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文学 >> 中国辞赋理论通史·后记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文学
中国辞赋理论通史·后记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许结 点击:30615次 时间:2016-03-03 23:09:37

  按:中国赋学会会长、南京大学文学院许结教授长期致力于赋学研究,著有《中国辞赋发展史》(与郭维森先生合著)、《赋体文学的文化阐释》、《赋学:制度与批评》、《赋学演讲录》、《张衡评传》等赋学专著。近年来,许结教授倾心力于《历代赋汇》的点校工作,以及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中国辞赋理论通史》的撰写工作。目前500万字《历代赋汇》点校本,100万字的《中国辞赋理论通史》的赋学工程皆已完工,即将由凤凰出版社在2016年底同时推出。今先刊出许结教授新撰的《中国辞赋理论通史•后记》以飨读者,感谢许结教授授权发布新作。

   二十年前应郭维森先生之邀,合作撰写了《中国辞赋发展史》,我当时就想再写一本有关辞赋理论的通史,谁知时过境迁,延宕至今,方付诸实践,而成此稿。《论语》首章首句引孔子语“学而时习之,不亦说(悦)乎”,《说文》释“习”谓“鸟数飞也”,可知治学应如小鸟自由遨翔于天空般的散朗而快适。记得我写第一部学术著作时,因无“工程”之约制、“项目”之规范与“利益”之驱使,乃读书所得,不自觉而宣发于笔端,这也养成了自己兴之所至,随心游艺的秉性,至有“移时而抛故”、“入焉而不深”(梁任公语)的毛病。然而,随着自己进入当下的学术轨道时,“制度”约束减损“自由”而为某种“迎合”,在所难免。于是,这一本拟自由挥洒的书稿申报2009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并获当年批准立项。由于立了项,该研究被置放于主观的“自由”与客观的“约制”间。然“约制”也有严有宽:“严”在时间,必须按时完成,结果我在允许的时间范围内延迟了两年;“宽”在成果,作为一般项目,30万字即可,甚至该项目的“阶段性成果”(已发表25篇论文)也足够了,结果我“下笔不能自休”,结项时已近百万文字。

   因为结项,所以有了结项报告,这等于将自己的写作思路再清理一遍,将自己的成果再提摄一下,为说明成果功用,兹引录报告开篇的一段文字:

   辞赋是中国古代独特的文体,也是最早的署名文人创作的文学样式,而历经两千余年之创作及其理论批评,受到学界越来越多的关注。《西京杂记》引录“相如曰”(答盛览问作赋)谓“赋家之心,苞括宇宙”,辞赋理论的历史,实可视为赋家创作心路历程的展示。作为一部辞赋的理论通史,是对围绕这一类文学“形象”之理论与批评的展示与探寻。这种研究的意义与目的,首先是作为文体理论的研究,在中国传统文体中如诗学、词学、曲学等,都已有多种理论史(或思想史)的撰写并面世,惟辞赋文体理论史撰述薄弱,这也就不仅限于辞赋理论自身的研究,而且对中国古代传统文体理论的建设有重要意义。其二是作为古代文学理论的研究,辞赋理论既有其独特性,也有与其他文体理论研究的交叉性,而从其独特性进行个案研究,从其交叉性进行综合研究,其对中国文学理论的资源发掘以及其理论体系的建构,均有积极的作用。其三是作为辞赋文学的研究,辞赋理论的文献材料、演进历史、批评形态、理论范畴等方面得以搜集、整理、辨析、探讨,特别是围绕汉赋创作与律赋创作所出现的大量理论文献,进行系统的论述,有助于加强对作为中国特有之辞赋体文学的认知,并推动其研究向深度与广度发展。其四是传统理论与现代研究的结合,树立“通史”意识,而目前文学史家倡导“打通古今”的研究思路,这在具体的“文体”与“理论”研究上尚少颇具规模的实践例证,这一研究作为学术的探索,正试图改变古今文学研究的人为割裂,进而阐发作为一种传统文体之理论批评的贯通古今的价值。

   而报告的主要内容,又分为三部分:一曰“溯源寻流的历史观照”,二曰“拓展赋学重在理论节点”,三曰“辞赋一体的理论意义”。尤其是第三部分,即对辞赋一体的理论研究,宜为全书的结穴。最近又受友人嘱托,为某杂志撰写一则有关文学“古今演变”的笔谈,我复以赋体为例,成小文《赋体论述与古今之变》,因与本书研究相关,再节录其中的主要内容:

    对赋体的认知,汉人最初的赋论,其主旨是“赋做什么”,非“赋是什么”,皆为“赋用”论,而不是“赋体”论。因此,纵览古今赋论历史,赋体论肇端于“赋是什么”的思考,即魏晋时代开启的“赋体”论。概述其要,又经历了“明体”(魏晋)、“破体”(唐宋)、“辨体”与“尊体”(元明清)几个重要的阶段。

    中国文学批评,自魏晋以降,如刘勰提出“曲昭文体”的思想,成为我国古代文体论成熟时期最鲜明的理论口号。可以说,曹丕“诗赋欲丽”(《典论•论文》)、陆机“赋体物而浏亮”(《文赋》),已欲彰明赋“体”,而论及由汉代“赋用”到魏晋“赋体”的理论转折,则在皇甫谧的《三都赋序》,其继汉人“赋者,古诗之流”、“不歌而诵”的思路,又将汉人论《诗》之“六义”说纳入赋域,构成“赋也者,所以因物造端,敷弘体理”、“美丽之文,赋之作也”、“诗人之作,杂有赋体”的新思想。这到刘勰《文心雕龙•诠赋》开篇明义,首彰“诗有六义,其二曰赋”,然后追述“昔邵公称公卿献诗,师箴瞍赋。《传》云‘登髙能赋,可为大夫’”、“不歌而颂”、“古诗之流”等,将《左传》《国语》所载“献诗”、“赋诗”,《毛传》所述“登高能赋”以及《序》《传》之义绾合在一起,形成以“诗之六义”笼罩,统合诸端,明确“铺采摛文,体物写志”之赋体。

    理论的构建因缘于创作,魏晋时代的赋体论是依据楚、汉辞赋以及当世创作而来,然随着由魏晋到唐宋赋创作的变迁,在前此骚、散赋体的基础上又出现了“骈”、“律”、“文”诸体赋创作,于是诗与赋、文与赋的交互,将唐宋时代的“破体为文”引入赋域,形成赋论史上的“破体”批评。而从“明体”到“破体”,又经历赋论由“赋是什么”到“怎么写赋”的变化,唐宋时代开始出现的“赋谱”、“赋格”类撰述,就是示人写赋津筏之用,其中一结穴则在科举“诗赋取士”制度,使赋入闱场,而为程文。由于考赋维系国家选材与士子前程,唐宋时代出现了考赋与否和如何考的争论,如何解决?又呈两种形态,一是“罢赋”,如宋代的“熙宁罢赋”等;一是改造,就是力争闱场律赋与经义结合,使之成为不拘于“声病”的有用之文。这就出现了如以“策”、“论”入赋等程文互通,程文互通的“出位”影响到全社会层面的文学创作。这种互通与出位,形成赋的“破体”,其在拓展创作视域或方法的同时,也造成赋体定准的游离与丧失。元明清学者论赋倡导由“辨体”而“尊体”,正以唐宋时期创作之“破体”现象为逻辑起点。

   文体理论由变革而尊体的阶段,在元明清三代,其核心理论就是从“辨体”到“尊体”。虽然宋代已兴辨体之风,但以“辨体”命名之著述首在元人祝尧的《古赋辨体》,继后出现的有如吴讷的《文章辨体》、徐师曾的《文体明辨》、许学夷的《诗源辩体》、贺复徵《文章辨体汇编》等。而围绕这一思潮或受其影响的论赋撰述,均具有规范与总结古代文体的意义。如果说从魏晋时的“赋是什么”到唐宋时的“赋怎么写”标志了由明体到破体,那么,元明清从辨体到尊体又显然呈示出由“赋怎么写”回归“赋是什么”,但却立足于“赋怎么写”而示范以“赋是什么”的“经典”,这就是论古赋的“祖骚宗汉”与论律赋的“尊唐”思想。

   近百年来赋体的论述与演变,因摆脱了古代“献赋”与“考赋”的制度约束,取得了异乎前人的新成就,这得益于新文化时代之学术研究的历史化、学科化与理论化。就历史化而言,百年间文学研究的最大特色在“中国文学史”课程的设立与研究,其优点在以历史的眼光审视中国文学的变迁与发展,赋体作为重要的一环取得自身的位置;而其问题则在“文学研究”的“史学化”,在很大程度上伤害了“文学”本身,甚至造成诸多文学研究论文成为历史考据学的附庸。就学科化而言,百年间学术研究的分科成为新教育体制与思想的一个重要走向,专业研究造就了专业人才,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而问题则在学科的细化又造成兼才的缺失,甚至“语言”与“文学”也两歧而扞格,这对“兼才学”的赋体之研究,其缺失也愈见明显。就理论化而言,百年间赋学脱离古代赋用的文化土壤,使赋体由“依附”政教、追逐“功名”而成为独立的学术,其义甚显,成绩亦多,然则脱离创作实践的理论又往往“捉襟见肘”、“隔靴搔痒”,回归文本,体味文本,又成为当今研究辞赋不可不思量的问题。尤其是新世纪辞赋创作的复兴,实与“盛世作赋”及赋体为“雅颂之亚”相关,如此旧体类的新风采,必将引起我们对古代文学的省思与对当代文学的拷问。

   上引文字,可视为本人撰此辞赋理论通史的结语。

   自2009年立项到2015年结项,其间我曾两度客座海外,第一次客座韩国外国语大学,成书三本,分别是《诗囚——父亲的诗与人生》《姚文朴〈文学研究法〉导读》《庄子注评》(此三书皆由凤凰出版社出版,故称“凤凰三书”),均与此项目无关;第二次客座香港珠海学院,所谓“海边谈国学,月下听涛声”,消散度日,吟诗、作赋、填词,亦无暇眷顾此项目,所以延误有时,其过在己。然历经数载,总算草成,于是回首往尘,又多感念。在立项之初,傅璇琮、赵逵夫两先生即电告其事,寄予厚望;结项之日,又蒙匿名评审专家嘉许,规划办“鉴定等级”曰“优秀”,在此一并致谢。由于文稿篇幅大,文字多,文献错舛,行文复沓,我的博士生程维、禹明莲、刘祥、赵元皓、熊莉、宋永祥,硕士生刘泽校核纠正,时有补益,教学相长,系怀难忘。

   是书稿成,正逢先父允臧先生百年冥诞,忆昔毓养教导之恩,愿为一瓣心香,敬奉灵鉴。年岁向晚,怀旧之情日浓,我每有书稿问世,总想起先父当年审读时的音容笑貌,又想起与其蜗居南大“南园”时案前床头耳提面命的情形,更想到桐城旧境“五谷井”村居时“大野祝鸡声”的生命挣扎与心灵博达。2012年我客座香港珠海学院时,海边散步,常忆及这段历程,成诗词甚多,兹选录两首如次:

   春风吹节,荃湾海岸,平沙碧浪晴空。垂钓水边,童翁伴立,闲观夜入朦胧。人世若飘篷。念羲月经岁,无意飞鸿。又近清明,听涛声旧梦相逢。  诗心直贯长虹。忆金陵五谷,小树云松。牵手笑谈,花生佐酒,平章望岳高崇。千古再闻跫。植杖频回顾,情戚歌雍。庭院芝兰坠露,新历正辰龙。(《望海潮•纪梦》)

   忆昔南园境,蜗居治学诚。床头勤教励,夜色几回明。远道传师道,游情起悔情。养亲亲不在,恨不早成名。(《五律•偶吟》)

    一段学历,就是一段心历,因心观学,读者諟正。

共[1]页

许结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