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文学 >> 论杜甫的创体诗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文学
论杜甫的创体诗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霍松林 点击:23784次 时间:2016-08-21 20:06:11
文学之盛衰,辄视“创”与“变”之多寡优劣为转移。“变”者变前人之所有,“创”者创前人之所无,学古而不知变,不知创,则尘羹土饭,陈陈相因,必至腐朽枯竭而后已。建安之诗盛矣,相袭既久而流于衰,后之诗人,才大者大变,才小者小变。叶横山《原诗》云:“盛唐诸人,惟能不为建安之古诗,吾乃谓唐有古诗,若必摹汉魏之声调字句,此汉魏有诗,而唐无古诗矣。”变之不可以已也审矣。杜甫之诗,如汉魏之浑朴古雅,六朝之韶秀藻丽,无一不备,然亦无一句一篇蹈袭前人,纯然为杜甫之诗,知变故耳。变古不易,创新尤难,杜甫之创体诗,固自不多,然亦非他家可及也。兹分论之。
一、饮中八仙歌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曲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且避贤。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辩惊四筵。
此诗描写八公,各极平生醉趣,人自一段,或两句,或三句四句不等。同为一先韵,而前字三押,船字眠字天字再押,似铭似赞,忽长忽短,分之各成一章,合之共为一篇,古无所因,洵创体也。
二、曲江三章章五句
曲江萧条秋气高,菱荷枯折随风涛。游子空嗟垂二毛。白石素沙亦相荡,哀鸿独叫求其曹。
即事非今亦非古,长歌激越捎林莽。比屋豪华固难数。吾人甘作心似灰,弟侄何伤泪如雨!
自断此生休问天,杜曲幸有桑麻田。故将移住南山边。短衣匹马随李广,看射猛虎终残年。
此诗每章五句,一二三五四句同韵,而以第四句截上三句,急转直下,复以第五句陡结。塌翼惊呼,忽翔天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王嗣奭谓公“此诗学三百篇,遗貌而存神者”,此特就命题之拟三百篇而言,实则非是,观第二章首二句可知矣。《杜臆》云:“即事吟诗,体杂古今。其五句成章,有似古体;七言成句,又似今体。曰长歌者,连章叠歌也。”非今非古,自属创体,王湘绮谓此诗应为“七绝正格”,惜无继武者,遂成绝响矣。
三、乾元中寓居同谷县作歌七首
有客有客字子美,白头乱发垂过耳。岁拾橡栗随狙公,天寒日暮山谷里。中原无书归不得,手脚冻皴皮肉死。呜呼一歌兮歌已哀,悲风为我从天来。
长镵长镵白木柄,我生托子以为命。黄独无苗山雪盛,短衣数挽不掩胫。此时与子空归来,男呻女吟四壁静。呜呼二歌兮歌始放,闾里为我色惆怅。
有弟有弟在远方,三人各瘦何人强。生别展转不相见,胡尘暗天道路长。东飞驾鹅后鹙鸧,安得送我置汝旁。呜呼三歌兮歌三发,汝归何处收兄骨?
有妹有妹在钟离,良人早殁诸孤痴。长淮浪高蛟龙怒,十年不见来何时。扁舟欲往箭满眼,杳杳南国多旌旗。呜呼四歌兮歌四奏,林猿为我啼清昼。
四山多风溪水急,寒雨飒飒枯树湿。黄蒿古城云不开。白狐跳梁黄狐立。我生何为在穷谷,中夜起坐万感集。呜呼五歌兮歌正长,魂招不来归故乡。
南有龙兮在山湫,古木巃嵸枝相樛。木叶黄落龙正蛰,蝮蛇东来水上游。我行怪此安敢出,拔剑欲斩且复休。呜呼六歌兮歌思迟,溪壑为我回春姿。
男儿生不成名身已老,三年饥走荒山道。长安卿相多少年,富贵应须致身早。山中儒生旧相识,但话宿昔伤怀抱。呜呼七歌兮悄终曲,仰视皇天白日速。
此歌首章从自叙说起,二章自叹冻馁,并及妻孥,三章叹兄弟各天,四章叹兄妹异地,五章咏同谷冬景,六章咏同谷龙湫,七章仍以自叹作结,穷老流离之感深矣。七章中除末章首句为九字句外,其余字句多寡相同,大抵前六句隔句用韵,“呜呼”二字以后,以两句作结,同为一韵。如前六句为平韵者,则结二句必为仄韵,如前六句为仄韵者,则结二句必为平韵。朱子谓此七歌豪宕奇崛,兼取九歌四愁十八拍诸调而变化出之,遂成创体。历来论者备极推崇,胡应麟云:“杜《七歌》亦仿张衡《四愁》,然《七歌》奇崛雄深,《四愁》和平婉丽,汉唐短歌,各为绝唱,所谓异曲同工。”王嗣奭曰:“《七歌》创作,原不仿离骚,而哀实过之,读离骚未必坠泪,而读此不能终篇,则以节短而声促也。”董益曰:“李荐《师友记闻》谓太白《远别离》、《蜀道难》与子美《寓居同谷七歌》同为风骚极致,不在屈宋之下。愚谓一歌结句‘悲风为我从天来’,七歌云‘仰视皇天白日速’,其声慨然,其气浩然,殆又非宋玉太白辈所及。”申涵光曰:“《同谷七歌》,顿挫淋漓,有一唱三叹之致。”按宋元以后词人,作《同谷七歌》体者颇多,唯文天祥居先。
四、荆南兵马使太常卿赵公大食刀歌
太常楼船声嗷嘈,问兵刮寇趋下牢。牧出令奔飞百艘,猛蚊突兽纷腾逃。白帝寒城驻锦袍,玄冬示我胡国刀。壮士短衣头虎毛,凭轩拔鞘天为高。翻风转日末怒号,冰翼雪淡伤哀猱。镌错碧罂䴙鹈膏,铓锷已莹虚秋涛。鬼物撇捩辞坑壕,苍水使者扪赤条。龙伯国人罢钓鳌,芮公回首颜色劳,分阃救世用贤豪。赵公玉立高歌起,揽环结佩相终始。万岁持之护天子,得君乱丝与君理。蜀江如线针如水,荆岑弹丸心未已。贼臣恶子休干纪,魑魅魍魉徒为耳。妖腰乱领敢欣喜!用之不高亦不卑,不似长剑须天倚。吁嗟光禄英雄弭,大食宝刀聊可比。丹青宛转麒麟里,光芒六合无泥滓。
此诗逐句用韵,是柏梁及燕歌行体;然柏梁及燕歌行皆一韵到底,此则前幅平韵,后幅仄韵,又自成一体矣。蒋弱六谓如百宝装成,光怪满纸,造字造句在昌黎长吉之间,又其馀事也。
五、短歌行赠王郎司直
王郎酒酣拔剑斫地歌莫哀,我能拔尔仰塞磊落之奇才。豫章翻风白日动,鲸鱼跋浪沧溟开。且脱佩剑休徘徊。西得诸侯棹锦水,欲向何门趿珠履?仲宣楼头春已深,青眼高歌望吾子,眼中之人吾老矣。
此诗上下各五句,俱用单句相间,截为两段,前段平韵,后段仄韵,亦为创格。至首二句各用十一字成句,亦前此少有,惟李白“紫皇乃赐白兔所捣之药方”,足以媲美。后人效之者亦多,鲜能劲练,如东坡“山中故人应有招我归来篇”,似可作两句读矣。《怀麓堂稿》言:国初人有作九言者,谓“昨夜西风摆落千林梢,渡头小舟卷入寒塘坳”,以为可备一体。不知九言起于高贵乡公,鲍明远沈休文亦有此体,至于杜甫,则此例尤繁,如“炯如一段清冰出万壑,置在迎风露寒之玉壶”,又如“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此九言之最妙者。若“昨夜西风”两句,则可去首二字作七言,又可上四下五作两句读,创新之难,从可知矣。
六、八哀诗
曹子建、王仲宣、张孟阳等人,皆有七哀诗。释者谓义而哀、痛而哀、感而哀、怨而哀、耳目闻见而哀、口叹而哀、鼻酸而哀也。盖子建之哀,在于独栖而思妇,仲宣之哀,在于弃子之妇人,孟阳之哀,在于已毁之园寝,是皆一哀而七者具也。少陵之八哀,则所哀者八人也。其序云:
伤时盗贼未息,兴起王公李公,叹旧怀贤,终于张相国,八公前后存殁,遂不铨次焉。诗长不录,兹列其题如下:
赠司空王公司礼
故司徒李公光弼
赠左仆射郑国公严公武
赠太子太师汝阳郡王琎
赠秘书监江夏李公邕
故秘书少监武功苏公源明
故著作郎贬台州司户荥阳郑公虔
故右仆射相国张公九龄
按《八哀》为杜诗名篇,欲与太史公纪、传争奇。王嗣奭《杜臆》曰:“此八公传也,而以韵记之,乃公创格。”郝敬曰:“八哀诗雄富,是传记文字之用韵者,文史为诗,自子美始。”叶石林则谓“长篇最难,魏晋以前,无过十韵,常使人以意逆志,初不以叙事倾倒为工。此八篇本非集中高作,而世尊称不敢置议。”此言泥古而不知创新,未可律杜。以五言诗为人物立传,其创辟之功自不可没,惜后世无人发扬光大。
七、新题乐府
自齐梁以降,文士喜为乐府诗,往往失其命题本意,太白亦不能免;至少陵则因时因事,自立新题,不蹈前人陈迹,真豪杰也。兹列其新题乐府之尤善者,约有:
兵车行
悲青坂
新安吏
潼关吏
石壕吏
新婚别
垂老别
无家别
胡应麟云:“少陵不效四言,不仿离骚,不用乐府旧题,是此老胸中壁立处,然风骚乐府遗意,杜往往得之。”如上列诸篇,述情陈事,恳恻若见。白居易《与元九书》云:“诗之豪者,世称李杜,李之作,才矣奇矣,人不逮矣;索其风雅比兴,十无一焉。杜诗最多,可传者千余首,至於贯穿今古,缕格律,尽工尽善,又过於李。然撮其《新安吏》、《石壕吏》、《潼关吏》、《塞芦子》、《留花门》之章,‘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之句,亦不过十三四。杜尚如此,况不逮杜者乎?”居易盖主张“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者,故有斯言;然推重少陵之新乐府诸诗至矣。其自为新乐府序云:
凡九千二百五十二言,断为五十篇,篇无定句,句无定字,系於意,不系於文。首句标其目,卒章显其志,诗三百之意也。其辞质而径,欲见之者易谕也。其言直而切,欲闻之者深戒也。其事核而实,使采之者传信也。其体顺而律,可以播於乐章歌曲也。总而言之,为君为臣为民为物为事而作,不为文而作也。
虽自谓拟三百篇,然因事立题,自号新乐府,则源于少陵而光大其体耳。
八、连章律诗与长篇排律
少陵《宗武生日诗》有云:“诗是吾家事。”按公祖杜审言《过义阳公主山池》五首,乃少陵连章律诗之祖;《和李大夫嗣真奉使存抚河东四十韵》,乃少陵长篇排律之祖。然少陵为此体特繁,其连章律诗,多达十首至二十首(如《秦州杂诗》),而章法秩然。如《陪郑广文游何将军山林十首》,分明一篇游记,有首有尾,有呼有应,中间或赋景,或写情,经纬错综,奇正互用,不可方物,无一字落空,无一语犯复,极整严,极变化,为前此诸家所无。又如《秋兴八首》,蛛丝马迹,绪脉相承,分之如骇鸡之犀,四面皆见;合之如常山之阵,首尾互应。以第一起兴,而后章俱发隐衷,或启下,或承上,或互发,或遥应,总是一篇文字。诚如张涎所云:“卓哉一家之言,敻然百世之上,此杜子美所以为诗人之宗仰也。”
唐人排律,初惟六韵左右,少陵则长篇极多。如《秋日荆南述怀三十韵》、《桥陵诗三十韵因呈县内诸官》、《赠王二十四侍御契四十韵》、《夔府书怀四十韵》等数十韵者,不可遍举。至《秋日夔府咏怀奉寄郑监李宾客》,则多至百韵,为杜集第一首长诗,亦为后世百韵诗之祖。然少陵巨什,其中起伏转折顿挫承递若断若续,乍离乍合,极错综恣肆之奇,而按以纪律,却又结构完整,盖其才大而学足以副之,故能随意转合,曲折自如。元微之《唐故检校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有云:“……至若铺陈终始,排比声韵,大或千言,次犹数百,辞气豪迈,而风调清深,属对律切,而脱弃凡近,则李尚不能历其藩篱,况堂奥乎?……”则专指少陵长篇排律而言。元遗山《论诗绝句》讥之云:“排比铺张特一途,藩篱如此亦区区。少陵自有连城璧,争奈微之识碔砆。”然长篇排律究为子美创体,且多佳什,岂能一笔抹杀!元白极效此等,百韵排律,叠见迭出,不免夸多斗靡,气缓而脉弛矣。昔王荆公选四家诗,首杜、次韩、次欧,而以太白居末。或叩其故,公谓白之歌诗,豪放飘逸,人固莫及;然其格止此,不知变也。至於少陵,则悲欢穷泰,发敛抑扬,疾徐纵横,无施不可。故其诗有平淡简易者,有绵丽精确者,有严重威武,若三军之帅者,有奋迅驰骤,若凌驾之马者,有淡泊闲静,若山谷隐士者,有风流蕴藉,若贵介公子者。盖其诗绪密而思深,观者苟不能臻其阃奥,未易识其妙处,岂浅近者所能窥哉!袁随园曰:“夫创天下之所无者,未有不为天下之所尊者也。”文学亦若此焉!自甫以后,在唐如韩愈李贺之奇险,刘禹锡杜牧之雄杰,刘长卿之流利,温庭筠李商隐之绮艳,以至宋金元明清诗家之称巨擘者,无虑数十百人,各自炫奇翻异,斗新竞巧,而少陵乃无一焉不开其端,岂非以其“创”乎!

共[1]页

霍松林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