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史学 >> 向先贤寻求价值,今天纪念黄兴的意义——在旧金山辛亥革命领袖黄兴诞辰140周年纪念会…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史学
向先贤寻求价值,今天纪念黄兴的意义——在旧金山辛亥革命领袖黄兴诞辰14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郑佳明 点击:20671次 时间:2014-08-11 23:17:15

 各位同胞,各位乡亲,各位贵宾:

   今天到这个会场,我很感动,首先,看到克强先生的一副对联挂在墙上,我心头一动,中国人喜欢讲"见字如面",恰恰一百年前,他在这里亲笔题下这副对联,"大道之行在吾党,九州而外此强宗"。第二,黄兴、蔡锷等辛亥先贤的后人在场。我是一个历史学者,多年来,一面从事行政工作,一面也继续学习历史;我曾经带领我的朋友们做过电视剧《走向共和》,我是《走向共和》的总策划。在做《走向共和》的时候,对辛亥革命的先贤,对辛亥革命加深了认识,产生了深深的敬仰。今天看到先贤的后人坐在这,有敬仰之心和沧桑之感。

   我不是研究黄兴问题的专家,湖南有这方面的大专家。这一个多月来看了一些资料,看资料时就在想,今天在这个地方讲些什么?我想了一个题目,叫:"向先贤寻求价值,今天纪念黄兴的意义"。为什么要取这么个题目呢?我认为我们今天纪念克强先生,是在进行一种价值的追寻,在向先贤寻找精神的力量。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发生巨大变革的时代,不管是世界还是两岸,都在巨变,特别是在中国大陆,正在发生历史的转型,思想价值正在反思、嬗变、选择、重塑,对一些人来说是失落的时代,对一些人来说迷茫的时代,对一些人来说是探索的时代。如果说八十年代有思想无学术,九十年代有学术无思想,那么新世纪以来的年代,我们缺乏的是价值和信仰。克强先生以及那个时代以来的先贤,凝聚了这些宝贵的东西,是我们两岸的资源,中华民族的宝贵资源,过去我们忽视了,很可惜。

   对一个人的认识,不是一次能完成的;对一个伟人的认识,不是一个时代能完成的,有时候需要反复去思考。随着时代的变迁,我们往往会更深刻丰富的认识这些伟人的内涵。黄兴先生就是这样,他有很多过人之处,并未为人认知。甚至有人轻慢的讽刺和污蔑他。刚才黄大姐(黄兴孙女)也讲到,我们长沙人左舜生先生,抱着对家乡先贤的崇敬,写了《黄兴评传》,他概况的四点非常好。

   看到时人对黄兴的崇高评价时,我常常在想,如果从兴中会成立算起,黄兴领导革命的实践不过短短十几年,那么是什么东西使黄兴在诸多革命家中如此高大,在如此短暂的生涯中如此光芒四射?对黄兴的认识,不能仅仅停留在一般史实的罗列上,而且要在比较和分析中来认识他这个人物。

   黄兴最了不起,最与众不同的是什么呢?就是他在革命的生涯之中,把顾全大局和坚持原则非常好的结合起来,成为革命的中流砥柱。刚才讲到的"同盟会"成立。"同盟会"成立,有两个骨干的组织为基础,一个是"华兴会",一个是"兴中会"。"华兴会"1904年在长沙成立,在国内它成立得最早,人数最多,而且它组织过武装起义,所以在"同盟会"中有很高地位。那么孙黄谁为头?这就涉及到一个大问题,一个大难题,平时遇到这样一个问题就会争起来,就会埋下不和的种子。黄兴提出孙先生"做本会总理,不必经选举手续",奠定了孙中山在同盟会的领导地位。最近有人攻击他,说破坏民主原则自黄兴开始。这种的幼稚说法不必去在乎。后来,在党旗的问题上,在章太炎、陶成章先后两次倒孙的时候,在南京政府临时大总统的人选问题上,在二次革命的问题上,在成立中华革命党的问题上,黄兴都是维护大局的模范,这是黄兴对革命最大的贡献。

   "同盟会"的灵魂和核心是孙中山,黄兴实际上是"同盟会"的中心人物,他作为协理、作为庶务,在东京主持工作,曾经发展了几十个在日本军校读书的同盟会员。他把这些人的证件在他那里藏起来,避免他们暴露身份。这几十个人,后来都成了辛亥革命中武装斗争的将领,所以他在军界中威望非常高。他还做了大量的组织工作,在全中国发展了数十个"同盟会"的支会,几百个外围组织,没有这些东西,就没有后来的武装起义,也就没有国民党的组织基础。他是真正的"实力派",如果有私心,完全可以做一个大军阀。但是他超越了那个时代,他超越了古今几乎所有中国军人。著名历史学家陈旭麓先生辞世前夕这样评价黄兴:"他的宽厚的品德,生前和死后都为人敬仰,自民国以来的军人中,只有朱老总可以与之媲美。"中国一个世纪,他唯独夸赞这样两位伟人,而且是他最后的历史沉思。

   岂止军人?中国百年的政治家又有几人能与之媲美呢?作为大政治家的黄兴,是顾全大局和人格崇高的典范。从同盟会成立开始,他就甘居副手的位子,维护孙中山的领导地位,不计名利,埋头苦干,做了大量默默无闻的工作。甚至当反对孙中山的人士,拟将一把手的位置拱手送给他的时候,他仍然清醒的维护孙中山的地位和全党的团结。他的名言是,"名不必自我成,功不必自我立"。作为党的第二把手,他这种无我无私境界多次阻止了的党的分裂。一个人在一件事情上做到这一点就不容易,黄兴先生是在所有的历史关口,所有的重大的时刻,他都做到了维护大局。最近,傅国涌先生写了一篇非常好的长文,评价克强先生这种境界。他是不是愚忠?是不是能力太弱?是不是无原则退让呢?孙中山在建立中华革命党的时候,提出了违背基本理念的建党措施,黄兴坚定地坚持了原则,同时又避让矛盾,远走他乡,并继续宣传革命,为大局做补台的工作,维护了团结。他做到了常人做不到的事情,给后人树立了永恒的榜样。面对别人的误解,他说"凡此皆非为中山个人,实为大局。"这是他的清醒和理性,这是他的崇高和智慧,章太炎的评价很到位,"无公乃无民国,有史必有斯人。"

   黄兴顾全大局是有思想基础的,是有价值选择的。作为一个有着封建专制传统的民族,几千年来,中国官场中凡是有点势力的人,一有机会就想当皇帝,一般老百姓也争着当头儿,当一把手,我们的历史就是一部"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历史,"官本位"、"权本位"的价值观深入了我们的骨髓。这一百多年里,由于国难当头,无数志士仁人奋起救亡,表现了了崇高品质,包括孙中山,包括我们湖南的黄兴、宋教仁、蔡锷在权力考验面前交出了不俗的答卷,都表现出新的权力观,辛亥先贤体现了中国新价值观的曙光。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当我们组织起来有一点实力的时候,取得一点成绩的时候,马上就出现权力的争夺。近代以来有哪一个革命组织的内部没有充满矛盾和斗争?这些矛盾和斗争有一部分是政见、策略之争,有相当一部分是为了个人的争权夺利,国共两党、海峡两岸都是如此,后来大陆的所谓文革就充满权力的争夺。"无我、笃实"是黄兴的座右铭和他留给后人的家训。他不在乎自己的名利,不为家庭谋名利,变卖家产搞革命,将年幼的儿子送上战场,他辛劳无比,鞠躬尽瘁,真正的积劳成疾,仅仅活了42岁。这是一种什么精神,什么价值选择?他对权力、名利的淡泊是在实践中做到了的。他去世近一百年了,对我们今天的政治家、军人和知识分子有什么启示?

   黄兴这种价值观不是天生的,也不是偶然产生的。中国古代政治家、知识分子的价值观,就是修齐治平,也就是内圣而外王。既要做英雄,治国平天下,更要作圣贤,修身齐家。从王阳明到曾国藩都是榜样。黄兴自幼饱读诗书,后来接受西学,既有儒家文化打底,又有民主宪政的思想,是把中西文化结合得比较好的一位革命家。黄兴的无私观念从何而来,儒家文化和民主思想恐怕是一个重要来源;第二个来源是他强烈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思想,他崇拜王夫之,首先是崇拜王夫之的民族气节,强烈的爱国主义是可以使人去牺牲自己的;第三个来源是他的清醒的理性思维,有些学者说,"理想是中山先生,实践是克强。"这个话对一半,因为我们长期以来,没有对克强先生进行很好的研究,他的理性不为人知。他多次提醒大家,不要忘记太平天国内讧的历史经验,他自己在行动中以此为戒。他对宪政问题有很深刻的论述,他对民生问题,对社会主义的问题,都有很多的自己的想法。实际上他是"三民主义"思想的一个重要的贡献者,是近代史上一个重要的思想家。理性和清醒使他无私无畏;第四个来源是他的笃实品质,他努力把理论和实际结合起来,是革命队伍中少有的知行合一的政治家。这种素质使他既富有学理思想又善于实干行动,既有革命的彻底性又有妥协宽容的胸襟,既英雄气概又有无私品质,既是英雄又是圣贤。他很少有那个时代大多数革命者都有的毛病,超越了中国文化的劣根性,也超越了食洋不化中国人。这是我们中国的领袖人物非常缺乏的品质。大家想一想,近代以来,哪个领导人,能够既做英雄又做圣贤?

   那么为什么黄兴这么了不起的人,我们宣传的不够,学习得不够,研究得不够?总的原因是我们对中国近代历史的整理、研究不够。100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奔跑,在"师夷之长技以制夷"。先是夺取政权,然后是巩固政权,后来是发展经济,中国人没有好好的静下来梳理自己的文化,所以,像我们湖南的克强先生,蔡锷先生,宋教仁先生,我们研究得都不够,没有把自己的文化、历史当回事。再加上政治斗争,历史恩怨,不可能公正客观的研究历史,影响了我们对历史事实的认识,同时历史观上的一些误区也扭曲了我们的思考。

   第一误区是权力史观。就是历史学服从权力,谁当权,历史学说就会为谁说好话,他不在了,他没有当权了,对他研究少了一点,甚至于把他遗忘。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以后,蒋介石先生到了上海,参加陈其美遇刺十一周年的纪念活动,他在会上讲,我们党的襁褓,我们党的婴儿的襁褓,就是中华革命,中华革命最了不起的是孙先生和陈其美先生。后来国民党的一些党史研究工作者,在写国民党历史的时候,就形成了一种模式,由孙中山到陈其美,由陈其美到蒋介石。这个思路形成之后,黄兴就被视为一般的先进者,不再作为革命的元勋,没有了"孙黄并列"地位。这件事情,章太炎先生说过话,辛亥革命的见证人陈叔通专门写了诗文,他说当时在锦辉馆成立同盟会的时候,是"孙黄"呀,现在没有人说黄了,他在岳麓山上,荒草孤冢,一个人孤孤单单。("锦辉谋始共艰屯,自有同盟势益振。事与时移公论泯,空余岳麓草蓁蓁"。)大陆方面,大家都知道,对民国史、国民党是的研究开始时间不长,研究不深,还有不少禁区和误区。实际上我们对有权的人、在位的人、正统的人、在世的人,历史宣传和研究多一些,好话说得多一些,为他们服务多一些,这样就使得我们的历史书写,有些不公正的地方。再举一个例子,前几年,我写过一篇文章,叫《刘少奇实事求是的经济建设思想》。一个刊物给我发表了,我的文章到最后说了两句怪话。什么怪话呢?我们在文化大革命中,批判刘少奇的时候,提出了"刘邓路线,"刘在前,邓在后。但是我们后来改革开放以后,提出了"邓小平理论,"我们不提刘。实际上,"刘邓"是一体的。邓的很多思想来源于刘,我认为至少要讲一句,邓小平理论里,有很多是刘的,但是因为刘已经去世了,我们写作的人,并不在乎他了,所以"邓小平理论"里面,我们没有讲刘。结果编辑把我这段话删掉了。问题是我们还知道,但是我们这些人一把年纪了,我们死了,年轻人怎么知道呢?不知道。这样的话,历史就歪曲了,就中断了,这是一个误区,叫做"权力史观"。

第二个误区是"激进史观。"什么叫激进史观?阶级斗争历史观,暴力革命历史观,党派史观。革命越坚决越好,斗争越残酷越好,对敌人越狠越好。这样对不对呢?不对。我写过一篇文章,叫《告别激进主义》,海外很多网站都有转载。我在里面讲了一个观点,革命是什么呢?革命是万不得已的选择,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一切办法都用过了,事情无可救药了,这个时候只好革命。所以,革命是下策,我们不能一味地去歌颂革命,我们不能号召年轻人都去革命,革命毕竟是破坏,是生产力的破坏,是文化的破坏,人性的破坏。孙中山先生,黄兴先生,国民党、共产党,为什么要革命?因为我们已经被帝国主义列强欺负得走投无路、赴诉无门,"虎视鹰瞵,瓜分豆剖",亡国灭种,大祸临头,我们没有退路,只能革命了。这种情况下,形成的革命史观,只能管这个时代,只能代表这个时代认识。有一些学者,就不怕你不激烈,不怕你不极端,至今仍用一种极端的思想观察历史,批评黄兴"妥协"、"右倾",求全责备,甚至无端指责。当历史发展今天的时候,我们回望这一百多年,可以发现很多时候,改良妥协的机会与我们失之交臂,宋教仁遇刺,是不是要搞二次革命?寄希望于法律解决,应该全盘否定吗?后来国共两党的两次分手,完全没有妥协的希望吗?关键在于我们没有妥协的文化,没有妥协的勇气智慧,没有妥协的强力领袖。黄兴的宽容妥协中庸使备受他诟病,我们今天回过头来看,这种精神恰恰是我们100多年来一直没有建立起来的一种稀缺精神,是中国传统文化和革命文化中阙如的资源,当激进成为时尚的时候,自觉秉持这种思想的人更少。英国的"光荣革命"、南非的曼德拉、印度的甘地、晚年的蒋经国,缅甸的昂山素季……人们在前进的历史中,在关键的时候,妥协也是智慧,也是本领,也是勇气,也是无私,也是无畏。黄兴超越了那个时代,他既是坚定的革命家,又笃信西方的宪政,他既英勇战斗,也不放过通过法律和制度来解决问题,他被批评的地方,也许正是他的过人之处。

   第三个误区是极左史观。严格地讲,它算不得一种历史观。它是一种思维方式,特点就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简单武断,上纲上线,庸俗实用,文革中那些大批判文章就是代表作。这种思维方法,在文革中流行起来,成为一种心理定势,至今仍有市场。奇怪的是有些思想偏右的人,也喜欢这种极左的思维方式。有人批评黄兴,"常败将军","出卖白朗","贪污公款"、"倒卖文物"卖国,改名"克强",有当总统的野心,等等。这是我们对黄兴和其他辛亥历史人物研究的误区。用今人的认识要求古人,求全责备。把一个人放到当时的环境里去考察,是历史学的基本要求。清末民初,中国是一个少年中国,那些青春的辛亥先贤,在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中,筚路蓝缕,探索追寻,千辛万苦,抛头颅洒热血,是少年中国骄子,我们应以虔诚科学的学术态度来研究他们,以宽容的胸襟来对待他们的失误和幼稚。多想想他们当时的处境,多想想他们的英勇无畏,多想想他们思想的光芒和辉煌的业绩,以敬畏之心和感激之情纪念学习他们吧!

   在思考黄兴思想来源的时候,我发现他非常崇拜王夫之,王夫之是明末清初中国伟大的民族主义者,大思想家,大哲学家。黄兴的革命精神,忘我精神,笃实精神,和王船山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王船山有一个"三义之说。"他说,"义"有三种,一种叫"一人之义"、一种叫"一时之义",一种叫"古今通义"。"一人之义",就是一个人的思想;"一时之义",是一个时代的思想;"古今之义",就是"古今通义",是我们这个民族亘古不变的原则。我认为,黄兴,刚才我讲到的那些高贵的品质,那些伟大的情操,那些对中华民族弱点的弥补,是值得我们永远记忆的,是值得很好发扬的古今通义。我相信黄兴的思想、品德和精神,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历久弥新,日益放射出光彩,这是我纪念黄兴的一点体会。谢谢大家!

   --

   附:

   美国旧金山纪念辛亥革命元勋黄兴诞辰140周年 2014-06-23 13:48:48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旧金山6月22日电 (记者刘丹)

   22日下午,美国旧金山举办纪念辛亥革命元勋黄兴诞辰140周年活动。

   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袁南生、黄兴孙女黄仪庄、全美黄氏宗亲总会主席黄荣达、湖南历史学者郑佳明等100多位社会各界人士在中国城全美黄氏宗亲总会大厅出席活动。

   100年前的6月30日,黄兴从日本横滨抵达旧金山,在黄氏宗亲总会留下"大道之行在吾党,九州而外此强宗"的字迹。黄兴穿军装的的照片和墨宝至今仍留在4楼大厅内。

   袁南生大使致辞称,出生于湖南的黄兴是中国近代伟大的爱国者、杰出的民主革命家、军事家和政治家。曾赴日留学,与孙中山一起创办同盟会,为推翻封建专制统治,建立民主共和、争取祖国独立和民族振兴立下不朽功勋。

   袁南生说,"今天在这里缅怀和纪念黄兴先生,要学习其报国之风,大将之风,君子之风。"

   他呼吁海内外中华女儿团结一致促进祖国统一大业,促进祖国繁荣富强,促进两岸统一、中美友好和侨界发展。

   黄荣达表示,举办纪念活动的目的是尊重历史、接受现实。"不管是哪个政党和团体,只要把中华民族带向富强振兴的道路,就会得到人民和海外华侨的支持拥护。"

   黄兴第三子的长女黄仪庄介绍了黄兴生平。她说,祖父于1874年10月25日生于湖南善化,1916年10月31日因病去世,年仅42岁。

   "今天举办这个隆重的活动,不仅仅是纪念他个人,而是纪念他的精神,推动公众缅怀对辛亥革命做出奉献的革命党人。"黄仪庄说。

   来自湖南的历史学者郑佳明表示,"黄兴最与众不同之处是把顾全大局和坚持原则很好地结合,他即是坚决的革命者,又是拥有宽容胸襟的妥协者。既做英雄,又做圣贤,是理想主义者和实干家,也是三民主义思想重要的贡献者。"

   郑佳明认为,对黄兴这样的先烈宣传不够,需要重新认识辛亥革命的历史先贤。

   当晚,侨界还在中国城新亚洲酒楼举办晚宴,600多名社会各界人士出席。(完)

共[1]页

郑佳明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