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文学 >> 晚清变局中的陇西祁氏家族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文学
晚清变局中的陇西祁氏家族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王长华 点击:18934次 时间:2016-10-19 16:24:25
顾颉刚先生于民国二十七年(1938)在甘肃陇西考查古文化遗址时,为巩昌《汪氏宗谱》题词,并认为,欲研究国史,同时须注意家史。
同理,由香港天马出版有限公司于2008年10月出版的《漓云诗存》,收录了清光绪甲辰(1904年)恩科进士、授礼部光禄司主事祁荫杰先生的400余首诗词。
诗史堪当国史读,直将离骚比春秋!
这部《漓云诗存》,首先是一部诗集,但还是一部家史,无疑更是一部地方史!从更宏阔的历史背景来看,这部诗集又是一部国史的侧面!它的内容,涵盖了那个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时代,成了晚清大变局时代风云的忠实记录!其间蕴含着极为丰富的历史信息,为我们重新认识那个时代,提供了多样的证据!
祁继唐:解组归来  志在山林
 
祁荫杰先生之孙,即祁振亚、祁兴亚、祁荣亚(女)、祁襄亚和祁光亚,在《漓云诗存·后记》中,附有一幅《陇西北关祁氏家族世系图》,这是根据甘肃省图书馆珍藏的史料数据的记载而整理排列出来的。
《世系图》上明确地记载着:祁继唐,字善卿,曾任凉州府古浪县学博(唐制,府、郡置经学博士各一人,掌以五经,教授学生,后泛称学官为学博,笔者注)、训导。
祁继唐排行第四,在他之上,还有三位兄长,分别是:祁振唐,监生;祁绍唐,贡生;祁嗣唐,前四川西充(西充县处在南充市西南部,由于西充山在此得名,笔者注)知县。
在祁氏家族的“唐”字辈之上,其父、其祖之姓名、业绩如何,已不可考;但在“唐”字辈之下,却有明确记载:
如子侄辈:祁昇,江西南城县丞;祁恒,贡生;祁澧,监生;
孙辈:祁凤鸣,前四川南充县丞;祁允文,廪生;祁文焯(chao),巩昌营千总;祁兆奎,浙江杭嘉湖道、兵部员外郎(即祁荫杰先生之父);祁兆庚,江苏阳湖县、南汇县,四川射洪县知县(祁荫杰先生叔父);祁曰武,武生;祁好贤,武举、兵部差官。
曾孙辈,如祁荫甲,系祁荫杰先生之兄,辛亥革命时的同盟会会员,在孙中山临时大总统府留守处任秘书,又在《民主报》任副刊编辑,南社社员,中国拓殖协会甘肃分会负责人,浙江青田县知县,临时大总统曾派他在国民党甘肃党部授大印。其妻刘瑞清,为刘尔炘先生之女。
这是一个绵延数代的官宦世家!这是祁氏家族的正面!
另外,祁氏家族,还是流传数代的商界巨贾!
如上文可知,祁氏家族的“唐”字辈,皆为读书以博取功名者,他们不可能既读书,又经商。因此,至少在他们的父、祖辈,就已经开始经营商业,置办产业。传到了祁继唐先生之子祁兑时,因富有家财,才有可能急公好义,拿出十七、八两银子办团练、募壮丁、助军饷、修城墙。
另外,祁继唐先生“解组(犹解绶,去官,指辞官返乡务农)归来,有志山林,遂建此园(祁氏花园,笔者注,见杨晴川著《祁氏花园记》),以为四时行乐之地。
这也说明,在祁继唐先生这一辈,祁家已经具有丰厚的资产。
杨晴川先生所著《祁氏花园记》一文中,就记载了这一陇上名苑的盛况。
这里还有必要略微交待一下杨晴川先生的情况。
《漓云诗存》274页载:
杨晴川,名荫江,是祁荫杰先生之曾祖父祁继唐(字善卿)先生曾聘用的经理,兼理文书,常驻四川重庆,人称儒商。至耄耋之年仍耳聪目明,思维敏捷,于一九九年七十七岁高龄时,撰文《祁氏花园记》,为后世留下了珍贵的文字资料。
从上文我们可以猜度,祁氏家族在祁继唐一辈,就已经成为一个很有规模的家族商号。这个祁记商号,不仅在陇西有总号,而且在重庆、兰州、汉中等地办有分号,杨晴川就是总号驻重庆的“大掌柜”(即常务总经理)。而且,这个家族性的商号,很有可能实现了所有权与经营权的适当分离。因为“唐”字辈务以读书仕进博取功名,不可能直接去经营商业。另外,这个家族企业,在董事长和总经理的关系上,处理得非常好,很有可能,杨晴川先生是以终身来服务这个祁记商号的。而且,供职于祁记商号的,绝不仅仅是杨晴川先生一人,很有可能是个极其高效而忠实的团队,他们为祁记商号苦心经营,且利润丰厚。否则,祁继唐先生之子祁兑,就不可能有仗义疏财、毁家纾难的资本。
有清一代,人们皆知晋商、徽商的名气,但“陇商”也有不凡的业绩,祁记商号应该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仔细寻思从这些家族史中透露出的一鳞半爪,也许能使后世之人们,从中窥视到这个仕宦家族的经济基础!
虽然我们在《漓云诗存》中很难寻觅到有关“祁记商号”如何具体经营的线索,但我们却可以从《祁氏花园记》中,了解到这座名苑的盛况,从另一个侧面印证它的业绩:
院内名花异木,多从江汉移来,莫能言状。
正南松林掩映中有阁曰“松风”,阁前潴水成湖,内植芰荷,旁系小舟。盛夏花开时,童子撑舟荡漾其中,风物不殊江南。
馆之东别为一院,室名“琢云轩”,史鉴盈橱,经书满架,立轩一望,觉蜀之峨眉,秦之太华,不过是也。
斯园也,可谓有堂有庭、有楼有阁、有斋有馆、有亭有轩、有山有水、有桥有船、有台有池、有榭有栏、有花有草、有石有木、有书有酒、有琴有剑,足以散步,足以眺览,足以玩赏,足以静观。主人曲意经营,将以终老于其间矣!
文末,杨晴川先生还慨叹道:“回忆往时,已隔四十余年,今不追忆,后之人更无知者。然则,余之记非记花园也,盖追述先生晚年经营劳心劳力之模范也。”
可惜的是,这座遐迩闻名的陇上名苑,“讵料遭时不偶,花门变乱,兵燹之后,木石无存,惜哉!善卿之苦心也!”(杨晴川《祁氏花园记》)
祁荫杰先生之孙祁光亚告诉笔者,他所居住的陇西县城北关十字住宅小区,就是当年祁氏花园的所在地,现在被开发商华盛集团建设成了“和泰花园”。虽然小区内也有一些园林景观点缀其间,但和当年祁氏花园的盛况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祁荫杰先生之儿媳刘伯华,于1990年5月,以83岁高龄,用蝇头小楷,书写了《祁氏花园记》一文。原文装裱,现存于其子祁光亚之家。
 
祁兑:毁家纾难  保卫乡里
 
19世纪60年代(清同治年间),当太平天国余部退入陕西南部时,陕甘回民响应,史称“陕甘回变”。
在这时局动荡、兵连祸结的年代,祁氏家族中堪称“忠烈”的祁兑先生,毅然承担起了毁家纾难,保卫桑梓的重任。
祁兑是祁继唐先生之子,祁荫杰先生之祖父,时任陕西候补同知。同治元年,陕回变,兑家居,知甘回之必乱也,请整饬团练,倾赀佐军备械葺城,縻金数万”(摘自《甘肃忠义录传》,清光绪庚寅(1890)年开刻)。
对于兴办团练,当时的府、县官员及军民人等,还存有几丝苟安之念,认为陕西发生回变,甘肃尚属安定,不会有事。
这一点,在时任陕甘总督、甘肃布政使恩麟给同治皇帝所上的奏疏中,说得十分清楚:
“臣于咸丰十年冬间,奉旨帮办甘肃团练。及臣旋里,地方绅耆(shen qi旧指地方上的绅士或有声望的人)皆以甘肃目前无事,无庸举行团练,禀由前督臣杨岳斌,奏请停止。盖团练之议,富者出资,贫者出力,为富家巨室所恶闻(恩麟《请将陇西县乡绅祁兑优恤疏》,清同治六年(1867年),摘自吴可读著《携雪堂文集》)。”
但是,后来形势的发展,充分证明了祁兑的高瞻远瞩和未雨绸缪。
恩麟在奏疏中写道:
“该故绅祁兑,于陕回初起,甘肃未乱之先,即禀请府县官,举办团防。又自以首富,用款悉取之私橐,不强众人,先出重资,修葺城垣,铸造大将军炮位暨枪械等,共计大小四百余件。选募壮丁,逐日自家训练。故兵兴后,巩昌炮队,颇称得力。该故绅以兰州为根本重地,赴省倡捐银一万余两,冀以感发绅商。”
“未几,盐(今宁夏盐池)、固(今宁夏固原)狄、(今甘肃临洮)、河(今甘肃临夏)回均叛,军费支绌。兑捐万余金,获总督恩麟上其事,擢知府。二年,河、狄失守,渭源亦陷,逆氛逼境。兑率团勇严御,屡却贼。四年八月,贼围城。兑协其族人凤鸣,登陴固守,复乞提督曹克忠来援,克忠以乏饷难之,遂慨然助金四万,围解”(引自《甘肃忠义录传》)。
“九月,贼复困郡城,(祁)凤鸣战死。”祁凤鸣,是祁兑的侄子,生前曾任四川南充县丞。
同治五年,巩昌大旱,军民粮食都十分缺乏,祁兑拿出十八万两银子赈济灾民。曾经对人说:“遭逢这么动荡的乱世,家都不能保,留着财产有什么用!”
不久,祁兑积劳成疾,病危的时候,还招来家人和府县官暨地方文武各官绅至榻前,再三告诫说:“此地不守,则由陕运甘粮路断绝,省城必致坐困,愿诸公益加严防,以顾全局!盖已料其身后郡城必难保矣!语不及私,于是日申刻而殁!阖城为之夺气!贼匪探知,即于二十日夜间,潜登城头。二十一日,郡城失陷,而该故绅全家男妇老幼共三十余名口,同时殉难。”(恩麟《请将陇西县乡绅祁兑优恤疏》)
恩麟非常感慨地在奏疏中写道:
“甘肃自军兴以来,富绅中好义急公,捐资助饷者,固不乏人,而家藏金穴,坐视桑梓之危而不救者,亦复不少。甚有平日悭囊不破,贼至委之而去;藉寇兵而盗粮者,更实繁有。徒该故绅祁兑,当地方平定之时,预作未雨绸缪,捐资至十七八万两之多,历时至五年之久,终其身而贼匪不敢窥南路。以一人生死,系阖郡存亡;身殁城陷,阖门殉难。核其当时死事情形,实与阵亡无异!
1964年编纂的《陇西县志》(初稿,后未出版)上的记载也印证了这样的事实:
“总计在同治三、四两年里,狄、河回军(包括巩昌逃出的回民)前后围攻巩昌共16次之多。每次围攻或三、四日,或五、六日,或十余日不等,而人数最多,围攻最久的一次,还是四年八月二十一日至十月六日的一次。回军两万多人,紧紧围攻了46天,但始终都未得破城。而四乡各地,则从同治二年秋季以来,多时为回军反复控制着。回军与官军的大小战斗,不下成百次,每次都互有重大伤亡。但因回军从上层领导至基层兵众,大都缺乏政治素养和政治目的,以多杀多掠纵情报复为快,加之清朝统治者从中乘势挑拨离间,形成了回汉仇杀,双方死伤,极为惨烈。
在这46天的围攻大城之役中,四乡居民大都逃进城里,城关共达377000多人,还有成万的官军乡勇,无处住宿,没有食粮,疫病盛行,死亡很多。
直到同治四年十月,清朝甘州提督曹克忠率大军解了巩昌之围后,乡民才陆续疏散回乡,回军也处于不利的地位,被迫暂回狄、河。
次年(同治五年)三月,曹克忠率大军移驻马营,只留一营守城,城中空虚。至八月二十一日夜,狄、河回军2000多人,路过陇西城南,侦得城中空虚,疏于防备,即越城突入,并从渭源一带调大队续至,展开了一连五天的互相仇杀,城关房屋大都成为灰烬。这时城关共有133000多人,因城关各门全都锁闭,一时无法逃出,少壮的遂和回军进行惨烈的巷战,老弱妇孺,大都纷纷自尽,官绅百姓,共死亡8万多人,其余大都逃匿。据守城中鼓楼(威远楼)脱险的,有知县孟锺瀛及民人1000余人。至二十六日,清军曹克忠所属的傅先宗部,从马营赶至巩昌救援,在四城截杀,回军几乎全军覆没。”
请看当时的一个细节:
(同治)四年八月,贼匪突至围城。该故绅率众登陴固守五十余日,备历艰辛。探闻提督曹克忠驻军邻境,知其可与有为,力请移屯郡城。曹克忠虑无军饷,该故绅请以独力任之,并与之约曰:“公为吾战,吾为公守!”围解(恩麟《请将陇西县乡绅祁兑优恤疏》)。
从恩麟的奏疏中可知当时官军军饷的紧张状况,以及祁兑仗义疏财,立扶大厦于将倾的毅然决然!
另外,关于祁兑前前后后捐资助饷和赈济灾民的银两总数,恩麟在奏疏中写道:该故绅捐款,除在省并曹克忠军营用过银五六万两,有数可稽外,余俱因郡城陷后,公私文卷被焚,无从查核。
如果加上赈济灾民的十七八万两,那么,祁兑的捐款总数就达二十五万两之多。可悲可叹的是,巩昌城破后,祁兑家人前后死事者,竟达39人之多!例如:
“(祁)好贤由武举任兵部差官,年八十四,以老,贼不杀。挥拳击贼,踣地。贼愤,戕之。(祁)昇,前江西南城县丞,年八十二,与弟俊同骂贼死。昇子允中、允文、允武,赴父与叔之难,奋击贼,咸被戕。”(《甘肃忠义录传》)
真正是做到了“毁家纾难,以死事之!”
百年之后,依然令人感佩叹惜不已!
 
祁荫杰:饮誉京师  名播陇上
 
同治回变中,祁兑之子祁兆奎,因不在城内而幸免于难。
祁兆奎,字炯堂,系祁兑先生之长子,吴可读先生之女婿,祁荫杰先生之父亲。清浙江杭嘉湖道、兵部员外郎。
这里还有必要交待一下吴可读先生的情况。
吴可读(1812——1879),字柳堂,甘肃兰州南府街(今兰州市金塔巷)人,自幼聪颖,读书过目成咏。清道光三十年进士,授刑部主事,晋员外郎。主讲兰山书院,转河南道监察御史,为抵制慈禧太后专权,尸谏为同治帝立嗣!著有《携雪堂全集》四卷。
有其师必有其徒!此后,其弟子安维峻上奏《请诛李鸿章疏》,被誉为“陇上铁汉”,不能不说是受到其师的影响!可见,近代陇人中,颇多慷慨悲歌之士!其豪侠仗义之气节,丝毫不逊于燕赵之风!
祁荫杰先生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中,自幼受到这种家风的熏染。
1882年,祁荫杰出生于浙江杭州,字少潭,号漓云,别字少昙,自幼跟随任浙江杭嘉湖道的父亲,一口杭州口音,风流才子,游历了江南很多地方,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他聪明好学,才华横溢,少年时代就诗才盖世。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考中举人,是庚子、辛丑并科的举人。因为在庚子年八国联军进北京时,科举停考,次年与辛丑并科补行。于光绪三十年(1904年)考中进士,一榜进士名额140多名,祁荫杰以22岁少年成进士,琼林宴诗中有“三百人中最少年”之句,后被授予礼部光禄司主事的官职。
在京城时,祁荫杰即以诗文饮誉京师,名满陇上,时有“都下诗人无不知有祁荫杰先生者”之说。
由于博学多才,祁荫杰受到慈禧太后的嘉奖。
辛亥革命后,他回到陇西故里,杜门不出,当地政府几番请他出来做官,均被其一一婉拒。省长、县长要见他,也婉言辞谢。
当时,正在陇西中学读初二的罗锦堂(现为美国夏威夷大学教授),从老校长赵心柏先生口中,经常听到祁荫杰先生的名字,赵心柏先生还不时向他们夸赞当代陇西人如阎翰林(士璘)、祁进士(荫杰)等。罗锦堂他们听了,既骄傲又羡慕,自觉生为陇西人而有无上的荣耀!出于仰慕和好奇,很想见见这位老先生,但也知门难进,面难见。
一次,他写了一首诗,受到老师和父亲的赞赏。于是,他灵机一动,便写信托人送给祁少昙。老先生见信里还附了一首《种树》的小诗:“手种庭前树,何时始放花。香阴笼四里,绿叶拂千家。把酒频邀友,谈诗共品茶。还当长夏日,避暑夕阳斜。”读罢,终日愁云密布的老先生脸上现出了笑容,连说,是块好材料。当即回信曰:“伏读惠什,有诗才,有诗品,有诗味,循是以进,驰骋风骚,凌轹唐宗,亦易事也。”
此事在陇西县,特别是陇西中学广为流传:县太爷请不动的祁老先生居然对黄毛小子罗锦堂倍加赞赏,看来这孩子将来有出息。而更深远的意义是给了少年罗锦堂深刻的启示:一个人要想成为有学问的人,就要多向有学问的人请教,接受名师的指点,方能“驰骋风骚,凌轹唐宗”。人才的成长过程中常常因某一句话、某一件事而触发“顿悟点”,使人释然大开,给命运带来转折。“请教上孔府,弄斧到班门。”罗锦堂在此动力驱使下读书更为勤奋,从中学到大学始终品学兼优,享受奖学金待遇。
祁荫杰先生的诗稿能够流传于后世,还和罗锦堂先生这位高足的精心收藏很有关系,罗锦堂先生1956年8月在《漓云诗存跋》中写道:
“先生生而风骨奇异,英爽不羁。余弱冠时,以师事之。辄以威严自饰,人皆敬畏之;文学品格,独迈时流,好治百家言,尤邃于释老。清亡后,筑室于渭滨,隐居不仕。了然于是非之念,忘怀于得失之林,宠辱不惊,闲远自适。诸荐绅争相束锦纳交,若得片言尺楮(chu纸的代称),如获至宝;而先生视之漠如也。日置案头鲜花一束,馨香一瓣,拥衾而坐,默不一语,以此终老;如先生者,其有难言之痛屿!
先生著述甚富,稿本皆归其婿张作谋氏。今大陆易帜,存亡未卜。所能见者,仅此诗存三卷,乃余三十七年渡海就学时所携来者。课务繁忙,无暇翻阅,久藏书箧中,半为虫蚁侵蚀,太璞不完,弥足珍惜!友人原瑞麟君爱而录之,辄奉监察委员曹启文先生阅后,抚掌称快,许为传世佳作;复请评于于院长右任先生,亦称之为近代一大家。二公乃筹资刊出,庶免乡贤嘉什与草木同腐,高情古谊,嘉惠士林,漓云先生有知,亦当额手称庆于地下矣。
曹启文先生在《漓云诗存序》中写道:
“先生高风亮节,概见乎词,读之肃然起敬,悠然向往。衰世得见斯什,真空谷绝响也!而其人又为乡贤前辈,昔在家邦无缘得亲謦欬(qing kai咳嗽,借指谈笑),躬聆教益;虽久慕其名,而亦不详其学术造诣。读斯篇后,则知先生抱匡济之才,遭不时之遇,经纶未展,赍志以终者也。其遇诚哀,而节可风世;其道未宏,而文可励俗!”
于右任先生在《读陇西祁少潭漓云诗存后记》中,也对祁荫杰先生之诗大加褒奖:
“祁先生之诗,出之以雄强,约之以绮丽,体物寓兴,卓尔名家;吾生师友中,西北而失此人,大隐固不在名,而益彰余过也。”
于右任先生还把祁荫杰与北宋时期的著名诗人苏舜钦相比,因为苏舜钦也少有才名,后来仕途蹭蹬,乃于苏州修建沧浪亭,隐居不仕!这和祁荫杰先生在民国后筑室渭滨,隐居不仕的经历非常类似。
于右任还称赞祁荫杰先生与历史上的伯夷叔齐一样,具有清风明月般的气节和操守,并为自己当年对伯夷叔齐的不敬表示歉意,如《题陇西祁少潭漓云诗存》:
风雪山川阻半生,诗人竟失一苏卿。
百年博大缠绵句,落日千羊唤母声。
高呼汤武天人战,否认夷齐薇蕨香。
瞻彼西山犹有泪,清风明月不能忘。
余民国纪元十年前杂感有:“伟哉说汤武,革命协天人。夷齐两饿鬼,名理认不真”句,此作特申歉意尔。
一个名冠京师,意气风发的青年才俊,正当奋发有为,一展宏图之际,却遭逢朝代更替,在时代鼎革之际,他的人生道路也随之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不能不说是个谜。就算祁家累世受到清廷的优待,出于起码的感恩之心吧!但是,祁荫杰之兄祁荫甲,不是也做到了民国的高官吗?还有,祁荫杰的同时代人,在《漓云诗存》中多次提到,并与这些人多有唱和的,如甘肃镇原人慕寿祺,湖南长沙人饶石顽,甘肃兰州人黄乐山,甘肃榆中人罗芷衡,甘肃会宁人秦绍观等等,都是由清朝举人、进士之身份,入民国后皆为高官。唯独祁荫杰,入民国后即返回陇西故里,日日与清风明月作伴,朝夕与梅兰竹菊唱和,大隐之风俨然。这是为何?
在《漓云诗存》中,有多首诗以“乱后”命名,且让我们试着从中寻觅一些端倪。
题名为“乱后”的诗,大致有《乱后归清溪别业》、《乱后归新兴》、《乱后定居渭上入春有作》、《乱后旋里奉酬罗芷衡太史》、《乱后喜见余润生司马即以赠别》、《乱后述怀寄湘渌馆主人》、《乱后寄兰荪主人》、《乱后卜居渭滨》、《乱后寄怀湘渌馆主人并简郁文司马》等9首之多,这绝不是偶然的!
显然,诗中所指之“乱后”,并不是指同治年间的家世之乱,因为祁荫杰先生出生于1882年,距离同治之乱已经近20年!唯一的解释,就是指辛亥革命,满清终祚,清帝逊位。
如《乱后归新兴》,以“孤臣”自居,缅怀屈子,从中自可见先生怀抱:
云海沉沉东逝波,新秋明月旧关河。
眼中仆婢垂垂老,地下亲知渐渐多。
反恨苦无千日酒,感时空负百年歌。
孤臣泪尽天阊晚,散发西风吊汨罗。
又如《乱后旋里奉酬罗芷衡太史》,在对罗芷衡的推荐表示谢意的同时,也明确地表达了自己不愿出仕之志:
词林自昔推前辈,京兆而今不少年。
贫知为娱知有命,老容相见岂非天。
绛纱堂下班桃李,银烛花间醉管弦。
自是山公能荐士,愧无丰采俪前贤。
再如《乱后卜居渭滨》:
老钝百无营,屏迹空山里。秋草日夕深,芳意殊未已。幽谷生长风,白云忽惊起。鸟灭烟沉沉,平原几千里。估客趁修途,栖遑促行李。喧静趣不侔,僾息亦同理。荣名世所矜,褆躬贵量已。归来对妻孥,得闲且欢喜。千年白日光,万事东流水。持谢朱门人,市朝今已矣。
先生之志,在诗中已经说得非常明白!
在祁氏家族中,还有一位值得书写的女性,这便是祁荫杰先生的妻子钟婉湘女士。她剐骨疗疾,孝父敬夫的事迹,令人不胜感喟敬佩!
据祁荫杰先生之子祁燕侠78岁时在病榻上所写:
“先慈钟氏,名婉湘,号玉烟,北京人。在家十八岁时,因她父亲景伊患病,即剐骨疗治,疾便愈。至出嫁后,在北京又因先严患病,两次剐肉疗治,后果愈。其孝父、敬夫,至诚至坚之赤心,闻者无不敬佩,真乃望尘莫及。至盖棺时,两胳膊三次刀痕,历历犹在。其丹心,可映千秋,不易泯尔。当年先严欲给先慈作崇德撰文,以传后裔知之,后因先严病,其志未遂,令人留有遗憾。今我略告儿孙,勿忘先祖母伟德事迹可也。”
只是,钟婉湘女士能够疗治得了其夫身体上的病痛,而祁荫杰先生精神上的大痛,谁又能够疗治?
至此,以祁荫杰先生之《宿首阳》一诗为本文收尾:
远辞魏阙忽千里,醉卧园林近五年。
未觉尊前颜色改,赤亭山月暮苍然。

共[1]页

王长华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