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政治学 >> 东亚走向“准冷战”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政治学
东亚走向“准冷战”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郑永年 点击:2552次 时间:2014-02-04 21:50:32

 近来中日关系持续紧张,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在今后数年内,两国关系能够得到有效改善。中日关系从小泉纯一郎任首相之后就一直没有正常过,两国针对对方的民族主义也始终处于高涨状态。只有在日本民主党鸠山由纪夫当政的短暂时间,两国关系才略有缓和。自民党的安倍再次当选首相后,两国关系在不长的时间内全面倒退和恶化。两国纠纷尽管是围绕着钓鱼岛展开,但冲突领域远远超出领土纠纷,涉及历史问题、教科书修订、靖国神社、慰安妇、经济贸易、军事战略等各个方面。并且各个领域的问题都紧密相关,一个领域的问题会引发另一个领域的问题,互相激化,互相恶化。从目前的状况看,人们看不到在哪一个领域,两国关系可以得到改善。

   同时,中日关系牵一发动一身。中日关系不仅仅是简单的双边关系,而是涉及中、美、日三大国的关系,也涉及这三大国和其他国家的关系。在经济层面,中、美、日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三大经济体,东亚已经成为世界的经济重心,这种局面今后很长时间里很难改变。无论中日之间还是中美之间,一旦发生严重的公开冲突,世界经济势必遭受严重甚至是毁灭性的影响。中美两国都是世界核大国,日本也是具备核武能力的国家。一旦发生热战,后果不堪设想。因此,中日关系的恶化已经引发了世界范围内的忧虑:如何保障东亚的和平?有人甚至提出来,东亚需要一场类似美国苏联之间的冷战,来遏制热战的爆发,保障和平。

   这种逐渐流行开来的情绪,与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围绕着东亚整合主题所出现的乐观情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1980年代以来,中国实行开放政策。1990年代初,苏联解体,美国成为世界唯一的霸权。一个开放的中国和一个在全球急剧扩张的美国,有效推动了经济的全球化。在国际舞台上,中国领导层一直实行邓小平所提出的“韬光养晦”战略,提出了各种政策话语例如“和平崛起”和“和平发展”等展示其做一个责任大国的决心。所以,一直以来,东亚的人们一片乐观情绪,相信一个自由贸易、区域全面整合的时代已经来临。

   不过,也早有人提出,随着中国的崛起、日本的滞长和美国的相对衰落,东亚即将面临一个无政府状态,各种冲突会浮上台面,战争的威胁不可避免。持这样观点的大都是美国的现实主义者,或者受现实主义影响的学者和政策研究者。他们喜欢把东亚和一战前的欧洲作比较。因为一战前的欧洲也曾经面临类似的情形,经济区域化和全球化以及贸易大幅度的增加,都没有限制得了各国间的战略竞争和争霸的努力,最终导致了战争的爆发。

   中日之间的持续紧张关系,会不会导致东亚地区的冷战?在很大程度上,东亚格局仍然是冷战的延续。二战结束后,美国和苏联之间陷入冷战,此后的东亚秩序便是美苏冷战的产物。东亚一分为二,即美国体系和苏联体系。这对中日关系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尽管美国对日本进行占领,但为了对付属于共产主义阵营的中国,美国对日本政策多有妥协,例如保留了天皇体制、没有彻底清算发动和支持发动战争的日本右派,战争犯罪者在冷战情形下又粉饰登场,成为可以决定国策的政治人物等。美国为了自己在远东的的长远利益,过于自私,并没有在任何意义上考量到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的利益。

   这就产生了两个重大问题。第一,尽管中国是二战的战胜国,但和日本的战争账并没有清算。第二,尽管日本是战败国,但因为属于美国同盟,有美国的原谅和庇护,日本并不需要清算自己的战争账。一些问题例如靖国神社、慰安妇等,如果当时清算是很容易的,延续到现在成为大问题。这和二战后的德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德国对历史问题的清算,不仅是出于德国一些政治家的智慧和远见,更重要的是出于外在的压力,即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犹太人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同时,因为美日联盟的形成,美国能够对日本进行有效控制,这使得日本实际上是一个“准主权”国家,在很多方面,其国际战略受制于美国。整个冷战期间,日本在美国核保护伞的保护下,经济快速成长,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过,在国际层面,经济上强大的日本一直受制于美国,从来没有、也不知道如何作为一个正常国家的行为。

   日本的战争问题一直在美国的“默许”下存留下来。针对战争问题,日本社会,尤其是靠左的政治人物和学术思想界有些反思,但这种反思基本上并没有触及精英面。日本的政治精英,尤其是靠右的政治人物仍然承继着“大东亚共荣圈”的“道德优越感”,并不承认是中国等亚洲国家打败了日本,甚至不承认日本战败,他们只承认美国的两颗原子弹“终止”了战争。另一方面,受日本侵略的亚洲国家对日本的侵略这一事实也没有一致的看法,对日本的态度并不一样。中韩比较一致,因为受害最深,并且两国是日本的邻居,和日本有领土等方面的纠纷。另外一些国家则不太一样,尤其是那些在冷战期间和日本、美国等同属西方阵营的国家。它们因为反共产主义阵营,有意或者无意地淡化了日本侵略历史。此外,作为亚洲第一个成功实现现代化的国家,日本在经济成长之后,也对一些亚洲国家提供了诸多经济上的援助,使得日本在亚洲仍然有相当的外交空间。日本“正常化”影响美国更多1990年代初,冷战因苏联的解体而在全球范围内结束。但在亚洲,中国(与韩国)和日本之间在冷战中没有能够解决的战争问题,反而因为各种因素不时浮上台面。在某种程度上,正是诸多没有解决的战争问题,使得冷战仍然在东亚延续着。日本和亚洲国家的战争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日本又在美国的控制下,使得日本成为一个非正常国家。现在日本要实现国家正常化,但绝对不是说,日本会正确面对历史,在卸下历史包袱的基础上,成为正常国家。

   日本所追求的刚好相反,即美化日本的战争历史,把战争历史成为其国家荣耀的一部分。在此基础上,再追求国防、军事、外交等方面的发展,追求独立于美国的权力,和美国的平等地位。再者,日本的国家正常化既是对中国崛起的反应,也是对美国相对衰落的反应,即日本恐惧于美国总有一天会保护不了日本,必须自力更生,依靠自己来保护自己。日本的国家正常化必然要对亚洲的权力格局产生巨大影响。对中国(和韩国)来说,必须面对一个正常化了强大的日本,甚至是一个在将来核武化了的日本。但日本的正常化对其盟主美国的影响更甚于对中国。中国对日本并没有什么影响,也没有任何机制可以影响日本。日本做了中国不高兴和很生气的事情,中国所能做的只是口诛笔伐。能够影响日本的只有美国。正是美日同盟使得日本成为一个半主权国家,就容易理解日本正常化对美国的影响。一旦日本变成正常国家,美国还能控制日本吗?日本还需要美国吗?美国还能在东亚呆下去吗?现在美国经常和日本站在一起,对中国施加压力,但等到日本强大到一定程度,美国就不得不回答这些问题。然而,日本的国家正常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它面临的是一个强大而不会轻易忘掉历史的中国(和韩国)。面对一个不想解决历史问题的日本,中国只会加快其现代化的进程。并且,随着其崛起,中国也做着任何一个大国都应当会做的事情。军事的崛起是中国经济现代化到一定程度的自然结果。无论在南中国海加强活动也好,在东海设立防空识别区也好,对中国来说,这实际上再正常不过了。换一个其他国家,也会这么做。道理很简单,中国如果不这样做,不仅国内的情况不容许,而且最终也会受到国际政治客观规律的惩罚。当然,人们可以指责的是,中国所选择的时间和方法。换一个时间和换一个方法,可能外在的反应会稍不一样。随着中国崛起和日本的国家正常化,两国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这使得一些人感觉到东亚的冷战正在来临。说中日之间有冷战可能,也并非没有一点道理。人们必须理性地认识中日关系史。中日两国是邻居,但具有实质性意义的交往时间并不多。在大部分时间里,两国实际上都是互相孤立的。中国在唐朝盛世的时候,日本民间向中国学习。元朝的时候,中国的统治者想征服日本,但以失败告终。明朝的时候,中日海上民间有接触和交流,但中国选择的是实行海禁孤立主义。

   总体来看,中日历史上,要不日本实行孤立政策,要不就是中国实行孤立政策。两国间真正频繁的交往发生在近代以后,日本实行开放政策,脱亚入欧,成功实现现代化,演变成帝国主义,加入西方的对亚洲殖民行列。对于中国来说,频繁的交往历史也是痛苦的历史。两次中日战争,日本打断了中国两次现在化的进程,一次是中日甲午战争,一次是日本侵华战争(二战)。

   很难说,随着中国的崛起,日本会做出妥协。或许等到中国像唐朝那样强大,或者像美国那样强大的时候,日本会改变对中国的态度。但那是未来的事情,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没有任何可能。二战以来,日本国内政治力量的基本格局,始终是右派占据优势。这并不是说,整个日本社会转向右倾。但日本社会的总体特征,决定了社会力量并不重要,整个社会还是具有忠诚意识,比较顺从政府,容易受政府的动员。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美国对中国的态度也不会有太大改变,即把中国视为竞争者和潜在的敌人。尽管美国也(会)意识到中美关系的重要性,但不会放弃日本,包括通过采取支持日本的手段来控制日本。一个受美国控制的强大日本对美国当然有好处。不过,美国是否能够做到,要取决于美国本身的实力。

   中国又会做如何选择呢?对中国来说,一场公开的大战争也难以想象。今后相当长的时期里,中国最高的国家利益仍然是现代化。日本曾经两次中断了中国的现代化进程。过去的两次,中国毫无能力来阻止日本。然而现在情形则大不相同。尽管一旦发生战争,中日双方(加上美国因素)都无完全的胜算把握;但中国已经具备了足够的能力,来避免和阻止日本再一次中断自己的现代化进程。中国本身也不会选择发动一场有可能中断自己现代化的战争。

   现实的可能就是选择一场有限的冷战,或者“准冷战”。什么叫“准冷战”?美国和苏联的关系是典型的冷战,两个国家(和两国各自领导的集团之间)互相核武对峙,互相核武威胁;其他的关系包括文化、经贸、社会等方面完全隔绝。冷战作为实现和平的手段,也是一种理性的选择,尽管不是最佳的选择。在美苏冷战期间,毕竟没有发生战争,两大国(或者两大集团)之间所进行的只是毫无休止的竞争。与美苏冷战相比,中日之间只是相对的孤立。由于经济的全球化等因素,中日两国不仅都会继续实行对外开放政策,不会对其他国家关上大门,而且相互间也不会完全关上大门,贸易和民间往来还会进行。“准冷战”只保障两国间不会发生热战。

   随着国内政治环境的变化,中日两国会寻求机会改变关系。但至少从近来的发展趋势看,中日间更有可能演变成为这种“准冷战”状态。如果“准冷战”状态成为中日关系的常态了,人们也不应当对之惊讶。从另一个角度考虑,这也不是一件多么坏的事情,因为准冷战比冷战好,比热战更好。

共[1]页

郑永年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