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经济学 >> 混合所有制改革助推产权结构优化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经济学
混合所有制改革助推产权结构优化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汪浩 点击:14087次 时间:2015-03-05 16:09:58

  我国的经济体制改革多是自下而上的危机驱动型,当体制弊端带来的问题越来越大,“法外”行为越来越多,中央就必须下决心进行改革。但是这一轮的国有企业改革似乎是一个例外,国企的“现代企业制度”基本完成,业绩也不错,在这种情况下,自上而下的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依据是什么?应该怎么改?阻力又在哪里?

    

   “混合所有制”改革消除国企发展负外部性

   从1978年开始,我国实行了扩大企业自主权、利改税、承包制等改革举措,将在计划经济中成长起来的“国营企业”推向了市场。1993年开始的“现代企业制度”改革,推进了公司制和股份制,引入外部股东。到本世纪初,国企的现代企业制度基本建立,企业治理水平得到提升。

   但是我国的市场经济体系中仍然存在一些待解决的问题,包括国有企业效率不高、创新意识低下、民营企业发展环境恶劣、行政垄断和市场干预过多等。在宏观层面,以传统制造业为主的经济增长已经走到尽头,未来的经济增长必须靠创新驱动。国企的僵化机制不仅会导致国有经济比重不断下降,还会拖累整个经济的转型升级。

   国企改革的首要目标是提高绩效。由于“所有者缺位”,国企管理者缺乏足够动机提升企业绩效,这个问题可谓是套在国企身上的魔咒。许小年等经济学家的经验研究表明,企业的国有股权比重越高,企业的总体业绩越差,在竞争性行业中尤其如此。我们的日常观察也经常能够印证这一点:国有企业中存在人浮于事、官僚作风等不良现象,对市场反应迟缓等问题十分明显。在国有企业中适当的“国退民进”,有利于提高企业效率。不过现有研究大多是基于上市公司的数据,而在上一轮的国企“现代企业制度”改革中,能够率先上市的大多是业绩较好的国企。由于发行价格不得低于每股净资产,只有绩优企业才能卖出较多的非国有股份,因此国有股比重较低。这样就形成了所谓“内生性”问题,导致国有股比重较低的企业业绩较好之类的“伪因果关系”。但是这种现象并不足以否定国企效率较低的特点,即使考虑到这些因素,过高的国有股比重仍然会降低企业绩效。

   例如腾讯公司是一家没有任何垄断资源的民营企业,在短短16年时间里,迅猛成长为世界级的企业,市值达万亿人民币。相反,拥有巨大垄断资源的电信运营商们,在移动互联领域几乎毫无建树,满足于固守传统通讯业务。两者的对比,不得不让人感叹市场机制的惊人力量。类似例子不胜枚举。

   的确有部分国企的业绩十分优秀,然而除了少数“能人现象”,多数国企的业绩依赖政府支持,特别是行政垄断。我国最赚钱的公司经常被国企包揽,特别是金融、石化、通讯等巨无霸企业。这些行业一般存在进入壁垒,包括看得见的行政许可和看不见的“玻璃门”。很多国企虽然承担一些政策性任务,但是各级政府的支持对业绩影响更为显著。

   国企改革的另一个重要目标是改善市场环境。依靠政府特殊支持而形成的业绩不是真效益,甚至可能是有害的。政府是市场经济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和监督者,不应介入游戏本身。对国企的特殊支持意味着对民企的歧视,不利于形成公平的市场环境,不利于鼓励企业家精神,从长远看更不利于经济发展。总之不能因为部分国企业绩不错,就否定改革的必要性,必须看到国企发展的“外部性”。

    

   自上而下式“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四个着力点

   目前多数中央级国企和不少地方国企都已进行了公司制股份制改革,在这个意义上,这些企业已经实现了混合所有制。那么,中央重新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着力点在哪里?

   第一,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一个要点是大幅降低国有股比重。我国国有工业企业的国有股比重较高,平均在75%左右,也就是说,各级政府对多数国企有绝对控制力,非国有股东不可能对企业经营产生显著影响。这种状况下行政干预企业经营不可避免,既损害企业效率,又破坏市场环境。不大幅下调国有股权比重,就很难解决这些问题。

   第二,在目前的政治经济条件下,存在“最优”的国有股权比重。根据对国有企业财务数据的相关分析发现,如果仅关注财务绩效,最优的国有股权比重应在40%以下,具体取决于财务指标的选取和行业特征。该研究认为,“混合所有制”改革成功的一个必要条件是,在绝大多数行业,国家应放弃对企业的绝对控股权。

   对于高度竞争性行业,如轻工业,除非存在国家安全等非经济因素,都应尽可能降低国有股权比重,甚至考虑完全退出。竞争性行业的范围是不断变化的,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成熟,范围会逐渐扩大。也就是说,适合纯市场调节的行业会越来越多,而国家需要直接介入的范围则会越来越小。

   部分行业可以暂时保留较多的国有股权。一类是需要大范围协调的基础性行业,如交通、通讯和其他公用事业。这些行业是整个社会运行的基础,业务活动需要与不同地域人群、不同政府部门进行大量的、长期的协调,涉及复杂的“国家利益”和各种尚不完善的规章制度,且投资金额巨大,纯粹市场调节几乎必然导致投资不足。在我国目前的行政体制和发展阶段下,国企身份对于完成复杂的协调任务有一定帮助,因此在这些行业有一定竞争优势。

   另一类是存在高度信息不对称的行业,如医疗卫生、设备维修、工程建筑等。信息的不对称意味着欺诈容易发生,民营企业存在过强的牟利动机,在这些行业难以获得消费者的信任。相反,“所有者缺位”的国企牟利动机较弱,反而容易得到消费者认可,有一定竞争优势。例如国外医院经常注册为“非盈利机构”,原因之一就是通过承诺不分配利润从而迅速获得消费者信任。不过,即使是在一个信息严重不对称的行业,当企业获得广泛信誉之后,国家也应逐渐减持股权,因为“信誉”本身就是解决需求方信息不对称问题的利器,而国有股权的退出更有利于提高生产效率。

   当然,放弃绝对控股,并不等同于失去对国企的控制。事实上,在股权高度分散的情况下,仅20%的股权也足以保持控制力。但是放弃绝对控股意味着在特定情况下,民间资本也可以对企业决策产生较大影响,这种可能性的存在能够有效约束国家股东的行为。也只有这样,民间资本才真正有意愿参股国企。企业家王健林曾说:“如果央企国企保留一个相对的持股比例,比方说40%,剩下60%由三家民营企业来合作,理论上说还是国有企业保持相对控制力。但是,民营企业合在一起的股权又大过了它的股权,这种机制产生的效果,才能使整个管理机制发生变化。”这个观点有一定的道理和代表性。

   第三,混合所有制改革应重视去行政化。比政府持股更糟糕的是行政垄断,比行政垄断更糟糕的是行政干预。行政垄断是一种制度安排,虽无效率,依据可以是“国家利益”,而日常性的行政干预很容易夹带各种灰色交易,弊病很多。另外,官僚激励是基于政治和政绩,实行自我评价且不承担后果,企业家激励则是基于财务绩效,实行市场评价且自担后果,两者完全不相容,一旦结合,将产生不可预测的破坏力。

   最后,混合所有制改革涉及国有资产转让,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就是“国有资产流失”。定价过高,民间资本不会有兴趣,定价过低,则有职务犯罪风险,做到“恰到好处”难度很大,这可能成为国企改革的一个障碍。我国经常以国资“净资产值”作为定价标准,这大概是在市场机制缺失条件下,唯一有说服力的定价方式。但问题在于,这种定价不能反映资产在未来的盈利能力,必然导致“靓女先嫁”和“丑女难嫁”的结果,最后卖掉的都是高质量资产,留下的都是低质量资产,而且未必能避免国有资产流失。例如国企“中国人寿”在股票市场的交易价格是其每股净资产的三倍多,如果按净资产减持,国有资产的流失是多少?相反,很多亏损的地方国企,按净资产出售几无可能,而拖延只会造成更多的损失。

   国有资产转让的难,难在没有绝对可信的国家利益代表者,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坚决承诺让市场决定价格。上市公司的股份转让,只需要参考市场交易价格。非上市公司的资产转让,可以通过拍卖等市场化机制发现价格。判断国有资产转让价格是否合理,关键看程序是否合规,而不是看价格是否高于净资产。

    

   提升国企治理能力亟需克服两大阻力

   以“混合所有制”改革为代表的国企改革,阻力大致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社会主义理想的坚持者,一个是既得利益获得者。但也可以换个角度来看待这两大阻力。

   一方面,对于前者来说,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释放和发展生产力,公有制只是手段。如果国家持股的确不利于提高企业效率,过度坚持恐怕会本末倒置。现阶段的“国退民进”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选择,不排除将来条件成熟时的“国进民退”。经济利益固然不是唯一值得追求的目标,但是如果人民能够快乐幸福地生活,本身就是对这个国家最大的赞许,就是爱国爱社会主义的表现。

   另一方面,与其他所有改革一样,国企改革也必然会触及很多既得利益。首先会涉及一些官员利益,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切断一些利益通道可能是对官员最好的保护。消除行政垄断则会涉及大量国企员工的利益:工作无压力,还可以获得可观的收入和福利,这是典型的垄断利益,是建立在损害全民福利的基础之上,本不应持续。相比于当年的国企职工“下岗”现象,新一轮改革的调整压力应该在可承受范围内。

   一言以蔽之,为了提高国企效率,改善市场环境,必须深化国企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意味着大幅降低国企的国有股权比重,具体幅度应视行业特征而定,同时应消除行政垄断和行政干预。国企改革的阻力既来自一些社会主义理想的坚持者,也来自一些既得利益获得者,总的来说这些困难是可以克服的。

共[1]页

汪浩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