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新闻传播学 >> 从新闻价值角度看新闻自由的边界——以“维基解密”为例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新闻传播学
从新闻价值角度看新闻自由的边界——以“维基解密”为例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谢文帅 点击:16224次 时间:2015-08-10 22:51:11

 新闻自由起源于自由至上主义理论,它保障了民众的言论自由和知情权,并且可以起到监督政府的作用。但是自由从来都不是绝对的,没有约束和监管的权利是危险的。因此,为新闻自由确定一个怎样的边界成为学界热议至今的一个问题。

  一、新闻自由与自由的限定

  17世纪和18世纪,在地理大发现、科学发现、宗教革命、中产阶级的出现、启蒙运动等一系列历史事件的影响下,产生并发展起了自由至上主义哲学原则,而新闻自由正是这一哲学原则的产物。自由至上主义在大众传媒领域的重要贡献是强调了个人的重要性,相信人的理性能力和天赋权利。宗教信仰自由、言论和出版自由都是天赋权利的一部分。①

  受自由至上主义的影响,在18世纪,传媒理论完成了从威权主义向自由主义的转变。作为思想自由最早呼吁人之一的约翰·弥尔顿,他在主张思想自由时也承认可以对自由讨论的权利加以限制,② 此后所有自由至上理论的支持者也都认为言论自由不是绝对的,而有限度的。③但是自由至上主义最大的缺陷却正是在于没有给大众传媒的日常运作提供一个精确的标准——简言之,就是区分自由和滥用自由的固定准则。④

  而到了20世纪,纯粹的自由至上主义逐渐发生转变,代之而起的是“传媒的社会责任理论”。传媒的社会责任理论下的传媒功能与自由至上主义理论下的传媒功能基本相同,但是它以“自由与责任相伴而生”为前提,提出了自由至上主义理论没有提及的公众知情权、传媒的公共责任等概念。⑤ 虽然学界对于社会责任理论仍有争议,但它的出现使新闻自由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并且指明了新闻自由思想的发展方向,同时也证明了,纯粹的自由至上主义理论正在逐渐为人们所抛弃,新闻界的责任也被日益强调。⑥ 所以,它也被称为新自由主义理论。这也使得,为新闻自由确定一个合理的界限,成为了学界热议至今的问题。

 二、新闻价值与新闻自由

  新闻价值源于哲学价值论,目前学界对新闻价值也并未有统一的定义。笔者倾向于把新闻价值与需求联系起来的观点,新闻应该对公众“有用”,才具有价值。如学者李良荣等人认为,新闻价值是能够构成新闻的事实所含有的引起人们共同兴趣的素质。张宗厚、陈祖声认为,新闻价值是指构成新闻的事实和材料本身具有的能够满足社会对新闻需要的素质。⑦

  国内学者杨保军教授通过新闻客体对新闻主体是否“有利”作为判定标准,对新闻价值做出了定性分析,提出了正、负新闻价值的概念,这对新闻实践具有了更强的指导意义。杨保军教授在《新闻价值论》一书中写道:新闻价值就是新闻客体的属性、功能对新闻主体的效应。其中,当新闻客体的属性、功能对新闻主体的效应有利于主体的发展和完善时,我们就说新闻价值是正新闻价值,在通常的理论研究和新闻实践中,人们所说的新闻价值是指正的新闻价值;相反,我们就说新闻价值是负新闻价值;从理论上来说,如果新闻客体的属性、功能对新闻主体的发展和完善没有有利与不利的效应,我们就说新闻价值是零价值。⑧ 由杨保军的定义,我们可以结合实际找到一些参照,例如在新闻报道中,那些突发性的、影响面广、影响程度深的事件报道,人们在知晓后能够迅速对日常生活和自身行为作出调整,适应外部的变化环境,那么,这样的新闻报道具有巨大的“正新闻价值”。像某些猎奇性的、低俗的、涉及色情的报道,不仅没有实用价值,甚至还有可能误导受众,扭曲价值观,对社会造成负面影响,这样的报道显然只有“负新闻价值”。另外,还有些新闻,因为播报不及时,或者滥竽充数,故意炒冷饭,报道的事件受众已经知晓了,这样的新闻无利无害,新闻价值为“零”。

  新闻价值既然有正负之分,那么,当一则新闻对新闻主体呈现出负价值时,媒体就要斟酌对这一事件应不应该报道,如果要报道,需不需要对某些细节有所规避。从这点来看,新闻自由也是有其边界的,这与新闻媒体的社会责任要求一脉相承。报道具有正向价值的新闻是新闻媒体的社会责任;回避产生负面价值的新闻同样是不可偏废的社会责任。虽说媒体具有新闻自由,但是不能滥用自由,这种自由以不伤及受众利益为底线。而新闻价值的定性研究,为判定新闻自由是否越界又提供了一条具有可操作性的方法和思路。只要不突破“不利于主体的发展和完善”这一底线,国家或主管部门应该给媒体最大的自由度。即便报道“零”价值的新闻,也无可厚非,当然,从理性角度考虑,媒体不会长期这么做。

 三、“维基解密”案例分析

  “维基解密”事件虽然已经过去几年了,但是这一事件确是学界可以用以研究、讨论新闻自由的界限应该如何界定的典型案例。

  2010 年7 月26 日,“维基解密”在《纽约时报》《卫报》和《镜报》配合下,在网上公开了多达9.2 万份驻阿美军秘密文件,引起轩然大波。10 月公布了约40 万份美军关于伊拉克战争的机密文件,让美国政府为此坐立不安。11 月28 日晚,“维基解密”又陆续公布了至少251287 份美国驻外250 多个使领馆与美国国务院互发的电报内容,以及有关恐怖活动与核扩散的敏感资料。⑨

  作为维基解密创始人的阿桑奇似乎在用他的言论和做法向人们传达着一个信号:政府阻碍了公民的信息知情权,而“维基解密”就是要公开政府信息,让政府的一切决策得以公开。而维基解密的发言人丹尼尔·施密特也明确表示,该网站的主要兴趣在于“揭露暴政”,“揭露政府和公司的不道德行为”。⑩

  从推动新闻自由及新媒体发展、保障公民知情权、监督政府以及自费网站运营等方面来看,阿桑奇无疑成为了很多人眼中正义的一方。但是,世界上很少会对某件事只存在一种声音,对于阿桑奇和“维基解密”来说也是如此。《华盛顿邮报》在“维基解密”事件后对美国大众做了一份调查,调查显示,认为“阿桑奇的行为是在提供一项重要的公共服务”的支持者占45%,而认为“阿桑奇泄露政府文件的行为是有害的并且必须被制止”的反对者占41%。与此同时,凤凰网也对中国民众做了一份调查,调查显示,在“维基解密”会对美国形象和国际政治造成何种影响的问题上,中国民众认为会“严重影响美国国际形象,甚至会造成一些人员伤亡”的比例是40.3%,认为“有一些影响,但不会触及实质性内容”的比例是54.2%,认为“完全没有影响”的占5.5%。

  由此可见,社会的舆论有两种主要观点,一种是认为“维基解密”推动了新闻自由的进一步发展和信息的透明化进程,这是有利于社会的;另一种则认为,像“维基解密”一样的信息完全透明化和新闻绝对自由化会损害国家的安全以及部分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笔者认为,这两种观点都有道理,但必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可以参照新闻价值的判定标准,即判断在“维基解密”披露的一系列信息中,哪些是对受众有利的,哪些是有害的。“维基解密”揭露的信息确实令公众震惊,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公众认为本应该知道的,但是被政府隐瞒了,感觉被政府欺骗了。从这部分信息中,公众了解到了美国真正的军事外交政策和手腕,甚至真正了解了美国政府,公众的知情权得到了满足,即便在知道后会感觉愤怒,但是总比“被蒙在鼓里”好。政府总是会出于各种目的对某些信息加以监管和保密,让公众无法得知真相,阿桑奇及“维基解密”揭露的正是这一部分信息。只要揭露的这部分信息不会伤及公众的利益,这部分新闻自由就应该受到保护。我们从其创始人阿桑奇之前被逮捕也仅是被指涉嫌强奸案,而非由于他泄密一事就可以看出,西方的新闻自由是受到法律甚至是宪法保护的。

 但是,在“维基解密”披露的信息中还存在有可能伤及公众利益和国家利益的部分,由于“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所持有的是自由至上主义,在披露这一部分信息时并没有对其进行筛选,致使某些信息“不利于主体的发展和完善”,从而引起了社会舆论对他及“维基解密”的质疑。如《每日电讯报》专栏作家Janet Daley以维基解密泄露了一份对美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设施清单为例,指责维基解密让无辜者成为恐怖袭击目标。2011年9月2日,维基解密网站公布了约13.4万份美国国务院外交电报。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公布的电报均未经编辑,众多秘密消息源的姓名全部遭曝光。英国《卫报》透露,新解密的电报中至少公开了1000名“线人”的真实身份或他们的代号,令这些人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 2010年11月28日,“维基解密”网站公布了二十五万份美国外交机密文件,引起了国际外交界的大震荡。这些文件里包括了美国外交部对他国领导人的评价,比如美外交部形容内贾德为“希特勒”、萨科齐为“裸体皇帝”,称卡扎菲到哪都带着“丰满的护士”,称美国前首相布朗“软弱和无法预料”,等等。

  从新闻价值的角度来看,上文所披露的信息无疑都具有重大的新闻价值,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信息都具有“正”的新闻价值,甚至很多信息具有负面价值:国家安全设施清单的披露对民众来说并没有好处,反而可能导致无辜者成为恐怖袭击的目标;对普通民众来说,外交电文中秘密信息源是否披露并无太大用处,但是这却会使“线人”的生命受到威胁;美国外交部对各种政要的调侃除了惹民众一笑和让人看到美国官员的虚伪外似乎也并无更多用处,但这却让各国的外交关系变得紧张,对国家和公众安全造成了威胁。

  因此,笔者认为,从新闻价值的角度上来说,在新闻报道中应该注意信息披露的取舍。虽然阿桑奇披露这些信息的本意和出发点是好的,但是这些信息的披露更像是为了纯粹的解密,在倡导新闻自由同时,却违背了媒体的社会责任,此时,这种新闻自由的意义也大打折扣。

  三、结论

  综上所述,当一则新闻对主体的发展和完善呈现正价值时,自然可以对其进行报道,但是当一则新闻对主体的发展和完善呈现负价值时,切不可以为了新闻自由就将其肆意披露。试问,如上文所提到的“维基解密”案例一样,当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等基本人权都无法得到保障时,新闻自由权是否得到维护真的还重要么?从新闻价值的维度来看待新闻自由,为我们理性认识新闻自由,判定新闻自由的“度”,提供了一条便捷的途径。

 注释

  ① 弗雷德里克·西伯特. 传媒的自由至上主义理论[M].戴鑫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35.

  ② 弗雷德里克·西伯特. 传媒的自由至上主义理论[M].戴鑫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35-37

  ③ 弗雷德里克·西伯特. 传媒的自由至上主义理论[M].戴鑫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45

  ④ 弗雷德里克·西伯特. 传媒的自由至上主义理论[M].戴鑫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60

  ⑤ 西奥多·彼得森. 传媒的社会责任理论[M].戴鑫译.北京: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61-62.

  ⑥ 西奥多·彼得森. 传媒的社会责任理论[M].戴鑫译.北京: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90

  ⑦ 罗安余. 论受众需求与新闻价值的实现[D].暨南大学,2000

  ⑧ 杨保军.新闻价值论[M].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22

  ⑨ 吉洁,杜骏飞. “维基解密”热的冷思考[J]. 信息网络安全,2011(02):19-22

  ⑩ 张哲,张丹彤.维基解密:负责泄露一切[OL].南方周末,2010-08-12

  http://www.infzm.com/content/48846

共[1]页

谢文帅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