采本人的,但它们的编排顺序和结构却是她妹妹确定的。比如说,她把尼采批评犹太人和犹太教的言论都集中在一起,让人误以为他是一位反犹主义者。因为她和她的丈夫(也就是尼采的妹夫)都是反犹主义者。但是,尼采本人恰恰不是反犹主义者。他在很多地方,包括在《敌基督者》中,都批判了反犹主义者的无知和浅薄。后来,经过两位意大利学者科利(Giorgio Colli)和蒙提纳里(Mazzino Montinari)的出色考证,这一切才真相大白。

   不过很有意思的是,《权力意志——重估一切价值的尝试》这本书的标题和副标题,的确是尼采自己最初拟定的。他在写完《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之后,一直有个想法,想写一本代表作,系统和完整地表达自己的哲学思想。他给这本书拟定的标题就是《权力意志》,而副标题就是“重估一切价值的尝试”。在写完《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之后,尼采一直在为写这本书做准备。但是后来,他仅仅写了一部分就放弃了,所以这本书并没有完成。不过,他仍然把已经写完的部分整理出来,分成两本书发表,一本是《偶像的黄昏》,另一本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敌基督者》。所以,《偶像的黄昏》和《敌基督者》都是对西方文明的“价值重估”,但它们的侧重点有所不同。《偶像的黄昏》针对的是自苏格拉底和柏拉图以来的西方哲学或形而上学传统。这本书中最有名的一篇是《苏格拉底的问题》。在这篇文章里,尼采延续了他对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一贯批评,把他们所开创的哲学或形而上学看成是希腊文明衰败的开始。《敌基督者》则是针对犹太教和基督教传统。这两本书合起来,差不多就是一个对西方文明的“价值重估”。那么,尼采是在什么意义上进行“价值重估”的呢?这就涉及他的基本哲学思想了。

   提到尼采的哲学,我们首先会想到尼采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几个核心的观点。他的哲学出发点,是对传统形而上学和宗教的批判。尼采认为,它们的基本前提是自然和道德,或此岸与彼岸的对立。上帝就是传统道德的代名词,它构成了某种超越自然或尘世之上的绝对意义或价值。尼采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一开始就说,查拉图斯特拉在山上待了十年,然后开始下山布道。他的第一个教诲就是“上帝死了”。我们在后面就会讲到,“上帝死了”也是《敌基督者》这个文本的思想背景。尼采所说的“上帝”,无论在基督教还是在犹太教之中,都代表了某种超出自然、超出尘世、超出有限生命之上的东西,也就是与尘世或此岸相对立的彼岸世界。所以说,尼采所说的“上帝”不仅仅指犹太教和基督教中的那个人格神,而且包括自苏格拉底和柏拉图以来的整个西方哲学或形而上学传统。这两个传统虽然看上去水火不容,但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也就是说,它们都在自然之上附加了某种超越自然的东西。这种超越自然的东西就是道德。所谓“价值重估”,其实就是否定强加在自然之上的道德。

   很多学者都说,学术研究的基本精神是要区分事实和对事实的解释,也就是区分事实与价值。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价值中立”。其实,尼采也是持这种主张。这个说法听起来或许让人有些奇怪。尼采不是一直说要“价值重估”吗?怎么会赞成“价值中立”呢?但尼采的真正意思是,真正的“价值中立”就是“价值重估”。按照他的看法,西方传统宗教和形而上学所追求的真理,实际上无非是人的一种解释,一种价值;这种价值是人自己创造出来的,是人把自己的价值或解释强加在自然之上,强加给世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原因还是在人身上。说到底,我们都是有限的个人。我们都知道,包括人在内的世界万物都是有限的,都是终有一死的。出于生存和安全的本能需要,我们总是希望有一个更真实和永恒的东西存在;它不是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而是在彼岸,是一个彼岸世界。这个彼岸世界就是道德世界,或者说,就是上帝。实际上,尼采揭示出了我们作为人的自相矛盾之处。本来,我们发明道德、宗教和形而上学这样的东西,是用来保护我们的生命的。因为活在一个变化无常的尘世间,我们有一种深深的不安全感和焦虑感。所以我们希望有一种更真实的生命,一个永恒不朽的彼岸世界。但是最后,恰恰是宗教、道德和形而上学等彼岸世界变成了对我们有限生命的否定,使得我们认为它毫无意义。

   在《历史对于生命的用途和滥用》这篇早期的文本之中,尼采把人和动物进行了比较。他说,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是,动物的记忆非常短暂,而人的记忆和意识却很持久。举一个例子,有一头羊可能在一年以后被杀死。设想一下,倘若它知道一年后自己会被杀死,结果会怎么样?它肯定要闹革命,肯定要反抗的。问题是,它并不知道这一点!动物的记忆很短暂。它既没有长久的过去,也没有长久的未来,只有短暂的现在。它既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也不知道自己往哪儿去。它永远活在当下。这听起来很有一点佛教的精神——“刹那即永恒”。在尼采看来,恰恰是动物对过去和将来的“无知”保护了它自己,使得它不会承受历史和变化之苦。但是,人不一样。人就是太“有知”了。人知道自己“本是尘土,还将归于尘土”。人的记忆和思想过于长久,所以总想知道自己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人清楚地意识到,他的生命与历史的长河相比显得多么短暂。这种时间和历史意识,给人带来了巨大的焦虑感。尼采认为,传统的道德和宗教就是为了应对人的这种焦虑感。传统道德和宗教会告诉人:你所活的短暂一生都是不真实的,更真实的生活是灵魂不朽,是死后的生活,是永恒的彼岸世界,是上帝,如此等等。

   不过尼采同时看到,传统的宗教和道德也产生了一种相反的效果。它发明出来一个绝对价值,但这个绝对价值却反过来成了对我们当下生活的限制和否定。这样一来,我们便会把那些想象的东西看成真的,却把真实的生活世界看成是假的。尼采要做的工作,就是把那些被传统宗教和道德颠倒的东西再次颠倒过来。因为包括基督教在内的传统宗教和道德,都是一种保护软弱者的东西。只有软弱者出于生存的焦虑感,需要道德和宗教上的安慰。强者能够直接面对和肯定现实,不需要欺骗和安慰。所以,尼采的“价值重估”就是重新确立价值等级秩序,使得它不再贬低和否定生命的意义和价值,而是反过来积极地肯定它。

   现在,我们回到《敌基督者》的文本。尼采对基督教的基本看法是,基督教在根本上也是来源于人对自身有限存在的恐惧和焦虑感,也是一种想象和伪造。当然,这种想象和伪造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经历了漫长的时间,其源头最早可以追溯到犹太教。

   犹太教的上帝或耶和华是犹太人的保护神。最初,他同希腊的诸神一样,都代表了一种肯定生命的价值。比如说,耶和华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想发洪水就发洪水,想杀人就杀人,看起来有点像是无恶不作似的。但在尼采的眼里,这样的神恰恰是最真实的。因为神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神本来就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也是希腊人对神的基本看法。希腊神话中的诸神是尼采最喜欢的神,因为希腊人的神,比如《荷马史诗》中的诸神,都是非道德化的,没有道德色彩,甚至在我们看来是不道德的。比如说,宙斯一看见漂亮女子马上就去勾引,勾引不成就硬来。在我们看来,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神怎么能做这么不道德的事呢?但尼采说,这才是真正的神、健康的神。

   犹太人刚刚立国的时候,他们的神,耶和华,也是为所欲为的,是非道德的。但是后来,厄运来了。犹太人频繁地被异族征服,回不了故乡。在漫长的流亡过程中,他们关于神的观念也发生了变形。因为处在一种极度的绝望之中,他们觉得:只要相信神,神就会拯救他们。这样一来,他们就改造了神的观念。他们的神不再为所欲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而是变成了一个道德的神。犹太人的神耶和华告诉他们说:你们之所以遭遇这样的厄运,是因为你们在道德上有罪;你们要想回到自己的故乡,就必须受到惩罚,必须进行忏悔。最终,犹太人的神就被道德化了,打上了浓厚的道德色彩。基督教的上帝只不过是对犹太教上帝的进一步道德化,并且它的道德化、它对此岸世界的否定要比犹太教更彻底和更激进。这样的否定在《福音书》之中已经完成,在保罗那里更是达到了巅峰。在基督教之中,否定和仇恨尘世的上帝不仅变成了末日审判者,而且变成爱的象征。在尼采看来,整个中世纪以及现代西方文明的历史,从宗教上讲,无非就是犹太教上帝的一步一步变形、一步一步被道德化的历史。

   我们一直觉得,现代启蒙运动和现代性是反基督教的。从一方面看,的确如此;但从另一方面看,问题却不是那么简单。尼采就认为,现代启蒙运动恰恰是对基督教的继承和改造,这种继承和改造开始于马丁·路德,完成于卢梭和康德。尼采在很多地方都说过,卢梭和康德以道德的方式把基督教的上帝又保留下来,把基督教的价值改造成一种“道德形而上学”。卢梭虽然反对作为启示宗教的基督教,但却肯定了作为自然宗教的基督教,并且把后者看成是道德的基础。康德的核心命题是,我们虽然无法在科学上认识上帝,但出于道德的需要却必须要相信上帝。这是一种现代平等主义和道德化的上帝。不仅如此,尼采甚至认为,几乎所有的现代意识形态,比如什么自由主义、平等主义、社会主义、左派和女权主义等,都是基督教上帝的变形。通过对基督教的批判,尼采勾勒了一个宗教意义的西方文明史。当然,这个历史是否真实,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尼采从来不关心他所勾勒的西方文明史是否会被很多人认可。他认为,凡是希望获得别人承认的东西一定都是最差的。越“普世”的东西,越“全球化”的东西,在尼采眼里就越没有价值。

   最后,我简单地介绍一下《敌基督者》的篇章结构。《敌基督者》的正文总共有62节,此外还有一个非常简短的“前言”,在正文后面还附有一个“反基督教法”。这个“反基督教法”有意和基督教的“反异端法”对应,在时间和纪年上都是反基督教的。

   按照瑞士尼采专家佐默尔(Andreas Urs Sommer)的看法,《敌基督者》的正文可以分为五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第1至13节,主要讲的是为什么要批判基督教,这种批判所依据的价值标准是什么?基本原则是什么?简单地说,就是基本标准的阐发。第二部分是第14至23节,主要是以佛教为参照,通过基督教和佛教的比较来澄清基督教的价值观。第三部分是第24至35节,讲的是基督教的史前史,也就是基督教和犹太教的关系,它是如何从犹太教的历史之中演变过来的。通过这样的演变,尼采进一步揭示了耶稣作为拯救者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类型。第四部分是第36至49节,主要讲的是基督教历史所造成的灾难。第五部分是第50至62节,这是整个《敌基督者》的核心部分,它所处理的基本问题就是信仰和真理之间的关系。

   因此,《敌基督者》看起来虽然是一个宗教史的研究,但是严格来说,它是一本哲学著作。尼采要处理的问题,我们都非常熟悉,也就是真理问题。只是尼采认为,所有传统的哲学或形而上学,严格说来,都不是对真理的真正追求和热爱,而是一种信仰或信念,或者说是一种“信以为真”。基督教更是如此,它是一种非常典型的“信以为真”。为什么要“信以为真”呢?是出于安全感的需要。信徒不能接受耶稣死亡的“真理”、真相或事实,所以他们相信耶稣是上帝,是“道成肉身”,相信耶稣复活了,相信有绝对永恒的真理。在尼采看来,所有这些都属于他们的信念或信仰,而信仰跟真理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所以说,《敌基督者》所讨论的是一个哲学问题,也就是真理与信仰之间的关系。

   尼采的《敌基督者》通篇都是嬉笑怒骂,他的修辞效果往往使我们忽略了他的哲学意图。所以,我建议大家不妨把这些嬉笑怒骂的修辞看淡一点,不要受它们影响。当然,我在这里也要事先声明一下,我要把自己和尼采做一个切割。我只是客观地解释尼采的思想,并不是他的代言人。所以,如果有人觉得自己在感情或信仰上受到了冒犯,那么他应该去批判尼采。

共[1]页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