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政治学 >> 驱散意识形态的迷雾——简论意识形态领域的若干理论问题之九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政治学
驱散意识形态的迷雾——简论意识形态领域的若干理论问题之九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杜光 点击:901次 时间:2015-03-30 20:18:15

 进入2015年后,海外传来一些唱衰中国的论调,什么“步入黄昏”啊,“踏入垂暮之年”啊,“中国行将崩溃”啊,等等,不一而足。对照去年曾经喧嚣一时的“中国模式”论,我不禁哑然失笑。“中国模式”论者为中国的现存制度大唱赞歌,宣扬中国模式在同西方模式的竞争中已经胜出,并将为世界新秩序的形成作出贡献;而“中国崩溃”论者则断言中国已陷于不可克服的危机,病入膏肓,无方可治,即将崩溃。双方都言之凿凿,可又都不着边际,难以令人信服。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经济发展确实取得了足以骄人的成就,使西方世界侧目而视,这是谁也否定不了的事实;但另一方面,危机四伏,矛盾重重,也是不争的现实。毛泽东时代以来所积累的病毒,迄今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诊治,尽管十八大后反腐败的辉煌战绩和体制改革的一些进展,获得了民众的认可,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但恰恰是这些业绩,掩盖了严重的政治危机和社会矛盾。我认为,与其沾沾自喜于国家眼前的繁荣和强盛,不如认真地探索危机的真相和矛盾的根源,寻求解决与克服之道,使国家得以长治久安。

   许多朋友都曾谈到,目前我国社会最显著的矛盾是经济迅速发展,政治却依然僵化。对照历史和实践,这个判断不无道理。1987年中共十三大曾决定开展以党政分开为首要任务的政治体制改革,以逐步建立和市场经济相适应的政治体制。但“8964”后却被束之高阁,以致专制恶政,愈演愈烈;而经济则因改革开放的闸门已经打开,得以循着市场的规律,不可遏止地奔腾前进。于是,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和专制主义的极权政治,分裂日益严重。十八大以来的许多改革措施、政策口号,归根到底,都是为了弥缝这个裂口,使政治和其他上层建筑,能够适应经济基础的需要。但由于没有找到真正的裂隙所在,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有时甚至还起了治丝益棼的作用。

   专制政体的基本特征,是权力的不受制约与监督,上自毛泽东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下至当今的城管和截访、拆迁的“临时工”,都有权行使专制职能,剥夺公民的基本权利,这是人所共见的事实。但政治权力之所以不受制约与监督,根源不在于权力本身,而在于意识形态,在于指导权力运行的理论思想和价值观念。只有拨开意识形态的迷雾,才能建立起符合于历史规律和社会需要的权力运行机制。

   经过六十多年的教育灌输而形成为传统观念的主流意识形态,实际上是一团谁也说不清楚的迷雾。从所谓的“四项基本原则”到“三个代表”,为了宣扬这些充满谬误的意识形态,不知道浪费了多少国家财富,消耗了多少人的时间和精力。正因为谁也说不清楚,所以谁都可以随心所欲地逞意遐想,那些御用文人更是把它说得天花乱坠,头头是道,实际上华而无实,似是而非。但它发挥了一个至为重要的功能,那就是巩固专制统治。

   这些主流意识形态的谬误,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不理解中国现阶段所处的历史方位,同当代历史潮流相悖,违反历史规律。

   从清末洋务派引进西方先进思想理论以来,中国就逐渐进入了一个以反封建反专制为主旨的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民主和专制的矛盾,成为这个历史时期的社会基本矛盾。在一百多年来的斗争中,民主和专制互有胜负,但每次搏斗的最终结果,却总是专制压倒了民主。这是因为,专制主义在我国历史悠久,影响深远,无远勿届,无孔不入,而民主主义却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受其影响的,主要是一些知识分子和城市居民。所以,直到现在,整个社会,从城市到农村,从首都到边疆,朝野上下,体制内外,依然弥漫着浓重的封建专制主义,以及由它派生的奴隶主义。这个事实表明,我们目前仍然还处于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时期,只有在社会上消灭了封建专制主义和奴隶主义,才可以说是完成了民主主义革命,走完了这个历史阶段。和民主革命的历史阶段相适应的意识形态,应该是民主主义的意识形态。

   但是,主流意识形态却反复告诉我们,中国已经完成了社会主义革命,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应该坚持的是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一个弥漫着封建专制主义和奴隶主义的社会,居然要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而且对这个虚无缥缈、连邓小平也承认自己没有搞清楚的社会主义,充满自信。这是多么荒唐!为什么会这样?

   五十年代的中国社会,是以所谓的“社会主义革命”载入史册的。但是,当时的中国社会,既没有社会主义的物质条件,也没有社会主义的精神条件。在意识形态领域,只有历史悠远的专制主义和习染未久的民主主义。而按照社会主义本来的理论涵义,它是要取代资本主义的。所以,集合在社会主义旗帜之下的,只能是资本主义的天敌——封建专制主义。换句话说,社会主义革命的推行者,只能用封建专制主义的眼光去观察社会主义,理解社会主义。所以,经过“社会主义革命”,实现的不是社会主义制度,而是封建专制主义的复辟。迄今为止,官方文献和媒体所喧嚷的坚持社会主义,实际上是在坚持封建专制主义。

   不论是文献上的社会主义,还是实质上的专制主义,都不符合于现阶段的社会实际:社会主义是消灭封建专制主义和奴隶主义之后才有可能出现的未来历史阶段,离现在还很远;专制主义虽然目前仍顽强地存在于社会的各个角落,但它是将要被历史淘汰、被民主主义取代的意识形态。主流意识形态打着社会主义旗号,却充满着封建专制主义的内涵,同现实社会脱节,同正在蓬勃发展的市场经济脱节,完全不符合我国历史发展的需要。

   (二)违背意识形态自身的发展规律,打压不同的意识形态,造成了社会精神领域的贫乏和畸形。

   意识形态是人类物质生产条件和社会生活条件在人们头脑里的反映。物质生产和社会生活的多样性,人们对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不同需求和渴望,反映在意识形态领域,必然呈现出丰富多彩的画面,各种观念形态争奇斗胜,各擅胜场。经过历史的筛选,留下真善美,淘汰假丑恶,这是意识形态的生成与发展的自然规律。但在专制主义的政治统治之下,这种局面显然是不利于专制极权的统治秩序的。所以,统治者总是有选择地宣扬有利于专制统治的意识形态,而限制不利于专制统治的意识形态。可是,在专制统治比较薄弱的时代或特殊的领域,意识形态的发展规律往往能突破禁制,不同意识形态获得一定的传播自由,带来文化的繁荣和社会的进步。历史上最典型的事例是春秋时代的百家争鸣,诸子百家各抒己见,异说纷呈,给我们留下了无比丰厚的文化遗产,几千年来传承不绝,成为中华民族最宝贵的精神财富。这个历史事例告诉我们,在意识形态的思想指导上,应该循着意识形态的自身规律,让各种不同的意识形态都有自由表达的机会,真正做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在繁杂的思想观念的交流、碰撞、评说、辩驳的过程中,择善而从,加以弘扬。只要是有生命力的意识形态,都应该有留存于社会的价值;至于没有生命力的意识形态,或昙花一现,自然陨落,或被排挤向隅,渐次凋零,都不需要政治权力的干预。

   但我国几十年来的指导思想却和意识形态的发展规律相悖而行。初期是“以俄为师”,理论思想唯苏联的马首是瞻;继而“舆论一律”,“反对封资修”;再则“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总之是坚持主流意识形态的唯一性,排斥一切非主流的观念形态。长期违背意识形态发展规律的结果,是教育的衰落,思想的贫困,文化的畸形,理论的萧条,甚至导致人才的凋零,道德的沦丧。钱学森的“世纪之问”:我们为什么出不了大师级的人才?答案只能归结为对意识形态的专制统治。

   时至今日,主流意识形态由于违背历史潮流,和社会现实脱节,日益陷于形式主义,缺乏理性的感染力和真理的说服力,因而不得不依仗政治权力,强行宣传灌输。官方媒体和宣传部门、教育部门本着掌握意识形态的主动权和进教材、进课堂等指令,一方面连篇累牍地通过媒体、教材、出版等渠道,进行苍白无力的说教;同时,禁止关于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新闻出版自由等意识形态的讨论和宣传,把这些有利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的价值观念,排斥在合法的发表、出版与宣传之外。这就应了一句老话:“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这种指导思想的取向,是典型的文化专制主义。

   (三)空洞的理论脱离社会实践,造成人们理想和信仰的失落。

   在我国的历史上,传统的主流意识形态曾经以它理论表面的彻底性,征服了许多志士仁人。它所展现的完美的社会前景和伦理境界,吸引了无数的真理追求者,他们在接受与信仰的基础上,建立起崇高的理想。但是,经过几十年的实践检验,特别是在经历了多次以传统的意识形态口号掩盖凶残的专制暴政为特色的运动之后,主流意识形态充分暴露出自己的虚妄,使许多曾经为它倾倒的人士怀疑它的真理性,看到了它的不切实际,因而淡化、疏离甚至放弃对它的信仰,抛弃建立在信仰基础上的理念,整个社会也陷于信仰缺失、理想泯没的迷茫混沌状态。建立起市场经济之后,在许多人的心目中,理想和信仰已经成了迂腐可笑的嘲弄对象,取而代之的是拜金主义、唯我主义。这个令人沮丧的趋势,本应促使当局警惕、觉醒,改弦易辙,无奈指导思想上依然迷恋于传统的意识形态,不可自拔地沉溺其中。官方舆论大肆鼓吹要“牢牢掌握意识形态的领导权、话语权”,“占领意识形态的战略高地”,“守住意识形态的‘上甘岭’”等等,以“三个自信”之类的论断,自欺欺人。如此鼓噪,恰恰反映了对主流意识形态的缺乏自信。如果真的自信主流意识形态的优越性,何不让非主流的意识形态也能有一个自由发表的天地,在公平的竞争与对决中,分出高低是非?像现在这样独霸舆论和教育、文化等领域的意识形态阵地,所反映出来的,不是主流意识形态的强大和有理,而是面临着严重的意识形态危机。

   意识形态的严重危机特别表现在这样的事实上:宣传主流意识形态,依靠的不是意识形态本身的真理性和说服力,而是权力和欺骗。有些观念形态,恐怕连宣传者自己也不相信,怎么能打动别人呢?有一个常见的事例也许很能说明问题。中国共产党每年都有大量参加者,他们在入党宣誓时,都表示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这是几十年来不变的传统,似乎没有哪个共产党员提出过异议。但是,如果认真分析,问题就来了。如果说,早期入党者对共产主义还有一定的信仰,参加共产党是真诚地决心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终身,甚至愿意为它抛头颅、洒热血的话,那么,这几十年来,特别是这二三十年来,有多少入党者是真诚地决心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终身的?回顾我们在青年时代,确实曾经把共产主义作为自己终身的最高理想。我们曾经以为,全身心地投入工作,积极努力,既是为了建设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和富强的新中国,也是为未来的共产主义加砖添瓦。但是,经过几十年的实践,大家普遍意识到,共产主义不过是对未来社会的一种幻想,即使有可能实现,也是非常非常遥远的未来,现阶段根本无法认知,甚至连理论探讨都没有实际意义,还谈什么为它的实现而奋斗终身呢?而现在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入党者,入党时都誓言愿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宣誓者、监誓者都不以为非。这是盲目的欺骗,还是真诚的表述?明知不能实现,还表示要为之奋斗终身,岂不是心口不一、言行分裂吗?不幸的是,这种现象不仅出现在入党宣誓上,而且在其他情况下也屡见不鲜,带有相当的普遍性。在意识形态成了虚无的空文,只是悬挂在文献和媒体上的情况下,建立在它的基础上的理想和信仰,除了自欺欺人之外,还有什么价值?

   (四)把已被全面歪曲的马克思主义确定为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形成主流意识形态的独断性和排他性。

中共十八大通过的新党章总纲规定:“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一个政党需要有自己的指导思想,这是可以理解的。政党是由一些具有共同理想、共同目标的人结成的,为了实现共同的理想和目标,就需要有一套相应的意识形态和理论体系,来规定自己的行为准则和行动纲领。这里就有一个选择的问题。按照党章的规定,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这些相互之间虽有联系,但内容各异的观念体系是怎么捏在一起的呢?一种解读是: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发展,所以有些文献就只提“邓三科”,不提“马毛”。还有一种解读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源,其他都是流。主要根据是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里说的:“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近几年理论界对列宁主义批判颇多,所以有的文献和文章只提马克思主义,而不再强调列宁主义了。但指导思想的意识形态,实际上还是列宁主义,而不是马克思主义。上溯九十多年以前,中国共产党就是在列宁主义的指导下建立起来的。

   马克思主义通常指的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论观点。把他们的思想命名为马克思主义,似乎应该包括他们所有的思想观点。但他们毕生从事研究,不断有所创新,有所发现,新的观点对原来的认识,既有所继承,也有所否定。这些被否定的观念,同他们后期的思想是矛盾的,对立的,怎么能同处于一个理论体系呢?有人认为,作为一个理论体系,应该只包括正确的观点,不包括错误的观点(这曾经是对毛泽东思想的权威解读)。但是,人们对某些观点的看法是不尽相同的,那么,由谁来判定这些观点的正误是非呢?还有,一些观点曾经被认为是正确的,但后来却被证明是错误的;或者,现在被认为是正确的,谁又能保证它以后仍然正确呢?可见,以个人的名义来命名一种理论体系,本身就是不精确、不科学的。马克思曾经一再表示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是很能说明问题的。如果一定要保持马克思主义这个概念,那么,比较合理的解读,应该是以马克思恩格斯的晚年思想为准,包括他们在晚年没有否定的早期思想。

   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变种,是用沙俄专制主义来解读马克思主义的产物。毛泽东思想则是中国特色的专制主义同列宁主义相结合的结果,具有更加浓厚的封建专制主义色彩。邓小平所总结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既是是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核心,也是主流意识形态的基础,但离马克思已经越来越远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传统主流意识形态的独断性和排他性的根源,“五不搞”、“七不讲”就是它的独断性和排他性的集中表现。

   一个政党的指导思想,不应该局限于某种理论体系。即使确定某一个理论体系作为自己的指导思想,也应该注意吸收其他理论体系的长处。古今中外,许多思想家、政治家给我们留下大量的理论遗产,一个有远见的政党应该博采众长,用于结合面对的社会现实,指导自己的路线方针政策,而不应固步自封。

   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马克思恩格斯都谈到自己的思想观点的局限性,并不认为他们自己的理论观点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因此,建立在马克思主义基础上的意识形态,应该是具有开放性、可容性、普世性的价值观念。而几十年来已经成为传统的主流意识形态,却以独断性、封闭性、排他性为特征,这个事实,说明这些占主流地位的意识形态,都已离开马克思主义。

   (五)简短的结语

   为了从根本上驱除传统的主流意识形态的雾霾,探寻国家发展的正确途径,首先需要找准我们所处的历史方位,在民主与专制的意识形态博弈中,选取、弘扬民主主义的意识形态,批判、清除假冒伪劣的社会主义,即封建专制主义和奴隶主义的意识形态。其次,遵循意识形态生成和发展的客观规律,推行“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实施宪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开放报禁、书禁,取消会禁、社禁,让“优胜劣汰”的自然规律,在意识形态领域,也能发挥作用。再次,在意识形态领域,废除一切独断的、封闭的、排他的法规和指令,还意识形态以自由。最后,对现有的价值观念,如去年提出的12条社会核心价值,作出民主主义的解读,不要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等模糊不清的概念,给它涂上封建专制主义的色彩,这是最符合于马克思主义的抉择。

   以上所论当否,尚请识者指教。      

共[1]页

杜光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