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史学 >> 对外开放历史视野下的海洋意识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史学
对外开放历史视野下的海洋意识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鲍志成 点击:27357次 时间:2015-12-03 16:01:42

   一、我国对外开放的历史发展轨迹

   纵观古今,我国的对外开放和交流经历了一个反复曲折的漫长演变历程,从时代背景和开放特征来分析,大致可以分为如下几个阶段:

   1、先秦——自发探索、自然开放时期:玉石之路,穆天子西巡;草原之路;西南丝路;杭州湾跨湖桥、河姆渡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出土的“东方第一舟”和独木舟;先秦时期环东北亚“地中海”航线,支石墓等遗存,竹筏飘海;箕子朝鲜;“外越”外迁;吴太伯东渡;沿海南北航线畅通;东南沿海-澎湖、台湾-琉球群岛原始航路开通。考古学和历史学的证据。

   2、秦汉——积极开拓、全面开放时期:大一统王朝建立,东及于海的版图确立;西击匈奴,张骞凿通西域,西域都护府;丝绸外销;开辟蜀-身毒道;三仙山传说——蓬莱、瀛洲、方丈;徐福东渡;大规模海外移民;日本“汉倭奴国”金印,说明汉朝与日本朝廷开始有交聘往来;东吴拓殖台湾;南海航线开通,徐闻-中南半岛-东南亚-印支半岛航线。期间梵僧、胡僧东来;其后法显西行,陆去海回。

   3、隋唐——主动开放、稳固发展时期:隋炀帝重开西域,三伐高勾丽;小野妹子来使,敕封日本;唐西击突厥,设置西域都护府,确立中亚控制权;白村江海战,确立东亚制海权;怛罗斯战役后,阻遏大食东来,隔葱岭而治;景教初传;玄奘西行取经;杜环经行大食;东征高句丽;东海直航航线开辟;日本遣唐使西来;鉴真东渡;南海航线范围扩大,延伸至印度洋、阿拉伯海,从广州到巴士拉的“通海夷道”长达1.4万公里;广州开设市舶,丝绸、瓷器外销;扬、广大食蕃坊出现。

   4、两宋——海路为主、有限开放时期:契丹(辽)、西夏、吐蕃阻隔西北,女真(金)、高丽环峙东北,草原、绿洲丝路基本断绝;东南沿海口岸设市舶司,有限开放海外往来和贸易;密杭宁温泉广等市舶口岸,高丽馆;造船、航海技术提高,司南发明,南洋航线兴盛;水师力量强大,控制南洋航权;“陶瓷(香料)之路”大兴;民间海舶商团兴起,市舶之利成为朝廷财政所倚;宋朝铜钱国际化,“与四夷共用”;占城稻传入。

   5、蒙元——扩大开放、海陆并盛时期:蒙古崛起漠北高原,连年西征、南征、东征,灭国数十,建立元朝和蒙古四大汗国,一统大半个欧亚大陆,横跨欧亚大陆空前绝后;站赤制度,水陆驿站网络,“之千里者如在户庭,适万里者如出邻家”,杭州-泉州一度设“海站”;沿海市舶增加,外贸港口重心南移,泉州兴盛,上海初露头角;东西交通海陆并盛、草原绿洲丝路畅通局面;马可波罗、鄂多立克、伊本巴图塔等使节、旅行家东来西行,络绎于途;色目人-回回形成;东西方文化交流繁盛,宗教、科技、文化、艺术、物产空前交融;胡椒、香料大量进口,青花瓷风靡,外来文化走向民间市井和社会生活。

   6、明清——海道为主、主动锁国时期:明初海禁;郑和七下西洋,确立南洋、西洋皇家海权;海丝发展臻于顶峰,开辟中国大航海时代;倭寇侵扰沿海,戚继光抗倭;闭关海禁;葡萄牙东来,租借澳门;郑氏民间海上崛起,挫败荷兰在台湾控制权,海上商业军事集团控制马六甲到厦门东洋海权和贸易;清康熙三下迁海令,片板不得下海;外贸限于广州一地,十三行——“天子南库”;中俄南北“茶叶之路”开通;东印度公司垄断东西方丝绸、茶叶、瓷器贸易;广州-马尼拉-拉美航线开辟,番薯、土豆、番茄、辣椒、烟草等传入;明清之际传教士东来,西洋奇技传入。

   7、晚清民国——被动被迫开放、西学东渐时期:鸦片战争坚船利炮打开国门,外患自东南海上来,1840-1949年百年间外强入侵479次之多;被迫签订不平等条约,对西方列强开放;通过利益均沾,列强享有条约权利普遍均等化;港口、租界、外国人居留地;行政、司法、海关、内河航行、邮政等权利丧失,买办、洋行控制经济,半殖民地社会形成;五口通商后,东南得风气之先,西学东渐,教会学校、传教士《圣经》、医生西医学、地理地图、科学技术相随而至;政体改造实践,戊戌变法,甲午战争;民主共和思想传播,同盟会成立;辛亥革命,民国成立;北洋政府废除旧约、收回租界;袁世凯与日本“二十一条”;五四新文化运动;传来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新民主主义实践;北伐统一,南京国民政府“黄金十年”;日军侵华,抗战爆发;两次现代化进程,被日本侵华战争打断。

   8、新中国成立至今:分三个阶段,建国初至十一届三中全会——被动锁国、选择性开放时期(1949-1978),苏联东欧-亚非拉第三世界;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以沿海为主,主动、逐步开放时期(1978-2013),从风从南方来,到春天的故事;港台桥头堡-经济特区-沿海开放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面向日本、欧美西方发达国家为主;以2013年“一带一路”战略提出,2015年规划出台和亚投行成立为标志,迈入海陆统筹、东西联动、南北呼应的全面对外开放转向升级新时期,重新确认陆海复合型国家地位,实现历史回归和时代复兴。

   二、从成语典故看东方中国的海洋意识

   1、从与海洋有关的三则神话传说说起

   “精卫填海”——悲壮而凄美的神话故事,是不怕困难、勇于挑战、矢志不渝、坚忍不拔的民族精神的不竭源泉。中国关于海洋的上古神话最著名的就是“精卫填海”。《山海经•北山经》云:“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这个神话妇孺皆知,传达出中华民族远古先民面对深不可测的汪洋大海不惧艰险、勇于挑战的英勇精神。

   “精卫填海”与“愚公移山”一样,一直是中华民族面对大自然不怕困难、勇于挑战、不屈不饶、坚忍不拔的民族精神的不竭源泉。自古以来,面对波涛汹涌、惊涛拍岸的大海,中国人“移山造海”、“移山填海”、“覆海移山”、“衔沙填海”,拓展生存空间;有“勇立涛头”、“弯弓射江”的气魄,保护家园免受潮患;任大海“沧海横流”、“山呼海啸”、“山崩海啸”,抑或是“海沸山崩”、“海啸山崩”、“海沸山摇”,都有“排山倒海”、“挟山超海”、“移山拔海”、“移山跨海”、“逾山越海”的气概和力量,毫不畏惧,一往无前。

   三仙山——虚构的仙境之地,反映出当时人们探索、认知大海时寄予的美好想象,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天堂仙境。三仙山是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三座东海仙山“蓬莱”、“方丈”、“瀛洲”。当年秦始皇、汉武帝东巡访仙寻药祈求长生不老的地方,是中国东方神话的源头。汉武帝听西王母说大海中有祖洲﹑瀛洲﹑玄洲﹑炎洲﹑长洲﹑元洲﹑流洲﹑生洲﹑凤麟洲﹑聚窟洲等十洲,便召见东方朔问十洲所有的异物,后附沧海岛﹑方丈洲﹑扶桑﹑蓬丘﹑昆仑五条。汉东方朔撰《十洲记》(全称《海内十洲记》)记载:“瀛洲在东海中,地方四千里,大抵是对会稽,去西岸七十万里。上生神芝仙草。又有玉石,高且千丈。出泉如酒,味甘,名之为玉醴泉,饮之,数升辄醉,令人长生。洲上多仙家,风俗似吴人,山川如中国也。”三仙山虽是虚构的仙境之地,却反映出当时人们探索、认知大海而不能时寄予的美好想象,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天堂仙境。

   “八仙过海”——流传很广、脍炙人口的民间传说,反映了充满浪漫、魔幻色彩的海洋意识,也是超越海洋局限、探索海洋世界的精神探索。八仙过海是流传很广、脍炙人口的汉族民间传说,形成于元代,最早见于杂剧《争玉板八仙过海》。相传白云仙长有回于蓬莱仙岛牡丹盛开时,邀请八仙及五圣共襄盛举,回程时铁拐李建议不搭船而各自想办法,就是后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或“八仙过海、各凭本事”的起源。至明代,八仙过海的故事日渐流传,人物正式定型为汉钟离(或钟离权)、张果老、韩湘子、铁拐李、吕洞宾、何仙姑、蓝采和及曹国舅。后来,人们把这个典故用来比喻那些依靠自己的特别能力而创造奇迹的事。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这则民间神话故事发挥文学想象,沟通人神与东海龙王关系,描绘东海龙宫海底世界,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古人充满浪漫、魔幻色彩的海洋意识,也是超越海洋局限、探索海洋世界的精神探索,可与同时代诞生的《西游记》相媲美。

   2、中国古代关于海洋的时空意识

   海洋的时间或历史意识。“百川归海”,“逝者如斯,不舍昼夜”,滔滔不绝,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奔流到海不复回”,而海水在“潮涨潮落”之间,演绎的是“沧海桑田”、“海桑陵谷”的历史变幻。晋葛洪《神仙传•麻姑》:“麻姑自说云,接待以来,已见东海三为桑田。”在时间的轨道上,大海变化无常,今日的桑田可以是明天的沧海,今日的沧海或许是昨日的桑田,这就赋予了海洋纵向的时间感、历史感;由此再联系到人,也就有了人生“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历史感,“饱经沧桑”的沧桑感。《孟子•尽心上》:“故观于海者难为水,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唐元稹《离思》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与宽广无涯的海洋空间意识,和丰富多样的人文内涵一起,构成了中国人海洋意识的立体空间和三维结构。

   海洋的空间或地理意识。中国人先秦时就确立了“溥天率土”、“九州四海”——以陆地“九州”为中心的天下“四海”观。古人以天下为“禹迹”,设九州,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诗•小雅•北山》:“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普天率土”即“溥天率土”,因此而来。而“王土”四境有海环绕,称为“四海”。《礼记•祭义》:“推而放诸东海而准,推而放诸西海而准,推而放诸南海而准,推而放诸北海而准。”因此而有“九州四海”指代天下或世界。后来有关“四海”泛指天下的概念,层出不穷,诸如:四海之内皆兄弟、名扬四海、四海一家、四海飘零、四海鼎沸、四海波静、四海升平、五湖四海、放诸四海而皆准,如此等等,皆为据此而衍生出来的。

   再如,海内、海外、海东、东瀛、南洋、西洋——以中国为坐标以海洋为分野的世界地理分野。在以陆地为中心的天下观之下,古人对海洋和外部世界有了明确分野,形成了以中国为坐标的一系列海洋地理概念。如环绕大陆东部的海洋称为“东海”,诸如东洋大海、东海逝波、东海扬尘、东海鲸波之谓,相沿成习;南部的海洋称为“南海”,并对其中的岛礁暗沙做了方位命名,如“东沙群岛”“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奠定了中国拥有主权的历史依据。再如,以陆地为中心,以海洋为边界,把国内、国外分外“海内”“海外”,诸如“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海内无双”、“海外奇谈”等等,一直成为中国天下内外的分野。再如,以中国大陆为核心,自古就形成了一系列世界地理概念,如朝鲜半岛称“海东”“海东之国”,日本称“东瀛”,后来泛称“东洋”,都是说在中国东部东海之外的大海之中;从南海到东南亚地区,自古称为“南洋”,从马六甲以西的印度洋和阿拉伯海地区,称为“西洋”,也都是以中国为坐标的。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海洋是开放包容的。先秦时期,就提出了“百川归海”、“海纳百川”的思想,并为历代继承和阐发,如众川赴海、百川朝海、百川汇海、百川赴海等说法。《淮南子•汜论训》:“百川异源,而皆归于海。”汉焦赣《易林•谦之无妄》:“百川朝海,流行不止,道虽辽远,无不到者。”晋袁宏《三国名臣序赞》:“形器不存,方寸海纳。”李周翰注:“方寸之心,如海之纳百川也,言其包含广也。”《隋书•音乐志中》:“天覆地载,成以四时。惟皇是则,比大于兹。群星拱极,众川赴海。万宇骏奔, 一朝咸在。” 唐杜甫《长江》诗之二:“众流归海意,万国奉君心。”宋朱熹《朱子语类•卷二•理气下》:“百川赴海而海不溢。”从江河与海洋的关系中,意识到海洋是包容的。

   古人还认为,河海之间“先河后海”,积水为河、河流入海,《礼记•学记》:“三王之祭川也,皆先河而后海,或源也,或委也,此之谓务本。”而大海“不择细流”。水往低处流,“众流归海”,“江海不逆”,江河流到大海是不可逆反的。

   大海不仅是包容的,而且是无限大的,“河奔海聚”,“海不波溢”,大海的水波永远不会满溢出来,海之所以这么大,就是因为汇聚接纳了无数涓涓细流。因此,“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韧,无欲则刚”,大海成为开放、包容的象征。海之能包容,就如地之能负载,海洋和陆地合起来“海涵地负”。如宋陈亮《笏记》:“皇帝陛下,日照天临,海涵地负。”在“山容海纳”的无限包容中,孕育了中国人“枕山负海”、“枕山襟海”的人文地理观念和博大胸怀。

   “汪洋大海”“海阔天空”——海洋是宽广的。海洋是辽阔广远的,有所谓“汪洋大海”,就是形容大水宽广无边,水势极其浩大。古人常把海洋与天空并用,形容大自然的宽广无垠。如“海阔天空”、“海阔天高”,象大海一样辽阔,象天空一样无边无际。唐刘氏瑶《暗离别》诗:“青鸾脉脉西飞去,海阔天高不知处。”

   茫茫大海,浩瀚无际,沧海茫茫,无边无际,海洋是广阔深远、遥不可及的。最早并且最著名的专门描述海洋的作品,当属曹操的《观沧海》: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裏。幸甚至哉!歌以咏志。海水浩淼,仿佛日月、星汉都在其中。后世文学作品不胜枚举,名篇佳作代不乏例,是中国文学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我们形容大而多时,叫做“浩如烟海”、“人山人海”,当我们形容稀少珍贵时,叫做“沧海遗珠”“沧海一粟”。当我们形容难以实现、无法企及时,叫做“大海捞针”、“海中捞月”。海洋是不可限量、深不可测的,所以“海水不可斗量”,海水是难以用容器来度量的;以蠡测海、持蠡测海、瓮天蠡海、蠡测管窥、管窥蠡测,都是坐井观天、盲人摸象,以偏概全、难窥全貌,是错误而可笑的。

   宽广的海洋,为人类提供了广阔的活动舞台。“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造船驾舟往来纵横在汪洋大海上,是人类探索海洋、驾驭海洋的必然选择;“梯山航海”,“涉海登山”,驰骋海洋就像跋山涉水一样,无所畏惧;“漂洋过海”、“远涉重洋”,更是背井离乡、离开祖国、远行出国的代名词。

   海洋是如此宽广无涯,遥远、偏僻、莽荒之地,就像“天涯海角”、“海角天隅”、“山陬海澨”,遥不可及;海洋是如此“深不可测”,波涛滚滚,“波澜起伏”,捉摸不定,人们冒险涉足,就会“石沉大海”、“泥牛入海”、“珠沉沧海”那样,一去不复回,杳无音讯;海洋仿佛是危机四伏、祸福旦夕的危险之地,如同“刀山火海”一样;在很多情况下,海洋也成为难以逾越的天然屏障,人们只能面对惊涛骇浪,“望洋兴叹”,无能为力。

   3、中国人的海洋经济和人文意识

   海洋的经济意识。宽广的海洋,为人类提供了丰富的生活资源。渔盐之利自古就是沿海居民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耕海牧渔”,海洋生物捕捞或渔猎,就像在土地上耕作稼穑一样;“铸山煮海”,盐铁之利从来就是国计民生之大事,《史记•吴王濞列传》:“吴有豫章郡铜山,濞则招致天下亡命者盗铸钱,煮海水为盐。”“渔海樵山”,下海捕鱼与上山樵伐都是衣食生机之源。古人的“山肴海错”、“山珍海错”,到今天的“山珍海味”、“海鲜美食”,海洋是人们获取蛋白质和美食取之不竭的来源,是大海一样源源不断、滔滔不绝的人类生活资源和生产能源的无尽宝藏。唐韦应物《长安道诗》:“山珍海错弃藩篱,烹犊羊羔如折葵。”

   海洋是经商贸易的通道,也是生意和财富的代名词。在我国传统的堪舆、命理学说中,阴阳五行中的“水”代表财富。海洋是人类相互联系的开放的纽带,也是互通有无、自由贸易的舞台。自宋元沿海开放海外贸易,允许官民出海经商,海洋就与经商、外贸联系在一起,出海、下海成为赴海外经商贸易的同义语。最典型的近代一跃成为东方繁华商都的上海,就是元代松江青浦一个小镇发展起来的,当时就是长江口出海的港口,“上海”之本义就是下海、出海,如同“上山”、“上京”。鸦片战争后上海等沿海港口陆续开埠,成为西方列强经商贸易的据点,圈立租界、外国人居留地,设置进出口征税机关叫“海关”或“洋关”,上海滩叫做“十里洋场”,外国公司叫“洋行”,外国商品叫“洋货”,做生意赚大钱叫“发洋财”,沿海开放发达地区叫“黄金海岸”,就连强取豪夺的强盗也叫“江洋大盗”,一味崇拜外国的东西叫“崇洋媚外”,吸收外国的东西为我所用叫“洋为中用”,画家流派叫“海派”,到如今辞职经商也叫“下海”。

   海洋的人文意识。海洋虽然有波涛汹涌、翻江倒海之时,也有“风平浪静”、“万里沉碧”的温柔静谧,浪花朵朵、海鸥点点、金沙碧浪、海风和煦的温馨宁静。对此,中国人寄予了无限遐想和美好愿望。无论是“河清海晏”或“河清海宴”,还是“河溓海晏”或“河溓海夷”,都是政治清明、国泰民安的象征;无论是“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还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都是对美好感情和友谊的期盼和赞颂;而“海市蜃楼”这样难得一见的海上自然景象,也成为人们心目中对美好事物的无限憧憬,纵然稍纵即逝,转瞬即无,但也在意那美好片刻。

   因为海洋是那么的宽广宏大、丰富深邃,广阔而难以企及其边际,深远而无法触及到其底,所以我们常以海洋来寄托人世间难以实现的美好愿望,于是乎祝福时要说“福如东海”、“寿山福海”,说春光正浓时要说“春深似海”;同样,爱恨情仇都可以用大海来形容,说感情深厚时要说“情深似海”、“山盟海誓”,直到“海涸石烂”不变心;说情义深重时要说“义海恩山”、“恩山义海”,说人生苦难时可以说“苦海无边”、“苦海茫茫”,说心情苦闷时可以用“愁山闷海”、“云愁海思”,说深仇大恨时可以说“血海深仇”、“情天孽海”。由此推而广之,我们可以用海洋来形容人间许多广大深远的事物,如学习求知无止境时,说“学海无涯”、“文江学海”;官场复杂是非多时,说“宦海风波”、“宦海浮沉”,商场如战场竞争激烈时,说“商海风云”、“商海如战场”,当然,最高妙的是形容佛教大义的高深莫测,那就是“法海无边”了。

   三、关于对外开放与海洋意识关系的几点基本认识

   1、对外开放与海洋意识密切相关。人类的海洋意识来源于海洋活动,没有海上活动的实践,就没有对海洋的认识和海洋意识的诞生。人们的海洋意识的丰富和拓展,来源于海外活动的实践强度的提高和范围的扩大,可以说在海路为主的对外开放时代,没有对外开放,就没有国际视野,没有海外交往,就没有海洋意识。

   2、早期的海洋意识是相对陆地意识而言的。在古代中国人思想观念中,地为坤为母,大地是万物之本,是人类衣食之母、生存根基,土地是财富,是国土,大海只是陆地的延伸和补充,具有很深刻的陆地本位观念。漫长的农耕文明和根深蒂固的小农意识,导致中国人对大海的认识具有一定的局限性、片面性,就像海洋渔业经济长期只是农业经济的补充一样,叫做“耕海牧渔”、“铸山煮海”。这种“重陆轻海”的观念与“重本轻末”、“重农抑商”的经济政策和经济意识是并行一致的。

   3、先秦时期是中国古代海洋意识基本观念的形成时期,其后都在此基础上不断完善和发展。如先秦典籍、诸子百家对海洋有诸多精辟论述。《诗经》《礼记》的“九州四海”天下地理观;《山海经》的“精卫填海”大无畏精神;《孟子•尽心上》:“故观于海者难为水”,《庄子•秋水》:“天下之水,莫大于海”,《淮南子》等的“百川归海”“海纳百川”,连孔子都曾说:“道不行,吾将乖桴浮于海。”(《论语•公冶长》)如此等等,不胜枚举。

   4、海洋意识随对外开放的陆海兴替、此消彼长大势而不断增强。在不同历史阶段,对外开放的倚重不同,或陆或海,交互兴替,总体而言,先陆后海,从陆为主到海为主,历史上海陆并举只有在蒙元时期真正实现。海上丝路在明朝郑和下西洋达到顶峰,南海成为内海,其后的闭关锁国政策和有限开放,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国家发展力、竞争力,淡化了海洋意识;到近代列强东来,中国海权丧失,有海无防,几乎失去了海洋国家的地位。古今中外历史经验证明,对外开放抑或闭关锁国,作为基本国策,都是统治者基于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决定的,开放则强,闭关则衰。

   5、对外开放尤其是宋元以后海路为主的对外开放和中外交往,不断强化中国人的海洋意识,拓展了中国人的国际视野,形成基于海洋意识的世界地理观、时空观、开放观、经济观和人文观。如朝鲜半岛叫“海东”,日本叫“东瀛”,东南亚叫“南洋”,印度洋及阿拉伯海叫“西洋”;国外叫“海外”,海外各国叫“海国”;沿海边界叫“海疆”,沿海防卫叫“海防”;“闭关”叫“海禁”,贸易税关叫“海关”“洋关”,进口物品叫“洋货”,辞职经商叫“下海”;时尚新潮有外国范叫“洋气”,受外来影响的艺术流派叫“海派”;至于以海来形容广大、寄托美好的人文化的海洋意识,更是有“福海”、“苦海”、“情海”、“血海”、“孽海”、“学海”、“宦海”、“商海”、“法海”等等词汇,真可谓是海洋意识无处不在,海洋意识潜移默化,在历史变迁中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浸润在传统文化的血脉基因,形成中华文化独特的海洋话语体系和海洋世界观。

   6、21世纪是海洋世纪,从海洋意识角度看,中国崛起、民族复兴、实现“中国梦”的标志之一,是要完成从大陆国家走向海洋国家的历史转型,这就需要摒弃重陆轻海或重海轻陆的片面观念,构建海陆统筹、陆海并重、东西互济、南北呼应的对外开放和国家发展新格局,“一带一路”战略正是实现这一历史转型的最好顶层设计和伟大实践壮举,也是开启未来中国回归历史上陆海复合型世界大国伟大征程的开始。

共[1]页

鲍志成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