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史学 >> 王充的另一面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史学
王充的另一面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黄朴民 点击:100次 时间:2017-09-11 00:38:57

 王充,当然是汉代第一流的思想家。一部《论衡》,让他身后享尽风光。到了近现代,那光景就更不用说了,一顶“战斗”的唯物主义思想家帽子一戴上,我们几乎要认王充作自己的“同志”了。推到极致,便是让他在“评法批儒”中当一回“著名的法家”。一篇《问孔》、一篇《刺孟》(都是《论衡》中的篇目,而《论衡》则有85篇),被用来作投向孔老夫子和亚圣孟子的匕首,这情景大约如今40岁以上的识字人都还记得。这些年,随着国家发展战略的转变,古代哲学也好,古代历史、文学也罢,统统退出公众生活领域,找回本色,重新成为学者书斋中的“宝贝”。王充也一样,名头再不像荒诞岁月那般响亮。这就对了。

   不过,即便是在土头土脑的学者圈子里,今天的王充依旧是思想史上的正面人物。“进步”两字,给他和他的《论衡》定了性,所以一提起他,不是加上一身鲜亮的行头,就是拖着一条光明的尾巴。其实这并无大错。怎么说王充也是汉代难得的大思想家,他的学说从总体讲,也有值得肯定的地方。

   问题在于,王充和所有人一样,也有双重的人格。如果把负面形象撕开了让大家看,那么,他头上“战斗的唯物主义思想家”这项桂冠能否一直戴下去,就颇成为问题了。

   儒家学说比法家、道家、墨家等学派来得高明的地方,就在于它的某些内容有时候能以貌似公允的面孔出现,以第三者的角度来调和当权者和平头百姓之间的矛盾冲突,借助这一招来保持社会生活秩序的相对稳定性。早期儒学(尤其是“迂远而阔于事情”的孟子学派)就具备这方面的特征。它当然是以帮当权者抬轿子为己任的,但在个别地方,并不和当权者的观点立场完全一致,而是多少顾及平头百姓们的利益,对当权者有一定的约束力,这样就多少弥补了封建专制统治的某些不足,用一句不怎么恰当的俗语来形容,就叫做“小骂大帮忙”。这可以说是对当权派根本利益更高层次更佳意义上的尽忠效劳。

   可是,我们的王充先生却不是这样。他是典型的“歌德派”,好像生下来就是替汉朝的当权派吹喇叭、抬轿子的。一副摇尾献媚的奴才相简直令人呕吐出隔夜的剩饭。这么说,决不是厚诬王充先生,而是事实确凿。

   打开《论衡》,里面有《宣汉》、《齐世》、《恢国》、《符验》、《须颂》等篇目。一看标题,就可知道是百分之百的“歌德”文字。主旨纯粹是声嘶力竭歌颂两汉王朝的所谓“盛德”,昧着良心论证汉代是胜过天堂的太平世界:“恢论汉国在百代之上。”两汉的皇帝,无论是傻的还是蠢的,个个是“圣明天子”,“今上、上王至高祖,皆为圣帝”(《论衡·宣汉》)。既然汉朝这么美,天子如此好,那么在王充看来,那些身为汉家的臣民,就不应该有任何的抱怨,而理应争先恐后去充当“歌德派”,为饱食终日的达官贵人和他们的总头子皇帝唱颂歌,作祷告,这样才是正理:“臣子当褒君父,于义较矣”(《论衡·须颂》)。王充先生说的真是最清楚不过了。

   他自己当然是乐意充当“歌德派”的班头,为此,他可以不顾“群小日进,国家空虚,用度不足,民流亡,去城廓,盗贼并起,吏为残贼”(《汉书·王贡两龚鲍传》)的历史事实,厚着脸皮,闭着眼睛,用最华丽、最动人的词藻歌颂“汉德”,为汉家江山身上贴金抹粉。到了最后,甚至于为明明存在着的社会动荡狡辩开脱:“建初孟年,无妄气至,岁之疾疫也。比旱不雨,牛死民流,可谓剧矣。”局势固然是严重,可王充笔锋一转,坏事居然变成了“好事”,真是不要脸的逻辑:“皇帝敦德……天下慕德,虽危不乱,民饥于谷,饱于道德,身流在道,心回乡内,以故道路无盗贼之迹,深幽迥绝无劫夺之奸。以危为宁,以困为通,五帝三王,孰能堪斯哉!”(《论衡·恢国》)

   好一个“民饥于谷,饱于道德”;“以危为宁,以困为通”!真可与当年“四人帮”鼓吹的“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之“名言”相媲美。“四人帮”见到此,恐怕也要生“吾道不孤”之慨了!难怪“四人帮”与“御用文人”、势利小人都这么亲近王充,原来,彼此都是权势的叭儿狗,唱“歌德”高调的黑乌鸦。

   当然,王充先生的良知还没有完全泯灭,而且他也是聪明人,知道在学者圈子里,走流沙的总令人尊敬和同情,上朝廷的却多教人厌恶和蔑视,古今中外,概莫例外。所以他就要寻找机会表白自己充当“歌德派”的不得已苦衷。照他的话来说,他吹捧皇帝,粉饰朝廷,是为了“免罪”而太太平平过日子:“且凡造作之过,意其言妄而谤诽也。《论衡》实事疾妄,《齐世》、《宣汉》、《恢国》、《验符》、《盛褒》、《须颂》之言,无诽谤之,造作如此,可以免于罪矣!”(《论衡·对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可是既已做了婊子,那么就甭想再立牌坊,你王充先生的任何辩白都显得多余。

   为了向当权者献媚,王充先生也热衷于鼓吹符瑞天命、五德终始这类鬼话,这与当时的俗儒方士,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可谓“五十步笑一百步”,彼此彼此。王充爱谈“天命”,推销“命定论”,这实在属于不争的事实。他把“天”看成是有意志的人格神,“天,百神主也”(《论衡·辨祟》)。天有意志,既有所欲,又能够“爱”得热烈,“憎”得火爆,所有一切都是命定之数,命中没有,再争也白搭,汉室之兴,在于天之所为;国祚长短,也在于天之定数:“国之存亡,在朗之长短,不在于政之得失……亡象已见,虽修孝行,其何益哉!”(《论衡·异虚》)这种“命定论”,比起董仲舒先生的“天人感应”说来,是更落后,更消极的东西:“天人论”还有“神道设教”,以神权限制君权的意义,而王充先生的“命定论”除了迷信,再也找不出半点清新的气息。说得不客气一点,是臭气熏人,令人窒息!

   最最有趣、滑稽的是,王充先生在自己的大著中煞有介事列举了许多“符瑞”神话,来曲里拐弯“证明”所谓“汉致太平”并非虚构。风传庐江某个湖里发现了一块金子,王充乐颠颠地摇起秃笔记上一下,然后不忘给朝廷送上一个谄笑:“为圣王瑞,金玉之世,故有金玉之应。”(《论衡·验符》)湖南零陵一带冒出“新闻”,“忽生芝草五本”,王充听到消息后,更是喜不自禁,忙不迭歌功颂德,向皇帝大人邀宠,“咸知汉德丰雍,瑞应出也”(同上);“四海混一,天下定宁,物瑞已极,人应斯隆”(《论衡·宣汉》)。真是拿着肉麻当有趣,徒然授人以笑柄。

   王充学说好坏参半,当是事实,用武林中的行话,王充应是“亦正亦邪”式的人物,清者自清,浊者自沉,何必一味往他的脸上贴金?以至抹煞了他的本色。要晓得,向当权者摇尾乞怜,终究称不上“战斗”;而侈谈“符瑞”,宣扬迷信,也毕竟不能算是“唯物”。

共[1]页

黄朴民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