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哲学 >> 哲学是一把圣火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哲学
哲学是一把圣火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金维 点击:20141次 时间:2013-10-24 15:58:17
我们这个时代需要什么样的哲学,换言之,哲学能够向时代说些什么?这是今天每一位哲学家都不得不深而思之的大课题。本文记录了一名哲学爱好者对哲学的点滴思考,不当之处,请方家指正。
一、哲学不是宣示绝对真理
哲学是时代的精神家园,是文明的活的灵魂。每个时代最精致、最深刻的思想,都集中在哲学的殿堂。哲学能够为世界、为时代、为我们每一个人,提供一种理性的思维方式,提供某种共同繁荣、和睦友好的思维图景。质言之,哲学是人创造的精神宝剑,又是为人的利益服务的智慧之学。
中国古代的先哲说过:“君子和而不同。”(孔子:《论语·子路》)“夫和实生物,同则不继。”(史伯:《国语·郑语》)“和”如五味的调和、八音的和谐,一定要有水、火、酱、醋等各种不同的材料,才能调和滋味;一定要有高下、长短、快慢等各种不同的声调,才能奏出美妙和谐的音乐。
2000多年前的中国哲学家的上述思想,即使在今天,仍然给我们以深刻的启迪。
所谓“和”,即和谐、调和、融合。“和”的前提是承认、赞成、允许事物之间的差异、区别与分歧,然后使这些差异、区别、分歧调整、配置、处理到某种适当地位、情景、结构中,于是各得其所,而后整体便有“和”——和谐或发展。事物的差异是客观、普遍的。有差异才有矛盾,事物才有发展的动力、生命力。有差异,才有百花,才有万物。
“同”在中国古代哲学中,既有强调一律、一致、一心的一面,又有强调共同性、统一性、综合的一面。把前一方面推向极端,主张某种归一化的观念和模式,宣示终极真理,因而绝对,因而唯一、排他。其结果,就会窒息事物的发展,窒息思想的火焰。
存在的多样性、发展的多样性,是客观世界的普遍形式。正像在自然界,我们不能用一种色彩来看待无限复杂多样的事物一样,我们也不能用一种模式、一种观念、一种色彩来看待人类社会、文化和思想的发展。
有多样性,才会有自然界,才会有人类社会的发展,这是自然史、人类史、思想史的结论。多样性是发展之母,发展是多样性之果。各民族不同的制度、文明、发展道路、模式相互作用,共同推动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这乃是一条规律。多样性是人类社会前进的动力,是生命力,而单一性必然导致死亡。
有多样性,才会有人类文化的繁荣。人类文化,就像一个百花园,是由无数朵花、许多种色彩构成的。每一种文化,都有其独特的存在和价值,都散发出独特的色彩和芳香。正因如此,人类的文化世界,才多姿多彩,绵延不绝。设想一下:如果人类文明,只有一种模式,只有一种价值,只有一种色彩,那不仅是一种悲哀,而且人类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绝不是人类文明的光明前景,而是一种危险和灾难。
有多样性,才会有自由的思想创造。在人类哲学史上,自从黑格尔以后,那种企图建立绝对观念、终极真理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绝对观念来自绝对事物,世界上没有绝对事物,也就不会有绝对观念。越来越多的哲学家认识到:任何一种真正的哲学,都是人们智慧的结晶,都在人类的思想谱系中具有自己独特的谱线,表达着一种思维。用一种哲学否定另一种哲学,用一种观念否定另一种观念,不是哲学思维,说到底,是一种思想、文化和话语上的霸权表现。思想一定要有自由。思想自由是伟大的哲学精神!话语霸权、教条主义则是哲学的桎梏,是精神的枷锁。
当然,强调多样性并不否认共同性、统一性。异而求同,同而存异,相辅相成。现在,大家都在谈论所谓“世界公民”、“普世伦理”、“全人类利益”等等话题。问题在于:脱离民族国家的“世界公民”是什么?离开民族国家伦理的“普世伦理”是什么?离开民族国家利益的“全人类利益”又是什么?即便有“地球村”,有“普世伦理”和“人类共同利益”,也绝不应该是大鱼吃小鱼的弱肉强食,只能是多样并存、和睦相处、共同繁荣和发展。
进入21世纪,哲学应该而且能够大有作为。在哲学上,在对待世界一切文明成果方面,我们的态度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哲学是智慧之学,哲学家是睿智之士。智慧需要撞击,需要讨论、辩论,哲学家更需要多方面汲取营养。
总之,哲学是使人聪明的学问,而不是束缚人的思想和行动的教条。哲学是小溪,翠鸣山谷,余音袅袅;哲学是清茗,沁人心肺,明目醒神。
二、对话是世界哲学发展的必由之路
世界哲学大会,为世界各国的哲学家交流学术、进行思想对话,提供了绝佳的舞台。它的成功举办,本身就启发我们:哲学的发展离不开对话与交流。学术理论的对话、讨论、辩论就是科学试验,是达到真理的科学方法、科学道路。对话,可以增进了解,扩大共识,共同进步;可以使思想的翅膀更加自由地翱翔。对话,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境界;对话是一种艺术,更是一种哲学;对话,是人类伟大的文明。
对话,是达到真理性认识的桥梁。世界是复杂多变的。客观世界的多样性,决定了人们对它的认识也不是单一的、刻板的。对事物的认识,只能是多层次、多角度、多侧面地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的过程,不可能一次、一时完成。更何况,人们的社会文化不同、生活阅历不同、思维背景不同,即使是对同一事物,人们的思想、认识,也会呈现多种多样的风格。人类思想史表明,任何终极真理,都是荒谬的。一切追求真理的人们,都必然要重视对话,通过对话来取他人之长,补自己之短,来克服谬误,逐步接近或达到真理。
对话,是催生新思想的助产士。思想不等于独白。一种思想要影响社会,总要通过适当的方式表达和传播。思想也不是情绪化的宣言和口号,而是对事物、对实践的理性辨析和认识。对话,不仅可以使思想得到传播,而且有助于催生新思想。一位哲学家说过,两种物品相交换,结果仍然是两种物品,而两种思想交换,却可以产生第三种思想。这是思想的伟大,更是思想对话、交流、精神交往的伟大。中国的佛学,最初是从印度传入的,但在中国大地上生根开花后,其发展则呈现出有别于印度佛学的另一种风姿。这是思想的对话、交流催生新思想的范例。简言之,对话、讨论、辩论,是思想、理论的“接生婆”。
对话,是消除误解、实现共同发展的方法。当今世界,各国之间、各国思想家之间的联系日益紧密。对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大家有着共同的交往,也面临着共同的问题。解决这些共同问题,需要各国政府和人民、各国思想家的合作。对话,则是合作的前提。交往、交流、对话,才能相互理解。当代中国有一句流行语说得好:理解万岁!
历史经验证明,霸权主义无助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而只会适得其反。话语霸权是哲学上的僵化、教条主义的表现,是以真理裁判官面貌出现的教条主义,是一种十分有害的思维方式,是一种新的枷锁。
历史上,人类曾经遭受过太多的劫难;而缺乏应有的理解与尊重,缺乏必要的沟通与交流,乃至积怨日久,则是造成这些劫难的一个原因。对话,可以帮助人们消除误解,增进了解,共同繁荣发展。尊重对话,善于对话,是一个民族精神上成熟的重要标志。
对话,是世界哲学发展的必由之路。当今世界各国的哲学、思想、理论,无不带有一定国家、民族的特点,无不带有一定社会阶级的痕迹,无不打上历史文化传统的烙印。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护照”,也是该民族对人类的贡献。在文化上,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所谓世界文化,是世界各国的民族文化的总和,而不是以某国、某民族、某地域为核心的单一文化。同样,世界哲学则是世界各国的哲学的总和,是思想的百花园。
人类有着光明的未来,这是毫无疑问的,但也面临着诸多复杂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的最大思想障碍,就是思想僵化、教条主义、话语霸权。当今中国流行着这样一句话: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一言以蔽之:解放思想万岁!
世界各国的哲学,在思维方式、价值观念、概念、话语上有不同的特点,这是好事,可以丰富我们对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本身的认识,防止片面性和简单化。把不同哲学之间的差异,看成是有无哲学的差异,这本身就有悖于哲学精神。哲学是有检验标准的,这就是实践!但哲学界没有裁判官。
进入21世纪,经济全球化趋势的迅猛发展,日益凸显出不同文化、思想、哲学之间对话的价值和必要性。我们认为,各国的国情不同、社会制度不同、历史传统不同,因而各国文化、思想、哲学上的多样性是必然的,必需的。这种多样性,既是全球化的前提,又是全球化的资源;既是全球化的基础,又是全球化进一步发展的条件。
所谓一体化的“单质世界”,是危险的陷阱!没有多样性的世界存在吗?人类文明失去多样性,将面临什么样的前景?是光明还是黑暗?只能是黑暗、死亡!全球化是一个繁荣茂盛的植物园,共荣并茂是其特性,不是一种树,更不是独木。
任何现实的、具体存在的东西,总是有特色的。没有特色,就没有文化,就没有思想,就没有哲学,就没有人类,就没有世界。现在,大家都在谈论自然生态环境的多样性,而人类文化生态的多样性,不是更应该关注吗?保护人类文化生态的多样性,促进世界各民族文化、思想、哲学的共同发展和繁荣,已经成为各国人民、思想家的共同课题,成为人类共同的历史任务。应大声疾呼:保护人类文化的多样性,就是保护人类的未来。
全球化理应成为世界各国、各民族共同繁荣和发展的舞台,而不应成为以大欺小、以强凌弱、以富榨贫的陷阱。国家要民主,世界更要民主。国家不要独裁,世界更不要霸权。在全球化进程中,任何国家、民族,都没有高人一等的特权。不平等是世界的一大公害。
人有人权,国有国权。国权不存,人权无保!既要争人权,更要争国权。只有国家,才有主权;只有人民,才有权决定自己国家的制度、发展道路、生活方式。世界各国,不分大小、贫富、强弱,一律平等,在平等的基础上对话、交流,通过对话达到互信、互利、共赢,是世界稳定、和平与发展的基石,也理应成为21世纪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基本价值观念。应大声疾呼:世界要民主化,各国、各民族要平等化!
三、哲学是中华民族全面振兴的灵魂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过:“要了解一个时代或一个民族,我们必须了解它的哲学”(罗素,第12页)。当代中国的哲学,是当代中国社会的存在和发展的理性表达,是研究、解决中国问题的学问,是中国人民利益的声音,是关乎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的理论,是中华民族全面振兴的灵魂。
一个民族要兴旺发达,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不能没有创新的理论思维,就不能没有与时俱进的哲学。这既是人类文明发展史给我们的有益启示,也是中华民族5000年奋斗历程的必然结论。
中国哲学的历史,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一部中华民族精神形成和发展的历史,是中国人民思想解放的历史。哲学是推动中国社会变革和发展的理论先导。
哲学的根本功能是解放人们的思想。怀疑、反思、批判、创新,是哲学的基本方式。而哲学要真正解放人们的思想,必须首先实现哲学自身的解放。哲学的解放,实质上就是哲学家的思想解放。谁来解放、怎样解放哲学家的头脑和思维呢?这成了当代哲学的一大问题。
哲学家应有高度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要具备悲天悯人的博大情怀,把自己的理论研究与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联系起来。中国北宋时期的哲学家张载曾把哲学家的使命概括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四句话的意思是说:哲学家要探索宇宙和自然界的原本道理,把它们贯彻于人心(精神)之中;要启迪民众,反映他们的要求和愿望;要传承文明;要为最终实现人类(天下)的永久和平而奋斗。
哲学家的思想解放,要同国家、民族、人民的前途命运结合起来。离开国家、民族的命运,离开实践的哲学是什么?岂不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哲学家应有强烈的问题意识。问题是时代的声音。对于哲学发展来说,提出问题比解决问题更重要。合理地提出问题本身就是学问。当代中国的哲学当然要以研究中国现代化建设和发展中的问题为己任,在研究、解决重大时代课题的过程中,构筑哲学的新的生长点,使哲学更好地为中国的发展和中华民族的全面振兴服务。要靠中国“猫”抓中国的“老鼠”!
哲学家应有非凡的理论勇气。在哲学的入口处,正像在地狱的入口处一样,任何怯懦和犹豫都是无济于事的。哲学家不仅要有智慧,更要有对智慧的挚爱激情、对真理的不懈追求,虽历经磨难而不改其衷。哲学家应该走在时代的最前列。探求真理、坚持真理是勇敢者的精神。没有足够的勇气,是摘不到真理的圣果的!
哲学家的母亲是实践。空中楼阁式的哲学只能是幻想和梦呓。马克思说过:“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57页)这当然不是说解释世界没有意义,而是强调实践的极端重要性。谁来解放哲学家的思想?是实践!实践是哲学理论产生和发展的源泉、动力,是哲学的检验标准和价值体现。离开中国人民的实践,要理解当代中国的哲学是不可能的,更遑论发展这种哲学了。
中国有着悠久、灿烂的哲学传统。早在25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就出现了诸子百家、百派竞相登场、争鸣的局面。“百家争鸣”造成了中国哲学的空前繁荣,而这种学术繁荣又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历史的发展、中华文明的进步。中国古代最著名的思想家老子、孔子、墨子等等,就是对中华民族的精神产生深远影响的伟大哲学家。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的哲学获得大发展。1978年改革开放后,中国的哲学研究进入了思想活跃、成果丰硕、社会作用显著的新阶段。在这一时期,中国的哲学家,开始大规模地与世界各国哲学界对话和交流。这在中国几千年文明史上也是空前的。
今天中国的哲学,可以说正处于东西融汇、百舸竞发的空前繁荣时代。哲学家们摘掉有色眼镜,抛弃教条和僵化,像勤劳的蜜蜂一样,采世界思想之“花粉”,酿造中华文明之“蜜”,滋养着中华民族的精神,振奋着中国人民的心灵!要探索,要创新,要学习,不仅已成为时代的号角,而且正在成为新时代中国人的民族精神、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中华民族只有成为一个善于学习的民族,才有光明的未来。中华民族的救世主,是中国人民自己!坚定不移地沿着自己的道路走下去,这就是中国人民的思想认识和历史结论。
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和支持哲学事业的发展。中国党和国家的众多领导人,都对哲学抱有浓厚的兴趣,并身体力行地钻研哲学、运用哲学、发展和创新哲学。在中国,从事哲学研究和教学的专业人员,有数万之众;哲学肩负着传承文明、繁荣学术、创新理论、咨政育人、服务社会的崇高职责。
中国的哲学家愿意与世界各国的同行们,加强对话和交流。中国哲学家是世界各国哲学家的真诚朋友,愿同大家共同构筑人类未来的思想“伊甸园”!
让哲学的光芒照亮我们的心灵!
哲学是一把圣火,你要触摸它,难道还怕被它烧着吗?!
【参考文献】
1 古籍:《论语》,《国语》。
2 罗素,1963年:《西方哲学史》上卷,商务印书馆。
3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995年,人民出版社。

共[1]页

金维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