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政治学 >> 日本政党政治走向分析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政治学
日本政党政治走向分析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张伯玉 点击:758次 时间:2017-08-08 20:29:17

   

   2014年12月日本众议院大选后,自民、公明两执政党控制众议院三分之二以上绝对多数议席。2016年7月日本第24届参议院选举后,以自、公两党为核心,包括“大阪维新会(现更名为日本维新会“重视日本之心(现更名为日本之心)”等在野党在内的“修宪势力”控制了参议院三分之二以上多数议席。从国会势力对比来看,以民进党、日本共产党为首的不支持修改宪法的政治势力已无力阻止自民党主导的国会修宪进程。修改宪法成为日本国家的现实政治课题。

   战后日本的修宪议题一直围绕宪法第九条展开,“坚持”还是“修改”宪法第九条是护宪势力与修宪势力论争的核心议题。至2016年参议院定期选举前后,首相安倍晋三自身的修宪目标不断调整、降低,即从修改宪法第九条,到修改宪法第96条,再到具体修改哪项条款要由自民党来决定等,从这些变化来看,安倍的修宪路径已经脱离了修宪的核心议题。对安倍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否实现“修改了宪法”这一“结果”,只要能改变“对宪法一根指头都不能动”的现状就是足以载入历史史册的丰功伟绩。参议院选举后进展缓慢的修宪进程,以日本宪法实施70周年纪念日的2017年5月3日为转折点,突然进入以2020年实施新宪法为目标的修宪倒计时阶段。

   一、安倍突然发表修宪“基本方针”

   2017年5月3日,《读卖新闻》以“宪法修改以2020年实施为目标”为题发表了4月26日对安倍的采访内容。安倍特意选择在日本宪法实施70周年纪念日这一天,以自民党总裁身份公开发表其“将自卫队明文写进宪法、以2020年实施新宪法为目标”的修宪基本方针。其关于具体修宪条款、新宪法实施时期等观点的发表直接影响了自民党对修宪议题、修改条款的讨论范围及具体讨论日程的安排,加快了自民党宪法修改推进本部具体修改条款的讨论,以及修改草案的集约整理。

   安倍“修宪基本方针”主要包括以下内容:1、以2020年实施新宪法为目标。安倍在采访中表示:“2020年是日本时隔半个多世纪再次举办奥运会的一年,我很早以前就表示这应该成为日本面向未来实现新生的契机。我希望2020年成为新宪法实施年。新宪法的实施以日本新生的2020年为目标是合适的。”2、安倍希望优先修改的宪法条款主要有三条。第一,正面修改宪法第九条。关于第九条,今后将继续坚持和平主义理念。在保留第九条第一、第二款的基础上,将自卫队明文写进宪法。第二,创设紧急事态条款。第三,欢迎日本维新会为教育免费化而修改宪法第26条的提案。[1]安倍明确表示:“新宪法的核心是在宪法第九条明文确定自卫队的地位”,“自卫队合宪化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2]此次修宪最具象征意义的是在坚持宪法第九条第一、二款的基础上,明文确定自卫队在日本宪法上的地位——或将实质上修改普遍认为不能触动的宪法第九条。

   二、自民党最迟于2017年内提出具体修改方案

   安倍发表“修宪方针”后,自民党内专门负责修改宪法课题的宪法修改推进本部迅速行动起来。2017年5月12日该本部召开会议,本部长保岡興治表示:“为提出具体的修改草案要加快、加深讨论。”5月24日,宪法修改推进本部增加自民党领导成员、扩充领导体制。意在以举党体制全力,快速椎进具体修改条款的深入讨论从而尽快提出自民党的修改方案以提交国会众参两院宪法审查会审议讨论。

   2017年6月6日,保岡興治在该本部召开的会议上明确了“最迟年内整理完成党的修宪方案”的方针。保岡在该会议上强调:“如果考虑到最终要通过国民投票,即使(在国会)进行抽象讨论也难以有效推进修改宪法的讨论。只有提出具体的修改方案才能加深国民的理解、进而要求国民做出正确的判断。”

   关于具体的修改条款,保岡主要列举了四项。第一,关于宪法第九条,在不改动既有政府宪法九条解释下确定自卫队在宪法上的地位。第二,包括高等教育在内的教育免费化。第三,创设紧急事态条款。第四,纠正“一票格差'取消选举区合并选区等选举制度的修改。同时,保岡还表示要在重视安倍晋三总裁的意见,以及在自民党以往讨论的基础上,展开积极讨论来整理完成党的修宪方案。[3]如若自民党2017年内提出该党修宪方案,则2018年通常国会宪法审查会即可进入具体的审议讨论程序。

   三、修宪动议最早或于2018年通常国会会议末期提出

   2017年6月21日,宪法修改推进本部在自民党总部召开全体会议,第一次以自民党所属全体国会议员为对象讨论安倍首相提出的在坚持宪法第九条第一、二款的基础上将自卫队明文写进宪法的修改方案。

   关于何时在国会提出修改宪法动议,6月21日保岡興治本部长表示:“2018年通常国会会期结束之前如果能提出修宪动议最好。”[4]6月23日在接受《读卖新闻》采访时,保岡进一步明确表示:“自民党修改宪法方案在2018年向通常国会提出,若审议讨论进展得快,以2018年6月(2018年通常国会会议末期)提出修宪动议(修改宪法草案)为目标。”[5]

   6月24日,安倍首相在神户市一个特别演讲会上明确表示:“希望在即将来临的秋季临时国会结束之前向众参两院宪法审查会提出(自民)党的具体修改方案。”[6]在安倍首相的“指挥”下,自民党相关日程安排进一步往前椎。按照惯例,秋季临时国会一般在9月召开、12月上旬闭会。下村博文等自民党执行部领导表示,为在临时国会会期内向国会宪法审查会提交具体修宪方案,要在11月上旬前整理提出自民党的具体修宪方案,还需要同公明党等进行协商。若按此最新日程安排看,2018年通常国会会期开始即可审议讨论修宪具体方案,2018年通常国会会期内提出修宪动议是安倍首相和自民党的努力目标。

   若2018年通常国会会期结束之前提出修改宪法草案,则2018年年底前需进行国民投票,届时众议院议员选举和国民投票可同时举行。在国民投票中,若获过半数选民赞成,则安倍的“修宪大业”顺利完成。这是完成修宪课题进展顺利、进程最快的一个“路线蓝图”。该修宪“路线蓝图”可能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国会宪法审查会审议讨论进展过快或将引起选民在国民投票中的反弹,即修宪方案在国民投票中若不能获得过半数选民支持,不仅修宪失败,安倍首相也将不得不引咎辞职。该修宪计划若在2018年通常国会审议讨论进展不顺利,2018年临时国会末期或2019年通常国会初期提出修宪动议,2019年与参议院议员选举同时举行国民投票,则是国会审议讨论等事项安排留有余地的另一个“备选路线”。该修宪“备选路线”风险低,但相关日程拖得过长,也有可能“夜长梦多'突发意外。总之,不管修宪最后走的是哪条“路线”,日本2020年实施新宪法是可能的。

   

自民党修改总裁任期规定,安倍或可执政至2021年


   2014年12月安倍领导自民党赢得第47届众议院大选以来,其总裁任期可能延长的猜测不时见诸报端。国会议员、学者、媒体记者在谈及安倍总裁任期延长的问题时,“安倍首相之后还是安倍首相”几成共识。安倍总裁任期延长已是“大势所趋”,只是何时、以何种方式延长尚未明朗。

   安倍领导自民党单独控制参议院过半数议席后,延长总裁任期这一课题便被提上自民党的议事日程。时任自民党总务会长的二阶俊博率先在2016年7月19日的记者会上表示:“在党内相应机构进行研究也是一个办法。(总裁任期)大幅度延长是理所应当的。”二阶总务会长就任干事长后,迅速在自民党内组建讨论延长总裁任期问题的机构并确定了相关日程。

   一、自民党总务会迅速达成改革总裁任期共识

   从自民党总裁任期延长的历史经验来看,创造长期执政政绩的首相延长总裁任期的“成功案例”并不少见。如今,安倍在高内阁支持率的背景下,以国政选举“四连胜”为强大后盾,以超长期执政为目标修改自民党总裁任期规定并非难事。事实上,自民党总裁任期改革很快就在自民党最高决策机构——自民党总务会达成共识。

   2016年8月24日,自民党临时总务会决定,党内协议修改党章总裁任期规定的机构——“党和政治制度改革实行本部”的本部长由重量级政治家高村副总裁兼任。政调会长茂木敏充出任本部长代理,该部16名干事从自民党八个派阀和无派系中选出,基本维持党内派系平衡。2016年9月2日二阶干事长在东京广播公司(TBS)电视台录制的节目中明确了修改党章规定的日程安排——在2016年内拿出结论,在2017年初召开的自民党大会上完成修改党章的程序。从人事和日程安排来看,修改党章总裁任期规定已尽在以二阶干事长和高村副总裁为核心的自民党执行部的主导和掌控之中。

   2016年9月20日,“党和政治制度改革实行本部”召开第一次干事会议,本部长高村提出将总裁任期修改为“三届九年”的个人提案,本部长代理茂木发表了“不需要任期限制”的意见,会上并未出现反对总裁任期延长的意见。2016年10月5日召开的第二次干事会议也未出现反对意见。在同年10月19日召开的第三次干事会议上,发表意见的12位干事的意见一分为二,六人主张“连任三届九年”,六人主张“废除多选限制”,高村副总裁决定继续研究“连任三届九年”的方案。10月26日该实行本部召开自民党所属国会议员全体会议,400多位自民党国会议员中只有56人出席,对本部长高村提出的“连任三届九年”延长方案无人反对,实行本部决定自民党总裁任期由现行“连任两届六年”延长为“连任三届九年”。11月1日召开的自民党总务会上,全体与会者一致同意总裁任期延长为“连任三届九年”。

   2017年3月5日自民党召开党大会正式决定修改党章有关总裁任期的规定,将现行“连任两届六年”的总裁任期延长为“连任三届九年”,完成了延长总裁任期的最后一道程序。

   二、安倍要执政至2021年还要再过两关

   自民党总裁任期规定修改以后,安倍在2018年9月可以三度竞选自民党总裁。从制度安排来看,安倍的首相任期可能延长至2021年。但是,使可能成为现实并非易事。与改革总裁任期完全取决于自民党一党之决定不同,安倍首相能否完成至2021年的任期最终取决于日本国民民意的“审判”。目前看,安倍至少还要通过两道难关。

   一是2018年12月任期届满的众议院议员选举。安倍若不能继续领导自民党维持国政选举“四连胜”以来的“选举强势”,确保自民党单独控制众议院过半数议席,即使在2018年9月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获胜也未必能够完成第三个总裁任期。

   二是2019年7月的参议院定期选举。在2019年7月参议院定期选举中,自民党改选议席是65个。安倍领导自民党重现类似2013年7月参议院选举的“历史性胜利”的难度不小。届时若安倍提出类似2016年参议院选举中提出的以执政党控制改选议席的过半数(61席)为目标则不难实现。但是,若自民党减少议席过多,安倍首相或难以保持其党内凝聚力,必然影响其政权的稳定运营。

   

民进党成立与在野党“选举共斗”对自民党构成挑战

   

   2015年椎进的在野党重组终于在2016年结出“硕果”——松野维新党与民主党合并成立新党“民进党”。早在2015年9月日本共产党志位和夫委员长便提出在2016年参议院选举和下届众议院选举采取在野党选举合作的方针。在野党“选举共斗”虽不能根本改变自民党的选举强势,却给自民党带来很大压力,这种压力将持续到下届众议院选举。

   一、在野党重组与民进党的成立

   2016年2月22日,民主党代表冈田克也与维新党代表松野赖久举行会谈,就民主党吸收合并维新党达成共识。2016年3月14日,新党名称定为“民进党”。3月22日,“改革集结之会”所属的4位议员决定加入新党。3月27日,在民进党建党大会召开之前,维新党举行临时党代会决定自行解散。同日,民进党成立大会召开。大会表决通过民进党建党宣言及纲领,前民主党代表冈田为首任党首。前维新党代表江田宪司和干事长今井雅人分别就任代表代理和干事长代理。维新党系议员形成的议员团体成为民进党内最大的派系。3月28日,众议院会派“民主维新无所属俱乐部”变更为“民进党无所属俱乐部”,所属众议员97人,其中民主党71人、维新党21人、“改革集结之会”4人、无所属1人(野间健)。3月30日,参议院会派“民主党新绿风会”变更为“民进党新绿风会”,根据《国会法》规定改选前不能加入民进党的前维新党的5位参议员同日加入该会派,所属参议员64人,其中民主党59人、维新党5人、无所属1人。在地方组织层面,既有两党地方组织形成一体化的情况,也有两党地方组织同时并存的情况。民主党与维新党的合并重组减少了在野党相互竞争的“内耗”,从而相对提高了对抗自民党的实力。

   二、“在野党共斗”

   对自民党来说,下届众议院选举最大的压力来自以民进党和日本共产党为核心的在野党的选举联合即“在野党共斗”。

   以民进党为核心的在野党采取的选举合作战术在2016年参议院选举中取得了相当成效,使自民党不能在一人区再度大胜。自民党候选人在多个选区以微弱之差败给在野党统一候选人,如青森、新潟、大分选区,票差在1万票以内,在野党选举联合赢得11个一人区议席。与2013年一人区(自民党29胜2败)选举结果对比鲜明。

   在野党选举联合战术直接影响选举地盘不稳固的自民党年轻众议员。自民党总务会长细田博之在2016年9月初谈及在野党选举联合战术给自民党带来的影响时坦言:“大城市(选区)另当别论,(日共)在定数为一的县(选区)撤回候选人,与民进党实施选举合作,其结果导致自民党被迫在11个县苦战并战败。下一次选举也是苦战。特别是年轻人、新人,选举地盘还不稳固。小选举区必须以获得五成以上得票率为目标。如果日共和民进党联合,拥立统一候选人将非常危险。”[7]2016年10月24日,下村博文干事长代理在专门面向众议院当选一届和两届的自民党众议员实施的选举对策学习会上指出,若在野党在下届众议院大选小选举区拥立统一候选人,自民党所获议席可能比2014年大选减少86席。[8]若日共支持层的选票投给民进党等在野党统一候选人,在执政党候选人与在野党候选人势均力敌的选区可能出现胜负逆转。在野党选举联合给自民党带来的压力非常现实。圜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作者:张伯玉,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政治研究室副主任)

   [1]「安倍首相インタビユ‐全文」,『読壳新聞』2017年5月3曰。

   [2]「憲法改正20年施行目標」,『読壳新聞』2017年5月3日。

   [3]『保岡本部長「くとも年内をめどに改憲案をまとめる」』:http://constitution.jimin.jp/news/2017/000022.html

   [4]「自民党、9条改憲で全議員対象に初議論安倍首相提案に賛否」:http://www.sankei.com/

   [5]「改憲発議、来年6月目標」:https://headlines.yahoo.co.jp/hl?a=20170623-00050008-yom-pol

   [6]http://www.sankei.com/politics/news/170626/plt1706260007-n1.html

   [7]「簡単に解散?総選挙するより基盤固めを」: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J936G3XJ93UTFK00D.html

   [8]「自民議席『86減』」の可能性下村氏」,『毎日新聞』2016年10月25日。

共[1]页

张伯玉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