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经济学 >> 怎样看中国经济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经济学
怎样看中国经济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周其仁 点击:22680次 时间:2015-11-24 20:46:27

   

激进中的中国经济

高速增长也是有代价的

   

   1、经济走势高位下行

   

   总体来讲全球经济的走势就是下行,准确讲,是高位下行。2007年第一季度的时候,美国金融经济危机还没有发生,中国GDP的季度增长折成年率是15.2%,到今年三季度是6.9%。换句话说,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增长速度去掉了一半以上。自全球经济危机以后,全球很多经济都下行。日本也下行,但日本本来就很慢。可是我们原来很快,这么急速下来,这个挑战要比低位下行难度要大。上山容易,下山难。上山很累,但是不容易失去控制;下山容易,不容易掌握好平衡。所以这是对中国经济很大的一个考验!

   

   2、高位何来?

   

   我刚学经济学的时候,当时在做第六个五年计划,我记得那时定的目标是争取年增长5%,保证实现4%,“增五保四”。现在听来这个数啊,包括今天说中国“增五保四”,全世界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因为对我们来说,7、6就是非常低的,因为过去有十几的增长。但是中国怎么能从“增五保四”到了10%的平均增长速度?高线可以到15%以上!

   

   第一波是包产到户。高位的由来其实很简单,就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过去为什么增长不了?因为有克服不了的瓶颈。80年代初我们上大学的时候,10亿人口,8亿农民,穷的饭都吃不饱。20%的人搞工业,搞城市建设,谁来买你的产品?这是当年的困难。怎么突破的?就是改革开放。包产到户是第一波。包产到户劳动力多了,允许办民营企业,允许往工业走,允许把城市门打开,这是我们高位增长的第一个奠基之石。前几天,杜润生先生去世,引起很大的反响。很多从来没有见过杜老也表示很沉痛。许多农村来的孩子和我讲,要是没有杜老当年挺的农村改革,我们不可能有今天。

   

   第二波是邓小平南巡。放活的经济经过80年代末的风波,还要不要坚持改革开放?这是当年很大的问题。邓小平回答了这个问题,坚持改革开放,而且要坚持市场经济,就是只有市场才能把各方面放活的力量组织起来。

   

   第三波是加入WTO。这一波最重要,就是在我们自己改革的基础上,加入WTO,以政府和世界主要国家政府协定为保障,把不适应中国和全球市场连接的障碍系统地去掉。

   

   这三波重大的改革开放,就把中国国民经济从“增五保四”,推到了高速增长的领地。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开放,这是国家真正成功最根本的一条。

   

   这个世界就是两个海平面,中国在底部,人均不到200美元,而1980年美国人均GDP就到了12500美元,两国的分配结构不同,我们储蓄率高,落到中国人民口袋里的钱与美国落到人民口袋里的钱差80倍到100倍。如果不开放,美国在高海平面,我们在低海平面,会维持很长时间。邓小平的厉害,就是打通两个海平面。

   

   打通通道之后,发生了人类历史上少见的一次对流。资本技术为什么会来?这里面有一个规律:资本技术越多的国家,它的收益率越低;对于资本和技术越稀缺的国家,资本技术来一点,收益率就非常高。过去不开放,资本技术来不了,一开放,改善了投资环境,资本技术就“哗哗”地来。邓小平当年力主开放,主要看中这一条。我们要是完全靠自己积累,那得到猴年马月。没有想到的是,我们这个海平面还有大量的产出。经济学家李嘉图早就讲过比较优势,任何国家再落后,也有某些东西不那么落后。中国一开放,穷就是竞争力。同样的产品,别人会做,我们也能做,而且价格低。

   

   我们的GDP从1979年到2004年平均增长将近10%,2009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贸易增长年平均16.3%,2010年我们成为世界最大的出口国,2013年我们成为世界最大的贸易国......更重要的不是这些数字,是这场经济革命显著改善了普通中国人的生活质量。

   

   3、中国凭什么高速增长?

   

   这种高速增长本身带着挑战,首先要弄清楚,我们到底靠什么?

   

   第一是借了全球的力。我们不是完全靠自己,不是完全靠中国人的优秀和苦干。中华民族一直很优秀、很苦干。我们是借了全球的力。

   

   第二是成本优势,廉价劳动力。你凭什么借了全球的力啊?不完全是你工资低,因为没开放之前工资更低、更穷。中国的成本优势不是单向的要素优势。过去我们是人很穷,体制成本很贵,很多事不能干。中国真正的秘密是劳动力价格很低,长期贫穷形成数目巨大的廉价劳动力。

   

   第三是改革急剧降低了中国制度成本,开放使中国参与国际竞争。过去我们的制度组织成本很高,改革开放是把制度成本降下来了,这是中国真正成本优势的由来。

   

   第四是中国人善于学习,人力资本投资增长迅速,观念、知识、技能和产品质量的进步。中国人肯学习、重视教育,重视技术。这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的传承,再穷孩子也要念书,不能混。

   

   改革开放让我们的体制组织成本急速下降,然后学习曲线上升,质量开始提升。我们主要靠成本优势,这是我们的主打的武器。成本优势是由以上几项条件的配合,大体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舞台上显示国际竞争力。这是我们在世界舞台发力的主要原因。

   

   4、中国经济:高位增长的代价

   

   理解了高位增长是从哪里来的,我们还要看到高位增长给我们带来的代价。

   

   (1)不差钱的宏观环境

   

   出口、创汇、全球投资往中国来,我们曾经是很长时间内全球内吸引外资最多的国家,这是好事!我下乡到农村时,我的师傅告诉我:人没有遭不了的罪,但常有享不了的福。你说没外汇很辛苦,朱镕基到北京的时候,中国外汇180亿美元,搞了个并轨,一年涨了350亿,达到500亿美元。到现在3万亿外汇储备,这是好事!

   

   问题是受得了吗?外汇进中国你不能花吧?要换成人民币就得跟商业银行换,商业银行跟中国人民银行换,中国人民银行拿基础货币换。所以外资来的越多,顺差越多,我们的基础货币投放也越多。

   

   而且为了出口导向,我们要维持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不能大幅上升。如果人民币对美元升了,出口的成本就要上升,为了维持出口优势,人民币的汇率就不能轻易升值。不能轻易升值是什么意思?进来1块美元,8块人民币要投出去。所以顺差越大,外来投资越大,货币投放量就越大。所以就很快形成了不差钱的宏观环境,钱少了不行,多了更麻烦。如果货币的投放量超过一个市场商品和服务的供应量,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就会起来。不是所有东西的价格一起起来,有些东西起的慢,有些东西起的快。这个力量是了不得的!因为它会让相对价格发生显著改变。

   

   价格发生变化,我们的消费行为就会变化,更重要的是投资行为也会变化。为什么现在流行找风口,因为这些年出现太多风口了。大量的钱投到有限供给的环节,价格就会起来,价格一起来,人就会形成预期,认为它还会涨,追涨杀跌,你看好它,它证明它会涨,大家再把钱投进去。金融的危险就在这里,因为它会自我证明、自我强化。

   

   这个游戏全世界很多国家都玩过。过去我们是没机会玩,没机会见价格疯涨,现在土地、房屋、古画、钱币、邮票价格很高,就是这个道理。

   

   我曾经到新疆看过一头羊,叫刀郎羊,比普通新疆羊高一倍,价格很高,最贵的种羊卖1400万。我问维吾尔族一个老实的牧民,价格什么时候开始涨的?从06、07、08年以后,上门问价的人很多,价格跳跃的程度连羊的主人都不能适应。首先是5千元,2个礼拜后,5万,15万卖不卖?50万卖不卖?牧民来不及反应,说不卖,不卖就涨。

   

   为什么把这么多精力从实体经济引走啊?就是货币的力量,就是我们成功带来的副产品。出口不好吗?赚了钱不好吗?创了汇不好吗?问题是创了汇,还有一个货币机制要跟上去。我们基础货币要跟着增加啊,基础货币从央行发到商业银行手里,还有乘数在起作用。商业银行借给企业,企业再存到商业银行,银行再借出来。1块基础货币要顶好几块,加到一起就是一个宏观环境的巨大变化。

   

   我给大家描述这个流程:这是外汇,无论投资来的还是顺差来的,进到中国,基础货币就得动。你想维持不升值,来1块,8块就要输出去。输出去,这个钱就要进中国国内市场。资产价格,特别是那些供应有瓶颈的价格就会上来,上来以后投资热情就会转移,人力资本的配置就会发生方向性、结构性的变化。像任正非这样有定力的企业领导不多,扛得住这个资本力量的真是不多。没有办法,前后左右哗哗挣钱,那钱可是真的!他赚钱赚到你心里动摇。很多人开始都怕,金融、股票都是不干的,最后由不得你不干。很多人为什么冲进去啊?是前后左右都赚钱了,连小学同学都赚钱了,念书比他差的都赚钱了,凭什么落下我呢?一圈一圈的人转到这些资产游戏里去。一不小心会冲到生活必需品上面,那就是通货膨胀,那就需要调控,这就是我们这些年走过的路。

   

   (2)养成快赢与跟风的思维模式

   

   我们有4万亿外汇储备,很强大,但它的派生产物就变成在经济当中,我们整个产业界、企业界、社会喜欢快赢,喜欢顺着风就往上冲,成了一个流行的思维模式,这就是我们高速增长带来的一个代价。

   

   5、下行是市场的常有的道理

   

   (1)差额只是价格现象

   

   我们的广义货币就是M2,所有的现金、存款放在一起算,你看增长多少!8年来,广义货币绝对量增长了将近54万亿,同期GDP增长不到28万亿。差额到哪里去了,差额就变成价格现象了,它又不是平均分配,它是一重一轻分配。但哪一点是真在创造财富?

   

   (2)金融危机的根本是心理问题

   

   钱一多,相对价格发生变化,金融预期下面就是行为。乱投资,你挡也挡不住,人理性的时候很理性,疯狂的时候很疯狂,它会让人进入到集体无理性,羊群效应。等醒过来后谁都不信的事在那个时间谁都信。这个事情不是一天发生的。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美国经济学家对他们的经济进行反思,说“次贷”怎么烧了这么大一个窟窿,怎么形成的。IMF研究部主任写了一本书叫《这次不一样》,他根据金融史上800年数据研究发现,人类经常是犯了错误就忘掉,重复的犯,除了忘掉的没有任何新鲜的,他最后解释金融危机的根本是心理问题,人的心理有放大客观存在的倾向,好的时候觉得会变得更好,差的时候觉得会变得更差。

   

   (3)理解市场经济的两面性

   

   举个例子,北方的一个地级城市,因为有煤炭资源,煤价格好的时候,该市人均GDP能超过香港,政府有钱了就开始各种建设,要建世界的中心。于是水泥、钢筋、贷款、劳动力都扎进去了,但有收益吗?这个资产投资能回来吗?什么叫过剩产能?这些年所有的企业都在铺摊子上项目,别光以为市场经济是非常温柔的,它说翻脸就翻脸。看看美国,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到现在一万亿美元的“次贷”窟窿都没有烧完。市场经济有两面,因为它是由人组成的活动,人的心理天生有点不成熟,好的时候把它看的太好,经济下行了以后,人人捂紧口袋,不花钱不投资,于是产生萧条。这是市场的常有的道理。

   

水落石出

中国经济从奇迹回归常态

   

   1、经济下行的四个拉力

   

   (1)全球金融危机收缩外需

   

   高速增长里头隐含着下行,我们是依赖出口,美国一出事,怎么可能不受影响,你怎么可能一枝独秀呢?我们出口每年都是百分之二三十的增长,2007年以前,2008年危机显现效果,我们来不及笑话美国,我们的出口警报就来了,下跌20%。沿海不少省份的经济、财政的收入就依赖出口,立即就下去了。美国市场出问题,美国政府去救,靠什么救的市?靠放债。政府的公共债务出了问题谁救?包括欧债的问题到今天还没有收场。欧美都出问题,我们整个出口市场这个地基就不能支撑我们的高速增长,这是第一个下行拉力。

   

   (2)迅速丢失成本优势

   

   第二个,高速增长也让我们比较优势成本迅速丢失,丢失的非常快。原来以为差80、10倍,为了支持中国高速成长的30年,就靠比较优势成本,结果高速增长也是我们成本迅速抬升的年代。我们独到性优势还未形成,我们手里有什么东西,全世界非买你不可呢?开始有,但很少,两头够不着,然后你在放眼全世界,印度、越南、朝鲜也开放了,他们比你的东西还便宜,他在你底下又拖了一条线,我们叫“全球三明治”,我们已经不是成本优势最显著了,我们的创新优势独到式优势还不明显,我们夹在中间,这是把我们拉下来的第一个理由。

   

   (3)“不差钱”侵蚀企业家精神

   

   另外就是这些年形成的“不差钱”思维。不要光看官府奢华,我们整个企业界产业界也够奢华,根本不知道我们自己到底几斤几两,到底能挣钱挣多久。我们花钱有的是本事,这也侵蚀我们企业家精神。为什么华为值得我们首肯,因为“居安思危”,坚持“奋斗者为本”。长期的艰苦奋斗,什么意思呢?你得弄清楚中国靠什么站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没有洋洋自得的底气,我们只不过是机缘巧合,穷了几十年后邓小平改革开放,它有一个憋久的水位释放的思维,但是“不差钱”把我们引到了另外一条路上,正经的事情不做,慢活不做,工匠精神逐步消失。如果一个企业老板带头奢华,他会侵蚀到他周围人,他最后会侵蚀到我们的员工。这个力量是把我们拉下的一个原因。

   

   (4)真实利率急升,引发“债务型通缩”

   

   最后一条是市场的力量。你看资产价格居高是我们是最大的危险,我不是说投资房产不好,投资房产没关系,投错了就错了。最大的麻烦是,当发现资产价格好的时候,你会产生一个需求,很容易懂的,我借钱投的,杠杆原理,借钱有个利率,我投资的资产,无论地或者什么项目,它有预期,如果预期很高,借钱的需求就会高,这些年都验证过了,谁买了房,家庭资产就上去了,问题是这个游戏永远是确定的一个债务,应对于你想象的未来,万一未来一变化,你就会发现你欠了很多钱,那个利息就会把很多人逼死,而且大家看好的时候通货膨胀,通货膨胀会把增生利率拉低了,你跟银行借钱20个百分点挺高的,突然增加10个点,等到物价一下来,我们现在已经有40个月物价指数往下行,银行利率是不变的,真实利率大大提高,那你过去借钱越多的,现在财务成本就把你吃死。现在很多地方政府的挥霍过后,就知道当家痛苦,一个地方现在几百亿不算稀奇,但利息有多少?现在天天发愁四处盘钱还利息,不还利息就会坏账,就会追究责任,现在很多人打着算盘拆东墙补西墙,只要在任期内不爆出来就行。这个力量在企业界也是同样的,我们整个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当然首推我们的国有企业,很容易借到钱,但是对不起,真实利率包袱已经变重。

   

   2、三块“石头”浮出水面

   

   这四个力量就把中国的经济往下拉,拉下来会怎么样,水落石出,这次华夏基石十月论坛的主题叫“谷底重生”,谷底是什么?谷底是几块硬硬的石头,对付不了这几块石头,经济是上不去的。

   

   (1)第一块石头是成本

   

   收入即成本,高速增长等于高速推高成本。好的时候,一块地都要抢,这个地价格不起来吗?原料、能源、材料、技术。你花钱买过来,就是你的要素,等市场一下去,硬硬的石头顶人。比如我们HR不能光学会怎么招工,你会不会裁人。我们企业现在有多少消化成本的手段,收入就是成本,今年的收入就是明年的成本,这是经济学的铁律,所以收入涨的越快,就是成本长的越快,市场一翻脸,麻烦了。我们现在很多钢铁企业都快被库存给急死了,进了很多原料,以为钢价还会涨,市场一翻脸你买的东西是你买的,会不会消化,会不会处理?

   

   (2)第二块石头是债务

   

   通胀和负利率刺激借贷需求,普遍推高负债率。好的时候杠杆是对的,你不利用杠杆很难把你的资产表做上去。问题是拐点到的时候,你应对的了吗?为什么那么多企业界朋友要跑路,要跳楼。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借了这么多钱,好的时候预期撑着,借多少钱放进去只能变更大的财富,为什么会借,拍拍手,几个短信就几千万,几个亿这么来往,这是好的时候。翻脸的时候,市场是会翻脸的,支持市场现实价格的不但是真实的预期,真实的要素,还有人们的想象,想象是会变的。

   

   (3)第三块石头是产能过剩

   

   现在什么企业最困难?他卖的东西价格已经不行了,跟他卖同样的东西的企业产能逼着他要降价,他买的东西还没有相对降很多价,很多企业就是这样死的。因为企业都是投入产出过程,最难处理的是这个东西,你相信只要下行,所有要素价格都跌了,问题你能撑到它跌下来的哪一天吗?

   

   3、体制成本最坚硬

   

   这个成本分两类:一是市场竞争形成的成本;一是由政策、法律等体制规定的成本。

   

   有的成本不完全是企业自愿付钱形成的成本,我把它叫做体制成本。从1995到2012年,名义GDP(不是去掉价格指数的)长了8.6倍,工资总额长了8.8倍,税收长了16.7倍,政府收入长了18.8倍,社保缴纳增长了28.7倍,土地出让金长了64倍,还没有算上管制审批和被贪腐的。

   

   李克强上任以后,就是抓这个事。砍掉了很多成本项,后来他一看还是不少。这是哪来的,没有多少是计划体制留下来的,都是高速增长为了维持平衡导致。你看看社会管制成本、腐败成本增长了多少倍?没有统计数,经验估值至少比GDP长的快。这都是中国产业界承担的成本,导致中国企业整体竞争力的下降。

   

两个突围方向

要么成本领先,要么与众不同

   

   1、支点:中国人可靠的韧性

   

   30年市场化改革,一部分人尝到先富起来的甜头,曾经沧海难为水。但我们不可忽视我们这个民族特性。

   

   我曾经遇到一对企业家,他们做了一辈子的生意,退休后我观察他们的生活,他们最开心的事,就一件事,回想当年谁跟他竞争的时候失败了,这是人一个非常重要的动力,何况你还有超越的动力。中国人有韧劲,我对我们这个民族观察很多年,中国人是好的时候表现很差,差的时候表现好。

   

   中国五千年,谁也不能把我们灭了。

   

   2、两大市场机会

   

   (1)品质与便利

   

   我们不要被所谓的过剩产能吓着,我们晃晃荡荡做生意的人太多,所以过剩。我们这么多人出国买东西,你到海关看看,全是中国游客,海关免税商店挂一个大牌:“白色恋人”限购5盒,就是一个饼干,多少人去抢。只要精心做产品品质,精心做服务,市场空间还是巨大的。

   

   为什么我们喜欢买德国的和美国的产品?是过剩产能?我们有多少水龙头是关的紧,多少门窗关的严的?拿一个德国“双立人”指甲刀比一比,我们指甲刀产量吓人,便宜也吓人,不是没有市场,而是我们东西不够不如外国质量好。

   

   国内经过高速增长,已经形成了中产阶级,形成了对品质有要求。为什么苹果那么贵在中国卖的好,我们这方面是供不应求,不是产能过剩。我始终认为我们要把好字放到前面。不好,你要吗?从这个角度我们产品的品质有一个巨大的上升空间,不要说你在发明新的东西。

   

   再就是我们对便利性有越来越高的要求。服务业就是解决便利问题的,我们差的远。旅游这么好的市场,看看我们的旅游服务,和国外比真的是差距非常大。不要说中国没有市场,20年高速增长形成的国内需求,现在每年10个点的社会零售商品额的增长,里头有大量商机,问题是有多少人在认认真真做产品。我看会有“新一波进口替代”革命发生,海淘、外购,出国大妈去买这买那,一定会刺激国内产业界做出靠近品质的东西,形成又一波产业替代,产品替代,市场替代,这一条看我们的前景是非常巨大的。

   

   所以,我们需要的是以材料、工艺、流程、产品品质与品类、服务便利与商业组织方式的创新,以持续提升的人力资本驱动生产率进步。

   

   (2)全球依旧是大舞台

   

   国际市场怎么样?我刚才讲了美国现在也不稳,升息为什么落不下来,因为美国的复苏还不稳,欧洲看不到名堂,日本就没起来过。全球不行了吗?

   

   2007年全球发生一个最重大的变化,全球总需求当中发达国家的份额下降,新兴市场的份额上升,7个发达国家2007年占全球总需求68%,现在降到48%以内,但是我们整个的出口,我们的外向经济,我们国人脑子里的世界观主要还是发达国家,我们没有多少力量在新兴市场去攻城略地。

   

   我们去访问法国,一家电子产品公司,法国老总出面接待,他拿一个名片,我一看名叫赵国华,我以为是中国人。我问他为什么叫赵国华,他说对中国市场有兴趣,他让他手下中国的雇佣花很长时间,才找出这么个名字来。我们反过来要反思我们对人家有没有兴趣。我们经历了漫长的农业文明,还有“天下中心”后遗症。你到印度去看看,那个市场很大,有多少人在那边攻打,我访问过几趟印度,一家公司只有老板的屋里有空调,我们空调的产能过剩,我们为什么去攻印度市场?生活习惯不同,语言不同,法律、人文不同,我们要学会去适应,要像华为那样真正走出去。

   

   我今年去访问南美,主要看到的只有华为、银联这、联想三个企业的logo。世界很大,市场空间很大。我们制造能力强,但是市场能力与之不匹配,所以不要说没有机会。

   

   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挺好,但是需要地面部队,没有地面部队,这个宏伟的战略是很难落地的,得一个个市场去开辟,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去接,一个单子去攻。不能说我们没有发展空间,不成立。

   

   总而言之,中国与发达国家平均收入差距还有10倍,人均收入不过全球第85,尚有不小的比较优势;在新的全球格局中,中国可开拓新市场的潜力巨大;中国开放所累计的人力资本、先行者经验,还有释放、放大的余地。只要我们的外向经济出现升级,也一定能支持经济转型,形成利好。

   

   3、以色列的启示

   

   把产品做好了,还要加上创新。未来的成本还会升,如果再没有独创性优势,就会遇到印度,越南、东盟国家的挑战。中国的成功唤醒了很多国家,不就是改革开放吗,那我也改革开放。越南我还没有机会去,但听去过的人回来讲,他们聪明、苦干、能干,越是过去体制成本太高,降下来以后,他们的成本优势比我们显著,我们唯一的办法是往上打。

   

   以色列我是跟正和岛的一帮朋友一块去的,深受触动。以色列才多少人?800万人,自然资源匮乏,整个国土面积比北京市还小,而人均GDP3.5万美元,是除美国、中国之外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国家。创新的力量中国如果不发力,不跟随着增长,不把这个力量积累起来,将来靠什么在全球立足?

   

   4、两个突围方向

   

   (1)毛巾拧水出成本

   

   中国经济的方向就是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成本曲线上升了,国家靠改革把体制成本降下来了,企业要好好练内功,毛巾拧水出成本。

   

   学学人家华为,把流程改造做到了世界一流水平。很多企业我去访问过,那是什么水平?我们要把所有废余动作去掉,错误的环节去掉,消化成本永远都有可为。何况是信息技术给我们企业节约成本。下降成本是一个主攻的方向,消化债务,处理好不良资产。

   

   打仗哪有不伤兵的,哪有不死人的,所以你得处理伤兵。我们要交流处理伤兵,掩埋尸体的经验,你不处理伤兵,以后谁给你打仗?我们现在好了,伤口流血化脓,换件新衣服,穿件新军装,假的!伤口你要包上,尸体得埋掉。陈毅没有参加长征为什么能当元帅?留守部队,不能走、拖不动的伤兵,全部交给陈毅,所以他有战功。我们企业里面有陈毅同志吗?光看好的,光看战略,光拿那个大的,背后的事情难活有人干吗?

   

   石头就是石头,宏观上松一松,放点水,石头被盖住了,但是它还是石头。

   

   (2)成本曲线新空间推移

   

   成本总会上升,人均收入提高是趋势。如果顺利,2020年中国会变成高收入国家,成本总会上去,那你生产更高价值的东西,你得把这个成本曲线移到新的空间去。苹果的雇员没有10万以下的,它有能力进入新的发展空间。

   

   讲来讲去就是当年商学院的两句话,“你要么成本领先,要么与众不同”。你真能与众不同,你成本上差一点也没关系。你如果还没有与众不同的能力,你要把重点放在成本的控制上。如果既不能成本领先,也不能与众不同,那我们就要与这个伟大的经济时代告别。

   

   很多时候我们咬咬牙,熬一熬,就会在未来5年、10年的增长当中有一席之地。今天我讲的不知道有没有价值,仅供各位参考。

共[1]页

周其仁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