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经济学 >> 中国经济的困惑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经济学
中国经济的困惑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易宪容 点击:1070次 时间:2013-10-12 20:33:04

 对于中国经济,市场与政府最近都会感到十分困惑,一方面经济数据好于市场预期,市场对此充满着信心,但是另一方面又感觉到十分纠结,不知道这种经济向好能够持续多久,甚至于有些外国机构又在调低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

   一方面政府希望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与效益,希望通过市场的方式来激活经济活力,并把中国经济带向一个新方向,另一方面又不敢触及前十年形成的经济“房地产化”的发展模式,希望“房地产化”经济仍然成为未来经济增长动力与支点。

   一方面希望改革开放来形成新的“红利”,希望以此来调整不适应市场经济的利益关系,另一方面又不敢真正触及现有的既得集团利益,不敢以制度化的方式来界定政府之职能,也没有真正地让公权力关到“制度笼子”里等。正是这些困惑,很大程度上会导致市场预期不确定、投资者信心减弱、民众对经济前景的纠结等。

   市场对11月即将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三中全会抱有很高的期待,希望它在城镇化、国有企业改革、金融改革及影子银行治理、土地制度及户口制度、计划生育政策、政府职能转变等方面,有重大改革制度安排出台,但实际上在既得利益集团阻碍下,要做这些调整,可能不会一帆风顺。

   拿李克强所倡导的城镇化来说,它将成为三中全会的焦点。但对中国城镇化如何定义?未来几年里甚至十年里,中国城镇化到底是什么?目前是十分不确定的。如果城镇化仅是如前十年那样,城市版图的无限扩张,建造的只能是无数个“空城”、“死城”;如果城镇化是真正农民进城,它将成为转变中国经济增长方式、扩大居民内需之动力和活力。作为后者,中国城镇化就得是“农民转为市民”的城镇化;就得让成千上万的农民真正进城,而不是如前十年那样,把广大的农民排斥在中国城市文明的进程之外、排斥在分享经济增长的成果之外;就得缩小“农村与城市之间、沿海与中西部之间、大中城市与小城市之间的三大差距”的城镇化。如果城镇化不是界定在这样一个基本原则上,未来中国城镇化要走向健康发展之路是不可能的。

   城镇化、自贸区均踌躇不前

   中国要这样的城镇化,就得进行重大的户口制度改革和土地制度改革,就得去除经济的“房地产化”。但是这些制度能够走多远,市场信心不足。对于调整当前中国经济的“房地产化”,更是看到政府房地产政策十分纠结。新政府上任之后,基本上对房地产市场很少发表意见,政策取向也十分不明朗。在这种情况下,当前中国住房市场价格出现连续16个月的快速上涨,各城市的土地拍卖更是一浪高一浪。对当前住房价格持续上涨,尽管可以保证政府的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不减当年勇,但是经济的“房地产化”发展模式则无法改变。经济的“房地产化”不仅是当前中国产业结构调整、经济发展模式升级、居民收入分配均等、社会生活和谐、社会利益关系调整等的重大障碍,更是健康发展的城镇化的重大障碍。如果不调整当前中国的经济的“房地产化”,健康发展的城镇化是不可能的。

   上海自由贸易区的设立,可以算是李克强担任总理后最大改革措施。因为上海自贸区的设立,不仅将启动中国新一轮的经济改革与开放,也意味着自贸区肩负着中国经济改革的重大责任。就是通过试点,让自贸区建立起一套全新的经济发展模式、社会运行机制及政府运作制度。这些模式、机制及制度都是未来中国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样本。

   不过,对于中国如此重大改革,外国媒体大失所望,认为上海自由贸易区的制度改革,并没有市场预期的那样强劲。甚至有媒体认为,自贸区的制度改革仍然没有跳出“摸着石头过河”思路。也就是说,当前上海自贸区改革开放战略与框架基本确定,至于具体实施办法仍然在讨论之中。对于这些实施办法随时作必要的取舍与调整,上海自贸区实施方案短期内不会有定型化办法。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上海自贸区的金融改革试点会走到哪里的问题。

   在中国政府看来,一方面希望用重大的金融制度改革,来冲破计划经济的最后堡垒,真正形成金融市场有效的运行机制,以便为实体经济发展与繁荣提供活力与动力,另一方面又担心金融市场开放,是否会冲击国内市场,影响国家安全。因为,从国际经验来看,如果金融市场扩张是建立在服务实体经济的基础上,建立在现货市场的基础上,它将成为经济增长动力,所带来的风险也是可控制的。如果金融离开了它对实体经济服务的本性,更强调是互为对手的自我服务,金融开放将给中国市场带来巨大的风险。

   近几十年来,随着现代计算机技术与网络技术快速发展,金融工程师制造出了无数光怪陆离、极其复杂的金融衍生产品,创造了与实体经济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金融市场巨额交易。这些金融产品的目标并非什么发现价值、规避风险、套期保值等,而是制造波动、投机套利,以便攫取高额利润。这种行为不仅让绝大多数民众财富受到某种程度掠夺,也直接危害着实体经济。比如石油价格波动、粮食波动等,就在严重伤害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在当前金融电子交易、高频交易、债券市场工具智能化与金融产品衍生化的情况下,金融业已经成为互为对手的自我服务,这种金融服务使得其与实体经济的相关性几乎消失。当前主导国际市场的就是这样金融交易,中国政府对上海自贸区的金融改革开放,不得不更加谨慎。

   当前中国政府的经济政策十分纠结,十八大三中全会是否给出一个清晰的思路,同样是不确定的。面对这种政策纠结与不确定,市场也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了。

共[1]页

易宪容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