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文学 >> 王小波的猪和杰克•伦敦的狗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文学
王小波的猪和杰克•伦敦的狗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叶剑波 点击:17696次 时间:2012-07-10 22:39:31
我们常常发现这一现象,孤立的个体在群体中将被激发更旺盛的生命力,这就是群集效应。个体,无论哪一物种其存在合理性,都是所处群中被认可,被识别而成立。个体发展正是不断被认可,被识别的过程。被认可,被识别的努力导致两种结果,一是出类拔萃,成为被认可,被识别的群所推崇的价值或特性最充分最集中展现者;一是彻底平庸化,完整毫无保留地复制被继承的存在模式。此外,不被认可、识别往往太超群,生存方式再先进也无济于事,仅仅作为孤立的体验无法传递。可有时不被认可、识别是暂时的,在文明滚滚流程中,仿佛几簇微弱的灯标,在寂寥的夜幕下偶尔辉映,也许很久之后被已进化的后来者所认可和识别。不被认可、识别的存在方式我们称之特立独行。
    先说一下王小波的猪。群猪生存是被设定的,它们无法决定自己。在猪栏内,除了吃喝拉撒睡,它们什么都不能决定,生存唯一目的就是长膘,符合标准后即进入市场,被宰杀后成为人的食品。这时出现一只很牛B的猪,它跳出栅栏,冲破围追堵截,开始了荒野里的新生。于是天下有了一只不再注定作餐桌上菜肴的猪。它天马行空,自由自在,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它就是王小波的那只特立独行的猪。
    类似的题材是一只狗,一只极特别的狗,这是杰克•伦敦笔下那只狗,与猪比,这狗更完整丰满。
    杰克•伦敦的《The Call of the Wild》中主人公Buck由一只被驯化的,温顺的家犬逐渐转变成一只野性十足的狗,最后又回归到森林中。相比下,王小波的猪好像是DNA传递失误,没缘由,从天而降,的确特立独行。而Buck从文明到野蛮有着一个独特过程,历尽许多痛苦和磨难,杰克•伦敦想借此表达他对斯宾塞生存法则的信仰。
    王小波的猪比较特例,即使DNA错的离谱,都无关紧要,艺术本质就该让人震惊。杰克•伦敦的狗也同样,表现手法相当到位。作为读者,我更在意从中引申出思想,更倾向于挖掘出点东西,甚至超出作者本人所表现的内容。
    那只特立独行的猪幸亏不多,多起来,餐桌上猪肉顿会消失,或徒增猎杀成本。好在DNA传递一般不出三代,有的二代就是阿斗。特立独行的生存方式极难被群猪社会认可和识别,对于肉食者们而言是好事,对猪本身,特立独行者多起来,猪群的不稳定要素便增多。群猪渐渐发现生存方式有更多选择,不光是赖在猪栏内整天吃喝拉撒睡。这只特立独行者真可谓特例中的特例。甭说特立独行,即便群猪社会中的精英也极难有存在的可能(这里说的精英主要以个体潜质及智力水准定义,不以其社会地位决定)。精英主要指群内被认可,被识别的猪价值或特性最充分最集中展现者。群猪社会进化出一种消灭精英的制度。此话怎讲?精英虽然还没达到特立独行水准,却有比常猪更多的自由意志,决计不守猪规,群众猪通过猪规,通过舆论(猪言可畏),通过“枪打出头鸟”等法消灭精英。因为精英与特立独行较接近,有时不拘小节,道德上瑕疵势在难免,极易授人以柄,落得身败名裂然后出局。或用精英控制其他精英,这也是办法。猪一进入精英层,对资源的绝对掌控优势必在精神上达到去精英化过程。未成精英前,有理想,怀大志。成精英后,不但自己不再精英,而且转身压制或奉劝其他仍苦苦挣扎,尚未精英的猪“告别革命”。
    优汰劣胜作为纯自然规,为泛达尔文主义者津津乐道,而这自然规却未必适合更复杂的社会发展进化过程。强者恒强,强到绝对垄断后就开始了下坡路。猪社会也是如此。精英掌控一切后,其他精英往往边缘化。总之,他们通过教育、就业、社会福利等等手段消灭任何精英的可能,更不必说特立独行。而精英是猪向更高级别进化的开始,精英及特立独行一旦消失,猪社会即停止进化,甚至走向反动。
    狗和猪比,有更强的“自为”能力,照存在主义祖鼻莎特说法,比“自在”存在强多了。尤其杰克•伦敦的Buck,那的确是只苦难深重又有悟性的狗。它最终恢复野性返回了森林,这究竟是进化还是反进化?按杰克•伦敦的意见,最好都回归森林,从零开始。在自然残酷无情中浴血搏击,原始生存法则决定存在,这才体现了公平。文明只是柔弱、病残、平庸的平台。这思路与曾风靡一时的“狼文化”企业理念不谋而合。其实,和上述猪社会一样,原始生存法则仅有限地适合动物界,一旦到了人的社会全然又另一码事。强者胜出后,形成强势通吃局面。最后结果,强势本身无法将自己的精华完整地保持和传递下去,同时新生Buck再找不到自己的森林,只能回到主人那摇头摆尾,充其量只能提拔到职位技术含量较高的雪橇狗。进化就此停止,接着反进化开始。强势方高屋建瓴,失去进取心,形成新强势的路全被堵死,这时既无进化也失文明,只能等强势方退化到不能支撑局面的地步。然后,新一轮原始生存法则开始起作用,在血腥气味中又形成新强势,反反复复,只有轮回,没有进化,甚至退化,一轮不如一轮。
    法兰克福学派马尔库塞曾提出,个体解放是社会解放的本质,而个体解放的标示为个体的自我本质解放。那么什么是自我本质呢?如何才能让自我本质最充分体现呢?那就是自由。社会制约的本质即为了保障每一个体享有最充分的自由,不是实现制约本身,无论其背后以什么道德理想支撑。也就是说社会制约的本质即创造更多特立独行的条件,特立独行越多,人们有越多生活模式选择,这才易于接近个体自我本质的实现。
    杰克•伦敦的生存法则能实现吗?促猪狗不断进取的森林能否存在?纵观历史,尤其西方史,我们发现一条出路;那就是靠文化,靠文明,两个字:规则。这规则就是社会共同契约,任何个体及群体不可逾越。在不妨碍其他个体自由发展的前提下,保障每一个体享有最充分的自由,也就是保障每一个体精英化或特立独行的权利。这规则是自然生存法则漫长进化的结果,不是任何理论指导的结果,那是自然的“道”。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即此理。当某猪或某狗说它掌握能囊括天下所有疑难的理论,且为“救世”运用暴力强制推行,这理论必然成为某个体或群体自肥的借口,给世界带来灾难。

共[1]页

叶剑波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