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者文库 >> 罗锦堂
学者介绍
罗锦堂,1929年出生,字云霖,甘肃陇西人。中国台湾第一位文学博士。罗锦堂先生一生旅居,结识了诸多好友,并写下了很多力作,他把这些作品合写成《行吟集》。其中既有思念故乡的作品,也有展现志向的作品,还不乏展现异域生活的作品。无论哪种作品,都能体现罗锦堂特有的作品风格。罗锦堂晚年仍不忘弘扬国学,曾去世界多个国家的大学进行讲学,为国学事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罗教授对中国古典文学深有研究,是元曲专家,著作有《中国散曲史》、《锦堂论曲》、《罗锦堂词曲选集》等十余种。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罗锦堂
如何从“秀”到“流”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孙惠柱 点击:1022次 时间:2012-06-30 20:12:47
  《南方周末》4月13日杨照的文章顶“作秀”说:“作秀的行为成了习惯,成了规范,久而久之,也就‘假戏真作’了。”6月4日《人民日报》也发文挺“秀”:《“秀”应成为官员必修课》。如此直截了当,让我这个教“人类表演学”的也有些吃惊。一年前我给《南方周末》的第一篇文章《重提“重在表现”》(2011年3月31日)中写道,“工作中的‘表现’也就是‘表演’,英文都叫performance……能常年把‘戏’做好的一定是优秀的人才。”还没敢用“作秀”一词。前两天在一研讨会上和人讨论“表演”和“作秀”,我说前者是中性的,后者则有点贬义,但人们的理解是有代沟的。不少中老年人对“表演”也皱眉头,认为凡演必作假;而很多年轻人则连“作秀”也拥抱,高呼“我秀故我在”。我1999年提出要研究“社会表演学”,一直听到两种反馈,也有人建议用“表述”或“展演”等略微冷僻一点的词来规避争议。但我相信在一个市场、民主、媒体全面发展的社会里,“表演”这一中性概念会逐渐被多数人接受,就让时间来决定吧。这不,一转眼连“作秀”都如此堂而皇之地上了最高党报的评论版。
    
    当然,今天的《人民日报》并不意味着绝对的舆论一律,对这篇文章的争议也不少,看来有必要对作秀和表演这两个概念做点分析。不喜欢“表演”的人认为表演就是作秀,其实不尽然。表演有两种,虽然都是做给他人看的行为,有些人做时有明确的意识,那就是“秀”;也有些人是习惯性地做,那就成了个人素质的自然流露,要用一个字概括的话,就是“流”。“秀”和“流”的界线很不容易划,好的表演者总是在努力实现从“秀”向“流”的过渡或者说飞跃。
    
    官员的表演属于社会表演,和演员的艺术表演有相通之处——二者正是人类表演学研究的两大领域。任何人在初次接触新角色时,无论是舞台角色还是社会角色,和角色有较大距离是正常的,表演有点不自然亦属难免,所以需要排练或见习,在此过程中逐渐磨合,将自我融入角色,将理想范本化为自然的天性流露。要想缩短这个过程,不能只靠外部技巧、只靠策划加装扮,必须“走心”。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要求演员从内心出发去贴近角色,这对社会表演同样至关重要,甚至更加必要。在舞台上要完全消弭距离“假戏真做”极难,因为演员演的角色并非自己,而且常要扮演不同的角色,真要是完全进入某一角色拔不出来,就成走火入魔了。而社会表演一般并不需要假扮他人(卧底的警察除外),只是向公众展现自己某一方面的形象,而且角色扮演的时间相对较长,所以更有理由要求表演者把角色变成第二天性,较为持久地“流”。“流”并不是原始天性的流露,而是把通过努力学来的角色的理想行为做得轻松自如,就像学通了解牛的庖丁一样,最终进入物我两忘、游刃有余的境界。
    
    “流”的状态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学点“招”就做出来,缺乏内心对角色的认同,只在外表上装给媒体看,会很难受,也很容易漏破绽,绝不可能持久。我曾建议在某些窗口行业装摄像头,作为“给官员打分”的手段之一,就是要考察他们长时间的工作表现——表演。但反过来说,光靠耗时间也未必就进得了“流”的境界,要做到“假戏真做”,必须认真研究角色及其与自我的距离。要缩短这个距离,可以由内到外——从内心找到与角色的契合点,通过阅读、体验逐渐放大;也可以由外到内——反复摹仿角色外部动作的理想范本,同时逐渐注入内心动作,最终都要让内外合而为一。
    
    相信雷锋做好事就多半是流而不是秀,助人为乐早已成为他的第二天性——尽管他同时也乐于让人看到他这个解放军在为人民做好事。他的流并不是天生就会的,而是长期接受教育加上主动追求理想的结果;在开放多元的当今社会,面对众多角色的选择和诱惑,要深入演好某种角色比雷锋的时代更难,要下更大的功夫。但一旦确定了角色——至少在这一角色的规定时间和情境中,就必须从内到外去演好它。各行各业的职业培训其实就是社会表演的排练,不妨借鉴一些艺术表演的方法,不是报告加笔记,而是在虚拟的规定情境中教人动手去做;排练结束上岗以后,还要有长期观察审视的机制,督促角色扮演者把短时间的秀变成自然的流。
    
    希望我们的官员都能像庖丁这样下功夫钻研自己的工作。“秀”是开始时的“必修课”,但不能到此为止,一边秀一边必须努力练功,以期从初始的“秀”进到日常的“流”。如果大多数官员都能这样做的话,关于作秀是否真心的争议也就可以渐渐平息了。 
    

共[1]页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