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新闻传播学 >> 中国文人的“江湖”想象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新闻传播学
中国文人的“江湖”想象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王长华 点击:16866次 时间:2014-06-02 04:13:21
在中国古典诗歌长河的浩淼烟波中,“江湖”这个意象,就像一朵绚丽的浪花,多次激荡在诗人们的笔下,成为他们反复吟咏的对象。也许,中国的诗人们,心中始终纠结着一块“江湖”的情结,而且,这个郁结,纵使用千年的老酒,也不容易浇化。
那么,“江湖”是什么呢?
范蠡:乘扁舟浮于江湖
《史记·货殖列传》记载:范蠡在灭吴之后,不留恋功名。急流勇退,离开越国,“乃乘扁舟浮于江湖,变名异姓,适齐为鸱夷子皮”。
这大概要算有关“江湖”的最早记载了。
在范蠡的故事中,所谓“江湖”的含义,就是不恋功名,激流勇退,善于审时度势,全身安命。这在当时,确实不失为一种智者的选择。
而程十发先生却从范蠡的故事中读出了另一层意义:
范蠡改名鸱夷子皮,最耐人寻味。鸱夷子皮,就是大皮囊,据说西施就是被装入大皮囊沉入湖中的,这样的结局让范蠡感叹不已。很可能他在江湖中寻觅,并没有找到西施的葬身之处,他非常难过,这么美丽纯洁的女子,忍辱负重,默默无闻,为越国献身,还遭迫害,实在令人同情。范蠡离开越国到齐国时,一定辗转反侧,浮想联翩,怎样记住西施这位好姑娘呢?于是改名叫鸱夷子皮,虽然名字怪怪的,但有意义,范蠡一想到大皮囊,就想到西施,见到大皮囊就如同见到西施,这种痴情只有范蠡会有,因为他热爱美丽,有同情心,有爱心。
于是,有关范蠡的“江湖”故事,又被涂抹上了一缕凄美的爱情的色彩。
可见,“江湖”这个词语一旦被创造出来,就被赋予了丰富的内涵。
李商隐:永忆江湖归白发
从春秋时期到唐代,时间跨越了千年,而“江湖”的故事一直令李商隐怀念不已。
“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这是李商隐诗《安定城楼》中的名句。此诗作于唐文宗开成三年(公元838年),当时作者才26岁。这里的“江湖”、“扁舟”,就是暗用了春秋时范蠡的典故。全诗是这样的:
迢递高城百尺楼,绿杨枝外尽汀洲。贾生年少虚垂涕,王粲春来更远游。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鹓雏竟未休。
诗人不愿意在年富力强的青年时代就偏居僻地,蹭蹬下僚,不甘心将一腔才学和抱负就这么空掷。他早就有在白发苍苍之时归老江湖、潇洒隐居的愿望,但又希望是在自己独力回天、力挽狂澜,做出一番大事业之后,再功成身退,隐入扁舟。
在青年李商隐的“江湖”想象中,建功立业而后功成身退,这是何等快意的人生!其实,在李商隐之前的杜甫,就有“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美好人生理想!
而“江湖”,则是他们人生的志向得以实现后的自然归宿。
我一直认为,李商隐和杜甫有着极其相似的气质,尤其是“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两句,简直就是杜诗的翻版,极得杜诗的神韵。这两句极像杜甫的风格,不但句法奇特,具有杜诗千锤百炼的风范,更有杜诗一般峻洁浑厚的精神风貌,准确地表达了作者高远的志向和磊落的胸襟。
王安石晚年很喜欢李商隐的诗,“以为唐人知学老杜而得其藩篱者,唯义山一人而已”,认为“永忆”二句,“虽老杜无以过也”(蔡居厚《蔡宽夫诗话》引)。
李白:从“为君谈笑净胡沙”到“明朝散发弄扁舟”
从豪情万丈、意气风发的云端,一下跌落到意志消沉、散发归隐的谷底,大起大落,这才是真实的李白!可爱的李白!这就是李白的“江湖”!
在中国的文人中,李白的“江湖”气最为明显,也更为动人!
清兴忽来诗能下酒,豪情一往剑可赠人。
——这就是李白“江湖”气的典型表现。
三川北虏乱如麻,四海南奔似永嘉。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净胡沙。
这是他得意时的表现。
而失意时,他也毫不掩饰: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活脱脱一个顽童的性格!这是真正的性情中人!毫不作态,毫不扭捏,我手写我口,不受任何人的拘束和羁绊!诗名为《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全诗如下: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李白的诗中,多次出现对于谢朓的敬仰。我意以为,李白和谢朓,也是有着相同或者相似的气质。纵使时空隔离,也无法阻断他们在心灵上的沟通和共鸣。
远离权贵,弃绝喧嚣,浪迹江湖,寄情山水,这是两人在心灵上共通的地方!如果说谢朓有“江湖”气还算勉强的话,李白的“江湖”气则十分明显。
谢朓山水诗字句工整,音律调谐,华丽别致,擅长描摹山水景物,融情入景,即景应物,成为南朝山水诗最有成就者,其飘逸俊发的风格,一扫六朝时期的华艳柔靡风气,带给当时诗坛一股清新的文风。
李白十分欣赏谢朓诗中那份自然和平淡,那种形美与壮美巧妙结合,推崇“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诗歌创作境界;李白对谢朓的追捧,其实也是他追求诗歌艺术的一种表达。
李白的诗卷中尊从前辈诗人不是很多,却对于谢朓情有独钟,大约有十五、六首诗中都点其名大加赞美。
除了本诗中的“中间小谢又清发”之外,还有“谁念北楼上,临风怀谢公”(《秋登宣称谢朓北楼》);“解道澄江净如练,令人长忆谢玄晖”,“玄晖难再得,洒酒气填膺”;“恨不携谢朓惊人句来”;“我吟谢朓诗上语,朔风飒飒吹飞雨。谢朓已没青山空,后来继之有殷公”等句,谢朓在李白心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谢朓诗风,自然洒脱奔放,尤其是其在“永明体”新体诗上的精深造诣,让李白深为叹服。清代汪王士祯曾写道:“青莲才笔九州横,六代淫哇总度声。白纻青山魂魄在,一生低首谢宣城。” 谢朓这位南朝优秀的山水诗人,其诗风清新流丽,高秀绝尘,淑情如火,柔情似水,其山水诗在诗歌艺术中独树一帜的美的形态和美的风采,正是诗仙李白所追求的。李白对谢朓山水诗的超常追捧,并时常如醉如痴般地沉湎于其诗的山水逸兴中,缘于谢朓山水诗之清新绮丽,缘于谢朓雕刻藻绘与自然平淡的绝妙结合,缘于李白轻灵飘逸洒脱不拘的个性,缘于李白崇尚诗情与画意的审美追求。
公元753年的秋天,李白来到宣州,遇到以监察御史身份来宣城办事的族叔李云。短暂的相聚后,又要离别。回想以前的漫游生活,回想供职翰林院的委屈日子,他思绪万千。于是,和李云一起登上了谢朓楼。
飞鸟成阵,白云悠悠。分别在即,举杯畅饮。有多少话儿想向族叔倾诉!有多少烦忧堆积心头!有多少理想抱负未能实现!
可是,过去的已经过去,昨日永不会再来。那逝去的,多像一场梦!
曾经怀着兼济苍生的使命,发愤苦读,漫游天下,企图在千山万水中放牧精神。渴望寻得几方净土,渴望朋友的引荐,渴望明主的赏识。豪放的诗情,湍飞的逸兴,终于在思想的放逐中,凝结成一首首飞扬的诗篇。那一个个想像奇绝的文字,长了翅膀似的飞越了山山岭岭、大江南北,也飞到了皇帝的那里。
玄宗捧着他的诗篇,赞不绝口,终于在天宝元年召他入宫,供奉翰林。从此,他的文章风采,更是名震天下。
当李白踏入宫门的时候,他的脸上一定洋溢着掩不住的笑意吧。盖世的才华得到了皇帝的认可,这是一件多么值得骄傲的事!
他终于成为传统社会中最高级别的士人阶层!
本以为呆在皇帝的身边,能够更好地施展自己的才华和抱负,哪知太多的规矩和条框,如绳索似的捆住了李白的手脚!
李白本是那“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酒仙,本是“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自信狂客,本是“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楚狂人,本是有着“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远大理想。哪能受得了这些束缚?
力士拖靴,贵妃研磨,李白哪里把这些权贵放在眼里?侯门深似海,屡屡碰壁后,李白终于知道,皇宫不是久留之地。于是,在长安呆了三年后,拂袖而去,继续过那种飘荡四方的流浪生活。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李白本不是逢迎屈就、随波逐流的小人,只能做一个放浪形骸的飘泊者。在漂泊里,他可以放逐自己,放飞诗情。
离开长安后,李白重新开始了漂泊一族的日子。十余年后,李白漂到了宣州,和族叔一起站在了谢眺楼上。
看着千载空悠悠的白云,你抚今追昔,思绪万千。白发日增,流水无情,过去的岁月,成了一场空,政治理想也化成泡影。只有无尽的烦忧将他紧紧缚住,让李白陡升一种无法呼吸的痛。
云彩丽于天,江河丽于地,千载不变。在浩浩的时间和鸿宇面前,人是多么的渺小和无助!而李白怀才不遇、壮志未酬,就更滋生出无尽的忧愁。
难能可贵的是,李白不会一味地沉溺于愁苦之中。
当诗人看见“长风万里送秋雁”这寥阔明净、壮美的秋景时,心情又陡然为之一变,“烦忧”为之一扫,于是产生了“对此可以酣高楼”的豪情逸兴,陪李校书登谢公楼,开怀酣饮,纵酒高歌,这是多么快意的事!
蓬莱文章,建安风骨,小谢清发,我俩的才华,谁人能敌?素怀大志,酒酣耳热,豪情壮志,逸兴湍飞,真想搬一架梯子,上天揽月摘星辰!
那闪烁的星子,不就是李白追求的美好理想吗?只是它太过渺远,如幻如梦。
可是,现实是那么黑暗,李白像掉进一口深黑无比的古井里,无法摆脱污泥浊世的羁绊。理想是那么的远大,现实又是那么的残酷,在理想和现实的落差中徘徊,你痛苦不堪。抽刀断水,水只能更快地流淌;举杯消愁,愁苦只能更加深重。
愁苦漫天盖地,从四围紧紧地将他夹裹,挣脱不开。于是,李白对族叔说:从明天起,做一个隐士,漂流于江湖之上吧。这也是他内心的私语。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这诗的最后两句唱出了诗人的心声,也是他政治理想不能实现后无奈的自慰。
人生有那么多的不如意,且让我放浪形骸于山水!
不懈地追求,企图施展抱负,可到头来,只有无奈的愁苦和叹息。这消极避世的归隐思想,不只是李白一己式的阿Q精神疗法,也应该是我们每一个人自我疗伤的精神良药。
当人生的理想搁置于浅摊,当哭得肝肠寸断都挽不回离去的人,当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改变现实,这时,我们不妨改变一下自己,改变一下生活态度。
人生不称意时,且让我们“明朝散发”,架一叶扁舟,在心湖之上自在地漂流……
黄庭坚: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这是黄庭坚《寄黄几复》中的一联。原诗为: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蕲三折肱;想见读书头已白,隔溪猿哭瘅溪藤。
宋人张耒:“黄九云‘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真奇语。”(《王直方诗话》)
近人陈衍:“次句语妙,化臭腐为神奇也。三四句为此老最合时宜语,五六则狂奴故态矣。”(《宋诗精华录》)
今人程千帆:“这篇诗前半写昔日之交情,今天的怀想;后半称赞黄几复不但清贫好学,而且干练有为,然而垂暮之年,还只在海滨作一县令。怜才之意,不平之鸣,都于言外见之。”(《古诗今选》)
今人霍松林:“温庭筠《商山早行》云‘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二句不用一动词,而早行境界全出,此诗吸取了温诗的句法,创造了独特的意境。‘桃李春风’与‘江湖夜雨’,这是乐与哀的对照,快意与失望,暂聚与久别,往日的交情与当前的思念,都从时、地、景、事、情的强烈对照中表现出来,令人回味无穷。张耒评为奇语,确有见地。总之,此诗善用典实,内蕴丰富,以故为新,拗折波峭,很能表现出黄诗的特色。”《宋诗鉴赏辞典》)
“桃李春风”何其得意!“江湖夜雨”多么凄凉!“一杯酒”包含几许人生快意!而“十年灯”则寄托着江湖羁旅的无奈和悲凉!
与黄庭坚的“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互相印衬的,还有宋人汪元量的《巴陵》中的名句:“江湖万里水云阔,天地一凉河叹明。”
全诗如下:
重到巴陵秋正清,岳阳城下系孤舲。江湖万里水云阔,天地一凉河叹明。月出洞庭鱼婢舞,气蒸云梦雁奴腥。篙工又鼓潇湘花,渔笛渔郎上下鸣。
“江湖万里水云阔,天地一凉河叹明”,既写的是诗人眼中的实景,也描摹了诗人的心境。在宏阔的气象中,寄托着人生的无限感慨!
还有,宋人白玉蟾的“车痕马迹遍江湖”一诗,则表达了一种浪迹江湖的落拓不羁,潇洒自如:
车痕马迹遍江湖,且卷琴书又草庐。芳草两堤三月暮,故人千晨一书无。
这是文人的另一种“江湖”。
范仲淹: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  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一直喜欢听李白发牢骚,杜工部太郁闷,李义山太隐晦,难得有我们的诗仙“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余光中《寻李白》)。可是,文人们即便看似豁达,又有几个真的不希望“一朝选在君王侧”呢?
范仲淹说: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
就正是这种矛盾的典型体现。
其实,范仲淹的“江湖”,更多的是一种家国责任的担当,是忠君爱国、心忧黎民的高尚情怀。范仲淹少年时家贫但好学,当秀才时就常以天下为己任,有敢言之名。曾多次上书批评当时的宰相,因而三次被贬。宋仁宗时官至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李元昊造反,以龙图阁直学士与夏竦经略陕西,号令严明,夏人不敢犯,羌人称为“龙图老子”,夏人称为“小范老子”。他倡导的先忧后乐思想和仁人志士节操,是中华文明史上闪烁异彩的精神财富:朱熹称他为“有史以来天地间第一流人物”!
与范仲淹的“江湖”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辛弃疾的“江湖”。而辛弃疾的“江湖”气在他的一首《破阵子》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灸,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嬴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全篇虽无“江湖”二字,但慷概壮烈、任侠使气、豪迈勇武的军旅情怀却跃然纸上,直让人痛快淋漓,元气酣畅!但结句的“可怜白发生”一句,却如同从万丈云端跌落地下,其对比之鲜明,起伏之巨大,真让人叫绝!
这就是辛弃疾式的“江湖”!虽然不着“江湖”二字,却尽得“江湖”风流!
“江湖”!一言难尽的“江湖”!
“江湖”就像漫漫长夜中的一束烈焰,点燃了诗人的浪漫想象;“江湖”就像一面多棱镜,折射出纷纭的世事百态;“江湖”就像蹉跎人生的此岸与彼岸,而摆渡的船只就在这苍茫的“心湖”上漂荡……
“江湖”更像一把钥匙,拿着它,能够打开中国文人的千古心结……

共[1]页

王长华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