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者文库 >> 陈波
学者介绍
男,1963年8月9日出生,民进成员,教授。任教于四川大学政治学院研究生教研室,任教研室主任,马克思主义哲学硕士,文学博士,四川省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会长。
点击排行
当前没有记录!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陈波
如何从“秀”到“流”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孙惠柱 点击:1010次 时间:2012-06-30 20:12:47
  《南方周末》4月13日杨照的文章顶“作秀”说:“作秀的行为成了习惯,成了规范,久而久之,也就‘假戏真作’了。”6月4日《人民日报》也发文挺“秀”:《“秀”应成为官员必修课》。如此直截了当,让我这个教“人类表演学”的也有些吃惊。一年前我给《南方周末》的第一篇文章《重提“重在表现”》(2011年3月31日)中写道,“工作中的‘表现’也就是‘表演’,英文都叫performance……能常年把‘戏’做好的一定是优秀的人才。”还没敢用“作秀”一词。前两天在一研讨会上和人讨论“表演”和“作秀”,我说前者是中性的,后者则有点贬义,但人们的理解是有代沟的。不少中老年人对“表演”也皱眉头,认为凡演必作假;而很多年轻人则连“作秀”也拥抱,高呼“我秀故我在”。我1999年提出要研究“社会表演学”,一直听到两种反馈,也有人建议用“表述”或“展演”等略微冷僻一点的词来规避争议。但我相信在一个市场、民主、媒体全面发展的社会里,“表演”这一中性概念会逐渐被多数人接受,就让时间来决定吧。这不,一转眼连“作秀”都如此堂而皇之地上了最高党报的评论版。
    
    当然,今天的《人民日报》并不意味着绝对的舆论一律,对这篇文章的争议也不少,看来有必要对作秀和表演这两个概念做点分析。不喜欢“表演”的人认为表演就是作秀,其实不尽然。表演有两种,虽然都是做给他人看的行为,有些人做时有明确的意识,那就是“秀”;也有些人是习惯性地做,那就成了个人素质的自然流露,要用一个字概括的话,就是“流”。“秀”和“流”的界线很不容易划,好的表演者总是在努力实现从“秀”向“流”的过渡或者说飞跃。
    
    官员的表演属于社会表演,和演员的艺术表演有相通之处——二者正是人类表演学研究的两大领域。任何人在初次接触新角色时,无论是舞台角色还是社会角色,和角色有较大距离是正常的,表演有点不自然亦属难免,所以需要排练或见习,在此过程中逐渐磨合,将自我融入角色,将理想范本化为自然的天性流露。要想缩短这个过程,不能只靠外部技巧、只靠策划加装扮,必须“走心”。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要求演员从内心出发去贴近角色,这对社会表演同样至关重要,甚至更加必要。在舞台上要完全消弭距离“假戏真做”极难,因为演员演的角色并非自己,而且常要扮演不同的角色,真要是完全进入某一角色拔不出来,就成走火入魔了。而社会表演一般并不需要假扮他人(卧底的警察除外),只是向公众展现自己某一方面的形象,而且角色扮演的时间相对较长,所以更有理由要求表演者把角色变成第二天性,较为持久地“流”。“流”并不是原始天性的流露,而是把通过努力学来的角色的理想行为做得轻松自如,就像学通了解牛的庖丁一样,最终进入物我两忘、游刃有余的境界。
    
    “流”的状态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学点“招”就做出来,缺乏内心对角色的认同,只在外表上装给媒体看,会很难受,也很容易漏破绽,绝不可能持久。我曾建议在某些窗口行业装摄像头,作为“给官员打分”的手段之一,就是要考察他们长时间的工作表现——表演。但反过来说,光靠耗时间也未必就进得了“流”的境界,要做到“假戏真做”,必须认真研究角色及其与自我的距离。要缩短这个距离,可以由内到外——从内心找到与角色的契合点,通过阅读、体验逐渐放大;也可以由外到内——反复摹仿角色外部动作的理想范本,同时逐渐注入内心动作,最终都要让内外合而为一。
    
    相信雷锋做好事就多半是流而不是秀,助人为乐早已成为他的第二天性——尽管他同时也乐于让人看到他这个解放军在为人民做好事。他的流并不是天生就会的,而是长期接受教育加上主动追求理想的结果;在开放多元的当今社会,面对众多角色的选择和诱惑,要深入演好某种角色比雷锋的时代更难,要下更大的功夫。但一旦确定了角色——至少在这一角色的规定时间和情境中,就必须从内到外去演好它。各行各业的职业培训其实就是社会表演的排练,不妨借鉴一些艺术表演的方法,不是报告加笔记,而是在虚拟的规定情境中教人动手去做;排练结束上岗以后,还要有长期观察审视的机制,督促角色扮演者把短时间的秀变成自然的流。
    
    希望我们的官员都能像庖丁这样下功夫钻研自己的工作。“秀”是开始时的“必修课”,但不能到此为止,一边秀一边必须努力练功,以期从初始的“秀”进到日常的“流”。如果大多数官员都能这样做的话,关于作秀是否真心的争议也就可以渐渐平息了。 
    

共[1]页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