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文学 >> 评徐宗文著《三馀论草》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文学
评徐宗文著《三馀论草》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霍松林 点击:14639次 时间:2016-12-21 20:04:50
2004年岁末,我忽然收到徐宗文同志寄来的新著《三馀论草》(江苏人民出版社200411月出版),非常高兴。宗文同志能有这本古代文学论文集出版,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他是出版界的资深编辑,从事编辑职业已近三十年,我和他交往亦已十多年。他刻苦钻研、勤奋治学的精神一直给我以深刻印象,特别是前几年,我们携手合作主编《辞赋大辞典》,他谦虚好学、兢兢业业做事的态度更令我记忆犹新。由于他的职业,使得他的交往和兴趣都比较广泛,学术界的朋友也相当多,一部150余万字的大书在辞赋研究界新老学人的共同支持和努力下,不到三年就顺利完成了。他有了这些主、客观条件,加上二十多年来的孜孜以求,出书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我仔细通读他的这部26万字的《三馀论草》,不仅感到宗文同志做学问的认真态度在本书中有着生动的反映,而且感到无论是研究的广度还是深度都有大幅度的突破,鲜明地显示了宗文同志长期从事编辑工作而又有志于治学的独特风貌。在我看来,这无疑是他不懈努力、勇于创新、坚持走自己的学术研究道路的一大收获。具体地说,本书有如下四点特别引人注目:
一、视野开阔,研究的课题比较广泛。这本《三馀论草》研究的主要时段限于两汉魏晋南北朝。举凡此一时期重要的文学体裁、文学现象、作家作品都已注意到并加以充分论述。据我所知,宗文同志的学术专业比较偏重于辞赋,这也是他比较擅长的研究领域,这一点,从我们当年合作主编《辞赋大辞典》的时候就已显示出来。本书所收30篇论文就有17篇属于此一内容,重点突出。但全书又不限于辞赋,比如两汉时代贾谊、晁错的政论文、司马迁与《史记》、乐府诗、魏晋六朝时代的山水诗与诗论。另外还有前四史中的《汉书》和《三国志》等等,都有精当的论述。可以说,上述各点,均属于汉魏六朝时期最重要的文学研究课题。毫无疑问,这一情况既与此一时期研究的实际需要相适应,同时也与宗文同志所从事的号称“杂家”的编辑工作有关。既为杂家,必然视野开阔,涉猎广泛,而这正是本书的第一个特点。
二、避同趋异,选择全新的研究课题或领域。如果说视野开阔、涉猎面广与编辑工作的需要有关,多少带有某种客观性和必然性,即刘勰所谓的“势自不可异也”,那么在此基础上根据自己的研究兴趣和特长,更主要的根据学界研究的具体情况有所选择地加以研究,尽可能避免与别人雷同,则是刘勰所说的“理自不可同也”。总之,他坚持走自己的治学道路,终于形成了自己的研究特色。比如辞赋研究,从全书来看,举凡两汉的主要赋家赋作都已论述无遗,已经构成一个整体,说明作者是有计划、有步骤地在从事辞赋的系统研究,但是如果仔细斟酌,就会发现这其中显然还有宗文同志的自我选择。比如西汉王褒及其赋作,向来不为人所重视,国内研究者甚少,迄今发表的文章不过一二篇而已,这一研究状况与王褒的辞赋创作成就是远远不相称的,很需要继续开拓。于是作者选择了这一课题加以系统论述,并且在赋史上给王褒重新定位,还其上承相如、下启扬雄的汉赋大家的本来面目。由于选择了新课题,同时也就展现了新见解。比如扬雄,研究他的赋作的文章汗牛充栋,甚至外国学者都有专著出版,然而对于他的辞赋理论却缺乏足够研究。于是作者虽然选择扬雄,却做到避同趋异,在扬雄文学思想和审美观念上狠下功夫、大做文章,就显得很有意义。又如东汉班氏、崔氏家族,学界论者已不乏对其中某一个人的研究,但从家族文学集团方面对其进行整体研究还显得不够。宗文同志则从这一角度选择课题,其价值自然非选择单个作家作品研究者所能比拟。再如汉末党锢之祸对辞赋作家及其创作的影响十分深刻,遗憾的是由于资料缺乏,向来少有人问津。作者在梳理相关资料的基础上,对此一课题进行了认真探索,虽然深度还可以继续开掘,但从课题选择的角度看,可以说是披荆斩棘,前所未有。除此而外,即使是某些表面似乎相同的课题,但实际上选择的研究角度和侧重点也不一样。如庄子与汉赋,前人说过汉赋的“假设对问,《庄》、《列》之遗也”(清章学诚《文史通义》),作者则另辟蹊径,从庄子的哲学思想、美学观念以及创作方法等方面对汉赋发生的影响进行了系统的论述,从而使这一课题的研究广度和深度都有所推进。又如关于司马迁思想基本倾向的研究,前人也做过相当多的文章,作者在做这一课题时。同样注意避免雷同,选择前人没有涉及或涉及不够的方面进行探讨。比如他在《略论司马迁思想的基本倾向——兼驳班固的道家说》的注释里这样写道:“关于时代背景对司马迁的影响,请参阅吴汝煜先生《〈史记〉与公羊学》、《司马迁的儒道思想辨析》二文……”这就说明他自己的文章是有意避开了同一角度而从其他方面展开研究的事实,从而将此一课题的研究引向了深入。本文可以说是他的一篇“少作”,但是一出手就显得比较有特色。
三、观点新颖,力争提出新见解,篇篇都有新收获。此点又可分两个层次来分析:一是与避同趋异的选择有关。一般地说,只要选择的是新课题,或者是选择的角度与侧重点不同,自然就会产生新的成果,例如第二点所举各篇,大致都属此种情况。二是虽属同一课题,也能在原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有新的开拓、新的发现,提出新的观点和见解。例如《〈七发〉三问》所提三个问题,都有新的见解;《史迁肯定大赋说献疑》的四点“疑问”,亦能使人耳目一新。又如《也论山水诗兴盛的原因》,除了通常所见的文章从政治、经济等方面立论外,本文提出四点新见解,认为“审美思想从实用观到欣赏观的发展变化”、“‘尚丽’、‘贵似’的文学批评思潮”、“诗坛领袖的表率引导作用”、“山水赋等其他文学样式的影响”等因素,也是六朝山水诗兴盛的原因。应该说作者揭示的这些原因确是新颖独特、言之成理的,并且是完全符合实际的。再如研究钟嵘《诗品》的文章多如牛毛,但诸家所论,往往就《诗品》“品第”之准确与否进行探讨,多有限于一隅、就事论事之嫌,故长期争论不休,迄无共识。而宗文的《钟嵘〈诗品〉“准的”蠡测》一文,则摒弃既往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研究方法,从时代和钟嵘的全部文学思想出发,从揭示《诗品》“准的”的制高点上着眼,一改以往琐屑繁细的研究现象,此正所谓高屋建瓴、纲举目张者也。正因为如此,此文揭开的关于《诗品》“准的”的新观点,必将有利于深入开展《诗品》的研究,其学术意义和价值非同一般,值得特别称道。
四、考论谨严,立论坚确,有充分的科学性和说服力。全书以考证或考释为主的专文如《东方朔作品小考》、《“小康”考释》等都显得考证谨严、考释精确,给人以启示。其他文章虽不以“考”名篇,但其中涉及考证的内容也所在多有,比如《〈七发〉三问》中对三个问题的论述,都是建立在一定的考证资料基础之上的,故而都有一定的科学性。《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昌邑王被废之因揭秘》的结论也是建立在众多资料考证基础之上得出的,也有相当的说服力。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本书的注释部分不限于一般的引证资料和注明出处,而是多含有大量的考证内容,因此显得比较一般论著的注释更有意义和价值。例如《班氏赋作与班固赋论》在注释《后汉书·班固列传》“性宽和容众,不以才能高人”时说:“此话未必当真。曹丕《典论·论文》:‘文人相轻,自古而然。傅毅之于班固,伯仲之间尔,而固小之,与弟超书曰:“武仲以能属文为兰台令史,下笔不能自休。”’此以才能高人之证也。”此一注释就显得很有价值,能够帮助读者纠正读史时可能引起的偏见和误解。又如郭维森、许结的《中国辞赋发展史》在分析班固的《幽通赋》时谓“‘纷屯邅与蹇连兮,何艰多而智寡’二句,似言其因修史而贾祸……谨慎小心,不敢触及当时。言己因私修国史,被捕系狱事,只用笼统语言一笔带过。”如此,则是以为《幽通赋》作于班固撰修《汉书》之后。本文则先据《汉书·叙传》载“有子曰固,弱冠而孤,作《幽通之赋》,以致命遂志”,说明弱冠而作是赋;继又以《后汉书·班固列传》载“永平初,东平王苍以至戚为骠骑将军辅政,开东阁,延英雄。时固始弱冠,奏记说苍曰……苍纳之”,由此知班固弱冠之年,当在永平初,而《幽通赋》亦应推知作于永平初年。《班固列传》在“苍纳之”后又记曰:“父彪卒,归乡里。固以彪所续前史未详。乃潜精研思,欲就其业。既而有人上书显宗,告固私改作国史者,有诏下郡,收固系京兆狱,尽取其家书。”由此可见,《幽通赋》似应作于班固修撰《汉书》之前,内容当不涉及修史问题。经过这一考证,立论就显得坚确可信。
“三馀”,是东汉末年业馀自学成材的学者董遇提出的(见《三国志》卷十三《钟繇华歆王朗传》注引《魏略》)。董遇劝乡人读书,人家说太忙顾不上。他即提出:“当以‘三馀’。”所谓“三馀”,即“冬者岁之馀,夜者日之馀,阴雨者时之馀也”。宗文同志既做编辑,又担任行政工作,够忙的,却能利用一切业馀时间刻苦钻研,做出了如此优异的成绩,实属难能可贵。
《三馀论草》值得称道之处甚多,远非前述四点所能涵盖,然而仅从这四点来看,其学术质量之高已不言而喻。我完全相信:它的出版,必将受到学术界的高度重视和欢迎。

共[1]页

霍松林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