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者文库 >> 罗锦堂
学者介绍
罗锦堂,1929年出生,字云霖,甘肃陇西人。中国台湾第一位文学博士。罗锦堂先生一生旅居,结识了诸多好友,并写下了很多力作,他把这些作品合写成《行吟集》。其中既有思念故乡的作品,也有展现志向的作品,还不乏展现异域生活的作品。无论哪种作品,都能体现罗锦堂特有的作品风格。罗锦堂晚年仍不忘弘扬国学,曾去世界多个国家的大学进行讲学,为国学事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罗教授对中国古典文学深有研究,是元曲专家,著作有《中国散曲史》、《锦堂论曲》、《罗锦堂词曲选集》等十余种。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罗锦堂
《明代剧作家研究》译者自序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罗锦堂 点击:10978次 时间:2015-04-12 20:49:06
一九五七年九月,译者由于钱穆博士及吉川幸次郎博士的推荐,乃应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之聘,担任研究员一职。我当初到京都时,正是暑假期间,各大学的文科教授,都集中在人文科学研究所,共同此事“元曲选释”的工作;看见他们那样安详而认真地致力于中国文学的探讨,使我兴奋得流出泪来;特别感觉到祖国文化遗产的伟大而骄傲。以后因平岗武夫教授的邀约,我也参加他们的行列,就便结识了几位专门研究中国戏曲的学者,如入矢义高,田中谦二,岩成秀夫等。不久,又在吉川博士和尾崎雄二郎教授的陪同下,拜见了仰慕已久的“中国近世戏曲史”的作者青木正儿博士,可是那时青木先生对于治学的兴趣已经转移,正努力于“中国饮酒诗选”的编纂,我曾提出了几个小问题请教,他很谦虚地说:“我已老了,戏曲方面的许多新资料,都不大清楚。”于是我在日本惟一可请教的学者,就只有以撰写《元杂剧研究》一书而大享盛名的吉川先生了。但事有不巧,吉川先生忙着要去莫斯科出席东方学会,请京都大学教授小川环树博士来看我,他说吉川先生要我在京大开课,希望我先答应后,再在校务会议中正式提出聘请。不久,我便接到钱穆博士自美国的来信,说他正忙着轮流在哈佛、耶鲁等大学讲学,要我即刻回到香港,接替他在新亚书院所讲授的中国文学史,以及新开的戏曲等课程。于是应聘在京大讲学的事,不得不婉谢而匆匆来港,失去了在日本“教”与“学”的机会,至少在心理上有无限说不出的怅惘。
当我在日本的那一段时期,无论我去拜访,或来拜访我的学者,委实不少,就是没有听说过“八木泽元”的名字,可能是由于他远在山形之故。以后,我又应聘到香港大学任教,获得哈佛大学燕京学社的资助,负责搜辑散佚在海外各地的中国戏曲资料;同时又应国际汉学会议的邀请,前往法国出席讨论,因而顺便作了一次慰快的环球旅行。路过日本时,先去拜访了京都大学及人文科学研究所的朋友,接着便与港大友人余秉权先生同往京都大学访问,搜寻有关资料;偶然在东大门口的书肆中,购得八木泽元博士的《明代剧作家研究》一书,带在身边阅读,发现其中有许多引证的资料,是从来不为人知的秘籍。我当时就这样想,如果把它翻译出来介绍到中国,可省许多学者的精力,就不必为此书所讨论的问题再劳神了。然而我个人时间有限,偌大的一部书,谈何容易?于是就利用课余之暇,在曹先锟教授的协助下,经过了两年多的时间,终于把它匆匆完成,不通的地方和错误的地方,势所难免,只有等待读者的指教和以后的修改了。
后来,由于京都大学清水茂先生的介绍,与八木泽博士,取得了联络,承他又寄给我一册修订本,并附有日本讲谈社在刊行时所引用盐谷温、青木正儿、仓石武四郎、吉川幸次郎四位文学博士对此书所写的评论和推荐,现在把它逐一译出,以代替我的序言。
首先,盐谷温先生,以《八木泽元君的研究经过》为题道:
八木泽元君进入东京帝大的中国文学科,是在昭和初年,那时正值我在教学过程中精力最好的时候。曾记得他是一位身材矮小而英姿飒爽的美少年,尤其精力过人,故能在学校求学的三年时光里毫无间断地热心于自己的研究工作。依据他在《砾庄杂话》中所说:“我承盐谷温先生的教诲,是诗经讲义、中国文学史、宋元戏曲史演习、中国小说史略演习、元曲选讲义、永乐大典戏文讲义等。尤其觉得感激不尽的,是关于永乐大曲(典)戏文中的小孙屠等讲义。这三种戏文,在目前看来,似乎没有什么稀奇,那是因为在民国二十年四月,由于古今小品书籍印行会有影印本行世,所以任何人也容易买到;但在当时,还尚未普及的时候,自然没有专门讲解此类戏文的参考书,而先生乃把它印成讲义,发给我们,实觉受惠不少。”从这一段杂话里,便可窥知他研究学问的历程。八木泽元君的毕业论文为《汤临川的戏曲》,其中牡丹亭还魂记,词曲玄妙庄丽,苦于其所用典故无法详知,而八木泽元君竟能旁索博引,把它读破,作成精密的论文。毕业后,又继续从事明代戏曲的研究。我曾为他推荐于东照宫三百年祭纪念会,获得两次奖学金。向来申请到该会奖金的人,都不能按照计划交出研究论文;可是,八木泽君却能准时提出了关于陈与郊及梅鼎祚等人之详细报告。
以上是八木泽君直接与我发生关系的一斑,其后,他乃执教于北海道大学及山形大学,常常于雪案萤窗之间,倾注全部精神于研究工作,用力二十余年之久,完成明曲的研究,遂向东京大学,提出学位论文,最近荣获文学博士,乃是当然的事。八木泽君的光荣不仅仅是一个博士学位,主要是由于这篇论文的撰述,而对中国文学的研究,作了伟大的贡献。本书既属学位论文,关于其价值,自然再无赘言的必要。
讲谈社的创立者故野间清治氏,原与我为旧交,曾承其出版我的处女作《中国文学概论讲话》,广泛地介绍了中国小说于日本学术界;现在八木泽君的处女作,又由同一个出版社出版,欣喜师生的因缘非浅,故特为一言。
其次,青木正儿先生,以《学术界的一大收获》为题道:
说到传奇,无论如何,都应以明朝为黄金时代。即就杂剧而言,元人所作,在扬(洋)溢着新兴的气象及具有素朴的雄伟的男性美方面,固属冠绝古今;但是,关于结构的整练与修辞的优雅,就不能不承认明杂剧的价值。至于清代的戏曲,不过是明曲的余势,尤其在中期以后,渐堕鄙俗,殆不足观。所以,就戏曲史而论,明朝可说是最完备的时代。八木泽博士有见及此,乃专心研究明剧多年,遂于今日,将其成果总括一册而公诸于世,实在是值得庆贺的事!
我与八木泽君相交多年,君每发表一篇文章,我必拜读;其未发表的稿本,亦时承相示,以是知之颇详。他的研究范围,便倾全力于明代戏剧作者的传记及其作品等文献的辑录,以作学术的检讨。因此,极专心在资料的蒐(sou搜)集,举凡课业余暇,均用以从事此项工作,并不时遍访东西两京的珍本秘籍,尤其像内阁文库等,无处没不有他的足迹,因此发见了到今日为止一般学者们未曾注意到的许多宝贵资料,使我不得不佩服他这种始终不懈的坚强毅力与研究精神。
三十年前,我著《中国近世戏曲史》时,大半功力,耗费于探讨明代的戏曲。但我那本书,目的在于仅(尽)量广泛地对许多学者作概括的叙述,至于在局部方面,就难免有一些不够完备。然而八木泽博士的这一部巨著,特别选出优秀而著名的剧作家七人及学者一人,精密详细地论究其事迹与作品,此不仅可以作为我那本旧著之补充,而且可以说是把明剧的精华,于此开出灿烂地花朵。我因年纪老迈,对于研究戏曲的兴趣,渐次低落,正在自叹身衰之际,得见优秀后继者如八木泽博士的这部著作,不仅深为喜悦,而且无疑地相信此乃我国学界的一大收获。
再其次,仓石武四郎先生,以《谁都能做到的事,谁也做不了的事》为题道:
八木泽元博士的《明代剧作家研究》,在文部省的研究成果刊行费补助之下,最近出版,诚不胜庆幸。关于中国的戏曲研究工作,在中国古典学术的整理中,是着手最迟的一个部门,在各方面都有从新讨探的余地,特别是明代的戏曲,作家们大都是士大夫出身,在日本自有许多资料,可以利用,然而日本人着眼于此,对其作者撰写详细传记的工作,还未曾有过。我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在日本东京和京都等地,此等资料,保存得着实不少,自具有阅读的便利;然而在此类资料主要来源地的中国,纵使没有散亡,但却不能说聚集在一个地方。
可是,仅有多少的资料,还不能算研究。必须对于这些资料,好好地加以利用,对齐彼此间的可靠与不可靠,应该加以取舍。比方说,一个研究明剧的人,必须置自身也好像生活于明代一样,与古人共谈笑,才能有所成就,但仅以某一个人的力量来完成,殊不容易,必须要费许多人的时间与精力的。
八木泽元博士服务于北海道大学与山形大学等比较边远的地方,竟能倾其二十余年的心血于此,每逢闲暇,必然跑到东京来,以内阁文库为中心,不懈不驰的搜集此等资料,先就八位作家,写为传记,并谈论其作品,遂成《明代剧作家研究》一书。
这种事情,或许可说是谁也能做,亦未可知。犹如哥伦布的发见新大陆一样,要在能早着眼于此并能努力不懈地向前推进,是最紧要的。纵然是谁也能做的事,但决不是谁也做得了的事。
最后,吉川幸次郎先生,以《青木博士名著之后继》为题道:
中国戏剧,不像希腊的戏剧那样发源最古;而是在其文明历史经过了一半以上的十三世纪(元代),始勃然兴起的。就中国文学的发展而言,乃属于新的种别(Genre)。
因此,研究戏曲的历史,并不算太古。最初有系统的著述,是本世纪初所出版的王国维氏的《宋元戏曲史》。此乃专以宋元勃兴时代为对象的研究。其次是昭和初年出版的青木正儿博士的《中国近世戏曲史》。这是继王国维《宋元戏曲史》之后,以明清两代为研究对象的巨著,乃前人未曾尝试过的研究。此书在中国已有了翻译本。此后三十年,关于中国的戏曲,久已不见有概括性的著作问世,而今得见有八木泽博士的此书,实觉难能可贵。
此书是着眼于中国戏曲写作盛行的明代,专门考证其中的几个大作家的传记,由于广泛地运用资料,乃能细密地考证出前人难于充分发挥的地方。就中尤以内阁文库为中心,并扩及其他日本国内留存的中国古籍,于是把日本人珍重地保存下来的具有价值的戏曲资料,展示于中国学人之前。
博士为了完成此著,历经长久的苦心。我们殷切地希望能即刻出版以嘉惠士林。
看了以上四家的意见,究竟此书的价值何在?就不必我再饶舌了。不过还得要声明的有下列几点:
一、在本书前面,原有盐谷温博士的题签,及图片十幅(断发记传奇、李中麓闲居集、鹿裘石室集、臧懋循改定昙花记、臧懋循改订还魂记、玉茗堂集、兵垣四编、唐诗所、葫芦先生杂剧、鸳鸯梦二种。)因排印时制版不够清楚,便全部省去。
二、在本书后面,原有附录的剧作家索引和戏曲名目索引,以及古本戏曲丛刊初集、二集、三集的目录。但以后又有四集、六集、九集等,都已出版,自然不能算完备,只好从略。
三、在本书第九章叶小纨下所附录《叶小纨诗辑》,是八木泽先生根据叶氏的《午梦堂全集》、《存余草》(内阁文库藏),以及《明词综》三书辑录而成,计有词一首,另外有七言古诗、五言律诗、七言律诗、七言绝句等。总共词一首,诗八十六首。《午梦堂全集》和《明词综》,我们还可以看得到,只有《存余草》,原附刻于叶星期的《巳畦诗集残余》中,我国久佚,幸为八木泽先生发现,是个难得的资料,原来也打算附录在本书叶小纨名下的,嗣因篇幅所限,无法容纳,不得不割爱。
四、正当本书发排时,译者接连获得德国汉堡大学、美国哈佛大学、华盛顿大学,及夏威夷大学等研究或讲学的机会;最后决定赴夏威夷大学执教,因而把许多的时间,都花费在与各方书信的往还和办理手续上面,校对的工作,全赖香港大学研究院的同学杨堃文、高宇华,大学部的同学潘镇球、文世昌、黄兆汉;以及港大中文系同事陈锦波先生分别担任,始能顺利与读者见面。译者另有与此书同时付印的《中国戏曲总目汇编》、《明代剧作家考略》等,也是由上述诸人帮忙,在此一并致谢。
——一九六六年七月七日罗锦堂序于香港大学
 
附:
《明代剧作家研究》自序
八木泽元
撰写本文的目的,是就明朝三百年间辈出的剧作家及其作品,作一通盘的研究;同时对于其他未曾被人注意到的作家,特别加以探求和考覈(he核)。
著者最初打算研究明代的汤临川及他的《牡丹亭传奇》,因为这位中国首屈一指的大剧作家的传记,迄今还有许多弄不明白的地方,所以很希望藉此能够发见他的墓志铭,或许有更新的材料补入,幸好我日本内阁文库保存着许多与明代剧作家有关的珍贵的诗文集及稀观的戏曲书;虽然从那些书里,可以找到与汤临川有关的许多记载,但所遗憾的是他的墓志铭,始终无法找到,却找到了从未被前人所发现过的梅鼎祚和陈与郊的珍贵资料,实在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在绍和十四及十五年(公元一九三九——一九四〇年)的两年间,因恩师盐谷温博士的推荐,得到东照宫《三百年祭》纪念会的奖学金,继续从事于梅鼎祚及陈与郊的研究,乃得以明悉这两位剧作家的传记与戏曲。关于汤临川的墓志铭的探求,虽未能如愿以偿,然而没有想到,像梅鼎祚及陈与郊那样一向为人所不大了解的剧作家,竟有贵重的资料出现,有此意外的收获,真属幸事。
其后,再扩大研究范围,广泛地就所有明代作家及作品中,专门探求其未被前人所注意到的事项。
不久由于东亚战云密布,情势愈来愈紧张,于是著者不得不与学生一同出动农村,因而研究工作,一度中辍,然与战争终止的同时,就立即恢复了原有的计划,继续研究。
昭和二十五年(公元一九五六年),离开山形大学,差不多每年都利用暑假,辗转于东京及京都各地,搜集此类资料。
到了昭和二十七年(公元一九五八年),得到赴首都研究的机会,在东京大学留学一年,在此一年内,仍然不断往返于东京、京都之间,研究成绩,乃大有进步。
二十八及二十九的两年间(公元一九五九——一九六〇年),接受了文部省(教育部)科学研究费,更加精进研究,先从各地不断的采访、摄影,收集了许多宝贵的资料。
由于著者长年的研究,快要接近成熟的阶段时,不幸因辛劳过度,受到疾病的侵袭,迫不得已,遂入山形市立医院疗养,赖馆长米地博士的特别照料,约半年时光,就恢复健康,于是又返回学校,继续研究。
回校后,即着手整理研究的成果,从著者一向所收存的明代戏曲资料中,特就关于煞费苦心的剧作家这一部分,首先整理执笔,历时三年有余,才见脱稿。
去年(公元一九五八年)十一月,东京大学便以本书的撰写,授著者以文学博士学位。随后又接受了文部省的“研究成果刊行补助金”,并承讲谈社的盛情,本书乃得刊行。
盖本书之得以与读者见面,原非菲才浅学的著者个人之力,乃是由于盐谷温、仓石武四郎、青木正儿诸先生,与所敬畏的先辈如长泽规矩也氏,和宇野精一、吉川幸次郎、小川环树,神田喜一郎四博士,以及其他师友等的诱掖指导;同时获益于中国学人宝贵的研究成果,亦复不少。再者,又有内阁文库,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东大及京大的中国文学研究室,宫内厅书陵部,天理大学,东洋文库,静嘉堂文库及其他公私立图书馆的负责人,在阅览图书之际,给予著者许多的方便,对于此等厚情,深表谢意。又在即将刊行之前,横滨市立大学教授波多野太郎博士承赐阅所藏《古本戏曲丛刊三集》,使拙著益形增辉,谨此一并致谢。
八木泽元
于山形凿石书屋

共[1]页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