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史学 >> 中国的历史都为政治服务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史学
中国的历史都为政治服务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葛剑雄 点击:24473次 时间:2013-10-03 23:47:53

上海书展期间,葛剑雄教授作客“腾讯书院”,主讲《读史与阅世》从民国时期重要学人洪业先生与哈佛燕京学社说起,回顾东西文化交流、学术互通的经验和传承。

  要点一:中国的历史基本上都是为政治服务,包括传统的二十四史。

  要点二:刘少奇的世界观残留着唯心主义,对历史仍然心怀敬畏,而毛主席是彻底唯物主义,他不怕历史。

  要点三:重视历史,积极的方面是警示人们不做坏事,对历史负责。但是另一方面,也促使某些皇帝和政权篡改历史,伪造对他们有利的历史。

  要点四:为什么要积极地修历史呢?常说是为了总结历史经验教训,其实更主要的目的是证明本朝天下的合理性。

  如下是经过腾讯文化整理的葛剑雄讲座内容:(节选)

  

  唯心主义比唯物主义更敬畏历史

  

  中国传统史学一方面很发达,另一方面很夸大。中国的历史基本上都是为政治服务,包括传统的二十四史。为什么中国历来重视历史?两个原因:一方面,中国古人是唯心主义,都相信人死之后仍会影响子孙后代,所以非常害怕自己在历史上留下污名。另一方面,史官将记载历史作为自己所掌握的权威,孔子在《春秋》里面每一个字怎么用,都有重要影响,如果这个字是谴责,那比刀斧还严重,如果这个字是赞扬,比国君的王冠黄袍还要荣耀。

  有一个故事,齐国权臣崔杼杀了国君庄公。史官秉笔直书:崔杼弑庄公。崔杼将史官杀掉。第二个史官又写:崔杼弑庄公。又被杀掉。第三个史官仍写仍被杀。第四个史官还是写。崔杼正准备杀他时,听说一位“南史氏”得知他连杀三个史官,正捧着简册,日夜兼程赶来,准备做第五个刀下史官,这才无奈地不再杀史官了。史书为何那么重要?因为人们认为史书要传给后代,哪怕你死了仍然会受到谴责,你的子孙会承担你的罪过,所以对历史格外敬畏。重视历史,积极的方面是警示人们不做坏事,对历史负责。但是另一方面,也促使某些皇帝和政权篡改历史,伪造对他们有利的历史。

  大家可能知道,三年自然灾害时饿死了人,刘少奇说:“饿死这么多人,是会被写上史书的。”说明刘少奇对历史还是心怀敬畏的,而毛主席是彻底唯物主义,他不怕。如果碰到一般的皇帝,他因为害怕史书上的污点,就会走另一个极端,篡改历史。所以每次改朝换代以后,新王朝建立,马上要开始修历史。二十四史,除了前面的几个史是个人修的,后面几乎都是官方修,即便是个人修史,也要经过官方批准。

  修史是证明政权合理性的特殊手段

  为什么这么积极地修历史呢?常说是为了总结历史经验教训,其实更主要的目的是证明本朝天下的合理性。清朝书写明朝历史很巧妙,清朝史官没有把崇祯皇帝写成贪污腐败,没有写崇祯皇帝的不好,而是写,崇祯也不错,也很勤奋,最后亡国时还说是自己的责任:“大臣起兵反我,是我的责任,我对不起祖宗。”清朝史官这样写明朝的崇祯皇帝,是什么道理呢?是想通过修改历史就告诉明朝人,不一定是你们的朝代有什么问题,但是老天爷已经讨厌你们了,天命归我了,用现在的话讲这是“历史规律不可抗拒”。清朝修历史,同样赞扬忠臣,谴责卖国贼,把誓死捍卫明朝的史可法等人列为忠臣,而吴三桂则是叛变。这样的说法,让明朝留下来的大臣心服口服,我大清朝充分肯定你们,但是老天爷把天命交给我了,我也抗拒不掉,我也没有办法,所以这个历史是合理的。

  中国的历史观大多是这样解释的,这样的史书一方面给我们留存了很多历史资料,但是另一方面也造成了不正确的历史观念。所以到了近代,学术界的重要问题便是怎么样引进国际上先进的研究方法,摆脱为王朝服务的历史观念,摆脱朝代循环的观念,拜托受具体价值观影响的历史观念。当时西方的历史训练和价值观介绍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到了中国后来尤其是改革开放的时候,在历史上较具权威的学者,有的是受过西方史学训练,有的是在日本学习过。

  

  日本是西学进入中国的桥梁

  

  日本学问是从西方来的,中国很多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又从日本过来,我们的现代词汇绝大多数是从日本来的,日本人用中国的汉字翻译西方人文社会科学的词汇,然后中国再引进。这个字是我们中国的汉字,但是意思是日本人决定的,比如说“革命”,我们《书经》里面就有“革命”一词,但是《书经》的“革命”不是我们今天所讲的“革命”,日本人是这两个字来翻译revolution,我们现在的“革命”是根据日本翻译来的。又比如“经济”,中国古代有“经济”一词,古文中“经济天下”是“治国平天下”的意思,但是日本用“经济”二字来翻译西方的economy,中国人又把这两个字引进现代汉语。“共产党”、“干部”等词语都来自日文。

  上一代的学者,都接受了英美教育或日本教育,需承认西方历史观念和历史研究方法在中国近代起了很大作用。哈佛燕京学社一方面资助中国学生到西方学习,另一方面资助西方研究人员到中国来研究,在中西文化、学术交流中起到重要的沟通作用。

共[1]页

葛剑雄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