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者文库 >> 罗锦堂
学者介绍
罗锦堂,1929年出生,字云霖,甘肃陇西人。中国台湾第一位文学博士。罗锦堂先生一生旅居,结识了诸多好友,并写下了很多力作,他把这些作品合写成《行吟集》。其中既有思念故乡的作品,也有展现志向的作品,还不乏展现异域生活的作品。无论哪种作品,都能体现罗锦堂特有的作品风格。罗锦堂晚年仍不忘弘扬国学,曾去世界多个国家的大学进行讲学,为国学事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罗教授对中国古典文学深有研究,是元曲专家,著作有《中国散曲史》、《锦堂论曲》、《罗锦堂词曲选集》等十余种。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罗锦堂
仇英的《花神图》与文徵明的《花神赋》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罗锦堂 点击:15187次 时间:2014-07-31 15:43:31
近来发现明人仇英之《花神图》及文徵明题跋之《花神赋》,叹为稀有,为历来研究明人书画者所未收录,兹写成文一篇。
另查一九九二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之金明文(钱伯城、魏同贤、马樟根主编),也不见文徵明有《花神赋》的记录,益觉此文之可贵,有发表出来,向海内外专家请教之必要,希望经过大家的研究,对《花神赋》有一个明确的认识。
我们知道,明代的画家虽然很多,但为人津津所乐道者,则无过于沈周、唐寅、文徵明和仇英了。四家之中,以沈周为最长,他生于宣宗宣德二年,卒于武宗正德四年(1427——1509),享寿83岁。其次是唐寅,他生于宪宗成化六年,卒于世宗嘉靖二年(1470——1523),只活了54岁。再其次的文徵明,他和唐寅一样,也生于宪宗成化六年,卒于世宗嘉靖三十八年(1470——1559),恰好活了90岁。至于仇英,却较唐寅和文徵明更晚了二十余年,约生于武宗正德初年,卒于世宗嘉靖三十一年(1506——1552),年仅47岁,是一个英年早逝的大画家。沈周不但是一个画家,而且也是一个书法家和诗人,所以当时为大家所公认为他是诗、书、画三绝的奇才。他的画,结构谨严,用笔苍劲,气韵雄逸,带有浓厚的书卷气,所以王犀登的《吴郡丹青志》,称其画为吴郡画家之神品,名列第一。唐寅和文徵明,都是出于他的门下,俨然为一代的宗师。唐寅是南京的解元,后以科场舞弊案的牵连,于是郁郁终身不得志,只以卖画为生。他的诗清新活泼,通俗易晓;书得吴兴法,画则师事周臣。他所画的山水、人物、仕女、花鸟,无一不工,无一不精,尤其是仕女,描绘入微,优美生动,极为后世所中,与他同时的文徵明、祝允明及徐祯卿,称之为“吴中四杰”。
文徵明和沈周、唐寅一样,也是一个既长于绘画,又长于书法及写诗的奇才;可惜他的文名为书画所掩,世人但知其为书画家,而不知其诗文,亦为一代巨擘。他曾学文于吴宽,学书于李应桢,学画于沈周。他虽然在科场失利,前后应考八九次都不中,取不到功名,但经常与祝允明、唐寅、徐祯卿等人交游,相互砥砺,所以艺文大进,名噪一时。他的诗有《甫田集》行世,得到读者的赞赏。他的书法。能摄大小王清劲秀美的风格,尤长于蝇头小楷,圆劲清润,为他人所不及。他的画,于山水、人物、花卉等,无一不精。虽然他曾以岁贡生的名义,诣吏部释,旨授翰林院待诏,参加过预修武宗实录的行列,并曾侍讲经筵,但因志趣不合,勉强做了三年,便上疏致仕,在他的老家吴门,修建了一座“玉磐山房”,从此隐居其中,不问世事,以翰墨自娱。
四家之中,只有仇英没有读过书,幼年曾学习漆工,但因此天资聪颖,特别喜欢作画。画师周臣,也就是唐寅的老师,看重了他的才华,便悉心教导,他又肯苦心钻研,力求上进;其所临摹出来唐宋人的画,落笔几可乱真。文徵明看到了他的画,也叹为“奇才”。仇英以一个没有受过正式教育的画人,而能与文坛上负有盛名的沈周、唐寅和文徵明三家并称,就可看出他在绘画方面造诣之高与成就之伟了。由于他幼年失学,未能多读诗书,所以腹筍不充,在他所作画上,不能像沈、唐、文一样,可以任意题跋,挥毫自如,所以在其所作画的落款处,仅是写“实父仇英制”、“仇英实夫制”以及“桃花坞仇英制”等类的字样。只有我所收藏他所画的《观世音菩萨像》,没有写“制”,而是写“实父仇英敬赠”,以示恭敬,下面还有一个葫芦形的印章,只有“十洲”二字。“十洲”是他的号,似无可疑。
花神图赋
至于本文所谈仇英的花神图,根本没有任何签名,连“仇英实父制”之类落款也没有,粗心一点的人,往往误以为是无名氏的画,事实上在文徵明所作《花神赋》的引言中,就已写明:“客有持仇君实父花神图见示索题者”云云,当然此画的作者是仇英了。按仇氏此花神图,画一个女神,手持羽毛扇,坐在一鹿车中,像圣诞老人一样;车顶上装饰着各色各样的花,其中有牡丹、菊花,甚至梅花等,包括了四季的花卉;鹿车的左右,有两个赤足的侍女,足上还有足环,帮着推车前行。其用笔简洁细腻,旨趣深远,是一幅罕见的精品。花神图上方,便是文徵明的《花神赋》。文氏此赋的写作,是在“嘉靖甲寅三月望”日。嘉靖甲寅,即嘉靖三十三年,也就是公元一五五四年;仇英是卒于一五五二年,可知文氏所题的花神赋,是在仇英去世两年之后才写的。文氏接着又说:“余爱其措思巧妙,用笔精研,不揣浅陋,漫为赋云。”一般人题画,除了自己的作品以外,若为他人题字,大都很简短,可是文徵明的对这幅画,特别看重,由于他“爱其措思巧妙,用笔精工”,所以还特别作了一篇《花神赋》,以他所擅长的工整小楷,题在画面上,相互辉映,真是不易见到。为了使读者方便起见,我把《花神赋》的全文,辨认一遍,并加上标点,抄在下面:
花神赋
客有持仇君实父花神图见示索题者,余爱其措思巧妙,用笔精研,不揣陋劣,漫为赋云:
伊大造之嬗化,毓品彙而敷荣;循令序以递发,应佳节而挺生。绯红鲜紫,淡白轻青。殊形并艳,异色齐芬。或富贵而都丽,或雅洁而清馨。或葳蒙而妖(治)冶,或窈窕而轻盈。或欹傲如高士,或妩媚如佳人。或娟娟如处子,或翩翩如贵嫔。或缔孤山之偶,或联濂水之朋。或充灵均之佩,或佐元亮之樽。或引阮郎之路,或迷渔夫之津。或满河阳之邑,或偏蜀帝之城。或旖旎于沿香亭畔,或绰约于修禊(xi古代于春秋两季在水边举行的祭祀)河滨。地称绣谷,囿号长春;形传卉谱,名载葩经。莫不迎晖舒笑,沐雨生颦;临风弄态,照水含情。争妍春曙,竞秀秋清。香散明蟾之夕,光净零露之晨;能使碧山益媚,渌(lu水清)水增明;曲江风暖,上苑霞蒸。游舫过兮迟棹,妆阁望兮停针。仕女攀条兮凝睇,骚客搴(qian拔取)芳兮赏心。开枝枝兮眩蝶,落片片兮愁莺。问谁为之主宰?缀宇宙之大文;非缕金而结绮,异剪彩而雕琼。谅有神兮司契,吐实茹夫菁英;猗(yi语气词,叹词)波神兮若何?容潇洒兮出尘。熔芍药兮润靥,和渥丹兮膏唇。柳垂兮双黛,漆点兮雨晴;吐辞兮成蕙,吹气兮疑蘅。玦华兮耀首,瑶草兮披襟,裁芰荷兮为衣,制芙蓉兮为裙。集群芷兮为盖,结桂枝兮为轮;夹玉妹兮扶彀,驭双鹿兮遐征;俨龟台之金姥,宛姑射之灵真。挹香风兮馥馥,望仙驾兮轔轔;渺余怀兮摇金,神荡漾兮靡宁;托青羽兮致训,幸弗嗔兮垂听。愿骖乘兮芳圃,得偏历兮华林;饮上清之花露兮,长醉卧于花茵。
                                            嘉靖甲寅三月望
                                            徵明书于玉磐山房
花神赋,按此赋共二十九行,除了前面的题目及小序三十七个字,正文自“伊大造之嬗化”起,至“长醉卧于花茵”止,共有四百六十一字,再加上最后落款的:“嘉靖甲寅三月望、徵明书于玉磐山房”十五个字,总计有五百一十三字。并且还有两方印章。文徵明所用过的印章很多,据美国米西根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文徵明的艺术(Art of WenChrngMing,1470-1559)一书中所统计,共有六十四方,在《花神赋》上所盖除文(徵明)二字的印章,即是其中之一。但文徵明另有一方印章,为该书所未收入者,即“维唐寅吾以降”。这个印章的来历,据王道的《衡私记》说:
有吴士郊外游,遇一缙绅先生,问金阊(江苏吴县之别称)写生,孰为擅长?答以文徵仲(即文徵明)。又问:文所服膺何人?曰:唐子畏(即唐伯虎)也。缙绅首肯曰:良然!尝见文先生私篆曰:“维唐寅吾以降”。盖“维唐寅吾以降”,唐之印记也。闻者掩口。
由此可见文氏还有一个“维唐寅吾以降”的印章,其实这句话是大诗人屈原在《离骚》中所说他的生辰,唐寅的“寅”,也就是“庚寅”的“寅”,所以他就把《离骚》中的文句,作为自己的印章了;文徵明先生特有意把此二句联系起来,表示对唐寅的敬佩。现在无论唐寅或文徵明,在他们的书画中,已无法见到这样有趣的印章了。
关于花神
至于所谓的花神,即司花女神。据《月令广义》说:“女夷为花神,乃魏夫人之弟子。”另在庶物异名疏,也是这样说。其实一般人所说的花神,乃是泛指,并不是专指某人,例如陈造的《再次韵赵师见寄诗》云:“更醉南州好红紫,凝香诗伯是花神。”又如朱熹的《次秀野韵》诗:“便赋新诗留野客,更倾芳酒酹花神”,即是明证。其实所说的花神,也就是花精,据《传异记》说:
崔元徵,月夜见青衣女伴,曰杨氏、李氏、陶氏;又绯衣小女曰石醋,报封家十八姨来,言辞冷冷有林下风,色皆殊绝,芳香袭人。醋曰:女伴在苑中,每被恶风相挠,常求十八姨相庇;处士每岁旦作一幡,上图日月五星,立苑东,则免难矣。今岁已过此月,二月一日立之,其曰立幡。东风刮地,折木飞花,而苑中繁花不动。崔乃悟,女伴即众花之精,封家姨,乃风神也。
这里所说众花之精,即是花神,我们看汤显祖的名剧《牡丹亭·惊梦》一折中,在舞台上扮演时,便有二十四位花神载歌载舞的场面出现,情景极为动人。按宋代欧阳修,有《洛阳牡丹记》一文,见《说郛》(fu古代指城外面围着的大城)卷一百零四,及《文忠公集》卷十二外集第二十二,分为花品序、花释名及风俗记三篇。明代周宪王的《洛阳风月牡丹仙》一剧,便是敷演此事。据陈万鼎先生在他所撰《全明杂剧提要》中,为该剧所写的大概内容是:
欧阳修,西江人,文章满腹,赴东京(即洛阳)应举。至洛阳,天色已暮,借月坡堤张家园小红亭安歇。适值三月春天,欧阳于月明花下,吹洞箫一曲消遣;园中有牡丹仙子,闻箫声而至,自称牡丹花仙。欧阳修以为宿缘仙契,欲效于飞之愿,事为仙子所拒,因之明日请遥东道,宴赏花春,以尽情谊。翌日,欧阳修作东,请司马君实及邵尧夫与宴。宴中,诸人谈叙牡丹培养爱护之法,及其花名珍贵之理,欧阳修乃作《洛阳风俗牡丹记》,一时,宾至欢洽。后海棠、蔷薇、桃花、杏花、荷花、菊花、芙蓉、桂花、梅花九仙,因欧阳修作牡丹记传诵于诗,俱请作文赞赏,以便播芳。欧阳修以为诸花虽各有其佳胜之处,终不及牡丹为花中之魁也。天上金母,见下方牡丹仙会,治世雍熙,万民安乐,木星光耀,岁德隆昌,欣然赴会。牡丹仙子,请金母启东华木公赐福欧阳修,金母召见,为之赐福延寿,将为玉堂学士,位至卿相。
另有无名氏的《四时花月赛娇容》一剧,其所扮演的,也是牡丹仙子欲在南园海棠亭上聚会众仙子赏春事。其中包括芍药仙、梅花仙、海棠仙、玉堂春仙、莲花仙、桂花仙、菊花仙、水仙等。
可见所谓花神者,是指众花之神,或众花之仙而言,所以仇英所画花神的座车上,便以各种花卉来装点,是有所本的。
《花神图》本身的大小,约22×28公分1/2连同画框在内,其大小是28×42公分,所以拿起来是相当沉重。文徵明为此幅《花神图》所写的《花神赋》,我分别查对了文氏所著的《甫田集》四卷本、《文翰林甫田诗选》、《文翰诏集》、《续文翰诏集》、《甫田集》三十五卷本、《文太史诗》,以及《太史诗集》诸书,都没有发现《花神赋》。据我们的推测,很可能是文氏为那位“客”人题完了《花神赋》后,并没有留下文稿,《花神图》被人拿走了,自己也就再没有重写一遍,时间一长,便就遗忘得一干二净了。例如在道光时所刊刻的《苏州府志》中,有文徵明与常熟桑介合编的《赓吟集》,现在就看不到了。另外还有《图书见闻志》及《温州府君遗事》二种,同样也已失传。又据清人郑珍的《巢经巢文集》的记载,文徵明又有手写的日记本,目前也无法找到。
我另外再查对近人周道振先生,费了数十年的功夫,所辑校的《文徵明集》,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印行,其中也不见文氏的《花神赋》;周先生特别在《文徵明集》下册的后面,附有文氏著作所遗失的《待访文目》,曾列出了序、跋、墓表及墓志铭等一百条之多,也不包括《花神赋》,仅只列出《跋仇英画魏国园景》一则,可惜这篇《花神赋》,因周道振先生未曾寓目而失收了。但是仇氏的《花神图》和文氏的《花神赋》,如何到我之手?原因是无意中有友人叶鼎在电话中告诉我说,在一个美国人所经营的古董店中,有一幅仇英的画和文徵明的字,要我去看。第二天一大早,便与内子同去观赏。这家古董店的主人,是一个中国通,他特别喜欢收藏东方的艺术品。据他告诉我,仇英的《花神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原为南京的一个中国人所有。当中日战争爆发时,这个中国人,便以高价卖给在美国大使馆中任职的一位外交官。不久,那位外交官,便把《花神图》带到美国来。其后又辗转经过数人之手,最后由他收藏。由于他年已八十三岁,体力日衰,其夫人及仅有的一个儿子,也先后去世,只好把他多年来所收藏的心爱的字画,拿出来割让,转移到喜欢东方艺术的人,替他保存云云。说到这里,那位老先生已忍不住眼眶中充满了泪水,足见他对此画的喜爱。
在《文徵明集》中,对仇英画的题跋最多,计有:
1,题仇实父玉洞烧丹图,其中说:“仇实甫(同父、夫)玉洞烧丹图,精细工雅,深得松年、千里二公神髓,诚当代绝技也。”
2,题仇十洲摹赵千里丹台春晓图。
3,题仇实父浔阳琵琶图。
4,题仇实父碧梧翠竹图。
5,题实父白描仕女。
6,题仇实父画。
7,题仇实父山水卷。
8,跋仇实父临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
9,跋仇实父虢国夫人夜游图。
10,跋仇实父抚张择端清明上河图。
11,仇实父画罗汉。并云:“五百尊罗汉,见佛书,惟宋人石刻最妙;今实父白描,种种生态,色色飞动,无减宋人笔也。暇日,获一展卷,不觉叹服,援笔题此。”
12,仇实父职贡图卷。
13,题仇实父画。
14,跋仇实父仿冷启敬蓬莱仙弈图卷。并注云:“此卷乃仇实父所临,纤毫无辨。余阅之,若访冷君于十洲三岛,则神清气爽,飘然意在蓬瀛之中也。恐后人不识其妙,故书此语于后,幸珍藏之,以为后会云。”
15,跋仇实父西旅献獒图。
从以上所列举文徵明所写在仇英画上的题跋来看,可知他对仇英在艺术上的成就,是相当佩服的。所以他在临去世的四五年以前,还能兴致勃勃地为仇氏《花神图》作赋,并以工整的小楷书写,就像他所写千字文那样的优美,实在很难得!或许有人要问,文氏已是八十五岁的高龄,哪里还能写出如此工整的小楷?其实文氏在《跋苏轼自书古诗》中,早已说过他虽年老,但仍然是“眼暗犹能书细字”,足见这个问题是不存在的,何况他在八十九岁时,还能写出完整的《独乐园记》,同时还在他自己所画的《赤壁图》上,把苏东坡的《前赤壁赋》全部写在画面上。就是在他临要去世时,还伏在桌上为人写墓志铭,足见此老精力之过人。据说他每天早上,练习书法,规定要写完一千个字才肯下楼梳洗,接见宾客。可见他的成就,不是偶然幸致的!
散佚的明人作品
文徵明的《花神赋》,既然在他的全文集中找不到,就是在其他明人的诗文集里,也找不到线索。我曾再去夏威夷大学的研究院图书馆乱翻,先看薛熙所编纂一百卷本的《明文在》,其中第一卷所收录的全是赋,但也不见《花神赋》的出现。其次再查程敏政所编的《皇明文衡》,全书共有九十八卷,在卷二中,收赋二十篇,不但没有文氏的《花神赋》,就是连唐寅的《娇女赋》、《金粉福地赋》及《惜梅赋》,也没有收进去。据孙伏生的《画觚》说:“唐伯虎有《金粉福地赋》、《汗巾赋》,俱莫得其传。”其实《金粉福地赋》,已经发现了,是唐寅二十九岁考取了乡试第一名解元时所作,已收录在陈书良所编的《唐伯虎诗文全集》中。另外,唐寅还有《广志赋》和《昭恤赋》,到现在也看不见了。接着再查黄宗羲所编的《明文海》,此书原有六百卷之多,但目前仅存四百八十二卷,其中作者近千人,选文约四千三百多篇。黄氏编这部巨著,是有意上继《昭明文选》、《唐文粹》、《宋文鑑》、《元文类》诸书的体例,以保存有明一代的文献。自卷一至卷四十六,全收明人的赋,自桑悦的《南都赋》起,指徐献的《布赋》止,共计二百九十五篇,虽然把唐寅的《娇女赋》收进去了,但其他的几篇均未收,当然文氏的《花神赋》,也不在内了。
《明文海》虽然收录丰富,但据其卷四十五叶宪袒所作《落花赋》的序言中说,他作《落花赋》的动机,是由于读了张次公的《落花赋》,深受张氏赋中“才艳鲜秾,情寄凄恻”的感动而有意模仿。可是张次公的《落花赋》,现在也无法看到了。足见明人的作品,虽然有《明文在》、《皇明文衡》,以及《明文海》等之类大部头的书,但仍不免挂一漏万,例如清代沈叔埏的《颐采堂》卷十云:
有以文(徵明)氏手迹册子赚之者,曲阿贺燕徵识语,以为先生壮年所为古文辞,用小楷书之,自藏匣中者,内如陈亚之诗集跋尾、诸贤考、光州刘氏旌门记、钱氏有斐堂记、衍毁、别李宗渊温州府君遗事序、徐昌国欢欢集叙、自箴二首,及自跋仿赵千里后赤壁赋图,集皆不存。
由此可见文徵明的作品,散佚者甚多,今幸能看到他题在仇英《花神图》上的《花神赋》,就益觉可贵了。我在前面已经说过,文氏乃明代艺苑宗匠,可惜他的才名和沈周、唐寅一样,为画名所掩,大家都知道他是个画家,而不知其诗文,也是首屈一指的!
最后,我还得附带说明一下,即这篇报道性的文字,是在百忙中匆匆写成。由于本身的杂务太多,不能静下心来,作一番专门性的研究;主要目的,是想借此机会,引起艺文界前辈及专家的注意,从所印出的照片上,看看仇英的《花神图》和文徵明的《花神赋》以及其书法,究竟应得到什么样的评价?我们知道,凡是古代名人的书画,市场上赝品很多,真假实难分辨;可是这幅《花神图》的画面,既精美而又脱俗;《花神赋》的文笔,绮丽动人,书法亦清劲圆润,实难相信造假者有此本领。记得数十年前,中国学术界的人,读了佛教的楞严经,由于它的文字过于优美,文学气味,又十分浓厚,于是大家起了怀疑,不相信在佛脚中,还会有如此伟大的经典,以为是房融所伪造。那时圆瑛法师在上海,曾公开宣布说,如果有人认为楞严经是假的,现在谁能再造出这样一部经典,我自然就会当他是佛。我对仇英的这幅《花神图》和文徵明的《花神赋》,也同样有此看法,不知海内外的方家以为如何?
                                     二〇〇〇年三月于夏威夷大学

共[1]页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