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法学 >> 为什么我认为法学遭遇了一个“糟糕的时代”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法学
为什么我认为法学遭遇了一个“糟糕的时代”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王人博 点击:30次 时间:2017-11-05 23:42:33

  我们处在一个机械复制的时代,在复制的过程中剩下唯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思想的碎片。法学遭遇的就是这样一个时代,我把它称作“糟糕的时代”。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

   一是作品的大量复制。作为法学学术杂志的编辑,我们每天要处理大量的稿件。说实话,阅读这些稿件,多半是在浪费时间。有时编辑们坐在一起互相调侃,说我们承担了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垃圾分类。我知道对法学同仁来讲,这话实有不敬,但人不违于良心。大家都知道,中国是个资源贫乏的国家,而法学的浪费又甚。这比一年吃掉多少亿公款更厉害,因为它掏空了一个民族的精神。有个编辑朋友做过试验:他把稿件中的关键词往电脑里去搜索,同类文章不下百篇。一个朋友承担了一个有关全球化的课题,他搜索了不下两万篇全球化相关研究成果。遗憾的是,这些成果少有研究问题,多是“忽悠”,“忽悠”学术。中国不是加入了世贸组织了吗,行!全球化的时代到来了,然后就是我们应该怎样做。说到底,这样的文章不是用心研究而是“跟风”,可以反复的复制。

   法学遭遇了这个时代,糟糕到我们还没有一个真正的学术标准。唯一的标准就是评比什么“优秀成果”以及这个“家”那个“家”的标准。只要是“评比”,“标准”就不可能全是学术的。中国的法学圈就这么大,你说是匿名评审,可是真正能瞒得过谁呢,谁没有点人情世故呢!

   二是论题的重复。一个论题,法学可以写上百遍。不信,你打开中国的法学学术期刊看一看,许多我们认为新的论题,其实在半个世纪前就为我们的前辈讨论过了。中国法学知识分子大都信奉进步主义,但我们的法学知识生产却是退化的。法学的同道经常用羡慕的口吻谈论前朝民国的法学家。试问:我们有像吴经熊、萧公权、张君劢这样的法学家吗?

   三是论证的缺失。一篇文章可以反复地唠叨,你没办法把他上段的文字与下段文字建立起一个逻辑联系。法学的文章动辄什么制度的“改革”和“完善”,但你就是无法知道为什么他指的那条道就是对的。

   四是文献引用的不规范。我们的法学作品不善于援引“权威”文献。说起来,这可能是粗枝大叶,实际上源于写作者本人的外行。有些作者在一篇文稿中不断地引用某个人的观点,而真正权威的论点则被遗漏了。有些写作者更不知道鉴别文献的价值,随便拿个东西就用,什么一手资料文献,作者自己还不知自己是几道贩子呢!

   五是语言能力和书写能力差。有时我真的怀疑那些法学者的“硕士”、“博士”头衔是怎样得来的。语言枯燥、干瘪,语句不通、不讲文法是许多法学稿件的通病。作为编辑有时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法学作品是这样一个水准,也不知那些从事法学写作的人接受的是何等学术训练。最头疼的是此类稿件,如《高举※§旗帜,繁荣#◎※研究》、《构建※№$社会的◎□思考》等等。法学作品的“社论体”书写方式也是常见的。当然,“社论体”不是不可以写,但你首先得有写“社论”的权利,我们也得有发表社论的资格。说实话,大凡这类稿件书写的水平也就初中毕业。

   我以一个编辑的尊严起誓:我说的都是实话,若有虚言我愿在法庭上承担诋毁中国法学的法律责任。我还要说的是:当你对我们刊物的学术质量感到不满时,我得告诉你:罪过未必都在编辑,那些为了评职称、拿学位、当“博导”的投稿者是否也有责任呢?

共[1]页

王人博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