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文学 >> 北岛的的选择,我们的思考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文学
北岛的的选择,我们的思考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楚三 点击:8462次 时间:2012-01-01 23:03:44
 北岛回来了,阔别他的祖国多年之后,这次来到青海湖。听说对于此行,北岛是蛮要求低调的。低调似乎并不是北岛擅长的选择,那么这样的选择就显得有那么点儿耐人寻味了。此前一直听说北岛对于祖国的诗的现状很是忧心如焚,那么我们当然有理由相信颇有诗才的北岛在那美丽的青海湖畔,伙同他的那帮诗的同伴们一定是诗兴大发,唱和了一番诗。究竟诗到什么程度则不得而知,一般人他们不告诉你。
    北岛之于上个世纪的中国读书人,几乎一个格物的标示。大抵的状况比如和尚与光头。光头可能是和尚,而和尚则一定是光头。知道北岛可能是读书人,而读书人则一定知道北岛。那实在是一个过于贫乏的时代,诗的土地一片荒芜。经历过太久压抑与荒诞的时光后,当人们蓦然之间发现了那株诗的幼芽的时候,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是理所当然的。那更不是一个产生英雄的时代,他们一直在英雄之上供奉着一个硕大的神,而当这个硕大的神轰然倒塌之后,眼明的人们发现了这尊神祗的虚假与丑陋,那不是一尊神,不过是一个披着神衣的鬼。人们惊讶而且失望,深感追随着这尊伪神的生涯绝非人族的生存。时代的信仰陷入了危机。然后人们开始重新寻找属于自己的人生和属于自己的英雄。寻找一个可以重新生活到人的位置的途径。
    北岛恰如其时的来到人们面前,他的早期的诗作精确而明澈,具有直观认识的完全和强烈,我们知道这是叔本华对于天才的描述。在一个并不出产英雄的时代里,北岛给出的最佳选择是呼吁人们做回一个人。当人们感激于北岛的提示,纷纷做回一个人的时候,他们同时也明白了,那个位置的北岛需要仰视,不管他自己以为如何,但在人群那里,他其实已非一个凡人,他无疑是一个时代的英雄。英雄之于凡人,是一个暗示,一个引诱,一个遥远然而绝非遥不可及的安慰。偶像就这样诞生了。后来,当北岛游荡于地球的各个大陆时,英雄崇拜的情绪升华了,人们看到的分明是古希腊神话里才会出现的游咏诗神。那时候,北岛是穿越时空的。
    伟大诗篇的要素是神的认识和人的情感。二者不可或缺。神的认识具有神的高度,表现出空前的超前性和广泛的普遍性,总是领先于人的认识但能被人们在现实生活中逐步证实。神的情感具有不可实验性,所以神必须向人学习情感,必须具有凡人同样的情感世界,这是神与人的暧昧的桥梁。否则人类会拒绝奉陪,无意再玩。体味人间情感的方面则需具体而似曾相识。曾几何时,我们在体味北岛的诗篇时,会发现那里有神的认识但人的情感则见之甚少。北岛与北岛之诗绝非一体。诗之于北岛,或许是一个工具,或许是一只能甩出巨大声响的响鞭。我的意思是说,北岛之成为神,其实不是因为他写出了神的诗篇,而是因为他神使的启蒙。这个启蒙时代的英雄随手抄起一种名为诗的东西在空中乱舞,遂有了此后的诗名。如果单单从诗的角度来讲,或许我们爱的是聂鲁达,是戴望舒,甚至于是与北岛同时代的顾城舒婷。我们能更实在的感觉到他们在我们中间,有黑的眼睛和追逐光明的欲望。
    历史曾推举给我们郭沫若,当他写《女神》与《天上的街灯》时,人们围坐在诗人身旁。当他写他的爷爷斯大林时,人群遂哄笑而散,留下遍地垃圾。
    生活的实质是你必须实实在在去过,空气的质量大于自由。诗的实质是我们认为生活并不那么美,我们不满足于生活本身。当我们是生活本身时,诗则是一件美丽的衣服。更多的时候,我们不以我们的裸体为美,我们需要那件叫诗的衣服,我们乐意穿上这件衣服以示人。但我们更知道,被我们视之为丑陋的生活却离我们最近。无从逃避。油盐酱醋茶,面包与黄油。吾必日三餐吾身。我们也有我们的家,我们的女人和孩子。我们的女人会在华丽的衣服面前踟蹰不前,她们会巧妙地提示我们曾发誓给她们美好的生活,我们会害怕遭遇她们哀怨的眼神。我们的孩子在长大,他们会有属于他们的要求,父亲的责任不容许你回绝这些要求。这样的时候,诗显得太过于遥远。所谓东风无力百花残。这样的时候,现实会提示你做出自己的选择。英雄的路途孤独而充斥着苦难。凡人的路途艰巨而漫长。狗的路途会有捷径,条件是你得爬过去。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答案会标示你是哈姆雷特还是你自己。我们承认以生活之名,不管我们在这个畸形的社会里有过怎样畸形而不得体的举动,似乎我们都不应受到义正词严的谴责。如果我们认识到生存是第一位的,那么死皮赖脸地活下去就是唯一的选择。我们可以籍此传承一个种族的基因,保存到关于文化的哪怕一点点嗅迹。我们会认为我们的后人会因我们的坚持得以衍生。但我们也许没有意识到:当我们的后人在重建他们的文化时,我们额外留给他们一项艰巨的任务:清除作为垃圾的我们。我们的怯懦,我们的厚颜无耻,我们的谎话连篇,将遗留在他们的历史,他们的街区,以至于他们的血液里。历史会怎样评说我们呢?
    北岛的青海湖之行,被部分人解读为北岛的北倒。生活是复杂的,判断不是轻而易举的。时代过去了,勇敢的人们会充满留恋地翻过这一页,怯懦的人们会充满留恋地翻不过这一页。英雄是可遇的,英雄是不可求的。终归来讲,时代的人们有权作出自己的选择,包括北岛。
    从前,当北岛向世界宣布他将选择做一个人时,我们选择他做一个英雄。今天,当北岛像一个英雄样回到他的祖国,伙同他的诗的同伴们意欲振兴这个古老民族的诗时,他看起来倒更像一个人。英雄或凡人?北岛的选择,我们的思考。当然,还好,我们现在似乎可以确认:他至少没有选择做一只余冬雪。

共[1]页

楚三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