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文学 >> 孔另境《秋窗集》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文学
孔另境《秋窗集》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陈子善 点击:27525次 时间:2016-04-05 15:41:12

 《秋窗集》,署另境著,12.2x17cm开本,平装,1937年6月上海泰山出版社初版,“上海生活书店特约经售”。

   另境者,孔另境(1904-1972)是也,浙江桐乡人,原名孔令俊,字若君,笔名东方曦等。孔另境出身显赫,不是一般的显赫,而是“大成至圣文宣王”孔子七十六代“令”字辈。然而,时代不同了,孔另境对弘扬儒家学说已无兴趣。他早年参加国民革命军“北伐”,后参加过共产党,又对新文学情有独钟。不过,通行的中国现代文学史著作中是没有他的名字的,他毕竟不是“著名”作家。但他作为散文家、剧作家和编辑出版家,对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新文学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他编选的由鲁迅作序的《现代作家书简》,保存了鲁迅、周作人、钱玄同以降五十八位现代作家既有“文艺的价值”“更有社会的价值”的书信,是研究这些作家创作和“私生活真实情态”(以上引自《〈现代作家书简〉钞例》)的珍贵资料。

   我所藏《秋窗集》签名本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得之于“上海书店”,书的前环衬左上角有孔另境用黑钢笔所书:

   在《秋窗集》出版当月,孔另境就题赠“云卿女士”,速度很快。“云卿”是什么人呢?我曾请教孔另境女公子、从事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的孔海珠,她也不知道。孔另境时任上海华华中学教导主任,也许“云卿”是他的女同事或女学生?这只是猜测,有待证实。

   《秋窗集》是孔另境的第一本杂文集,也是一部特别的三十年代文坛论争文献集。1937年11月16日,孔另境以“东方曦”的笔名在上海《大晚报•火炬》发表《秋窗漫感》,尖锐抨击“文坛禁地闲人莫入主义”和“‘明星’主义”两大他认为的文坛“恶劣倾向”。接着他又在《炉边偶论》中继续抨击“介绍主义”、“集体创作问题”和“‘猜测’之风”等文坛现象。但《炉边偶论》第二篇论“壁垒森严的门户主义”因涉及“两个口号”论争,当时未能发表,也未收入《秋窗集》,幸好手稿存世,现已编入2006年12月上海文艺出版社初版《秋窗晚集》以成全璧。

   孔另境这一系列批评文字引发了上海文坛的一场不大不小的论战,持续三个月之久,若英(阿英)、何典(陈子展)、周钢鸣和远在日本的郭沫若等均不同程度地卷入。“东方曦”的批评者怀疑“东方曦”是茅盾笔名或受茅盾指使。孔另境确是茅盾小舅,但他发表这两组批评文字与茅盾无关。《秋窗集》的“论争之部”,编入了“这一段‘公案’”论战各方的全部文章。一卷在手,对这场论战的来龙去脉和论争焦点就可一目了然,有助于我们对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上海文坛“文学场”的认知。

   有意思的是,孔另境在《秋窗漫感》中不点名的批评《今代文艺》“为要号召读者,把某名作家的一副数十字的戏联登了进去,而且还大事铺张”,是“迹近无耻的欺骗”,“也可见文坛的‘明星’主义确已发展得很极端”,不料刺痛了“某名作家”郭沫若,写了《漫话“明星”》反驳,阿英也发表《关于沫若的戏联》助阵。郭沫若这副“戏联”确实十分有名,是嘲讽“两个口号”论争中鲁迅和茅盾的:

   鲁迅将徐懋庸格杀勿论,弄得怨声载道。

   茅盾向周起应请求自由,未免呼吁失门。

   郭沫若透露,金祖同1936年8月到日本(后来他陪同郭沫若秘密回国,以“殷尘”的笔名写了《鼎堂归国秘记》一书),一次与他“偶尔谈到了文坛上的口号战,一时兴发便草下了那三十二字的短章”。而阿英也证实他得到金祖同同年9月2日函,要求“代送出发表”郭沫若此联手迹,他就代拟《戏论鲁迅茅盾联》题目交《今代文艺》,在同年9月19日出版的创刊号上刊出。郭沫若得到阿英通报此事的信后,焦急得连发两函给阿英,要求“遏止”发表,但是为时已晚。郭沫若在《漫话“明星”》中又表示:“我拟了那对联,自然是没有发表的意思的,——老实说,不是不想发表,是不敢发表”,大有弦外之音。

   在“两个口号”论战中,郭沫若的态度当然以他正式发表的《国防•污池•炼狱》《蒐苗的检阅》等文为准,发表这副戏联只是一个意外的小插曲,却无意中公开了郭沫若当时更真实的想法。郭沫若这篇《漫话“明星”》、阿英这篇《关于沫若的戏联》以及他另三篇相关的论战文字《例子并没有说完》《欲罢不能的再说几句话》和《请看东方曦的最后法宝》,均未收入他们的全集,《郭沫若全集》文学编和《阿英全集》实在不全(阿英这四篇仅在2006年5月安徽教育出版社初版《阿英全集附卷》的《阿英散篇文章目录》中有所著录,不知何故,全集不收)。真要感谢孔另境,在《秋窗集》中保存了这些“原生态”的文学史料。

   《秋窗集》“散什之部”中的《我的记忆》也很值得注意。孔另境1931年10月在北平被捕,经鲁迅出面营救始得脱险。鲁迅逝世后,他写过多篇纪念文字,以这一篇内容最为丰富,感情最为真挚,也最具史料价值。他虽然感激和敬重鲁迅,但该文对鲁迅是“平视”而不是“仰视”,是直言不讳而不是一味赞扬,且录一节以示一斑:

   先生有两个超于常人的特点,其一是恩怨观念十分着重,只要这个人被他骂过(自然为他所骂过的人大多毕竟是要不得的),他会永远地记住,像陈源教授,事情已经隔十多年了,但他还常常要带到他,不只谈天中会带到,而且在写文章里也还会带出来;要是这个人确实和他有感情的呢,那末即使这人现在已十分落伍,他也不肯骂他,倘有人故意提起,他也只是笑笑,不过并不高兴,因为在他的意思,最好把这人的影子完全从他的脑筋中消灭。他这个观念自然不免偏了一些,不过从这事里也可见他感情的丰富和热烈,对于朋友间道义的重视。

   《秋窗集》,署另境著,1937年6月上海泰山出版社初版,“上海生活书店特约经售”。

   云卿女士惠存

   孔另境一九三七、六、十九

共[1]页

陈子善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