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社会学 >> 世界城市的崛起与中国城市发展的误区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社会学
世界城市的崛起与中国城市发展的误区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吴建民 点击:1978次 时间:2016-07-01 18:55:42

  “世界城市”是地球村的村民喜欢去的地方

   

   世界城市这个提法是比较新的,我想这是全球化深入发展,各国人民之间交往越来越多的产物。中国一些城市,譬如像北京,提出了要建立“世界城市”的目标。北京市也举行过一些研讨会,讨论什么叫“世界城市”。我的看法是:世界城市是地球村的村民喜欢去的地方。

   我之所以提出这样一个定义,是因为我认为,任何地方的发展,城市也好,地区也好,国家也好,都离不开三股流:人流、物流、财流。在这三股流当中,我认为人流是最重要的。人们喜欢你这个城市,他就来得多,人流必定会带动物流和财流。

   地球村的村民为什么喜欢来你这个城市?我想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需要弄明白,人类社会最宝贵的财富是什么?

   我以为,在自然界,最宝贵的财富是生物的多样性。自然界之所以千姿百态、多姿多彩,是因为存在着生物的多样性。科学家们估计,我们的地球上大约有3000万至1亿个物种。由于工业化导致的环境污染,以及人类活动的范围不断扩展带来的恶果,每天有75个物种灭绝,平均每小时有3个物种灭绝。生物的多样性减少了,人类就会蒙受巨大的损失。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认同这个观点。

   那么,人类社会最宝贵的财富是什么?我以为是文化的多样性。世界上有近200个国家,2000多个民族,都有自己不同的文化,就是同一个国家,同一个民族,不同地区,文化还有很大的差异。文化的多样性,是人类社会最宝贵的财富。

   你在全球旅行,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历史、文化传统,以及饮食、建筑、音乐、文学、绘画等,你会深切地感到人类社会如此丰富多彩,这是多么美好啊!如果有一天文化多样性消失了,你到世界去旅行,到处都一样,天天吃同样的饭,住的是同样的环境,听同样的音乐,那多乏味啊!

   人们之所以喜欢巴黎,是因为巴黎是一个有文化的城市,其文化上的特点与其他城市不一样。你去巴黎看博物馆,登上埃菲尔铁塔观光,去巴黎的大街小巷漫步,你会感觉到这个城市的文化氛围是如此之浓。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历史,都有自己的故事。如果巴黎和纽约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特点,人们还愿意去吗?所以,我以为,要成为一个世界城市,很重要的标准就是要保持自己城市的特色。而城市的特色,又是由其文化决定的。

   

   警惕中国城市发展过程中的误区

   

   社会发展史告诉我们,人类前进的道路从来都不是平坦的、笔直的,而是曲折的、坎坷的,城市化也不例外。一些新兴大国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过程中,在大城市的周围形成了庞大的贫民窟。凡是去看过这些贫民窟的人,都受到很大的震撼,让你惨不忍睹,很难想像人能够在那样的条件下生活。

   中国过去30多年,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过程中,在大城市的周围没有出现贫民窟,这是值得肯定的。但是,中国的城市化,也有不少误区。认识这些误区,研究其出现的原因,采取有效的措施,不再重犯这些错误,这不仅对中国,而且对世界都有重要意义。

   中国的城市化有哪些误区呢?最明显的有三个方面:

   第一,城市越来越大。城市越来越大,是我国城市化过程中的第一大误区。中国今天人口突破100万的城市125个,突破1000万的有14个,突破2000万的有3个,即北京、上海、重庆。随着城市的扩大和人口的积极增长,污染变得越来越严重,交通越来越拥堵,生活越来越不方便。我们这些居住在北京的人,天天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对此是深有感触的。

   今年年初,在中国东部大约13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出现了持续的、大范围的雾霾。这130万平方公里是中国最发达的地区,大雾霾带来了中国人的大反思。中国人搞现代化,是为了生活得更好,而不是大雾霾。今天,雾霾已经成为北京天气的常态,每隔几天,不刮风就会出现雾霾。只有在刮风、降水的时候,雾霾才会散去。雾霾危害着人们的健康,甚至有人预测,7年之后,肺癌会在北京大爆发。

   城市越来越大,引起了中国最高领导人的重视,提出特大城市要“瘦身”。这是十分正确的,也是十分及时的。如何才能做到瘦身?必须从根子上抓起,那就是要根除推动城市膨胀的动力,发现和鼓励城市“瘦身”的措施。不采取这两条措施,特大城市很难瘦身。

   第二,城市越来越千篇一律,失去了自身的特色。今天的中国,千城一面。每个城市本应都有自身的特色,这是因为历史和城市的独特文化所决定的,也是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宝贵遗产。然而,今天到中国各地看一看,城市建设有些千篇一律,城市固有的特色在减少。北京的例子很说明问题。

   1949年,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对于如何建设北京,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第一种意见是以著名的建筑学家梁思成及夫人林徽因为代表。第二种意见是除保留故宫外,在北京拆除老建筑,建设一个新的、现代化的北京。梁思成夫妇的主张是:北京是政治、文化的中心,不是工业和经济中心,因此要限制北京的工业,减少交通、人口和住房建设;保存紫禁城和城墙、城楼;老城新建筑不超过三层;新的行政中心应当放在老城之外,可以设在北京西郊;39.75公里的北京城墙应该建设为“城墙公园”,建成一个立体的“环城公园”。

   非常可惜的是,梁思成夫妇富有远见的、保留老城建新城的方案被否定了,第二种方案大行其道。

   从1952年底开始,北京就开始拆除城墙,因为它“妨碍交通”。1957年,北京开始拆除古旧建筑。林徽因对当时的北京市长彭真说:“你们拆掉的是800年的真古董,有一天你们后悔了,想再盖,那也只能盖个假古董了。”

   梁思成有一句名言:“拆除一座城楼,像挖去我一块肉;剥去了外层的城砖,像剥去我一层皮。五十年后,事实会证明我是对的。”

   现在回头看,1950年代对北京老城古建筑的拆除,仅仅是开始,改革开放之后,拆得就更厉害了。胡同是老北京城的一个突出特点,北京的胡同在清朝有1800多条;到了1949年,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有2550条;然而,在1978年之后,北京迎来大发展的30多年里,胡同的数量急剧减少,到1998年,还剩下990条。有学者估计,现在平均每两天就有一条胡同在城市改造的过程中消失。

   其实,在中国现代化的过程中,如何对待老城,历来是有两种思路的。与北京的情况差不多,青岛却是另外一种思路,1992年,俞正声担任青岛市长,他的思路是:甩开老城建新城,城市向东部发展。你今天到青岛去看一看,自1898年,德国租借青岛时建的老城,保护基本完好,没有被拆除,新城在老城以外逐步发展起来。

   现任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十分重视古建筑的保护。2000年1月,他担任杭州市长,他上任的第三天就下决心把推土机已经开进去,正在拆除的,有100多年历史的河坊街保护了下来。今天,你们去杭州参观,河坊街是一个景点。仇保兴这个决定绝非偶然,1994年,他在担任浙江金华市市委书记时,拍板把浙江金华市兰溪市西部的诸葛八卦村保存了下来。诸葛八卦村是诸葛亮 “八阵图”的翻版,是诸葛后人根据诸葛亮阵法精髓而设计的,有700多年历史。今天,八卦村被称为“江南传统古村落、古民居典范”,是金华市的一个重要旅游景点。

   实事求是说,像俞正声、仇保兴这样重视保护文化遗产的领导,在中国绝对不居多数,这也是有历史原因的。中国经历100多年的革命,前贤起来革命的时候,是以旧世界为敌的,高唱国际歌:“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旧世界太不公道了,必须推翻,建立一个新世界。旧的制度必须改变,但旧世界也有许多好的东西,不能像外国谚语所说的:倒脏水,把小孩也倒掉。然而,革命总是矫枉过正的,全世界都是如此,中国就更加厉害。革命思维有强大的惯性,人们总是认为,新的比旧的好,现代的比古代的好。在这种惯性思维的引导下,城市里出现大拆大建,大拆古建筑,破坏历史文脉,就很难避免了。

   第三,大楼越盖越高,居民区的高楼越来越密集。今天到全国各地看看,你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城市里到处都在建高楼,而且越建越高。好像楼房盖得越高,就会使城市的名气越大,地位越显赫。盖高楼已经成为一股风,比谁盖得高。谁好像当上了中国第一,或亚洲第一,就不得了了。我讲的是一种现象,现象的背后是思想,因为思想是行为的先导。

   1995年,我担任中国驻荷兰的大使,接待了浙江省一个几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市长。他到荷兰访问,在各地参观,最后,他到使馆来见我,我请他吃晚饭。他对我说了这样一段话:“来荷兰之前,我以为现代化就是大马路两边盖高楼,像纽约一样。到了荷兰之后,我惊奇地发现,荷兰这个国家早就现代化了,但高楼并不多。路旁的一幢一幢的房子并不高,但建筑精美,很耐看。我想人们居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一定很舒适。”

   这位市长的讲话是十分真诚的。1975年,周恩来总理就提出了要实现四个现代化:工业、农业、科技和国防。但是到底什么是现代化?我们并没有搞明白。改革开放以来,我们许多干部走出国门,看到西方发达国家的大城市、大马路、高楼大厦,以为这就是现代化。但这只是表面现象,当然,我们对事物的认识总是由表及里的。在我们没有充分理解其内涵的时候,那只能学习一些表面现象。

   今天,许多中国城市的居民小区里,楼越来越高,楼与楼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这可能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地价太贵,开发商想多赚钱……我不知道人们在修建楼群密集、绿化面积很小的居民小区时,是否想到了将来生活在里面的民众。这么高的楼房,这么密集的楼群,人们如何生活啊?人不能一天到晚总是待在家里,总要出去和大自然接触。如果一出去就是上大马路,吃汽车的尾气,呼吸严重污染的空气,这个时候人的糟糕心情是可想而之的。人们最向往的地方就是有一个较为宽阔的绿化带,那里空气比较好,你可以在里面散步、聊天,那该多好!

   我在驻外当大使的时候,曾经与一批回国休假的驻外使节到桂林考察学习。听到当时老百姓有一句民谣:“桂林有个李金早,炸掉大楼种青草。”老百姓在跟我讲这句民谣的时候,显然是带着几分赞许的口气,赞扬桂林市长有气魄。是啊,楼群太密集了,没有办法生活啊!

   希腊的先哲亚里士多德说:“人们来到城市是为了生活,人们居住在城市是为了生活得更好。”话不长,却道出了一个真理:城市化是为了人生活得更好。生活得更好,这是人追求的最根本的目标。显然,上面讲的三个误区,违背了这个根本的目标。有的错误犯了,纠正起来十分困难,但是,“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我希望,我国在未来城镇化的过程中,决策者能够注意到以上误区,不再重蹈其覆辙。

共[1]页

吴建民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