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史学 >> 历史研究的定性与定量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史学
历史研究的定性与定量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叶曙明 点击:21828次 时间:2015-07-05 18:04:11

  最近在查找一座古建筑的资料。图书馆里,中西文献皆有,洋人对此的记录是:“该建筑周围有宽阔的走廊,走廊边上是大理石栏杆,与廊柱相连。栏杆上有游龙浮雕,还刻着题字,殿堂中间,有一个四方的笼状围栏,造在大约五英尺高的石座上,前面是开放的,展示着里边的‘睡佛’……登上长长的楼梯,到上边的走廊,它环绕着二楼,离地面四十英尺高……”建筑空间尺度、方位、形状等物理细节,都有记述。而我看到的中文,则通篇是“兰畹荷池,水木清华,香台紫阁,房廊幽窈,骎骎乎有桂殿兰宫之盛矣”的骈文,词藻华丽,满纸生辉,但如果想根据这篇文章把建筑的形状描画出来,却几无可能。

   吾友卢洁峰近日出版了一本煌煌巨著:《仁安羌解围战考》,对抗战时期中日军队在缅甸仁安羌的战役,作了相当详细的考证,爬梳各种旧说中的错谬,几乎是一小时一小时地还原战事经过,颠覆了“仁安羌大捷”的神话,并给出了自己对此战的评价。国内的学者,对历史(尤其是近现代史)能有此耐心,对浩如烟海的史料,作细致考证的,实不多见。

   卢洁峰说,中国人研究学问,很难从定性思维方式,转向定量思维的轨道,故而难以跟上世界潮流,无论学术前沿、科学思想。她用“有点儿悲怆、无奈”来形容自己的感受。在国内的历史研究中,动辄说这是革命的,那是反革命的;这是维新的,那是守旧的;这是进步的,那是反动的;这是东方主义,那是西方主义……仿佛只要把标签一贴,一切便迎刃而解,便是患了单一定性思维的病症。

   本来,作为学术研究,定性与定量,缺一不可,并非要舍此就彼,然而,某些人的思维却好像被魔咒魇住了一样,哪怕数据分析与主观判断相悖,也坚信错的一定是数据,而不是他的主观“定性”。要维持主观“定性”不容匡正的正确性,唯一方法就是抹杀数据。

   比如国家打了一场战争,究竟死了多少人?中国人很少作严谨的数据收集、考证与分析,旧史书的描写,喜用“尸横遍野,沟壑皆满,血流成渠”一类刺激感官的文字,与“骎骎乎有桂殿兰宫之盛矣”,异曲同工。如果竟有人想认真统计一下死亡人数,往往会招来各种讥议:你要证明死人多了,是什么动机?想抹黑谁吗?想炒作吗?越是想用数据说明问题,越是易招“历史虚无主义”之斥。因为数据是无情物,不是谁都能吃得消。

   但在国外学术界,以定量分析的方法研究历史,却甚为流行。中国学者到了外国,也学会了这种方式,毕业于中山大学的历史学者宗泽亚,移居日本后,撰写《日清战争》一书,便是典型的定量分析杰作。所以并不是中国人注定只能写“香台紫阁,房廊幽窈”一类文章的。然而,若是你已下决心从事这样的研究工作,那么,你要做好充分思想准备,在国内可能会过得非常寂寞,写出来的书无处出版,出版了也无人购买阅读。

共[1]页

叶曙明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