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经济学 >> 中国西部需要拉斯维加斯模式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经济学
中国西部需要拉斯维加斯模式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吴迪 点击:13729次 时间:2013-09-01 20:08:11

  中国总理李克强最近表示,中国发展的最大余地在西部,令人欣慰。中国经济再平衡任务十分艰巨,国际经济形势依然险象环生,在这样的情况下,西部大开发可以为中国经济结构转型,提供“空间换时间”的可能。

  但令人担忧的是,虽然近几年西部发展增速高于东部,但实际上东西部差距不是在缩小,而是在加大;关键在于西部的发展质量不高,能否担当中国经济的回旋空间,尚在两可之间。根据西北大学姚慧琴编撰的《西部蓝皮书》,西部产业结构呈逆向调整;就业机会增长乏力;公共服务水平十分低下,并且农村贫困问题依然严重。就产业结构呈逆向发展而言,西部地区发展严重依赖资源性产业,大宗商品生产比重过大,产业链短,加工深度和综合利用程度不足。

  西部发展僵局的关键并不在于国家投资力度,而在于其“封闭的观念,顽固的集权文化和依附文化,人才匮乏,财政造血功能差,严重依赖中央转移支付”等等弊端。

  曾几何时,美国西部的内华达州也和今天中国的西部一样。内华达州曾以矿业和农业著名,结果这两个产业在大萧条中没落了,内华达州的发展陷入了僵局。这个时候内华达州把赌场业合法化,打那以后内华达州走上了高速发展的轨道,并凭拉斯维加斯扬名于世。其实,拉斯维加斯模式有很多可资今天中国西部大开发借鉴的经验。窃以为,开放赌场许可可以把国际上最先进的管理经验、公共治理、金融模式、开放观念、制度创新等引进到中国的西部,有了这一切,人才也会来。

  赌业的成功对内华达州的经济贡献巨大。从1960年代到1990年代,内华达州一直都是全美经济增长最快的三个州之一;与此同时,拉斯维加斯一直位列全美经济增长最快的五个大都会之一。中国一直有鼓励优秀人才去西部发展的政策,可西部的贫穷落后却让人才望而却步;今天的内华达州却有魅力吸引全美最高端的人才。更可喜的是,拉斯维加斯经验表明,赌场业只是发展经济的催化剂,赌场业把很多相关产业都盘活了,因此慢慢地赌场业不再是经济的主角。

  根据美林证券的研报,拉斯维加斯的GDP(国内生产总值)结构,在过去10年里发生了重要变化。许多年以来,拉斯维加斯的收入主要为赌场业收入,在1990年,拉斯维加斯收入的61%来源于赌场业。但过去这10年以来,酒店业、娱乐业、零售业、饮食业和金融业在拉斯维加斯发展迅猛,逐渐成为越来越重要的收入增长点。时至今日,拉斯维加斯收入的64%都来源于赌场业之外。“种得梧桐树,引得凤凰来”,拉斯维加斯模式,很有可能就是中国西部发展的这颗梧桐树。

  事实上,中国的赌客早已成为全球赌场业最重要的一支力量。根据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的数据,2006年中国赌客在海外赌场投注金额达6000亿元,几乎等于旅游业的年总收入。这是笔者所能查到的最近的数据,但笔者查到,2012年中国旅游业总收入已高达2.57万亿元,推理之下,时至今日中国赌客在海外年度下注总额,应该远在1万亿元之上。

  另外,根据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的市场调查,中国国内合法与非法博彩比例为1比10,鉴于2012年中国彩票总销售收入为2620亿元,其它非法博彩例如网络赌博、地下赌厂以及私立彩票收入,应在2万亿元之上。保守估计,中国赌客每年在海外赌场和国内非法赌业中年度总下注额,可能已高达3万亿元之上。如此巨大的现金流,没有给国家创造就业和税收,完完全全属于天文数字的社会净损失。如果中央在西部地区合法化赌场业并开放牌照,这股巨大的经济洪流,必将对西部开发产生极其巨大的影响。

  2009年中国警方破获了一个涉案赌资约500亿元的建国以来第一大赌案,现在看起来,那揭开的只是冰山一角。没有合法化的赌场,天量资金就注定由网络赌博、地下赌厂以及私立彩票的管道持续流失。在经济艰难转型的当下,如果能把这种巨大的社会净损失,转化成税收和就业创造,其意义无异于雪中送炭。

  该如何合法化赌业来催化地方经济发展呢?根据著名赌场经济学家艾汀顿(William R. Eadington)的研究,赌场有三种形式:偏僻地方的度假村式赌场、市中心的城市赌场,以及遍布城市社区角落的博彩机器。这当中偏僻地方的度假村式赌场,就业创造力最强,而且其负面溢出效应最低亦最可控。这样的赌场地处偏僻,本地赌客到达成本太高,因此吸引的主要是较富裕的外地赌客,这样一来对本地社区的危害性也就最小。相反的,网络赌博、城市赌场、博彩机器对社区的危害就比较大,而且对就业税收的贡献也远不及前者。

  艾汀顿还指出,赌场牌照数量必须严格控制,因为一旦营业者太多,赌场的竞争成本就会增加,从而显著减少对国家税收和就业的贡献以及消费者盈余。最后,赌场业要成功的担负起催化经济的重任,还必须有完善的管理制度、监管措施和相关立法。

  “种得梧桐树,引得凤凰来”,拉斯维加斯模式是中国西部大开发中值得考虑的奇招狠招。其本身不在于赌业,而在于盘活西部僵局,促进东西部贸易交流,催化西部经济相关产业大发展。中央政府已批准上海发展香港式自贸区,如此看来,中国拥有自己的拉斯维加斯,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

共[1]页

吴迪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