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社会学 >> “民科”概念的演变和歧义化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社会学
“民科”概念的演变和歧义化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顾则徐 点击:302次 时间:2016-03-24 21:05:37

  最近,公共舆论由美国LIGO(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2016年2月11日宣布探测到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预测的引力波,而关注由天视卫星公司制作、2011年2月播出的“非你莫属”节目片段。原本舆论主要是谴责在该节目中出场的物理学研究者郭英森没有受到起码尊重,一变而为了由一些理性主义、科学主义为旗帜的人士否定“民科”为主流。其实,这本来是两码事,被允许走上电视节目台上的郭英森是否应该受到起码尊重,跟他所谓的“引力波”是否荒诞并非一个题目。

   

   不过,这次关于“民科”的舆论浪潮,也提醒了这样一个问题:“民科”到底是怎样一个概念?

   

   与“民企”一样,“民科”是一个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在实务中出现了的名词,并且与“民企”这个词的出现基本同步。“民企”这个词另外有涵义接近的“私企”一词参差使用,但无论是“民企”还是“私企”,都是一种简称,一般由经验把握为“民营企业”、“私营企业”、“私人企业”之类的简称。“民科”则没有“私科”参差使用,但在经验中也是一个在实际使用着的简称。由于在改革开放早期存在着姓社姓资、姓公姓私等意识形态争议,就如邓小平所主张的“不争论”那样,人们似乎很默契地回避在正式的学术和舆论平台上进行概念定义。

   

   2008年有人将“民科”的出现和发展跟1978年徐迟引起轰动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联系了起来(杨慧:《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与“民科”》。《科普研究》,第5期,2008年10月。作者系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这是已经不了解早期改革开放历史了的“猜想”。1978年前后,发生的是由邓小平主持的以恢复高考为主的教育改革,以及重新重视知识分子和科学的变革,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是这一背景下的事件,对社会重视知识分子、热爱科学和知识起了极大鼓动作用,但跟“民科”的发生并没有直接的关联。

   

   1983年3月三联书店出版了美国阿尔温·托夫勒的未来学畅销书《第三次浪潮》,这本书在中国卷起了影响社会各个阶层的关于“浪潮”的浪潮。1984年2月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了美国约翰·奈斯比特的未来学畅销书《大趋势——改变我们生活的十个新方向》,将中国的“浪潮”进一步推到了高潮。这两本书才对中国大陆“民科”的发生起了直接而深刻的刺激性作用。正是在这两本书构成了“浪潮”期间和前后,1983年1月国务院成立了科技领导小组,1983年10月9日国务院开了一个专门会议,提出要迎接新工业革命、新产业革命和新技术革命,之后成立了一个新产业革命对策研究领导小组。紧接11月5日,国务院技术经济研究中心在北京月坛北街国家计委大院著名的红塔礼堂,组织召开了一个规模空前、有1600人参加的“新的世界产业革命与我国对策的研究动员大会”。之后1984年5月全国人大六届二次会议《政府工作报告》正式提出:“当前,国际上正在出现一场新的技术革命。这对于我国的经济发展,既是一个机会,也是一场挑战。我们应该抓住时机,有选择地应用新的科技成果,加快我国现代化建设的进程,缩小同发达国家在经济、技术上的差距。”“民科”正是在这背景下开始起步。

   

   就如经济体制改革是在国有经济、集体经济一统天下的背景下进行的一样,科技体制改革的全面展开,是在“官科”一统天下的背景下进行的,因此,其特征之一就是形成了“民科”的发生。比如广东省在1984年仅有两家“民科”机构,1991年发展为了696家。尽管1984年仅有两家,但这却是质变,意味着“官科”在广东省一统天下的帷幕已经被揭开一个口子。比如九十年代我在浦东新区某镇从事企业管理工作时候,下属镇工业公司聘请有一位早已退休的机械专业老工程师,他在1985年曾申请成立过只有他自己一个研究人员的“个体户”性质的研究所。

   

   那么,1984年后在实务中实际被逐步使用、流行并最终为官方接受了的“民科”一词,其正式的全称原本到底是什么呢?试作如下罗列:

   

   一,民间科技。“民间科技活动”是《中国科技统计年鉴》中的主要统计项目之一,截止使用至1998年,1999年之后才没有这个专门统计的大类项目。也即,直到1998年以前,“民间科技”还是国家统计局和国家科技主管部门正式承认并使用的科技统计基本分类名称。

   

   二,民办科技。比如有“我省民科机构发展很快......”云云(陈自强:《蓬勃发展的广东民办科技事业》。《科技管理研究》,1992年第5期。)各地政府曾有专门的民办科技管理机构,比如云南省有省一级的“民办科技机构管委会”,深圳市科技局设立有“民科办”。

   

   三,民营科技。比如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以[93]国科发改字348号文,发布了《关于大力发展民营科技型企业若干问题的决定》。比如有专门的《中国民营科技与经济》杂志,系由中国科协主管,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主办。比如深圳“天安民科园”也全称为“天安民营科技园”。等等。

   

   以上可见,所谓“民科”是指相对于原本“官科”一统天下背景,经过科技体制改革而出现和形成了的新型科技活动和机构。2005年,国家专利局高级工程师王文光宣称:“六分天下,民科有其一。”(王文光:《我们要高奏民间科技的强旋律:六分天下,民科有其一》。《发明与创新》,2005年第12期。)

   

   关于民科机构,1990年有论者这样进行定义:“所谓民科机构,是指国家不给投资、不列编制,而由个人投资或集资、自由组合创办的,经过科委批准、工商部门登记注册的,以从事科学研究、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以及新技术产品研制、生产、销售为主要业务的科技机构。他们实行‘四自’,即自愿组合、自筹资金、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民科机构有多种经济成份,按投资来源、分配原则、财产所有权和承担民事责任的不同来划分。”(陈铨畏:《从管理上培育民科机构这棵幼苗》。《科技管理研究》,1990年第4期。)这是一个具有时代局限性,但比较完备的定义。所谓局限性是因为它将活动主体仅仅局限于了“个人”,而回避了进行投资、组织等的民间社会团体、民营企业等“法人”。这种局限性,不过是仍然存在姓社姓资争议氛围下的不得已。

   

   正当中国大陆科技发展进入到“六分天下,民科有其一”的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的中期,忽然出现了一个关于“民科”的舆论争议浪潮。

   

   2006年有人认为“民科”已经倒掉,说“‘民科’这个词顾名思义,是民间科学家的简称,之所以加上引号的原因很简单,已经和‘文青’、‘专家’之类仿佛,带上了某种不怀好意的色彩,说得直白些,如果你说一个人是民科,那么显然不是在夸他,因此必须加上引号,否则未免对于真正攀登科学高峰的业余爱好者们太不尊敬”。(日月:《论民科的倒掉》。《数字技术与应用》,2006年 第10期。)这当中最关键在于,“民科”一词忽然被理解为了“民间科学家”的简称。

   

   有试图为“民科”(民间科学家)辩护的人这样进行定义:“‘民科’一词,是近几年出现的一个新词汇,指那些游离于科学共同体之外而热衷于科学研究的人员。有些置身于科学共同体之中,但从事一些并未列入科研计划的个人兴趣研究课题的人,也被称之为民科。”(周文:《“民科”不容轻视》。《科技信息(山东)》,2005年第4期)这个定义曾经为舆论所流行,比较目前新出的定义(百度百科定义)是比较中性的,尽管其试图为“民科”辩护,然而并不正确。定义中的“近几年”时间限制本就不符合事实,我上面已经指出该名词实际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已经开始在实务中被人们逐步使用,并也为官方所接受和频繁运用。关键在于,“民间科学家”这个词已经偷换掉了“民科”这个词的历史性概念基础。

   

   “民间科学家”并非是一个贬义词,比如,面对关于“民科”的争议,2008年中科院化学研究所的王鸿飞研究员就曾干脆自命为是一名“民间科学家”。问题不在这里,而在于上述2005年前后出现的“民科”定义,已经将“民间科学家”规定为了“游离于科学共同体之外”的那些人。原本“民间”是相对于“官方”而言,既可以是“科学共同体”之内的人,也可以是“游离于科学共同体之外”的人,并且“民科”也不限于“科学家”,而可以是“技术家”;不限于研究,也可以是从事以科技为特点的开发、制造、咨询、交易等活动者。比如,就网络发展而言,今天国民进行工作和生活已经无法离开的腾讯、新浪、搜狐、网易、百度、淘宝、京东等等机构,都不过属于“民科”,在其中就业的从事研究、开发、制作、交易、维护等与科技相关的人员,也都不过属于“民科”,现在按照定义,到底还是不是呢?

   

   在这次由“非你莫属”节目及郭英森再次引起的关于“民科”的“讨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被一些舆论作为权威引用并作为否定“民科”依据的新定义,这个定义来源于百度百科。定义称:“民科(全称民间科学爱好者)指民间科学家,但又区别于广义上的科学爱好者和非官方科学家。他们身上具备的一般特征有:没有受过科学训练,也无意接受科学训练;不懂科学理论,但对科学研究感兴趣,并致力于研究科学。”当在2月20日左右查看该词条网页,从其罗列的参考资料来看,该定义出现恐怕不会早于2016年2月,最早也不会超过2015年2月。

   

   该定义比2005年前后出现的定义更进了一步,具有明确的贬抑倾向,而在逻辑上则具有两个基本特征:一,不再顾及构成“民科”或“民间科学家”的词素所应该有的逻辑规定本义,而将其中可能属于99.9%的绝大多数人排除出去,然后将极少的剩余者作为概念的规定,也即假设1000人中有一个疯子,但把这个群体中的999个正常人排除,用剩余的一个疯子指称这1000个人组成的群体为疯子;二,定义不是从相关人群的基本属性出发进行逻辑规定,而使用了主要系于主观判断的所谓“一般特征”进行描述。

   

   这不等于我要否定性批评设计、运用百度百科“民科”定义者的立场,而是认为,系于“民科”这个词的出现有其特殊的历史基础,如果试图对某种现象和人群进行批评和否定,就应该使用更加符合逻辑的名词和定义,也即应该对“没有受过科学训练,也无意接受科学训练;不懂科学理论,但对科学研究感兴趣,并致力于研究科学”的人群给予从概念语词形式到概念内涵、外延更加恰当的指称,不然,就会十分不利于民营科技事业的发展。

共[1]页

顾则徐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