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史学 >> 从“军绅”到“党国”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史学
从“军绅”到“党国”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李天纲 点击:550次 时间:2015-10-12 20:57:00

  1980年代,复旦大学历史系开出了一批由中年教师担纲的近代史课程,已故杨立强教授的“北洋军阀研究”,和南开大学来新夏教授的“北洋军阀史”南北呼应,很多人选修。修到半路,“湘”、“淮”、“直”、“奉”、“桂”、“滇”、“川”、“粤”军阀之间的复杂关系,把大家都弄晕了。课代表邱俭同学告诉说:系资料室里有一本新书《军绅政权》,分析特别清楚,很值得看。找来薄薄一本,当时觉得真的不同凡响,梳理得非常透彻。然而,三十年过后,本书再版重印,读来却有了一点新的想法。

   陈志让(Jerome Chen,1921- )先生的《军绅政权:近代中国的军阀时期》(1980年,三联书店初版;2008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再版)清理“军阀政治”,意在揭示清末民初的政权性质。《军绅政权》讨论了一段难堪的往事:民国以后的各色政权,都是“军政府”。可是,“军阀”们倒也没有单独执政,大约和南美“独裁者”(Dictator)的军政府还是有所不同。军阀们联合受过教育、有着功名、占据田地、获得官衔的“士绅”们共同执政。换句话说:民初政权的结构是复合的,“军”与“绅”共天下;民初政权的形态虽然混乱,不够“统一”,但却难称“专政”。《军绅政权》用“军-绅”关系分析社会,陈志让先生认为:1860年到1895年,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都是“士绅”出身,他们尚能控制湘、淮军人,辅佐清廷,是“绅-军政权”;1895年到1949年,“绅-军”关系逆转,中国政治转为“军阀”主导的“军-绅政权”。军阀横行,乾坤翻转,搅得清末民初社会大乱,中国的“近代化”因此而遭遇挫折。

   从“士绅社会”的解体,看传统政治的破产与现代社会的重建,这种分析方法在民国学者,以及海外“汉学家”中间相当普遍,视为自然。Gentry(缙绅)、Literati(文士),至今还是海外汉学著作中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汇。把儒家和欧洲基督教会对照,指出明清是“士绅社会”,西方是“僧侣社会”,这种比较确实能够揭示中西社会的某些特征。“士绅”列“四民”(士、农、工、商)之首,是支撑社会的骨架。按顾炎武在清代初年的估计,“合天下之生员(秀才),县以三百计,不下五十万。”按张仲礼《中国绅士》的统计,清末的“生员”加上“监生”,总人数达一百四十四万。加上他们的家属,则有七百二十万,约占全国总人口三亿七千万的百分之二,比清代统治阶级满族的总人口还要多。这些“耕读传家”、“满腹经纶”的“缙绅人士”,分享中央权力,料理朝野事务,明清的“文治”,赖此以成。

   自清末以来,百年动荡,弱肉强食,令“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渐渐演化为真理。“太平天国”以后,中央体系崩溃,军事割据兴起。“辛亥革命”后,士绅、商人、买办、帮会、农民、教授、政客、党人等等势力,都必须和“军阀”打交道。“共和”政府,不能靠宪政来运作,却纷纷借助武力来维持,导致中国在十九、二十世纪各国的“现代化”竞争中成为“失败国家”。《军绅政权》的“结论”认为:“从日本、德国、俄国这三个比较晚近的工业化的国家的经验来看,政府对工业化、现代化有很重要的作用。首要的作用是维持政治安定的局面,即使政府不积极参加工业发展的工作,至少也应该使货币制度统一、稳定,发展交通运输,发展一般的科学技术教育,用关税或其他政策来保护本国工业的发展。”(第182页)清末民初的“维新”和“革命”,都失败了,“前有绅-军政权,后又军-绅政权,阻挠中国的进步几乎达一个世纪”(第186页)。

   《军绅政权》中的历史观,代表了“二战”前后那一代中国人渴望结束战乱,重建国家的热切心情。“书同文,车同轨,人同伦”的帝国“大一统”瓦解后,近代中国缺乏一个军事、外交、治安、教育、交通、市场、货币,乃至度量衡的国民体系,难以和“列强”竞争。“乱世”,是一代华裔学者的中心焦虑。另一位海外历史学家黄仁宇在《中国大历史》中认为:国民党完成了上层组织(superstructure)的改组,共产党完成了下层组织(infrastructure)的改造和统一,是两党的大功劳。其实,二十世纪后半叶的历史证明,所谓“改造”并非成功,“统一”也远不是中国人的全部任务。国、共两党,重建一统,在国际社会展示了一个完整的“民族国家”。然而,中国的上层和下层组织却仍有很多羁绊,至今还纠缠着一个庞大民族的现代步履。

   在“抗战”大后方求学的陈志让先生,也是忧患中人。对民族统一的渴望,在《军绅政权》不动声色的描述中显露出来。陈志让先生是四川成都人,西南联大经济系毕业(1943),获得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硕士学位(1945),又在燕京大学经济系任教(1944-1947)。他是在进入伦敦大学攻读博士学位(1947-1956)的时候,方才改学历史。经济学家治史,善于用统计数字说话,读《军绅政权》每每都有此过硬之处。陈志让引证说:1927年“北伐”后的裁军会议,全国商界只是央求军阀们把军费开支控制在总预算的百分之四十。中央和地方政府收入中的十块钱,有四块钱用去养军队,当然没法搞现代化。蒋介石占领上海后,利用江浙市场上的游资,发行公债一亿四千七百万元,每月用去两千万元,这样才把东北、陕西、山西、云南、广西的地方军阀陆续收编起来,形成初步的统一。

   陈志让那一代学者都厌恶蒋介石的专制作风,《军绅政权》并不肯定蒋介石的统一事业,认为“蒋介石的政权,基本上还是‘军-绅政权’”。其实,这一论点是可以商榷的。即使按本书的“定义”,把南京政府和北洋军阀混为一谈也比较勉强。首先,“四一二事变”之后,蒋介石得到“江浙财团”的支持,陈光甫、虞洽卿等现代商人不同于明清“士绅”;其次,南北军队在1928年后渐次统一,“统编”后的“国军”虽然还有“嫡系”和“杂牌”、“中央”和“地方”之分,但相互征战已经结束,和北洋时期的四分五裂迥然不同;第三,“国军”开始以军事强势,履行民族国家机器的职能,对内压制异己,对外保卫利权,收回租界,后又组织抗战,俨然已经是民族利益的代表。统一的南京政权,和分裂的北洋政权有很多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蒋介石以国民党主席的身份,担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取得陆海空三军的指挥权。蒋介石政权以党权、军事、政务、财经和意识形态的一统资本,统一了全国的政治、金融、商业、教育,乃至文化和思想。

   蒋介石军事政权的结构中,“商权”吸收进来,“绅权”再受挤压。史无前例的是,“党权”强力介入民国政治。查一下袁世凯制定的《中华民国约法》(1914),这部带有“帝制”痕迹的宪法,强调“大总统”的权力,却没有一处提到“党”字。蒋介石主持制定的《训政时期约法》(1931)全然不同,全文有十二处提到“国民党”。1924年重组的新国民党,至1937年“抗战”前,已经靠军事力量逐渐完成了“一个政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体制建设,言必称“党国”。加上后来竭力争取城市商人、农村士绅的支持,南京政府不止是一个“军-绅”双核政权,毋宁说是一个以“党-军”为主体,“商-绅”为辅翼的复合政权,这种现代集权体制,是南北“军阀”们没有做到的。

   人的认识,必然受到历史的局限。“贫穷”的时候,大家向往富裕;“分裂”的时代,人们渴望“统一”。“境由心生”,即使是训练有素的历史学家也很难脱离时代的认识,兀自裁断。1970年代陈志让先生写《军绅政权》的时候,中国大致结束了分裂,还没有摆脱贫穷。回溯历史,触景生情,陈先生自然会较多考虑“军阀割据”对现代化的阻碍,较少考虑到在重建“大一统”的过程中,中华民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事实上,为了达成“富强”的目的,中国社会在1920年代走上了一条军事化、党治化的集权专断道路,尾大不掉,积重难返。近三十年来,海峡两岸的中华民族已经在国际社会再度“崛起”,重续清末以来的“现代化”伟业。我们这一代人的经验更加证明:“统一”和“富裕”,是一件比较容易的事业。然而,真正引领中国走上长治久安道路,不再陷入族群分裂和社会混乱,永远让国民安居乐业,身心舒畅的现代制度,建设起来仍然相当困难。三十年前初读《军绅政权》,感到了老一辈海外学者殷切盼望祖国富强的拳拳之心。三十年后再读《军绅政权》,我们这一代人理应有属于自己的关切。在“统一”和“富裕”之后,与“民族”和“民生”同时,中国仍然有着一个“向何处去”的老问题。中国的近代历史远没有终结,且任重道远。

   1992年的秋天,在多伦多大学一次有关中国教育的学术会议上,见到了仰慕已久的陈志让先生。其时,陈先生已经从约克大学荣休,也赶来多大参加小组讨论。茶歇时间,我向他转达了唐振常先生的问候。唐、陈两人都是著名历史学家,更谊兼成都同乡和燕京校友。唐先生曾在“文革”后的上海社科院历史所接待过陈先生,很希望他择日再回祖国访问。陈先生端着咖啡,意味深长地说:回中国已经不习惯了,最能安顿他晚年的地方是“英语国家”。我不知道陈先生是否真的“乡愁”已淡,或许他只是和那几年的汉学家们一样,因为某种失望而避谈中国事务。然而,我终究不相信一个写过《军绅政权》,还写过《袁世凯》、《毛泽东与中国革命》等重要著作的中国近代史专家,会不关心中国社会的最新变化。如果不是年事已高,我们真的还应请陈志让先生再描写一次他在晚年遥看的东方,听他分析“军绅政权”以后的中国。

共[1]页

李天纲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