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政治学 >> 从两个角度反思当前改革的动力机制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政治学
从两个角度反思当前改革的动力机制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姜志勇 点击:19848次 时间:2015-09-21 15:52:56

 核心提示: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我国迅速建立了一套改革体制,不过,从动力机制运行角度来看,改革体制的动力机制存在动力源单一、作用方向单一、控制力弱、阻力多样化、连贯性要看地方的态度等问题。而事实上,改革远不止如此简单,不仅要考虑改革体制,更要考虑行政体制,中国的改革是行政主导型,其推动力量主要是借助行政的力量,因此动力机制的有效性要放到整个行政体制的背景中进行思考。

   当前,我国经济增速回落,下行压力持续增大,稳增长成为政府面临的首要难题。对于如何促进经济发展,如何进一步释放经济增长和发展的动力,政府把希望寄予在改革上,并明确提出向深化改革要动力,不过改革在为经济发展提供动力的同时,自身的动力又来自哪里?

   这一轮改革已经进行一年多,在取得成绩的同时,也遭遇了阻力和难题,这其中改革的落实问题越发显得突出,已经不仅是落实是否积极的问题,而是落实走样、“玩花样”的问题。在八月下旬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详细批评了地方简政放权中的“玩花样”现象。这种现象的原因除了既得利益者不愿放权让利外,更主要的是地方改革动力不足,动力不足以冲破阻力。

   改革需要动力,只有动力够足,改革才能不断的往前走,否则就会半路停下来,甚至发动不了。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深改组第十五次会议上说,“对改革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要及时研究、提出对策、积极化解。”因此,在动力问题成为改革关键问题的时候,对这一轮改革的动力机制进行思考,对于今后的改革具有重要意义。

   当前改革动力机制特点

   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我国迅速建立了一套改革体制,之所以用“改革体制”来形容,因为它涉及改革的人员、机构、权利、方向、方案、监督、控制等,几乎囊括了改革的所有重要方面。这一轮改革和三十年前的改革比起来,最大的特点是自觉性、顶层设计强,三十年前的改革很多都是意外事件触发的,也没有系统的改革方案,很多改革思路都是边改边设计,这一轮改革正鉴于此,才在改革之初就建立了一套系统的改革体制,并把改革方案设计放到了优先位置。具体到动力机制上,其特点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动力源主要是党委政府。党委政府处于动力源的中心,且越是上级的党委政府越处于动力源的前端,中央是改革的首要推动力,这一轮改革就是由中央主动推动的,在十八大之前,外界不知道中央会再次掀起一场大规模的改革。在改革的机构设置上,各级各地的深改组既是改革的落实者,更是本地改革的动力源,如果他们不主动推动改革,那么本地的改革动力肯定不足。上级又是下级改革的动力来源,下级的很多改革都是上级推动的,特别是很多和本级政府利益攸关的改革,中央政府有责任推动全国的改革,为其提供动力。

   第二,力的作用方向主要是从上往下。改革先由最高层发动,然后通过最高层往下推动,一级推一级。比如财税体制改革,先由中央深改组开会讨论通过,甚至需要政治局审议,中央的审议既决定了改革的方向、方案,也决定了改革的时间和步骤,在中央的推动下,具体负责的部门则起草具体的改革方案,待具体方案出台后,则进一步的推动地方各级政府落实。自下往上的力的运动则没有较好的保障机制,也缺乏足够的自下往上的推动力,这也和动力源主要在政府,特别是高层政府有关。

   第三,控制力大而不强。在改革的控制力方面,改革体制里面有明确规定,例如,改革方案要顶层设计,下级不能抢跑,也不能在落实上拖后退;改革有时间表,什么时间开展什么改革,以及什么时候完成都有规定;改革有督导机制,上级会对下级的改革开展情况进行检查和督促。通过这些机制,上级对于下级的改革开展情况应该具有比较强的控制力了,可以有效的让下级按照上级的部署和要求来开展改革,但实际情况比这要糟,改革的控制力也是这一轮改革最需要关注的问题,虽然有很多机制,但下级在落实过程中积极性不高,甚至出现“玩花样”的现象。

   从力学角度看动力机制的影响因素

   按照力学原理,力的运行要实现且持续,需要有动力源、方向及控制力,但在运行过程中会受到阻力、消耗、连贯性等因素影响。对于改革来说,改革的动力机制要有效发挥作用,也必须考虑这些因素,而事实上改革在这些方面已经遇到了难题。

   第一,阻力来源多样化,且隐蔽性强。改革的阻力,除了利益受损者、利益集团的正面抵抗外,还有更多、隐蔽性更强的来源。例如,有些人对改革的关注点和期望与政府推动的改革不一致,就可能对改革进行批评和质疑,这其中最明显的是那些期望推动政治体制改革的人;有些人虽然不是利益受损者,但改革对他们也没有直接的好处,甚至可能因为推动改革而得罪人,就可能对改革持消极态度,这里面政府机关人员可能数量较多,地方官员之所以不太积极推动改革很大原因是不愿意做没有好处、且得罪人的事情。改革是一场战役,但又不像战役那样明确知道敌人在哪里,很多时候改革的敌人都不会公开反对改革,而是以极其隐蔽的方式来干扰改革。

   第二,自上而下推动中消耗明显。力首先在高层发动,自上而下向基层作用,这之间消耗明显。这种消耗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力的大小消耗了,越往下,改革的氛围越淡,中央对基层的改革控制越小,对基层来说上级政府的态度远比中央的改革任务重要;二是力的方向可能发生偏离,上文的行政审批改革“玩花样”现象很能说明问题,这也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原因。

   第三,力的连贯性存在挑战。虽然力是自上往下作用的,但这种作用存在几个节点,就是各级政府的态度,如果各级政府态度不积极,甚至抵制,那么力在这个节点是要放缓,甚至停止的。这种现象历史的改革比较多,中央的改革措施受到地方政府的抵制,最后不了了之,例如张居正的一条鞭法。

   第四,第一推动力问题。在行政主导型的改革中,中央扮演了改革动力源的作用,不过按照力学原理,这个动力源谁来发动?也即谁来推动中央推动改革,这是第一推动力问题。当中央面临重重利益阻扰、进行重重考量的时候,甚至出现保守倾向的时候,谁来推动其推动改革。历史经验很关注这点,如在戊戌变法中,实际掌握权力的慈禧太后倾向保守,其对改革没有兴趣,改革就只能夭折;在王安石变法中,皇帝一旦不支持变法,改革的动力就会丧失。

   从行政体制角度看动力机制的影响因素

   上面从改革体制的角度,着眼于力的运行,对动力机制进行了分析,可以看出,动力机制存在动力源单一、作用方向单一、控制力弱、阻力多样化、连贯性要看地方的态度等问题。而事实上,改革远不止如此简单,不仅要考虑改革体制,更要考虑行政体制,中国的改革是行政主导型,其推动力量主要是借助行政的力量,因此动力机制的有效性要放到整个行政体制的背景中进行思考。从目前理论界的讨论来看,顶层设计的改革,其动力机制要运行良好受到几个方面因素的影响。

   第一,行政体制的上下联动度。顶层设计的改革是理性化的产物,其方向、方案、时间都有严密的设计,但这样理性化的方案要落实需要上下联动度非常高的行政体制,这在体制的设计上没有问题,但政府又是由具体的人组成,其个人的情感、情绪、利益都能影响到政府的行为,特别是在地方政府本身就有自身利益诉求的时候。

   第二,顶层设计与基层实际的契合度。中国地域广大,各地差别很大,顶层设计的改革如何与各地的实际情况相符合,这是对改革者的考验。如果改革方案与地方的实际情况不符合,或差别很大,那么可以想象基层干部改革的动力会怎样。历史上,诸如王安石、张居正的变法,之所以在地方受到抵制,主要就是这个原因,特别是王安石的青苗法。

   第三,行政体制的封闭性和改革动力要求的开放性。改革体制的建立,使得这一轮改革能够少走弯路,比如对改革和法治关系的强调,但是体制建立后就有其封闭性、排他性,所以这一轮改革也会遇到新问题,其中关键就是行政主导型的改革如何吸纳其他改革力量的问题,其他群体的改革要求如何整合的问题,社会大众如何参与到政府官员主导的改革的问题。

   鉴于以上分析,可以从几个方面完善改革动力机制。首先,调整控制力,高层要聚焦于方向,只要方向符合,制定方案的事情可以由其他层级完成,甚至可以直接采纳基层的方案;其次,通过调整控制力,培养其他动力源,比如基层的动力源,要调动基层的积极性,让其自成动力,必须改变其在改革中的被动状态,让他们可以自主的制定改革方案,例如公车改革方案,而不是接受整齐划一的上级方案;再次,力的作用方向上,要改变单一运行方向,要纵横交错的运行,也即是说,可以中央推动地方,也可以地方推动中央,还可以同级之间竞争,互相推动;最后,要尽快的重用促进派,把那些真正在想改革、促改革的人使用起来,这需要组织部门改变用人导向,真正把改革放在各级政府工作考核的核心地位。

共[1]页

姜志勇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