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文学 >> 杜甫卒年新说质疑——给刘人寿评委的复信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文学
杜甫卒年新说质疑——给刘人寿评委的复信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霍松林 点击:22590次 时间:2016-08-11 22:39:59
人寿先生如晤:
大札读悉。转述评委会决定,拙稿《杜甫江阁记》因系“特约”,特“评”二千元酬金,太客气了!
大札转述评委诸公意见:“杜甫流寓湖南三年。《风疾舟中伏枕书怀》诗中有‘十暑岷山阁,三霜楚户砧’句。又有‘春草封归恨,源花费独寻’句,说明诗人作此绝笔已到大历六年春日。”对此,略谈我的看法:
引“春草”一联证明杜甫卒于大历六年春,始见于老友丘良任先生《杜甫之死及其生卒年考辩》。丘老曾寄此文征求意见,我细读数遍,未敢苟同;但他在此文结尾说“杜甫卒年疑案应该可以明确了”,很自信,所以我未向他表态。后来将此文收入我任主编,杜甫研究会编印的《杜甫研究论集》(中国杜甫研究会第二、三届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香港天马图书有限公司20011月初版。,想引起讨论,但至今无人提及,而现任杜甫研究会会长张忠纲教授在其新著《二十世纪杜甫研究述略》一文的《杜甫生卒行迹的考辩》一节中先讲了“大历五年夏卒于耒阳”说,又引了反驳此说的“卒于大历五年冬”说。然后结束道:“杜甫的生卒年及死因也出现了几种新说,似乎都缺乏坚实有力的根据。《杜甫研究论集》(世纪之交杜甫国际研讨会论文集)第16页。”这里所谓的“新说”,即包含了丘老的“卒于大历六年春”。拙稿中的“杜甫自大历三年冬抵岳州至大历五年冬自潭州赴岳州病卒”一句,如果算“年头”,已可说“杜甫流寓湖南三年”;如实算,那就是我说的“辗转湖湘整两载。”冬季共三个月,假如杜甫抵岳州是初冬,作《风疾》绝笔诗是暮冬,就有可能是“两载馀”。《风疾》首段有“故国悲寒望,群云惨岁阴”及“郁郁冬炎瘴”句,可见作此绝笔诗的时节是冬季,还很“郁”热,不好确定是暮冬。而他初抵岳州所作《岁晏行》以“岁云暮矣多北风”发端,也不足以说明当时不是冬末而是初冬。
从诗题因“风疾”而只能“伏枕书怀”看,从末段“葛洪尸定解”看,从此后再无诗作看,杜甫已经病得很重,要挣扎到第二年初春,不大容易。陈衍《石遗室诗话》说“耒阳阻水当在五年春夏之交,《风疾书怀》在其冬,则杜公之卒,必在大历六年”。用一“必”字,有何确证呢?丘老以“春草封归恨,源花费独寻”作为根据,断定杜甫卒于大历六年,评委诸公从之,但这如何能作根据?杜甫五排中的对偶句,大多数都用典,“春草”一联亦如此。上句用刘安《招隐》“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而另出新意:本来是想“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的,但出峡后辗转漂泊,归不了洛阳,这就是“归恨”,既然归不了,就只好“王孙游兮不归”,让“春草”把“归恨”“封”起来,住在湖南也好;下句突转:可是湖南正兵荒马乱,东寻西寻,就是寻不到可以安居的桃花源啊!“源花”用的正是陶潜桃花源典,下一“费”字,饱含着辗转飘泊的辛酸。两句诗,抑扬顿挫,扣人心弦。若说“春草”未用典,作者是说他作《风疾》诗时遍地已生春草,那么“封归恨”又如何解释呢?与“源花费独寻”又如何呼应呢?与首段的“郁郁冬炎瘴”又如何对接呢?难道作前几句时是冬天,而且有“炎瘴”,作下几句时已经到了第二年的春天、“春草”都已十分茂密了吗?茂密的“春草”既然“封”了杜甫的“归恨”,他乐于“王孙游兮不归”,那又为什么要扶病自潭州赴岳州,急于“下襄阳向洛阳”呢?
大札转述评委诸公引杜甫《风疾》诗中的“十暑岷山阁(误),三霜楚户砧”证明“杜甫流寓湖南三年”,也有问题。按习惯的用法,“三霜”自可理解为“三年”,但此处的“三霜”与“十暑”对仗,而“十暑”却只能理解为十个夏季。既此如,则“三霜”也只能理解为三个秋季,细绎诗意,也正如此。“十暑岷山葛(不是“阁”)”,意为“十个夏季,穿的都是用岷山葛缝制的单衣”(不是十个夏季都住在岷山的高阁);“三霜楚户砧”意为三个秋季,都听到楚地千家万户的“砧声”。“闺妇”每到秋季,便要为“征夫”准备寒衣,所以“捣衣”的砧声只集中于秋季,而不是一年四季。杜甫自大历三年冬抵岳州至大历五年冬病卒,在湖南只度过了两个秋季,也就是说只是“两霜”而非“三霜”。那么,难道“三霜楚户砧”错了吗?当然不是。关键在于湖南属“楚”,而楚不限于湖南。杜甫于大历三年正月出峡,三月至江陵,秋季居公安。公安今属湖北,与湖南无涉,却是货真价实的“楚”地啊!湖南两霜加公安一霜,不正是“三霜”吗?大札将“十暑岷山葛”一句中的“葛”写为“阁”,我实在找不到版本根据,大概是“笔误”吧!但也误得太离奇。第一,在这句诗里,“葛”与“暑”互补,是个关键词。杜甫流寓蜀中,夏季苦热,却一贫如洗,毫无浮瓜、沉李、围冰、喷泉以及辟暑犀、招凉珠之类的降温条件,唯一可以办到的,就是穿西蜀土产的葛衣。依赖“岷山葛”熬过十个酷暑,蕴含深广,“葛”字岂能忽视!如果真的读懂了这句诗,怎会把“葛”这个关键词写成“阁”?第二,杜甫自乾元二年(759)十二月入蜀至大历三年(768)正月出峡,其间初寓成都,旋赴梓州、阆州,复返成都,又携家东下,经嘉州、戎州、渝州、忠州、云安而寓居夔州,真所谓“飘泊西南天地间”,哪有安居岷山高阁“十暑”之久的福气!如果对杜甫的这段经历稍有了解,或者读过杜甫“飘泊西南天地间”这句一般人都知道的诗,当写出“十暑岷山阁”五字时,难道不感到刺目吗?
杜甫的卒年问题一直有争论,但以绝笔诗《风疾》的写作时期为根据,定为卒于大历五年冬较合理,且为古今多数学者所认同。仇兆鳌《杜诗详注》对《风疾》诗逐句详注,但只据此诗“岁阴”、“冬炎”断定杜甫“卒于五年之冬”,而于“春草封归恨”句只引了《招隐》语。游国恩、王季思、萧涤非、冯至、陈贻焮、莫砺锋以及文学研究所《中国文学史》的著者和四川文史馆《杜甫年谱》的编者都据《风疾》作时定卒年,当然通读过《风疾》,但都不以“春草”句为根据延长杜甫的寿命和流寓湖南的时间,而定卒年为大历五年冬。仇兆鳌于《风疾》题下注云:“《诗谱》谓卒于夏,减却少陵半年之寿,为可恨也。”看来仇兆鳌由于为杜甫争回半年寿命而深感自豪。我也是希望杜甫长寿的,能让诗圣活到大历六年春,该多好!可惜“春草封归恨”一联并不能作有力的根据啊!
承“特约”为长沙新建杜甫江阁作记,忝为“姑老爷”(陈贻焮先生等湖南学者这样称呼我),绝不敢轻信新说闹笑话,丢舅老爷的人!至于拙稿,主要是从进行诗教方面考虑的,而非着重从促进旅游、休闲方面着笔,大约也不合时宜吧!
写得太啰唆了,就此打住。
即颂
撰安并请代候评委诸公
霍松林上
2005422

共[1]页

霍松林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