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文学 >> 废名:《桃园》再版本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文学
废名:《桃园》再版本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陈子善 点击:30362次 时间:2016-04-05 15:40:39

 《桃园》,短篇小说集,废名著,13.2×18.6cm开本,平装,1928年10月开明书店再版本,书品完好。此书封面由钱君匋设计,他刚在上一年担任开明书店“音乐艺术编辑,并负责全店书籍装帧”(引自钱君匋自撰年表,载2007年4月中国福利会出版社初版《钱君匋纪念集》)。《桃园》再版本不仅封面设计简洁淡雅,弥漫宁静之美,而且书内版式“亦疏朗开阔,形式殊美”(引自姜德明《书衣百影续编》,2001年7月三联书店初版)。

   现代文学研究界和藏书界越来越注重初版本,《桃园》初版本却扑朔迷离。《桃园》再版本版权页上印得很清楚:“民国十七年二月初版民国十七年十月再版”,以至《民国时期总书目》(1992年11月书目文献出版社初版)和《中国现代文学总书目》(1993年12月福建教育出版社初版)等都把《桃园》误作1928年2月开明书店初版。然而,废名本人在《关于校对》(载1928年12月17日《语丝》第4卷第49期)中说得更清楚:“我的一本小书《桃园》初由古城书社出版,现在开明书店再版亦已出版了,昨日才见到。”换言之,《桃园》由北京“古城书社编译所”初版,开明书店再版本应是相对于1928年2月“古城书社编译所”初版本而言的。

   但是,再版本往往不容忽视。《桃园》再版本书末增添了一篇初版本所没有的“周作人先生”《跋》,共四页,系手迹制版。周作人的字,古拙明快,这篇跋文一气呵成,仅二、三处略有修改,笔墨中渗出一种闲雅的洒落,实在漂亮。当时梓行著述将序作者手迹制版刊出,虽非时尚,并不少见。如1929年2月北新书局出版散文家川岛校勘标点的《游仙窟》,鲁迅的序就是手迹制版冠于卷首。徐志摩的诗集《翡冷翠的一夜》也是如此。但跋文手迹制版却极为少见,《桃园》再版本很可能是第一种,也很可能是周作人手稿第一次全文面世。这既表明了废名对老师墨迹的喜爱和重视,也证明《桃园》再版本的意义非同一般,从“文本考证学”的角度视之,其研究价值已经超过了初版本。

   废名是“苦雨斋四大弟子”之一,周作人也是废名作品的真正知音。他为废名1949年前出版的几乎所有著作作序或跋,对废名的“文章之美”推崇备至。后来刘半农还为此抱怨过:“废名即冯文炳,……而此人为知堂所赏识,殊不可解”(引自刘半农1934年1月1日日记,载《新文学史料》1991年第1期)。《桃园》是废名继《竹林的故事》之后的第二部小说集,他自己认为在艺术技巧上“写得熟些了”(引自《废名小说选序》)。周作人则指出当时“文坛上也有做得流畅或华丽的文章的小说家,但废名君那样简练的却很不多见”,称赞废名的小说写法“很特别的,简洁而有力的”,而且“小说里的人物也是颇可爱的”(引自《桃园跋》)。沈从文把废名引为“最相称的”同道时,也曾以《桃园》小说集为例(参见《论冯文炳》,载1934年4月上海大东书局初版《沫沫集》)。不过,也有不同的意见值得注意。废名学生、曾为整理出版废名遗著大声疾呼的吴小如,年轻时对《桃园》就有所批评:“所有废名的书,我最不喜欢《桃园》”,“《桃园》里的词藻也罢,故事也罢,有的似乎是没有把道载好”,只有“《桃园》一篇,技巧灵活得很,文字当然亦来得生动,是六朝人一脉”(引自《废名的文章》,原载1947年10月天津《益世报•文学周刊》)。见仁见智,自会启发论者进一步思考。

   笔者所藏《桃园》再版本是作者签名本,扉页左面有毛笔题字:

   赠嗣群先生 著者二十一年

   十二月十日

   废名的字散淡清逸,与周作人的字颇有几分气息相通。“著者”两字之下又钤有废名朱文名印一方,这方刀法精妙的名印可有点来历。1929年6月17日周作人日记云:下午“四时后至孔德,隅卿招饮,共来尹默、凤举、耀辰、幼渔、叔平、玄同、建功等十二人。叔平赠石经三帧,又所刻废名印一方。”次日周作人日记“像记”栏内又钤有这方印鉴,与《桃园》再版本使用的一模一样!原来正是马幼渔之弟马叔平也即文物鉴赏家、篆刻家马衡应周作人之请为废名篆刻了这方名印,可算是周作人、废名和马衡之间一段小小的金石缘。

   “嗣群”即康嗣群。曾与康嗣群合作编辑《文饭小品》的施蛰存1997年10月7日致读者蒋颖馨的信中,对他的生平行状作了较具体的介绍:

   康嗣群乃四川财阀康心如的儿子。北大学生,常去周作人家,毕业后来上海,任四川美丰银行经理,这个银行的大股东是康心如,因此,康嗣群是小老板兼经理。

   我自不编《现代》杂志后,康嗣群即劝我自己办一个小刊物。他愿出钱助我,因而办了一个《文饭小品》,但他不愿作为发行人,于是来一个“反串”,我做发行人,他做主编,出了六期,停刊了。(引自《施蛰存先生的一封回信》,载2004年3月12日《文汇读书周报》)

   施蛰存的记忆力真好,说康嗣群是“北大学生,常去周作人家”,一点不错。康嗣群出身金融世家,但他与当时许多青年人一样,钟情新文学,喜欢周作人。在《文饭小品》之前,康嗣群已是施蛰存主编的《现代》的作者,他应施蛰存之约写了《周作人先生》,发表于1933年11月《现代》第4卷第1期。这篇周作人印象记也写得真好,是三十年代评论周作人的佳作之一,且看他怎样描写“苦雨斋”:苦雨斋在古都的西北,是一个低洼所在,一进门便下台阶,其低洼已可想见,对着门便是一棵很大的白杨,随时都哗哗的在响,好像在调剂这古城的寂寞似的,院子里老觉得是秋天,在被称作侧座的房里,悬着平伯君所写的“锻药庐”,很娟秀的一笔字,正如其人。……左边屋里挂着那幅满幅雨气的“苦雨斋”横幅,是沈尹默先生写的。屋子里很寂静,夏天老是那样绿荫荫的,再加上户外的白杨响,便使你老觉得是在下雨一般。这便是翁读书写作并且会客的地方……

   这是我们所能读到的对“苦雨斋”最真切最富于诗意的描写之一。文中说到“苦雨斋”横幅出自沈尹默之手,据康嗣群回忆,他最初拜访周作人,就是由沈尹默引荐的。查周作人日记,康嗣群1930年6月26日首次拜访周作人,当天日记云:“下午康嗣群君来访。”从此以后,“苦雨斋”来访者中就多了这位文学青年。周作人经常与康嗣群聊天,通信并赠书,日记中相关记载还真不少。

   废名当然更是“苦雨斋”的常客。他与康嗣群订交的日期虽不可考,但两人认识与周作人有关是可以肯定的。周作人日记中不止一次地记载了两人的会面,1932年4月3日日记云:“下午嗣群来访,废名来”。5月5日日记又云:下午“嗣群来,废名来,晚九时半去”。这足以证明康嗣群当时与废名的接触是较为频繁的。到了1932年12月,康嗣群已去了上海,周作人12月4日收到康嗣群航空信,三天后寄赠康嗣群刚刚出版的翻译集《儿童剧》。大概康嗣群也向废名索书,所以废名把旧著《桃园》(很可能还有别的著作)寄赠康嗣群,也就完全在情理之中了。

共[1]页

陈子善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