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文学 >> 杜甫与李白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文学
杜甫与李白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霍松林 点击:26204次 时间:2016-09-02 19:15:46
杜陵有客才名早,却与山东李白好。
短褐飘飘泗水春,登临落日同倾倒。
浮踪转盼各飞蓬,石门一别风烟渺。
同心之谊祛形骸,相期直在云霞表。
渭北江东日渺茫,王孙不见凄芳草。
由来造化踬英贤,奈尔风流天地老。
——华爱题李白送别杜子美发鲁郡图
唐朝是我国诗坛的春天,尤其是盛唐时代,诗的园地里群花怒放,万紫千红,在艳阳的闪耀下,摇漾着,像金碧的海,汇成空前的壮观。这无量数灿烂肥硕的花朵,当然是多数园丁辛勤灌溉的成果。而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园丁,无疑要数浪漫文学大师李白与写实文学领袖杜甫了。
在同一时代,在同一国度,又在同一艺术领域,崛起势均力敌、光焰万丈的两位大家,这不能不算是文学史上的奇迹。一位是集前此浪漫文学大成而推到极峰的大师,一位是开写实文学先河而汇为巨海的领袖。各人的性格不同,风格也极不相类,却终于是极好的朋友,这更是令人羡慕不已的奇迹。
他们的相识,最初是在东都。按《唐书》:“东都隋置,武德四年废,贞观二年号洛阳宫,显庆二年,诏改东都。”即是现在的洛阳。杜甫第一篇赠李白的诗即是作于东都的。是什么时候呢?按朱注:“天宝三载(744年),公在东都,太白以力士之谮,亦放还,游东都,此赠诗当在其时,故有脱身金闺之句。”可知他们的相识,是在天宝三载。《李太白年谱》:“开元二十八年庚辰,太白年四十。”则天宝三年,其年为四十四岁。又《杜工部年谱》:“天宝十载辛卯,公年四十。”则天宝三年,其年三十三岁(李白长杜甫十有一岁),大约不无相见恨晚的感觉吧!现在让我们看看赠李白诗的内容:
二年客东都,所历厌机巧。
野人对腥膻,蔬食常不饱。
岂无青精饭,使我颜色好?
苦乏大药资,山林迹如扫。
李侯金闺彦,脱身事幽讨。
亦有梁宋游,相期拾瑶草。
从煞尾两句可知杜甫有梁宋之游的计划,李白适欲游梁宋,故有“相期拾瑶草”之约了。按浦注:“梁宋在今开封归德境。”他们究竟同游梁宋了没有,这在李杜的诗集里都没有专诗记载。
《唐诗纪事》云:“始,李白与杜甫相遇梁宋间,结交欢甚。久乃去客居鲁徂徕山。”又《新唐书》杜甫传云:“甫少与李白齐名,尝从白及高适过汴州,酒酣登吹台,慷慨怀古,人莫测也。”可见他们不仅同游梁宋,还加上了另一位大诗人高适。“酒酣登吹台,慷慨怀古。”真是诗坛佳话,岂仅是他们的奇遇?他们在当时没有诗,大约是登高怀古,无暇属辞吧!诗是穷愁无聊,苦闷忧愤时的产物。其意有不得申,然后才发之于诗。他们酒酣登台,慷慨怀古,意气发舒,雄视一世,实无事于诗。但在彼此飘零之后,往事如梦,诗人将沉湎于梦的氛围里了。不是吗?杜甫流寓夔州的时候,不就在往事的回忆中唱出诗来了么?《昔游》云:
昔者与高李,晚登单父台。
寒芜际碣石,万里风云来。
桑柘叶如雨,飞藿去徘徊。
清霜大泽冻,禽兽有余哀。
……
这是从前同游梁宋的盛事,却重浮在诗人的记忆里来了,而现在呢?
隔河忆长眺,青岁已摧颓。
不及少年日,无复故人杯。
赋诗独流涕,乱世想贤才。
有能市骏骨,莫恨少龙媒。
……
少时的乐事是烟消云散了,他能不在回忆之余,流涕赋诗么?又《遣怀诗》云:“昔我游宋中,惟梁孝王都。……忆与高李辈,论交入酒垆。两公壮藻思,得我色敷腴。气酣登吹台,怀古视平芜。芒砀云一去,雁鹜空相呼。”这是回忆中的事情,酒垆论交之后,酒酣登吹台,慷慨怀古,是如何的不可一世。而现在呢?李白已经于宝应元年死了,高适也死于永泰元年,又是多么使人伤怀的事情。“乱离朋友尽,合沓岁月徂。吾衰将焉托,存殁再呜呼。萧条病益甚,独在天一隅。乘黄已去矣,凡马徒区区。不复见颜鲍,系舟卧荆巫。临餐吐更食,常恐违抚孤。”从末二句看,这是何等交谊?岂不使面朋面友们汗颜?诚如李子德所云:“宋中名地,李公伟人,配公此笔,俱堪千古”啊!
在《李太白诗集》中,并不是没有作于梁宋的篇章,只是未提到与杜甫同游罢了。如《鸣皋歌送岑徵君》,其原注云:“时梁园三尺雪,在清冷池作。”又有《梁园吟》(一名《梁园醉酒歌》),这都是在梁宋的作品。尤其是《梁园吟》一篇,很可能是与杜甫及高适同游后作的。我们先引后几句看吧!“我浮黄河去京阙,挂席欲进波连山。天长水阔厌远涉,访古始及平台间。平台为客忧思多,对酒遂作梁园歌。……昔人豪贵信陵君,今人耕种信陵坟。荒城虚照碧山月,古木尽入苍梧云。梁王宫阙今安在?枚马先归不相待。舞影歌声散渌池,空余汴水东流海。沉吟此事泪满衣,黄金买醉未能归。连呼五白投六博,分曹赌酒酣驰晖。”按《一统志》:“梁园在河南开封府城东南,一名梁苑。”杜诗云:“气酣登吹台。”《元和郡县志》云:“吹台在开封县东南六里。”又按《汉书·梁孝王传》称,王以功亲为大国,筑东苑方三百里,则吹台即在梁园之内无疑。再就《梁园吟》中的“连呼五白投六博,分曹赌酒酣驰晖”来看,显然是几个人在一块儿玩的,又是谁同他在一块儿玩的呢?杜甫《今夕行》云:“今夕何夕岁云徂,更长烛明不可孤。咸阳客舍一事无,相与博塞为欢娱。凭陵大叫呼五白,袒跣不肯成枭卢。英雄有时亦如此,邂逅岂即非良图。君莫笑刘毅从来布衣愿,家无儋石输百万。”则杜甫又是会赌而且主张英雄有时也不免一赌的人。既然是“相遇梁宋间,结交欢甚”,同时他们都是过客,别无熟识的人,李白游梁园,能不邀杜甫同来么?所以李白所谓游梁园,与杜甫所谓登吹台,极有可能是一回事。
因为他是属于浪漫派的作家,只凭空抒发他的幻想,不像写实大师杜甫的诗把时、地、人等,都弄得清清楚楚,所以使后人无从知道底细,这实在是一件憾事。
梁宋之游完毕以后,天宝四载,同在齐州,共游历下亭。杜甫有《陪李北海宴历下亭》、《同李太守登历下古城员外新亭》等诗,而高适、李白,均有赠邕诗,想必同游,但无诗可证罢了。杜甫赠李白诗:“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正是作于此时的。蒋弱六谓“是白一生小像”,诚然。如果相知不深,又何能于短短的四句诗中,描画得如此的眉目毕肖呢?除此之外,又有《与李白同寻范十隐居》,也是此时的作品。诗云:
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铿。
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
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
更想幽期处,还寻北郭生。
入门高兴发,侍立小童清。
落景闻寒杵,屯云对古城。
向来吟《桔颂》,谁欲讨莼羹。
不愿论簪笏,悠悠沧海情。
彼此珍惜,如弟兄一样,“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十字之中,包含着多少笑语咏歌,包含着多少风月晴雨。杨西河谓可想见此中细论文之乐,其实又何止细论文之乐呢?
真是“由来造化踬英贤”。他们在一生之中,便只有这短短的欢聚而已。杜甫《壮游诗》云:“放荡齐赵间,裘马颇清狂。……快意八九年,西归到咸阳。”天宝五载,杜甫要回长安,李白有《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诗。诗云:
醉别复几日,登临遍池台。
何时石门路,重有金樽开。
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
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
杜甫《题张氏隐居》:“涧道余寒历冰雪,石门斜日到林邱。”正是这时送别的石门,风景如旧,而劳燕分飞。“何时石门路,重有金樽开”呢?这是谁也不能回答的问题。
杜甫回到长安,李白又游于吴越之间,杜甫《冬日有怀李白诗》云:
寂寞书斋里,终朝独尔思。
更寻嘉树传,不忘角弓诗。
短褐风霜入,还丹日月迟。
未因乘兴去,空有鹿门期。
“终朝独尔思”,是其他的朋友有时还可以忘怀,惟独李白,他却无时不在思念之中。“空有鹿门期”,大概他们有结庐隐居之约,然而亦止是约言罢了,如何能实现呢?寂寥的严冬消逝之后,接着是花香鸟语的春天,他们的离别,也延长到了春天。“终朝独尔思”的况味,当然要更为浓烈了。《春日忆李白》诗云:“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杨西河云:“首句自是阅尽甘苦,上下古今甘心让一头地。”这样一位清新俊逸的作家,同时是最好的朋友,却远在江东,暮云春树,能不倍起相思?如果说“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可想见细论文之乐,那么“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又不胜“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之思了。接着有《送孔巢父谢病归游江东兼呈李白》诗,孔巢父与李白、韩准、斐政、张叔明、陶沔隐居徂徕山,号“竹溪六逸”,故亦与杜甫相识,其诗有“南寻禹穴见李白,道甫问讯今何如”之句。乾元元年(758年)六月,杜甫出为华州司功,李白于肃宗至德元载(756年)丙申,由宣城到溧阳,转入剡中,终于到了庐山,隐居高卧。永王璘迫他入幕,后来永王璘擅引舟师东下,胁以随行。次年兵败,李白坐系浔阳狱,经宣慰大使崔涣及御史中丞宋若思为之推覆清雪,乃得释放。到了乾元元年,终以从永王璘之故,长流夜郎。于是他跋涉于流放之途,泛洞庭,上三峡,饱尝着人世的艰辛与苦难。乾元二年,流寓秦州的杜甫才得到好友的坏消息,更增加了思念与担忧的情绪,连夜地梦见他的朋友颠沛困顿于蛮烟瘴雨之乡,他不得不写出使千载以后的读者犹不禁坠泪的诗来。《梦李白》二首云:
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
江南瘴疬地,逐客无消息。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
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
恐非平生魂,路远不可测。
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塞黑。
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
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
浮云终日行,游子久不至。
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
告归常局促,苦道来不易。
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
出门搔白首,若负平生志。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孰云网恢恢,将老身反累。
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
陆时雍曰:“是魂,是人,是真,是梦,都觉恍惚无定,亲情苦意,无不备极,真得屈骚之神。”仇兆鳌云:“次首因频梦而作,故诗语更进一层。前云明我相忆,是白知公;此云见君意,是公知白。前云波浪蛟龙,是公为白忧;此云江湖舟楫,是白又自为虑。
前章说梦处多涉疑词,此章说梦处宛如目击。千古交情,惟此为至。然非公至性,不能有此至情;非公至文,不能传此至性。”虽然说非公至文,不能传此至性,究竟还是因为有此至性,才能写出如此动人的文章,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深厚真挚的情感的升华。
假如他与李白的友谊未到极度,能写出这样激情洋溢的诗章么?
杜甫在秦州,又有《天末怀李白》诗云: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鸿雁飞不到,江湖秋水多。
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
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
蒋弱六云:“向空遥望,喃喃作声,此等诗真得风骚之意。”邵子湘云:“如此诗可以怀李。”按《李太白年谱》:“乾元二年,己亥,未至夜郎,遇赦得释。”而杜甫到秦州,已是此年的秋天,李白遇赦后已有数月了。由于那时消息迟滞,他无从得知,还以为李白正奔走于汨罗一带,念念不忘。这样情感深厚的人,才会写出不朽的作品来。此外又有《寄李十二白二十韵》,也是此年秋冬之际的作品。诗云:
昔年有狂客,号尔谪仙人。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声名从此大,汩没一朝伸。
文彩承殊渥,流传必绝伦。
龙舟移棹晚,兽锦夺袍新。
白日来深殿,青云满后尘。
乞归忧诏许,遇我夙心亲。
未负幽栖志,兼全宠辱身。
剧谈怜野逸,嗜酒见天真。
醉舞梁园夜,行歌泗水春。
才高心不展,道屈善无邻。
处士祢衡俊,诸生原宪贫。
稻粱求未足,薏苡谤何频。
五岭炎蒸地,三危放逐臣。
几年遭鵩鸟,独泣向麟麒。
苏武元还汉,黄公岂事秦。
楚筵辞醴日,梁狱上书辰。
已用当时法,谁将此议陈。
老吟秋月下,病起暮江滨。
莫怪恩波隔,乘槎与问津。
金垒子云:“杜少陵平生,何独于太白数数然耶?至读《寄白二十韵》有云:‘才高心不展,道屈善无邻……已用当时法,谁将此议陈’,予三复而深悲之。数语为太白洒谤,事具而情真,太白无濡迹于永王璘事,省然矣。白亦尝有《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诗云:‘仆卧香炉顶,食霞饮瑶泉。门开九江转,枕下五湖连。半夜水军来,浔阳满旌旃。空名适自误,迫胁上楼船。徒赐五百金,弃之若浮烟。辞官不受赏,翻谪夜郎天。夜郎万里道,西上令人老。扫荡六合清,仍为负霜草。日月无偏照,何由诉苍昊’。甚详。然不若杜诗之可据,盖亲父不得为其子媒,其父誉之,不若他人誉之之为信也。”王嗣奭曰:“此诗分明为李白作传,其生平履历备矣。白才高而狂,人或疑其乏保身之哲,公故为之剖白。如‘未负幽栖志,兼全宠辱身’,及‘楚筵辞醴’,‘梁狱上书’数句,皆刻意辨明,与《赠王维诗》:‘一病缘明主,三年独此心’相同,总不欲使才人含冤千载耳。卢世谓是天壤间维持公道、保护元气文字。”
“老吟秋月下,病起暮江滨。”李白赦后还浔阳的消息,他大约知道了吧!所以他原原本本地写出传记一般翔实的诗来。在这篇诗中,除了为李白洒谤而外,还追忆到他们从前同游时代的往事:“剧谈怜野逸,嗜酒见天真。醉舞梁园夜,行歌泗水春。”这里他明明提出了“醉舞梁园夜”的句子。这与李白《梁园吟》中的“黄金买醉未能归……歌且谣,意方远”不正是二而一的事情么?上元宝应间,杜甫居成都浣花草堂的时候,得不到李白的消息。《不见诗》云:
不见李生久,佯狂真可哀。
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
敏捷诗千首,飘零酒一杯。
匡山读书处,头白好归来。
说者或以匡山即指庐山,此时杜甫在蜀,如指庐山,显然与下句“好归来”之意不合。或以为系指彰明之大匡山,盖大匡山犹有李白之读书台,其青莲乡故居遗地尚在,废为寺,以李白之故,名陇西院。此说比较合理,此时李白尚飘零于金陵宣城溧阳之间,杜甫怜之,所以有“头白好归来”的句子,期望见面的情绪,不禁流露于字里行间了。
李白病卒于宝应元年十一月。此后杜甫曾在《昔游》与《遣怀》二诗中,述及李白,前面已引过了。其他如《饮中八仙歌》中的“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苏端薛复筵简薛华醉歌》中的“近来海内为长句,汝与山东李白好”等,言及李白处很多,都是与李白的友谊到达高度的证明。
《艺苑雌黄》云:“洪驹父诗话言子美集中赠太白诗最多,而李初无一篇与杜者。”这话显然是错误的,《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诗,前面已有征引,后人且有据以为送别图者,何谓初无一篇?此后又有《沙邱城下寄杜甫》一诗。诗云:
我来竟何事,高卧沙邱城。
城边有古树,日夕连秋声。
鲁酒不可醉,齐歌空复情。
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
因不知此诗作于何时,所以前面未敢引用,他们石门别后,杜甫回到长安,李白不久亦往游吴越,或者是初别后的作品吧!此外尚有《赠杜补阙》一诗,《酉阳杂俎》以为杜补阙即是杜甫。
《容斋四笔》以为杜甫但为左拾遗,不曾任补阙。既无证据,当然不敢武断即为杜甫。姑且钞出这篇诗来吧!诗云:“我觉秋兴逸,孰云秋兴悲。山将落日去,水与晴空宜。云归碧海少,雁度晴天迟。相失各万里,茫然空尔思。”有关杜甫的诗,见于李集者,便止于此了。
像李杜这样旷代难逢的大诗人,何幸而生于同时,又何幸而相遇东都,同游梁宋,至于齐鲁。醉舞梁园,行歌泗水,无夜不醉眠共被,无日不携手同行。虽然相聚的时间太短,但他们并不曾辜负这短短的时间。他们了解“即今相见不尽欢,别后相思复何益”的道理。在别后虽然再不曾重见,但他们的友谊正因为别离时间的积久而越发深重。杜甫为李白而作的那些诗篇,尤其那些动人的句子,像“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像“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浓烈的情感直从字里跳动起来,谁能否认这是出于至诚的呢?即如李白的“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何时石门路,重有金樽开”,其中所表现的,谁能认为是泛泛的友谊呢?虽然李白为杜甫而作的诗并不多见,但并不能因此而有所怀疑。韩退之《调张籍》云:“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平生千万篇,金薤垂琳瑯。仙官敕六丁,雷电下取将。流落人间者,泰山一毫芒。”事实上李白为杜甫而作的诗,绝不止现在所见的数篇而已,大多数恐怕都散失了。李阳冰《草堂集序》云:“自中原有事,公避地八年,当时著述,十丧其九。”这不是铁一般的的证据么?李白虽有天仙之才,亦未尝不热情洋溢,慷慨忠诚。推崔颢所作“昔人已乘黄鹤去”一诗,谓不啻己出。岂能对少陵有所轻视么?然而后世有许多文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持文人相轻之见,以为李杜二人,才名相逼,必不能不各怀妒忌之心,于是曲解捏造,以明己说,这又何必呢?《西溪丛话》云:“杜甫《忆李白》诗云:‘俊逸鲍参军’,亦有讥焉,鲍照《白纻辞》一篇,白用之。杜又云‘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铿’,如‘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乃阴铿诗也。”这是说:杜甫以鲍照、阴铿比李白不是推崇,而是讥讽李白抄袭前人的诗句。杜甫诗云:“颇学阴何苦用心。”又云:“庾信文章老更成。”又云:“流传江鲍体,相顾免无儿。”可知阴庾鲍三人,皆杜甫所极崇拜者,用来比拟李白,当然是善意的推崇,何尝有讽刺的意味呢?《徐子能说诗》云:“李白天才,甫虽称其敏捷,而于法律上有所未安,其视白如老先生见少年门生,恐其不肯进,故赞他极有分寸云云……”这更是瞎说,连李白长杜甫十余岁都弄不清楚,乃亦如此妄说,真可笑人。杜甫于人或称官阅,或称爵里,或曰丈人,或曰先生,所以常呼太白之名者,正是忘年之交的表现,如有丝毫隔膜的存在,能互相尔汝,如此亲昵么?如果认为这些句子有所轻视,那么“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等句称李白为“君”,也有所轻视么?况且杜甫一则曰:“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再则曰:“乘黄已去矣,凡马徒区区。”这实在是出于衷心的称赞,同时也是清楚地估计过李白作品之后的评价。少陵毫无轻视太白之意,不是很显然么?又有一些人,以为李白是轻视杜甫的。《唐诗本事》云:“李白才逸气高,与陈拾遗齐名,先后合德,其论诗云:‘陈梁已来,艳薄斯极,沈休文又尚以声律,将复古道,非我而谁?’故陈、李二集,律诗殊少。尝言‘寄兴深微,五言不如四言,七言又其靡也。况使束于声调俳优哉?’故《戏社》曰:‘饭颗山头(一作长乐坡前)逢杜甫,头戴笠子日卓午。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盖讥其拘束也。”我们知道李杜自东都相识,至鲁郡分别,相聚仅这些时间,别后再不曾相见,那么“借问别来太瘦生”,与事实显然是驴头不对马嘴。何况长乐坡在京兆府万年县东北三十里,他们既未同到此地,又何由相逢呢?此诗不载《李太白集》,又俚俗粗鄙,为好事者所伪造,自可断言。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文坛上总闹着文人相轻的悲喜剧,只有李杜两位震古烁今的大诗人是难得的例外。不是用牵强附会的办法质疑李杜的友谊以强调文人相轻的必然性,而是颂扬李杜的友谊使难得的例外变为普遍的现实,这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和愿望。
(原载1946年11月20、21日南京《中央日报·泱泱》)

共[1]页

霍松林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