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社会学 >> 社工涨薪:狂欢背后的冷思考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社会学
社工涨薪:狂欢背后的冷思考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寇鑫 刘晨 点击:117次 时间:2018-03-28 05:12:15

 社工的平均工资不高已经是中国内地的一个事实,甚至很多社工人才学了社工又不做社工,原因也来源于此(原因之一)。前不久发布的《青翼第五期全国社工发展调研之工资调研报告》显示,七成以上是本科的社工们拿着3975元的月平均工资,这其中仅有北京、上海、广东、福建等9个省份的社工月平均工资高于这个数。”[ 1](2018)且,详细来看:“排在前三位的是北京的7256元,上海的7200元,广东的6250元。第四位的福建为5850元。浙江、重庆、天津、江苏、海南五地社工的月平均工资在4000多元。月平均工资最低的是甘肃、黑龙江、云南、河北,均只有2000多元。”[ 2]

   

   然而,很明显的一个落差是:在报告中所说的这些地方生活,开支以及房价等均高于他们的收入,这就必然会把社工人才逼入到非社工领域,从而导致现在大家所看到的一种怪现象,培养社工的大学诸多,专业设置也明确,但社工机构招聘却频率较高,时而“吃不饱”。

   

   面对这样的困境,率先提出改革的当属深圳,其次是安徽。2018年2月初,《深圳社工工资2018最新消息:社工平均工资提高至10647元/月》引爆了朋友圈,笔者看到,诸多社工界的专业人士及其高校教师对这个消息转发频频,似乎此项政府举措如“雪中送炭”,有一种“久旱逢甘霖”的味道。原本工资就不多的社工看到了“春天的到来”。

   

   随后,安徽在2018年2月底发布了一则《意见》,这份意见明确指出,要在专业化,职业地位,以及待遇保障上对社工进行提升。这种紧随“深圳做法”的做法也受到了社工界的关注,提高社工待遇,真的会“遍地开花”吗?我们对此保持谨慎的乐观。

   

   就在社工界为此进行狂欢不已的时候,有人提出了质疑,这会不会是一场“只打雷不下雨”的改革呢?是不是作秀?是不是形式主义?是不是喊口号?是不是还有其它没有言明的目的?例如稳住社工人才等。其实这样的质疑不无道理。

   

   的确,在港澳地区,以澳门为例,笔者曾调查澳门社会工作局的领导(2017年10月份),其表示澳门社工的起薪就有1万8千多元,有的甚至高达2万元。香港地区更高。问题是,港澳地区的社会发育和机制保障已经到了一定程度,但内地却没有。且,港澳地区的社工准入制度也相对完善,法治保障健全,市民社会文化充分,弱势群体保障与民生工程建设比较到位,才造成了社工人才流动性不大,从事社工的人相对充分,职业地位较高,市民能够更为充分的理解和尊重社工。

   

   但在内地,社工的社会土壤还不是很好的情况下,只是提高社工的待遇,会不会造成社工人才中的鱼目混杂?这一点尤其需要注意。要知道,社工本身对专业性要求比较高,比如在美国从事社工需要有执业证书,需要有相当好的专业技能,而不是说什么人都可以。而我们再看现在的一些社工机构招聘,以2018年2月深圳某社工机构发布的信息为例,“有执业证书的优先考虑。”这就意味着没有证书也可(能)从事社工。鉴于此,有些人是否会看到高工资而进来社工界?当然,有更多的人做这一行是好事,问题是他门并非是认同某种价值而来,而是为了钱。且自身条件又不高,何以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社工?这会不会造成“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退一步说,如果要涨薪,使得社工迸发出更富有活力的精神与价值追求,就需要更为合理、有科学依据的,理性的机制。具体来说:第一,提升职业资格考核难度,严格把关职业资格审查力度,以此提高职业资格证的含金量。将社工的薪酬涨在服务专业化的道路上。第二,大力推动绩效考核制度,提升绩效额度,实现服务效果越好,薪酬越高,促使社工人员向服务专业化的道路迈进。由此,防止社工出现高福利低要求的逆生长现象。

   

   与此同时,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追问的是,有关方面为何没有出台更为细节的措施?而只是一个文件性质的“政策”,这无异于一种被悬置的福利,而不是更为切实的、有标准的措施。所以,在这个方面,深圳和安徽都需要进一步优化。我们本不是反对提高社工待遇,而是说如何更好地对社工待遇进行保障。

   

   此外,如果仅仅是为了稳住社工人才而提高待遇,笔者认为:短期来看虽然有效果,但长期来看,该走的还是会走。所以,要想社工长期性的健康发展,就需要在提高待遇的同时,强化职业队伍和职业资格,提高准入门槛;建设社工服务机构;增强政府购买社工服务;提高社会对社工的理解;——·等等。从而伴随着社会转型,其真正能在社会中有一席之地。让这个本身就很好的职业,很有公益性质的工作,得到发扬光大,从而帮助社会建设。

   

   其实,对于一个地区也好,对于一个社区也罢,甚至对于一个社工机构,我们现在的发展,除了钱是一个问题以外,更需要的是社会发育(去行政化干预和全控主义),需要一个更好的空间,有了这个,恐怕比钱会更有意义。

共[1]页

寇鑫 刘晨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