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社会学 >> “杀死”那个犯人?——《以女儿之名》观感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社会学
“杀死”那个犯人?——《以女儿之名》观感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刘晨 点击:98次 时间:2017-12-21 22:55:46

  《以女儿之名》是一部很不错的电影,至少我认为是这样的,但唯独不好的地方就是叙事的时间维度有些过于偏长,导致深化不够。似乎,该电影的导演希望诉说的是,一个父亲通过30年的坚持,“为死去的女儿才打赢这场仗”。但反过来一想,又可以被“谅解”,因为,这个坚持的确是值得书写——这悠长的“战争”拉长了电影前后的两端,融入了整个故事在其中,让内容呈现的更为合适。

   

   毫无疑问,30年的故事,肯定是很曲折的:

   

   “影片讲述的是父亲把一双儿女送去德国妈妈和继父那里度假,结果却收到14岁女儿卡林卡死讯。为给女儿讨一个公道,他放弃了自己的爱情、事业,和法国法院和德国检察院整整纠缠30年,最后派人把继父绑架到法国,才得以审判的故事。这是父亲穷其一生,为女儿打的一场战役。判决下来的那一天,他来到墓地告诉女儿这个喜讯,一句‘今天,你就44岁’,让人不禁泪奔——·”

   

   然而,在本文看来,这个坚持如此之久的父亲——对,卡林卡的父亲,也不是胜利者。他的遭遇,“让人颇为无奈”。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细看,这个故事到底是怎么让人无奈的。

   

   故事的主人翁卡林卡被其继父痛下杀手,而作为其亲生父亲,听到噩耗后,悲痛万分,于是开始了一场为女儿讨说法的旅程。在欧洲,因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外交等压力,那死去的女儿卡林卡却一直得不到该有地安息,因法律似乎总是在偏袒施害的人,而不是维护受害者。

   

   为了替卡林卡伸冤也好,复仇也罢,作为其父亲,一路上可谓艰辛,付出的也太多太多。而这一切,本不该他一个人承受。要知道,起初就是卡林卡的母亲经受不住渣男医生(其继父)的诱惑,而选择婚内出轨,而卡的父亲选择原谅之后,其还在与医生偷情,无奈,他们只好分手收场。

   

   14岁的卡,在某一天选择去母亲和继父那儿度假,结果——万劫不复,死在了这个继父的手中。并且遭受到了强暴。

   

   明明知道罪犯是这个医生,但现实就是不配合将其严惩,这真是多么无奈的事情。电影情节中的一些叙事,也仿佛在不停地给为卡林卡讨回公道的父亲设置障碍,例如她的母亲,怎么都不相信,不愿诉说——·直到听到了一些证词——·再例如,各个国家之间的“交往”,——·直到用绑架将卡的继父弄到国内才被绳之以法,却还是没有因为强暴罪判刑,而是过失杀人,判了15年!这——·似乎还是没有达到卡的父亲的终极目的,却也给读者留下了深深的思考余地。怎么就是不能对犯人严惩?法律怎么就这么苍白无力?为何总是施害者可以逍遥法外?

   

   ——甚至,我们都以暴制暴,行不行?

   

   ——无奈。

   

   种种都在告诉读者,我们压抑不住内心的悸动和愤怒,我们所习得的法律,却总是不是我们学习时的那个样子。我们要法律又有什么用?法律如何来保护我们的女儿,我们的弱者?乃至我们本身的心灵何以得到法律的慰藉?我们何以饶恕我们的无能?

   

   如今,在网上有一种恰如其分地勾连,《以女儿之名》是电影版的“江歌案”。这个案子,的确有很多与电影相似,似乎发生在一个地方,一个情景,只是内容的梗概不同,一个是被继父所杀,一个被闺蜜的前男友所杀。

   

   但我们需要清醒的是,电影的叙事比这个可要早很多。这似乎符合了“历史总是在复制”这么一说,为什么?因为,人性在哪里是一样的。甚至,现实中的人性有时候比电影中的还要肮脏,似乎艺术有一种洗涤的作用,漂白的功效。打个比方来说吧,《以女儿之名》中有作证人的虚假吗?有犯罪人那种冠冕堂皇的自私吗?相比之下,我觉得卡的继父反而更加诚实一些。可想而知,江歌案中活着的两个当事人,又是何等的——·

   

   这就不得不让人感到害怕,我们到底是怎么样才能培养出这样的一类人?一群毫无羞耻感且不知罪恶的人?为何有的人却为何不是这样?却还要为善良买单?实在是对江及其江母过于残忍。

   

   更为残忍的是,江母在网上发起几百万人的签名,要求严惩施害者某某某(在此不提这个恶人的名字,实乃对文章干净的尊重),但是现实却——·他很可能不会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因为,这是在日本开庭,得用日本的法律来进行。我们的读者是否想过,采取电影里的方式让杀人者在中国受审?

   

   但这可能吗?留下这个问号。

   

   而无论是江歌案,还是卡林卡案,我个人对其中的父母之作为和坚持,真的感到无比的动容,佩服,甚至是感叹。为死去的人感动哀思,我们总是欠那些死去的人太多的安抚,包括法律对他们的亏欠。

   

   我国有句古话,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可现实是,我们“杀不死”“那个人”,跨不过那个屏障。同时,不得不问:为死者奔波的人的付出,谁又来买单?他们的承受,谁又来负责?难道仅仅是父亲和母亲这个名义,就可以“白送”吗?国家,也需要反思——如何让正义伸张的不那么艰难?(的确,正义不会迟到,但是迟到的代价,也应该考虑进去)让死者安息的不那么困苦。

   

   2017年12月20日

共[1]页

刘晨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