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史学 >> 黄麻苏维埃鄂豫皖红军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史学
黄麻苏维埃鄂豫皖红军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颜雪明 点击:3344次 时间:2016-09-23 14:26:08
 怀着对鄂豫皖苏区及四方面军的浓厚兴趣,不久前我去了趟麻城、红安,虽然只是走马观花,却也颇有收获。这里在1927年秋天发生了中共领导的暴动,史称黄麻暴动。今天,“暴动”成了敏感词,我在红安发微信,写“暴动”都发不出。“黄麻起义”是后来的说法,大概是为了强化其正义性。

   这场暴动影响深远,引出了后来的鄂豫皖苏区、红四方面军,在党史、军史上都有重要地位。今天的麻城、红安,有将军大道,有烈士陵园,有纪念馆,还有当年苏维埃的红色遗迹。其中,红安的纪念园堪称大气,园区与纪念馆的建筑都是国家级水平,对党史、军史有兴趣的,值得一看。

  

   一、黄麻暴动的背景

  

   1927年北伐胜利后,国共分裂,标志性事件是上海的4.12,这是由蒋介石率领的北伐军镇压中共领导的工人武装,史称412大屠杀,其实死了100多人,还包括国军士兵。当时武汉政府的汪精卫还同情共产党,与蒋介石分裂。但共产国际给中共发来“五月指示”,要求中共在湖南湖北发动土地革命,动员五万工农建立新军。这份文件被汪精卫得到,于是也与中共翻了脸,这就是7.15武汉政变,汪蒋殊途同归,史称“宁汉合流”。在这个形势下,中共在汉口召开了八七会议,决定了武装暴动的方针。

   八七会议是一次紧急会议,不伦不类,连政治局扩大会都算不上,由国际代表罗明那兹操纵,会议罢免了陈独秀,组建了临时中央政治局,确定了土地革命与武装暴动的方针。会议认为,“党的现实最主要的任务是有系统地、有计划地、尽可能地在广大区域内准备农民的总暴动。会议决定调派最积极的、坚强的、有斗争经验的同志,到各主要省区发动和领导农民暴动,组织工农革命军队,建立工农革命政权。”之后的秋收暴动与黄麻暴动,就是这次会议的直接成果。会议召开的时候,南昌暴动已经发生,但南昌暴动是打着国民党左派的旗号,暴动后产生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也是由邓演达、宋庆龄等人领衔。起义军原计划南下广东建立根据地,以便再次北伐,结果到了潮汕就被打垮,领导人作鸟兽散,朱德、陈毅带着残部几百人上了井冈山。这里边有一位腼腆青年,后来名声了得,他就是林彪。

   回到黄麻。黄安、麻城地处大别山,麻城在南麓,有点像西安和秦岭的关系,黄安则在山中。大别山其实就是连绵几百里的低山丘陵,但在交通不便的年代,已足够隔绝文明。这个地方有两个特点,一是贫困,二是民风强悍,这就是最好的革命土壤。北伐时,这里即已成立了农会与工会,甚至拥有武装。农会彻底颠覆了乡村秩序。当时中共控制的报纸《湖南民报》宣称,农会的成立,就宣告了土豪劣绅的死刑。而什么是土豪劣绅?有一个深入人心的口号说,“有土皆豪,无绅不劣”。也就是说,只要是乡村中的有产者,都可以被列为土豪劣绅而剥夺其财产甚至生命。于是打土豪杀地主,成立农民自卫军,一时热闹非凡。在“一切权力归农会”的口号下,农会可以捕人,罢免县长和司法官,动不动召开农友大会,当场就杀几个“土豪劣绅”。这就是暴动之前,黄麻地区的社会背景。

  

   二、黄麻暴动的过程

  

   黄麻暴动由中共黄麻特委组织。之前,省委派郑位三来传达了八七会议精神。1927年11月13日,黄麻特委组织的三万多农民自卫军攻下黄安县城。18日,成立了黄安农民政府和工农革命军鄂东军。仅仅21天,就被国民党军打垮。残部72人逃进了木兰山区打游击,将鄂东军改为“工农革命军第七军”番号。大家注意,中共起义之初的武装,都叫工农革命军,以区别于国民党的国民革命军。打黄安时的三万人,到逃进木兰山时只剩72人,其它人都回家种地去了。这72个人也很难坚持,最困难的时期,曾经埋了长枪,将队伍分散,鼓励队员自谋生路。陈再道领了200大洋去河南贩猪,赔了本,剩下一头猪送了人,又回来找革命队伍。

   作为鄂豫皖革命火种的“木兰山72好汉”,后来一人叛变,六人(都是黄麻暴动领导人,如戴克敏、曹学楷等)被张国焘“肃反”杀掉;大部分作战牺牲或被俘杀害,包括早期军队领导人吴光浩等。幸存6人,一人为建国初开封市委书记戴季英,此公在陕北肃反时差点活埋了习仲勋;5人为开国将军:王树声大将,陈再道上将,詹才芳中将,吴世安、肖永正少将。

   广为流传的说法,红安出了200多位将军。据说修建京广高铁时,原方案不过红安,因绕红安要增加250亿投资,经济效益不大。李先念夫人林佳楣忿忿说,难道红安200多个将军还不值250亿吗?铁道部只好改方案。实际上授衔的红安籍将军是61人,这已经是全国之最。还有红安籍担任地方工作的副省级以上干部,像董必武、李先念、郑位三等,也有一百多个。这就是200多个将军的来源。如果算“大别山走出的开国将军”,也就是整个鄂豫皖出身的将军,那就有317位,占到开国将帅总数的五分之一。

  

   三、张国焘与鄂豫皖苏区

  

   1928年,国民党军撤离,红七军返回黄麻,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三十一师,这时也就不到百人。“红军”是1928年5月之后,中共武装统一使用的名称,据说连番号都是共产国际给的。

   黄麻根据地建立后,1929年中共又发动了商南暴动、六霍暴动,开辟了豫东南根据地和皖西根据地,各自都建立了苏区政府与红军。1930年2月,中共中央决定成立鄂豫皖边特别区,建立中共鄂豫皖边特委,同时将红三十一师(黄麻)、三十二师(商南)、三十三师(六霍)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许继慎受中央军委委派,任红一军军长,前一年已到黄麻任三十一师师长的徐向前任副军长。成立了鄂豫皖边区苏维埃政府,鄂豫皖根据地正式形成。此时张国焘还没有到鄂豫皖。

   1931年5月,张国焘受王明委派,带着陈昌浩等从苏联回国来到鄂豫皖。此行从上海经武汉,由顾顺章护送,结果完成任务后,顾顺章在武汉表演魔术,被叛徒认出被捕,立即叛变,由此引发了上海中央被破坏,周恩来、博古等“洋马列”到中央苏区,架空毛泽东等一系列变化。

   张国焘之前从未领导过军事工作,也没有开辟根据地的经验,他能在短时间内成为鄂豫皖的核心,一是靠苏联的国际背景,这在当时的土共眼里,就是金光灿灿的活神仙;二是党内绝对权威地位,中央为他量身订作了鄂豫皖中央局,他任书记,是鄂豫皖的最高领导人,同时担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副主席,成为“副国级”。第三条最关键,就是下车伊始,就大规模肃反。黄麻暴动和红一军的领导人,鄂豫皖苏区早期领导,大部分被他杀掉。连一军军长许继慎和四方军总指挥徐向前的妻子程训宣都不能幸免。

  

   四、血腥肃反

  

   许继慎是周恩来派去鄂豫皖负责军事的。八十年代中共认定了36位军事家,其中就有许继慎,可见他的历史地位。而张国焘认为他反党,抓起来严刑拷打,两腿都打断了,许继慎仍不低头,遂被张国焘下令拴在马后,活活拖死在河滩。

   程训宣是黄安的妇女干部,泼辣俊俏,19岁嫁给29岁的徐向前。她被政治保卫局关押拷打,为的是挖出徐向前的“反党”材料。这个女子到死都不招认,保护了徐向前。直至最后处决,作为四方面军总指挥的徐向前,连问都不敢问一声。多年后在延安,徐向前问当年的政治保卫局局长周纯全,为什么把我老婆抓去杀了?周说,就是为了挖你的材料嘛。这位不知杀了多少自己人的保卫局长,建国后授了上将军衔。相比面瓜徐向前,林彪血性得多,老婆叶群在延安整风时被审查,林彪公开大骂“他妈的,老子在前方流血打仗,你们在后方整我老婆!”叶群本来做过国民党的电台播音员,但从此以后再没人敢查她的历史问题。林彪平时蔫里巴叽的,关键时刻才是真男人。可怜程训宣兄妹四人参加革命,三位烈士,两位都是肃反错杀。可见当年党内军内斗争的惨烈。

   徐向前回忆,“将近三个月的肃反,肃掉了两千五百名以上的红军指战员。”而当时红四军总共才有1.5万人。这个血腥肃反,肇始于中央苏区。毛泽东打AB团,逼出了富田事变,红20军排以上军官全被杀害。这是1930年的事情,这为之后鄂豫皖、洪湖、陕北等苏区肃反,提供了经验。贺龙开辟的洪湖苏区,在中央分局书记夏曦的主持下肃反,杀害了一万多人,包括后来中共认定的三十六位军事家之一的军长段德昌。杀段时,贺龙曾向夏曦求情,说给我留个能打仗的吧,关向应拍案质问贺龙:你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夏曦书记是代表中央的,你还是不是共产党员?吓得贺龙只好同意。

  

   五、四方面军和鄂豫皖的结局

  

   张国焘对鄂豫皖苏区的发展是有贡献的。全盛时期包括20余县,拥有约350万人口,主力红军达4.5万多人,地方武装、民兵20多万。1932年10月,在国军第四次围剿下,四方面军主力撤出根据地,向西转移,放弃了鄂豫皖苏区。

   四方面军在四川巴中落脚,建立了川陕根据地。在这里张国焘再度辉煌,部队扩大到五个军,八万人,苏区有500万人口。而不到三年,1935年初,张国焘突然决定放弃川陕根据地,西渡嘉陵江,表面理由是策应中央红军转移,但细分析起来,保持一个稳定的川陕根据地迎接中央红军,难道不比陕北强百倍?所以张国焘为何要主动放弃川陕,至今还是扑朔迷离。

   四方面军与中央红军会师后,又出现分裂,毛率一、三军团单独北上,张和四方面军又南下,后来与二方面军贺龙部会师,再北上实现三大主力会师,而此时的张国焘,丢失了根据地,失去了国际支持,没有了政治本钱。四方面军主力二万多人,按央军委命令组成西路军,在河西走廊全军覆没。没有参加西征的部队改编为八路军129师,归刘伯承统帅。原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从河西化装逃回延安,当了129师副师长。张国焘在延安受到清算,甚至开始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故于1938年借祭黄陵之机投奔了国民党。

   鄂豫皖苏区自从四方面军长征后,即不复存在。只有少数游击队在大别山活动。最大的一支是高敬亭,抗日战争爆发后,高部改编加入新四军,后来叶挺嫌高抗命,将高杀了。1939年李先念受延安派遣,回大别山拉队伍。李先念原先是四方面军主力三十军的政委,1937年3月三十军在河西走廊全军覆没,李先念带着400人逃到新疆。后来回到延安,但没有了队伍,改编八路军时也没有位置。党让他回老家拉队伍,也算是人尽其用。李先念在大别山聚拢了各路游击队,很快又发展起来一支队伍,编为新四军五师,后来成立了中原军区、中原根据地,俨然一方实力派。可惜1946年内战爆发,国军首先打击中原军区。李先念组织中原突围,结果几乎是西路军命运重演,向东佯动的皮旅,7000人毫发无损到了江苏,而向西突围的五万人,基本上又是全军覆没。建国后李先念离开军队,不授军衔,与他是败军之将不无关系。

  

   六、“丰豫仓”的启示

  

   黄麻暴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我们过去受到的教育说,是为了推翻旧社会,让穷人翻身。可是,80多年过去了,这里仍然贫困。县委县政府最大的政绩,是争取到了国家级贫困县。1981年韩先楚回红安,见到一个老哥们儿披棉袄穿草鞋,打趣说“你咋搞的,几十年了还是这个球样!”老汉说,“你这大官咋当的,50年了还让我这样穷。”这老汉说出了问题的本质,你倒是当了大官,可是50年了,我们还是这个球样。当年据说仅黄安就牺牲了14万人,但并没有改变黄麻的贫穷,更没有换来社会公正与人的尊严。暴动只能毁灭秩序,消灭富人,但不能让穷人富裕起来,也不可能建设起一个更合理的社会。如果贫穷就是造反的理由,那么今天造反的理由岂不是更加充分?今天我们谈现实,说稳定压倒一切,谈历史,又说造反有理,这岂不是严重自相矛盾?

   在纪念馆看到一个“丰豫仓”的故事,意义深长。1879年,县衙征谷2.6万担,在县城、七里坪、八里湾设立义仓,农民青黄不接时,向义仓借粮,借八斗,秋后还一担,这在今天来看,也是合理的利率,是解决农民饥荒的有效措施。1927年大革命后,农会会员持大刀梭标砸开了丰豫仓,抢光了粮食。纪念馆的说明文字说“夺回了自己的血汗粮”。

   丰豫仓是旧制度的象征,它承认贫富差距,正视饥荒的存在,它是在维护财产秩序的基础上,济危解困的有效方案,是具有可持续性的解决方案。而砸仓抢粮象征着革命,这个办法是最简单、最痛快的,但也是最不可持续的。红军在所有的根据地都坚持不下去,国军的军事围剿是一个因素,经济原因才是根本性的。红军的主要收入靠打土豪,就如同打猎捕鱼,一旦苏区土豪打完,就陷入经济危机。各地苏区都发行过货币,这是变相抢劫,小小的苏区怎么能供养几万大军和革命干部?涸泽而渔之后,就是经济崩溃。丰豫仓这样的好制度,可能需要几年几十年的探索和实践才能形成,但破坏它只要一天。由此就看出暴力革命对中国社会只有巨大破坏作用,而谈不到建设与发展。

   以暴力改变社会面貌,是那个时代的主旋律。农会可以任意捕人、杀人,甚至捕杀县长法官,这对当时刚刚建立的法制秩序,是极大的破坏。且看当时的一篇报道“【咸宁农友铲除了五个土豪劣绅】本月五日,咸宁县党部、县农民协会,开会追悼死难的农工领袖,到了五万多农友,个个手拿土枪,大枪、锄头、镰刀等,开会的时候,各放土枪一响,枪声震天,农友大呼,打倒土豪劣绅!打倒一切反革命派!当主席报告到阳新土豪劣绅烧死农友九人的时候,全场的农友,个个都激愤的了不得,大呼誓为阳新死难烈士报仇!杀尽土豪劣绅!就把捉来的土豪劣绅朱道素、朱惠友、李德胜、雷世盛、雷益山等五人,一起当场杀死了,农友们好不叫快呀!”打下黄安后,俘虏了县长等19名官吏,这些人如何处置了,没有交代。从当时的一贯做法看,肯定全数遭杀害。在这样一种无法无天的环境下,没有人是安全的。暴动的领导人后来纷纷死于肃反,就是报应。中共建政之后的滥杀无辜、文革中的无法无天,这与当年农会杀人、苏区肃反,可谓一脉相承。

  

   七、苏维埃的性质

  

   最早打出苏维埃招牌的是彭湃。1927年11月,他随南昌起义后的残部到达潮汕海陆丰地区,发动暴动,建立了海陆丰苏维埃政府。1930年6月,鄂豫皖特区苏维埃政府成立。1931年11月7日,这天是苏联的国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在瑞金成立,毛泽东任主席。1949年之前,毛被称“主席”,就是指这个主席。一直到延安,国共合作抗日,才收起了这个招牌,改称陕甘宁特区。

   苏维埃是苏联的国号,“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就是尊奉苏联为老大,在中国建立的国中之国。当时的口号就是以苏联为祖国,武装保卫苏联。这与同期在东北建立的满洲国,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吗?

   今天,当局一天捕风捉影寻地找境外敌对势力,而当年的中国革命,是由苏联一手操纵,早已铁证如山。苏共通过第三国际,在中国找了两个徒弟,国民党是老大,共产党是老二。苏联一边支持国民党北伐,推翻北京政府,一边支持共产党武装暴动,发动土地革命。它才是唯恐中国不乱。党对军队的领导,枪杆子里出政权,其实都是苏联传授的,国民党早年也是这一套。唯有中共得其真传,并且把苏式专政与中式专治相结合,发展到了极致。

  

   八、暴动能创造新世界吗?

  

   那个时代的暴动,还有秋收暴动、平江暴动、湘西暴动、潮汕暴动、广州暴动,发生在北方的,似乎只有一个渭华暴动。这些暴动全部失败了,不像俄罗斯,工人武装一造反,占领冬宫,政权就到手了。这些暴动留下的,是断壁残垣与累累尸骨,是残破的社会,破败的经济。另一方面,造成了大量暴民,如木兰山72好汉,他们成为中共夺取政权的骨干力量。在正常的社会里,像许世友、李先念、韩先楚、陈再道、陈锡联这些深山中的底层人民,根本不可能成为将军、国家领导人,是暴力革命造成的天翻地覆,改变了他们的命运。但对那些被他们杀掉的“土豪劣绅”、政府官吏来说,难道不是天塌地陷,万劫不复?那些人的悲剧,直到今天都很少人关注,仿佛他们就不是生命,而是在革命的活剧中被打碎的一件道具。即使是在“革命”阵营,也是无数尸骨堆起了少数人的将军梦。他们连大别山的贫困都改变不了,怎么能推动中国的进步?

   今天,红安、麻城依然贫困,贫富更加悬殊,但以暴动解决社会矛盾的可能性已经不复存在。原因在于,当年的造反者,执政之后总结出了如何防范暴动、如何将不稳定因素扼杀于萌芽状态的一整套方法。今天没有了农民运动讲习所,没有了农会,不准在农村建立任何秘密组织,更不准农民武装起来。今天的当政者,最警惕的就是当年他爹那样的人,这是多大的讽刺。他们一方面把老一辈供在神坛,鼓吹“两把菜刀闹革命”,以此作为政权合法性的来源,另一方面,又实行菜刀购买实名制,大肆抓捕“饭醉团伙”,聊个天都能定颠覆国家政权罪,这让当年闹革命的老一辈,情何以堪!倘若他们再世,除了俯首就擒,还能有啥作为。

   我在红安、麻城的县城里,看到了洋气的商品房,看到了巨大的商业综合体,看到了沃尔玛、桑拿、KTV。但城市管理水平很差,街道上电动自行车乱窜,人行道瓷砖都被汽车压碎,垃圾箱散发着恶臭。我忽然想到,九十年前的富足繁华之地,今天仍然富足繁华,而那时贫困落后之地,今天仍然贫困落后,这九十年改变了什么?

共[1]页

颜雪明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